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择日而亡 第006章 小魔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分之一虫 书名:亡国之君
    某天,介国公府中,同处一室的四个人反而分成了两堆:宇文阐、宇文娥英这对兄妹成了一派,而杨丽华、杨俊姐弟则坐在了另一边,各谈各的谁也不干涉谁。

    说实在的,宇文阐跟杨俊真是没有任何共同语言,不仅仅因为宇文阐的心理年龄要比杨俊大10多岁,更主要的是杨俊那一副“贤良端正”的样子令宇文阐很不舒服,宇文阐那一世上小学的时候班里有个小孩也是被家长教得特乖,特讨老师喜欢,还经常打别的同学的小报告。宇文阐没少吃他的苦头,所以很烦这种孩子,从小他就发誓如果自己有了孩子一定不能让他成了这个样子!

    “为什么父母都喜欢听话的孩子,难道他们小时候没被大人打过吗?是不是听话的孩子好带,毕竟谁将一个孩子从刚出生带到上大学都是一件辛苦的事,能偷点懒就偷点懒,也是人之常啊!”没有作过父母的宇文阐这么编排起那些乖孩子的家长实在是有欠公平,但人的潜意思有时候连自己都不知道,又怎能说宇文阐猜得不对呢。

    宇文阐与杨俊无话可谈,杨俊还看不上宇文阐呢!他今天跟姐姐来介国公府纯粹是出于一种好奇,这些天每次去见母后,严厉的独孤皇后每次暴K完他们兄弟四个之后(本来兄弟五个,最小的一个还不会说话,只得作罢)总是免不了要留下一句话:“你们可要好好学,要是成了宇文云、宇文阐那个德我宁肯掐死你们,也不让你给你们父皇丢人现眼!”

    话一听多了人就免不了好奇,以前的宇文云什么样,杨俊常听人说,他年龄还小有些不懂,有些已经懂了。不过宇文阐年龄跟他差不多,居然可以变得那么坏,实在令他很惊奇,他真的很想看看这个传说中的纨绔子弟倒底坏到什么地步了。

    为了这个,今天早上他跑去给母后请安一见到姐姐,就殃求姐姐带他看看那个传说中的“大象皇帝”。杨丽华本不想带他去,最近“儿子”的劣迹让她很生气,但她却不是在生宇文阐的气,在她的想象中这一定是裴钜、石之轩这批人在故意教宇文阐学坏,而介国公府中的人又都是她父亲杨坚安排的,不用想她就认为这是杨坚的主意儿。

    又冤枉了一回杨坚的杨丽华甚至连介国公府的门都不想进了,她实在担心一看到宇文阐现在这个样子又让她想起宇文云那个可恨又可悲的可怜人——这都是你作的孽啊,害得你的儿子朝不保夕。

    杨丽华不想带杨俊,但杨俊的哀求却打动了独孤迦逻:“带他去看看吧,也好让咱家的孩子长个记。免得杨家以后也尽出这样的败家子。想周武帝也算是英雄一世,还不免出了宇文云这个败家子,咱们家又怎么保得齐会一好百好呢!”俗话说丈母娘看姑爷越看越喜欢。但独孤迦逻越想起宇文云的荒唐越来气,尽管如果他不这么荒唐根本没有她老公的皇位坐。

    杨俊左看右看宇文阐,宇文阐只当没看见。他不知道这个小孩来,是他母亲的意思,还是他父亲杨坚的意思?想来杨坚老头儿都亲自考查过他了,一个小孩子能整出啥事来,但宇文阐想到这里又一激灵,毕竟有时候小孩更让人难防,所以宇文阐干脆表现得更纨绔一些。

    宇文阐与杨俊是同相斥,虽有很多理由让宇文阐觉得应该与杨俊多亲近一些,但还是与他无话可说,为了掩盖这个令人不愉快的事实,宇文阐干脆将所有的注意力都转向了这个小妹妹宇文娥英。

    “来,妹妹!哥哥给你变魔术玩!”宇文阐不知道如何逗妹妹玩,没办法因为他一直是独生子,没这方面经验。好在,他在上大学的时候还学过几个小魔术以便聚会是用的,不过放在这里应该没有人知道。

    “魔术,什么是魔术?”宇文娥英天真地问,就连杨丽华、杨俊都很好奇。

    “哦,就是戏法,戏法也不懂,没办法,这年头儿好象没这东西!”作了一年推销的宇文阐居然碰上令他头疼的事,不知道如何将这个名词本土化了。

    “你看我作就知道了,很简单的!”既然解释不通,宇文阐干脆就不解释了,反正是逗小孩玩,重要的是将她逗乐就行了。

    宇文阐将一个从自己衣服上摘下来的小小玉坠放在左手上,然后俩手握紧对小娥英说道:“我手里有一个玉坠,你猜是在左边还是右边?”

    “左边!”小娥英想都没想,孩子都很单纯,要是大人一定会觉得有诈,肯定说“右边”。

    杨丽华跟已经懂事的杨俊就都是这么想的,果不其然,当宇文阐张开了左手的时候,左手什么也没有。

    “那就是右手!我说的就是右手。”真是一个小魔女,翻脸比翻书还要快。不过,这难不住人,宇文阐又伸开右边的手,右手也什么都没有,明明刚才宇文阐将玉坠放在左手中了,难道将玉坠扔了或者藏起来了。宇文娥英奇怪地查看着他的两只手,什么也没有。

    “呵呵,哥哥教你,其实这个很简单,你看……”宇文阐两手再一握然后再一张,那个玉坠还在左手的手心上,这回连杨丽华与杨俊也好奇地围了过来了。

    “其实这个很简单。”宇文阐作了一个样子,将玉坠放在手心,然后握上着拳头,其实中指正顶着它,趁将两个拳头抬起来的功夫,手指往里一弹,玉坠就落到到袖子里了,再将手臂悄悄地往下滑一下,玉坠自然也就落回了手心。

    这个小魔术很简单,聪明的小娥英很快就熟练了,而旁边的杨俊虽然装得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却早将这个偷偷学会了。他觉得这个有意思,要比他父母成天着他看的书更有意思,不过这些年的棍棒教育,虽然他才9岁,却养成了一副能将自己真实想法隐藏起来的冷面孔。

    “这个难道就是母后所说的不学无术,有意思的啊,一般人还真做不出来。”小杨俊一边在心里回忆着这个小魔术的作步骤,一边对母后的话产生了怀疑,小孩就是这样,有时候你越是不让他做的事,他越是怀疑,越想作。宇文阐一个小魔术无意间就将杨广的弟弟也带坏了,不知道他知道了是应该哭还是笑。

    不过今天宇文阐笑得很开心,甚至忘记了一直以来装傻保命这件事。教完了这个又是下一个,其实都很简单,无非就是:

    还是那个玉坠,夹在食指与中指间,用左手一挡,玉坠就不见了,然后再找却怎么也找不到了,直到小娥英要哭了,宇文阐才在三人中转了一个圈子,却从旁边杨俊的衣领中拿了出来。

    其实这个小魔术更简单,他不过将玉坠藏在上,等走到杨俊的边时,玉坠又回到了他的手里,再一翻杨俊的衣领,玉坠就出来了,看上去像是一直藏在他上似的。等宇文阐将这个小魔术的绝招告诉了他们,本来在现代社会还是一个女大学生年龄的杨丽华也好奇起来了,而小杨俊也就不那么装着满不在乎的样子,只不过,一边玩,一边在心里还是鄙视地认为这就是他母后所说的不学无术。

    开心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宇文阐很快就黔驴技穷了,好在这几个小魔术也可以让小孩子消化一下了,所以也就没有了被追问的尴尬。而跟他熟悉起来的杨俊也就不象刚来是一副参观大熊猫的表了,小孩子就这样,一旦熟悉了,上一刻还仇人似的下一刻就是好朋友了。

    以至于匆匆从外面赶回来的石之轩来参见几位他惹不起的公主、王子的时候,他只看到一个大人正陪着三个小孩在那玩捉人的游戏。石之轩还很是感慨:看来人在大人和小孩面前表就是不同啊!当年宇文云那么不学无术,成天吃喝玩乐,宫里的女人都围着他转,只有这位正宫皇后不理他那一,但在一个小孩子面前,却玩得比当年的宇文云还开心。也许这是因为玩本来就是一个孩子的事,宇文阐这么作人人都能接受,但20多的宇文云再这样作就不正常了。

    为一个经历过好几个皇帝的老太监石之轩聪明的没有去打扰他们,甚至悄悄地为他们去准备午餐了,毕竟来的这几个人不同于已经是废帝的宇文阐,一个是大隋谁都惹不起的公主,一个是正牌的亲王,虽然排行只是老三,但谁能说他以后就没机会成为皇帝呢……

    ***********

    “这个宇文阐还是有点小聪明的,他父亲也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可惜啊!都没有用到正道上!”善于教育子女的父母总能举一反三,当第二天小娥英将刚学来的小魔术在她的外祖母独孤迦逻那里显摆的时候,独孤迦逻笑虽然笑了,但是还是不忘记教育正在一旁的杨俊以及陪座的二儿子杨广。在她的心中,宇文阐如果从小就沉迷于这种小聪明不是什么坏事,至少她还没有像她老公那样下定狠心除了这个潜在的威胁,甚至觉得让宇文阐象刘阿斗那样也不错,也算是积点德吧。但如果她自己的儿子如果也变成这样,那就不可原谅了。

    “孩儿明白!孩子这回是见识什么是败家子了,常言道前车之鉴后车之覆,孩子当时时提醒自己!”杨俊小小年龄却在父母面前显得很老练,也很是庆幸今天早上表演的是他的小外甥女而不是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至于旁边坐着的已经12岁的杨广现在还很单纯,从小耳闻目染式的教育使他象张白纸一样,虽然表面上也表现得很鄙视宇文阐这个纨绔子弟,但好奇心却突然间一时萌起。毕竟一个从小缺少游戏的孩子那怕长大了,一旦接触了小孩子的东西也会突然变小,更何况此时的杨广根本还是一个孩子呢。

    “阿摩,有时候也去看看,毕竟父母讲的不如亲眼见印象更深!”阿摩是杨广的小名,如果有一天独孤知道正是她这多余的一句话将自己的儿子推进了火坑,她也许会后悔得出棺材里跳出来向对付老公刚刚找的那个‘小蜜儿’一样将宇文阐大卸八块。

    ****本书的现任与未来的亡国之君就要会面了。大家期待更好更多更精彩的故事吧!

重要声明:小说《亡国之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