第一卷 择日而亡 第007章 除非他连太监都不想当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分之一虫 书名:亡国之君
    “你就是杨广!”宇文阐根本没注意自己这样问话是多么的失礼,只顾着左右打量着这个他在隋朝唯一熟悉的人。是啊,人人都有追星的天赋,宇文阐小时也没少追着某个明星的电视剧天天看。今天见到传说中的天下第一号败家子,不能不令他激动。

    到是少年老成的杨广看着小孩宇文阐那个激动像,有点腼腆起来,要不是面前这个令他好奇的小孩原来怎么也算是皇帝再加上怕父母回去罚他,估计光凭晋王这个份,杨广早就一顿暴K过去了。毕竟本来怀着好奇心来的杨广反被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小孩当成大熊猫看,心要是舒服才怪呢——作者也就这一比喻,那个时代人们应该不知道有大熊猫的说。

    “小王杨广参见介国公下!”杨广心里虽然有气,但他却不能像对面的宇文阐那样没涵养,毕竟宇文阐占着个亡国之君的名号就是作了坏事别人也不会当回事。而杨广不同,他是新朝开国皇帝的二下,很多人对他寄与了厚望,一件小事做错,马上就会有一大群人跳出来指责他这不对那不对。

    “哦,哈哈,杨大哥啊,小弟真是久仰你的大名啊!……虽然第一次见面,但我就觉得我们似乎已经认识了一千多年,对你的事迹我每当听之,那真如长河之水……”宇文阐的一番话令杨广很是后悔来了这个地方,有种想吐的感觉,以致于他都忘记了宇文阐刚才很占了他的便宜,论起来宇文阐得朝他叫舅舅才对。

    “快,快,大哥快请屋里坐!”宇文阐现在的样子如果回到21世纪,十个人中有九个会当场认出他的举止跟那些强拉客人进店的洗头妹没什么区别。“老石头儿,还不快点准备着,把我前几天想出来的那个鸡蛋糕、汽水拿出来招待我杨大哥!”这些子宇文阐逃跑不成,也不是什么正事都没做,至少经过他一番琢磨,汽水还有鸡蛋糕这种东西居然让他给捣鼓出来了。

    “其实我这人最不喜欢的就是喝酒,喝酒伤啊!想来外公那里你也是不敢喝酒吧!杨大哥,请尝尝这个,比酒更好喝,但又不醉人!”这个辈份乱得亏宇文阐还叫得出来,不过见识了这些天胡闹的裴钜、石之轩等一批人也见怪不怪了。

    宇文阐再胡闹也没有人当回事,但堂堂的大隋第二顺位继承人杨广在此,石之轩却不敢大意,他还在为上次公主、秦王下饭都没吃就回去了而坠坠不安,这回慌忙将这两样希罕物儿端了上来,不过石之轩心里也认为这两样的确很好吃,端出来错不了。

    “这个,叫汽水!”杨广看着还冒着泡的东东不敢随便喝,毕竟为亲王吃什么喝什么虽然不象皇帝那么严格,但还是要经过一系列程序的。而潜意思里,杨广只知道有酒这种饮料,而冒泡的酒往往是下了毒的药酒。

    “呵呵,很好喝,这是我用深井水泡过的,三伏天喝着正合适,可惜现在没有冰,要不然……”宇文阐很后悔没有穿到宋代以后,至少那时代的人们已经知道怎么在夏天存冰了。

    宇文阐见杨广盯着那东西不敢喝,也不见怪,毕竟他昨天刚给裴钜、石之轩的时候,他们也吓了一跳,以为宇文阐想毒死他们呢。宇文阐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小弟先干为净,杨大哥先别见怪!”不知道今天是不是因为见到了杨广这个偶像,宇文阐刚不疼的脑子又不正常了,这么久了他楞是没想过这种称呼很不正常。这样下去,他岂不是就要跟杨丽华姐弟论了。

    看到宇文阐喝得很开心的样子,杨广犹犹豫豫地端起了杯子,又看了一下旁边的石之轩,看他点了点头,似乎在告诉他没事,可以随便喝,这才小心翼翼的含了一小口。

    杨广今年已经12岁了,按他姐姐的经历明年就要结婚了,再加上亲王的份,所以酒是免不了喝的,只是在正式场合才喝,而且现在还不象几十年后那样,每天酒池林的,所以喝起汽水来也是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下子被醉倒了,回去被父皇母后骂。

    一丝凉爽的味道进了杨广的喉笼,令杨广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虽然宇文阐这汽水做的很原始,跟可口可乐根本没法比,但隋朝那个时代的人除了茶水或酒没有其他喝的,所以这种劣质的汽水一入杨广的嘴里,那种味道真是让杨广有了一种飘飘仙的感觉。

    “嗯,嗯,不错,真是太美妙了!这是什么酒啊,一点也不上头!”杨广仍然认为这是酒。

    “这是汽水,里面没有酒曲。”宇文阐第一次跟人解释说里面没有酒精让裴钜一楞之后,他就入乡随俗只说酒曲了。

    虽然潜意思里宇文阐觉得自己可能活不到杨广当皇帝那一天了,但宇文阐还是免不得对杨广另眼相看,毕竟这是他在隋代最熟悉的人,虽然从末见过面,但就如同他在上高中的时候,他的高中老师总是跟他讲某某个师兄如何有出息,如何如何。在心里总免不了生出想见一见的想法。

    对杨广与对杨丽华甚至杨坚不同,那些人宇文阐根本就没有什么印象,所以相处起来更多的是陌生人的感觉,而杨广对他却是一见如故,以致于都有点找不到北了。

    “叫我阿摩就行了,这样显得亲切!”很容易就堕落的杨广三杯汽水下肚再加上几块烤得并不标准的鸡蛋糕,很快就忘了被人降了辈份的不快。

    “阿阐可有字,不知怎么称呼!”杨广的问话让宇文阐很头疼,来了这么久了,一直没有人直接叫过他的名字,更别提古人常用的字是什么了,而且印象中那个早死的宇文阐也好象没有什么字。

    “字,好象我没有这个吧?!叫我阿阐吧,其实名字就是一个符号,叫着舒服就行了。干嘛整得那么复杂。”宇文阐干脆装得很不在乎的样子以掩盖自己的尴尬。

    “这东西都不错,我都羡慕阿阐的介国公府了!”很显然,杨广还是将宇文阐当成了一个小孩,所以也没多想。

    只是当杨广说完了这句话,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激灵一下左看右看,似乎生怕有人听到这句话。

    “可怜滴娃啊!这都让他那对变态的爹妈给吓出毛病了!”宇文阐很是同这个未来的第一号败家子,人要是压抑得太久了,一旦放出来真容易变疯的,估计他老爹宇文云就是这样憋出毛病来的。

    “放心吧,老石头这人很乖的,他才不敢告你的状呢,除非他现在连太监都不想做了!!”宇文阐的一句话将本来还装得很正经的杨广逗得哈哈大笑……

    “有空常来玩啊!”一直将杨广送出了大门,宇文阐仍然有点恋恋不舍,他觉得自己跟杨广完全就是同样的人。

    “可惜啊,我们都生错了时代。

    相同的命运

    却在不同的时候相逢,

    你高高在上,

    我却是阶下囚。

    有一天,

    你也会变成我今天这个样子,

    只是不知道,

    那时我还在不在。”

    宇文阐嘴里反复捣鼓这几句话,他突然发现自己其实很有写诗的天份,只是这诗放在隋朝这个时代,似乎会惹人笑掉大牙的。

    ******

    “败家子啊!真是的的确确的败家子啊!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想出这些东西。他这样子一下子就让儿臣想起了南朝的那个萧宝卷!”吃了人家喝了人家的杨广一点心肝都没有,一回到母后独孤迦逻边,就开始编排起了宇文阐的坏话。

    “阿摩能有这个认识就好,常言道,五音令人耳盲,五色令人目盲。为皇子应该勤读诗书学习治国的大道理,这种小东西都是那些下等人才会做的!”独孤对自己二儿子今天的表现很满意,他甚至觉得这个二儿子要比大儿子杨勇更让他放心,他感觉中那个大儿子杨勇更像那个她讨厌的宇文云。“有时间得跟老家伙提一下,太子这个位置可得用心挑对了人,千万不要出了个宇文云这样的败家子将我杨家的基业给败光了!”

    “这味道真是不错,还好,阿阐答应我过两天酿好了新的再给我送几坛去。不过,这事可不能让母后知道。”杨广出了宫,用舌头添了一下嘴唇,似乎还再品味那美妙的味道。

    “哼,反正介国公的总管是石之轩,看他敢告我的状,除非他连太监都不想当了……”杨广心里虽然不安,但想起宇文阐那句话,抬起头,底气十足地走出了宫门。

重要声明:小说《亡国之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