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择日而亡 第003章 择日而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分之一虫 书名:亡国之君
    国公得病,照例天子要派太医探视,何况这是前朝废帝,更是马虎不得。宇文阐经过十来几位太医们多的诊断,几乎得出了完全一致的结论:脑子的确是摔出毛病了!宇文阐每见一个太医心里就要大骂一顿杨坚:“这老头儿也太不厚道了,不相信我,难道连同样给他看病的太医们也不相信吗?让你们查,老子就不相信你们能看得出真假来,脑子问题连21世纪的法医都查不出来,这帮土鳖要查得出来真成了奇迹了。”

    成天装病骗人可真不是人作的,在21世纪的时候虽然没少骗人,但宇文阐只骗过漂亮MM或者商场上的客户,而且毕竟还有休息的时候,这么十好几位太医成天让他应付真不是人干的。

    太医们的检查宇文阐躲避不了,谁让他现在是废帝而且还是脑子出了问题的废帝,只能任人摆布。不过在他们面前,宇文阐尽可以装什么都不知道,反正他们也不敢把他怎么样,虽然他已经不是皇帝了,但现在整个天下除了杨坚老头儿,还没有别人能要得了他的命。

    太医好躲,也好应付,但终于某天宇文阐要再次发晕了,这回杨坚亲自出马来看他了。

    这回他真觉得自己麻烦了,现在他是臣如果不拜皇帝,生怕杨坚老头儿会让他死得很难看,可是要是做得太象了,恐怕先前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

    不知如何是好的宇文阐已经在麻木中被请下了还换上了新衣服,看样式花稍,估计是礼服。

    “哈哈!孙儿还认得外公吗?这些天了,让外公好想啊!”宇文阐听到这个很柔和的声音却感觉比听了电影中杀人狂的声音还恐怖,本来想好的东东还没经过舌头先在大脑里忘了个精光。

    “……”宇文阐似乎感觉腿一软,扑通就跪下了。

    “陛……陛下,你这是干什么啊!”杨坚脸上很意外,“朕不是早通告天下了吗,你是前朝皇帝,仍然使用皇帝的礼节见朕!怎么?”

    宇文阐对这种话心里一阵阵地鄙视:“我要是相信我就是傻子。”不过,宇文阐很后悔这一跪,这一来岂不让杨坚以为自己没有失忆。

    作销售的基本业务素质不是能说会道,而是反应要足够快,再能说会道也总有拍到马腿上的时候,这时候就要看应变能力了。

    宇文阐一脸无辜的样子,回头盯着站在他后的那个叫“石之轩”的太监总管,露出一副白痴的表:“你踢我的腿干嘛!”——为邪王的信仰者来了隋朝让他最不爽的就是这个石之轩了,这回好坏都让他当替罪羊了。

    “啊!”石之轩显然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倒霉,来不及辩解先是扑通一下也跪在那里了。“陛……陛下……”不用想一定是奴才冤枉之类的废话。

    “荒唐,介国公即是朕的外孙,跟朕更有前朝君臣的关系。怎么能这么做呢,回去到宫里领20板子,下不为例!”杨坚似乎对石之轩这一脚很满意,只是略微地说了那么一声。

    本来还心惊跳的石之轩一下子精神了起来:“这是皇帝要奖赏他啊,看来这一脚踢对了!”——可怜的“邪王”啊,他的记也不正常啊,恐怕从这时起他会一辈子都觉得当时他真的一迷糊就踢了这么一脚。

    这是宇文阐第二次见杨坚老头儿了,上一次没看清楚,这一次可是看得分明,不过印象还真不如上一次,上一次虽然觉得他的头发已经60多了,但看脸还40不到,但这回他却感觉对方真是完全像一个60多的老人才对——在21世纪就是70的也比他年轻,想着主席台上坐着的那几位,放在隋代说他们40都说老了。估计这时候还没有人发明什么染发剂之类的。

    “唉,穿越文那么多,怎么就没有一个主角去想想开发化妆品呢,特别是染发剂,就凭这时候人一过30头发就白了一半的况,岂不要挣死了。唉可惜啊,我恐怕是没机会挣这个钱了!”

    杨坚老头儿的问话毫无营养,而宇文阐生怕一个不留神儿就让人看出来,这杨坚可不是太医们!于是某,在介国公府里惊人的一幕出现了,一个老头在那里口吐白沫子的问寒问暖,而被问的那个小孩却是两眼发直,似乎听到那个老头说的每一件事都很新鲜,好象这些事从来就没发生在他上似的,似乎在听的都是别人的故事——本来也是。

    “唉,看来这孩子真的摔得不轻啊!这对他末必是坏事,如果能够完全忘记以前的事,这也是福啊!”费了无数叶沫星子的杨坚终于也没了耐心,撂了这么一句话,出了病房到前面去了。

    杨坚老头儿的话到了宇文阐的耳朵里像是蜜一样的甜,要不是宇文阐一直在想着染发剂的事,恐怕会当场笑出来。而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杨坚老头儿已经不在这儿了。不仅他不在了,原来还陪在他边的人也蜂拥着新皇帝出去了:唉,世态炎凉啊,有了新皇帝谁管旧皇帝啊!亏得宇文阐现在的思想早就不是原来的宇文阐了,要不得气死。不过他现在心里正偷着乐呢,作为一个骗子,能够一下子骗倒一个国家领导人,真是一项荣誉啊!

    不提宇文阐如何YY,单说杨坚等人出去后说的话,如果这些话落在宇文阐的耳朵里,估计宇文阐一定会马上撞南墙,让自己彻底变傻得了。

    “老石,你在这里好好干,等几个月后,朕会调你回宫里当总管!”

    杨坚的话令石之轩心花怒放,跪在地上头都要磕出血来了也不嫌疼。

    “你先下去啊,让裴钜进来!”

    “遮!”

    皇帝叫一个人,有时候是下了命令然后要等好半天,但有时候声音刚出,人也就到了。这不是在宫里,裴钜离得不过几步远,所以一听杨坚点了他的名字,立刻上前就跪,嘴里还一个劲的说什么“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之类的拍马话。

    裴钜今天很后悔,他正后悔这次居然被人给抢了先,要是多个心眼,自己当时站在宇文阐的后面,这一脚不就轮着他自己踢了,说不定自己就不再做这个毫无前途的长史了,也许就如同班超一样,去作西域都护了。

    裴钜虽然是个马精,但却是一个很有才华的马精。在任何时候,一个精通好几国外语并且懂好几国地理的人都是一个人才,更何况是隋代那个交通不发达的时代呢。裴钜年少时不知道那一天突然看了班超的传记,一下子灵魂暴发,突然想成为一个万里封候的将军。

    命运总是多坎坷!当周武帝就要统一了中原,马上就要进军西域甚至塞外、高句丽的时候,没想到出了宇文云这个败家子,裴钜的一腔理想马上就成了泡影。得深,恨得也深,由于对宇文云的痛恨,使裴钜毫不犹豫地就加入了杨坚“篡位夺权”的集团,不过事成后,裴钜还是离他的梦想很远。想来也是,这是一个什么时代,这是一个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才的时代,杨坚阵营文的有高颖、武的有韩擒虎、贺若弼,能文能武的就更多,什么杨素、宇文述了,这些名将使后来的大唐二十四功臣都相形见绌。裴钜虽然懂几国外语,可惜杨坚现在的主要目标是安内,外面的事只能以后再说了。因为这个裴钜总也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裴钜是个不甘寂寞的人,他在新朝里一捉摸儿,觉得自己现在还不是杨坚最信任的人,所以他决心为杨坚再作一件事——除了废帝宇文阐。为了这个,当前些子宇文阐从封禅台上摔下来的时候最担心的反到不是杨坚而是裴钜了,他生怕杨坚怪他办事不利,更怕宇文阐一下子就摔死了,自己反而没了“投名状”。

    “巨天,你看,这大象皇帝已经成了这个样子,是不是……”杨坚有些心软了,毕竟原来君臣的名份,从古至今,杀前朝皇帝都不是一件吉利的事儿。上次宇文阐从上边摔下来,令杨坚很尴尬,这事估计已经传遍了天下,他的名声难免会受影响。

    “陛下不可有妇人之仁!”裴钜早料到杨坚会动摇,忙将准备好的说辞奉上。“其实大象皇帝是傻也好,是聪明也好,那怕他就如曹子建一样,这都毫无区别,关键的核心不在于他,而在于外边的人是否还会以他的名义生事!”

    “嗯,卿之言有理!”杨坚想到年前才被平定的尉迟迥叛乱就是打着清君侧的口号,刚一松软下来的心马上就硬了起来。

    “虽然宇文家的余孽都清得差不多了,但还有一个人陛下不可不防啊!”裴钜顿了一下,正准备说出那个人的名字。

    “大义公主,突厥沙钵略可汗之妻!”杨坚先提到了这个名字,脸色庄重了起来。事到如今中原大局已定,江南陈朝不过是大军一过既能平定的事,但这突厥沙钵略可汗可是中原的大敌,平时没事还要来边境烧杀抢掠一番呢,这个借口他不可能不用。

    “好吧,这事卿做利落点。”杨坚只在一瞬间就决定了宇文阐的命运。“不过,现在才禅位,他还不能死,一年内先不要动他,等朕命令。”

    裴钜心里一喜,暗道:“只要我再加一把火管叫你不出三个月就杀了这个小皇帝!”

    “唉,这一年好好照看一下他吧,毕竟朕与他既有君臣名份,还是爷孙,他想做什么就让他做什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杨坚甚至想多派一些宫女过来,本来宫中有了独孤这只母老虎,这些宫女跟摆设也没什么两样,但一想这宇文阐不过才九岁也就罢了。“这事不要让公主查觉出来,否则朕第一个先杀了你全家!”

    “遮!臣定不让陛下失望!”

    世上的事从来是皇帝不急太监急,还不知道这条小命已经没了一半的宇文阐仍然呆坐在上,继续发他的YY大梦,甚至一时间连跑的想法都没了……

重要声明:小说《亡国之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