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择日而亡 第005章 我还有一个妹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分之一虫 书名:亡国之君
    孟子说:尽信书不如无书!

    孔子说:惟女子与小子为难养也!

    老子说:你别揪偶的耳朵!——当然这个“老子”是宇文阐上学时,每次被哥们儿从上拉起来斗地主时的自称。

    不管史书上如何将杨丽华夸得像了圣女似的,不过现在揪着宇文阐耳朵的杨丽华更像一个泼妇。当然这话宇文阐只敢在肚子里腹诽,他可没有胆量说出来。别说现在对方是连杨坚都敢骂的杨丽华,就凭她是现在唯一还盼他有点好儿的人,宇文阐也不忍心打击对方啊!整个大隋国,上至杨坚老头儿,下至石之轩这个死太监都盼着宇文阐真的变成一个大废物,这时候唯一对此看不下去还想管教他一下的人就显得极为可贵了。毕竟不是你的人,没有人会在意你以后是上朝堂还是进班房——别误会这是纯正的母亲对儿子的关,尽管这个母亲只比儿子大十二,但作为现存宇文阐老爹唯一的后代,杨丽华能如此关心,还是让宇文阐很感动。

    “娥儿,快来见过你哥哥。娥儿好久没见到阐儿了,是不是很想哥哥啊!”杨丽华从旁边宫女那里拉过一个胖胖的显得很腼腆的小姑娘。“这孩子,没来前还闹着要见哥哥呢,怎么见了面就不敢说话了!忘了这就是去年在皇宫里天天都见得到的阐儿哥哥啊。”

    不学无术的宇文阐来了快一个月了,他一直以为自己是独生子呢,就算最初不是,经过杨坚老头儿的一番“强制计划生育”工作,估计那个无耻、无聊加废物的宇文云也没剩下其他什么子女了。所以当刚刚暴栗了纨绔子弟宇文阐一顿的杨丽华拉过来旁边的一个小姑娘,告诉他,这是你妹妹的时候,宇文阐还真是大吃一惊!

    “妹妹,我还有了个妹妹吗?”宇文阐这人没啥大优点,就是接受能力强一些,看了这个长得像洋娃娃一样的小姑娘,只吃惊了三秒钟,也就释然了:想来杨丽华是没有儿子的,否则不会轮到他这个朱满月的儿子当皇帝。不过既然他十三岁就结婚了,女儿总应该有一个的。看年龄这小丫头似乎有五六岁了。

    “汗,大汗,暴布汗,成吉思汗!那岂不是说,杨妈妈十六岁不到就作了母亲,古人真是早熟啊”宇文阐在心中腹诽着,杨起他那个末见面的败家老爹,宇文阐心里反生一阵阵的羡慕。“谁说早婚不利于优生,这个小丫长得就很不错啊,我当初上班的某个女总监28生的孩子,同样是五岁,那时候的营养条件现在没法比吧,看看,跟这个小丫头一比,简直是豆芽菜。”

    “小妹妹,你叫什么啊?”宇文阐一想起总监家那个小丫头,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当初那句为了讨好上司而赞美对方女儿的话,不过他似乎没有机会说出下边那些话了。因为这话刚一出口,就从对方那儿传来了一阵鄙视的声音。

    “连我都忘了,坏哥哥!不理你了!”宇文阐脸上继续露着很白痴的样子,既然已经装了就继续装下去吧,虽然他知道杨丽华不会告密,但旁边那些看着的那些人一定在详细记录他每一天的言行。

    “这是你的妹妹娥英,娥英怎么能这么跟哥哥讲话!”望着一副白痴像,脸上显示我什么也不知道样子的宇文阐,杨丽华一阵心酸。“这都是我爹害的啊!”——杨丽华刚才揪宇文阐的耳朵的气完全转向了他爹杨坚那一边去了。

    等宇文阐回过神来的时候,杨丽华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淑女样子,不再教训自己的女儿了。不过小丫头似乎早习惯了,对这些话似乎根本不在意。到是对宇文阐左看右看的,似乎想知道他跟以前有什么不同。

    “看来以前的宇文阐跟自己的妹妹关系还不错,还好幸亏是失忆了,要不今天又露了。”此时,宇文阐终于看清了这个妹妹的样子,如百合花一样清新淡雅,安静的就像邻家的小女孩,只是眉宇间却带着一分独有的小大人的味道——杨家的孩子都很早熟,这大概跟宇文家到杨家一脉相传的错误的家庭教育有关,反正这样教育出来了孩子父母边都是很乖,父母一不在,就要翻上天,典型的就是宇文云,还有后来的败家子杨广——“哦,现在似乎我得跟他叫舅舅才对。”想到杨广是杨坚老头儿的儿子,宇文阐心中就很爽,报应啊。

    “我宇文阐居然也有了个妹妹,啊,哈哈。”看着那个自己还没记得名字的小姑娘,宇文阐穿越后第一次开心地笑了,他自幼就是个独生子,甚至连堂兄弟姐妹都没有,他很是羡慕那些有兄弟姐妹的。穿越以来,一直为小命提心吊胆的宇文阐想不到某天还会多了个妹妹,一时高兴居然忘记了原来一直低调的表演。宇文阐从脖子里摘下了一串玉石项链,挂在了宇文娥英的脖子上,这条项链似乎这十多天每天一起就会有人给他带上。

    “娥英快还给哥哥,这个你可不能要,这是你朱阿姨留给哥哥的唯一纪念。”杨丽华与其是在对她的女儿说还不如说在提醒着“已经失忆”的宇文阐。

    “我不能要,这既然是哥哥母后留下的唯一纪念,娥英不能要。”宇文娥英把项链推了回去。

    “你是我妹妹,带在你上和我上有什么区别,只要心里记着,有没有这东西都无所谓。”宇文阐现在的表现如果让裴钜看到,说不定他会第一时间推翻原来的观点,再不会认为宇文阐真得成白痴了。不过还好,裴钜还有石之轩都不在,至于其他几个宫女太监刚才一见杨丽华来了,都慌慌张张地躲了起来。

    “收下吧,你要是不拿,哥哥会生气呢。”在宇文阐的坚持下,杨丽华只得让宇文娥英收下了这串玉石项链,不过宇文阐小时的经历告诉他,一般来说小孩子收的押岁钱转就会被没收了,估计这个也不例外。

    “呵呵,小丫头,见到哥哥就不理舅舅了啊!枉我今天早上还送你一只小花鹿呢!”这还略显幼稚的声音恰如睛天霹厉,将宇文阐从兴奋中惊醒。

    面前的这个孩子,哦,看上去他比现在的宇文阐还要大,个子足有一米五那么高了,要比只有一米三四的宇文阐高出半头。衣服到还朴实,看不出份,不过从刚才这声“舅舅”,再加上他是跟杨丽华是一起来的,毫无疑问他应该是杨丽华的弟弟,杨坚老头儿的儿子。“哦卖糕的!”宇文阐心里一阵惊呼,杨坚老头儿虽然一辈子只有独孤迦逻一个老婆,但两口子生育能力却是极强,女儿有几个不太清楚,但几个儿子可都是“一拳可以打死一头牛”式的巨无霸,这位看年龄要比宇文阐还要大,当然比杨丽华要小,不过似乎杨丽华不仅是杨坚的大女儿,而且是杨坚老头儿所有女儿中最大的,所以也不奇怪。

    只是他是谁呢?宇文阐虽然历史学得不好,但至少知道杨坚儿子中的两个:一个毫无例外,当然是那个史无前例的败家子杨广了,这个宇文阐五岁时就从评书连播中听过隋唐演义中知道了;另一个,虽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不过那个才是真太子,应该比杨广大,只是因为不肯坚持一夫一妻制,就让独孤迦逻给废了。

    “这位究意是杨广还是那位倒霉的太子呢?”宇文阐心里泛了琢磨,不知道如休应对,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盯着对方——如果说以前的白痴是装出来的,那么现在他这样子到跟真白痴再没什么区别了。

    对方那个男子也盯着宇文阐,显得很尴尬,甚至有点后悔来了。出来前为了这次见面,他还特意问过自己府中的长史,如果见了这位前皇帝应该怎么说话,谁先行礼。结果府中的长史只告诉他:论理你是亲王,他是国公,应该他先给你行礼;但是禅位的时候皇上又向天下宣布了,在介国公封地和府里他仍然使用大周皇帝的礼节,所以你进了介国公府,不是进了一般的国公府。而是到了外国,要以见外国元首的礼节与对方会晤,所以你跟他的交往要注意言行不能失了国体!”

    长史的话令对面这个男孩子很是糊涂,再加上出来急,他也没细问,直到此时,他才突然想起来,如果一国使节去见另一国元首,那应该谁先行礼,怎么行礼啊?长史没有教过他,他的父皇也没有教过他。他现在真的很迷茫了。

    杨坚家的孩子从小都是经过严格教育的,那可说是:站要有站相,坐要有坐相,吃饭每次吃几口,每次可以吃那几道菜都是有严格规定的。平时儿子见了父皇杨坚、母后独孤迦逻都象老鼠见了猫似的,进门前要站在门口报道,如果不说进来,就算风吹雨打儿子们也得站在外面;父母要不开口说坐下,没人敢坐下;谁要是贸然开口发表意见就会招来家法恃候。在这种棍棒底下出孝子的教育体制下,杨坚的几个儿子年纪不大,就成为社会的楷模,连杨坚也很得意,觉得自己的孩子中绝对不会出现宇文云这样的败类。

    “弟弟,你应该先给阐儿行礼,阐儿以前是大象皇帝,现在虽然退了位,但还保留着皇帝的仪仗,这是父皇向天下公布的,除了父皇就连太子也只能与他以礼相见。”杨丽华一脸的庄重,神圣得像一个正在主持皇帝加晚的罗马教宗。

    杨丽华的话很庄重且不容怀疑,不过却让当场的两个小男孩子都松了一口气。

    宇文阐松了口气,这不是那个倒霉太子,最大的可能是杨广了;

    那个男孩子也松了口气,抢先一步向宇文阐行礼,古人的礼节很多,但是除非正式场合,否则那种当场三跪九叩的事却不多,再加上毕竟一个是现皇亲,另一个不过是个过景的皇帝,所以这个男孩子只是行了一个鞠躬礼:“小王杨俊参见介国公下!”

    哦,他不是杨广,没有见到“熟人”,宇文阐大失所望,但还是按着礼节回了一个鞠躬礼:“在下介国公宇文阐参见……”按照这些天长史裴钜反复给他讲的礼节,称呼对方时不能直接说姓名,而只能说某某下,就像刚才那个杨俊那样。不过宇文阐显然不知道,杨坚老头儿给了自己这个不出名的儿子一个什么封号,所以说到这里就卡住了。

    “这是我三弟杨俊,与阐儿你是同年出生的,你称呼他秦王下就可以了!”杨丽华在旁边给略显尴尬的宇文阐介绍着。

    “在下介国公宇文阐参见秦王上!”没想到隋朝还有一个秦王啊,只知道秦王李世民的宇文阐一阵阵的发晕,看来这个秦王历史上没有什么名,要不然我也不会不知道——凡是主角不知道的都是没名的。

    “不过他既然是杨坚老头儿的儿子,说话还是得小心一些的好!”宇文阐想到这里就更加的小心了,以致于将那个刚刚知道的小妹妹都忽略了……

重要声明:小说《亡国之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