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海盗旗》章节试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分之一虫 书名:亡国之君
    由于《亡国之君》这本书在下面的节中只有两种思路:一种是江湖路,一种是朝堂路。无论那种都太俗了,所以决定还是放弃吧。毕竟这种俗的东西不是笔者喜欢的。从今天起本人打算写新书《海盗旗》这是一本带有穿越色彩的海战小说,只所以选择18世纪不仅仅因为那时帆船时代海战最辉煌的时代,还有那些最著名的海军名将纳尔逊、沙科洛夫。

    -----------------------------------------------

    新书《海盗旗》(书号1046963)章节试阅(本书已经开始正式上传请大家到那里捧场)

    扬帆语录:在南中国海最大、最有组织、也最贪婪无耻的海盗不是我,西班牙、荷兰、法兰西、英吉利人,他们才是最有组织的海盗,而英吉利人无疑是这个时代这个世界最强大的海盗,我只是保护那些无辜的商船免受这些海盗们的勒索。

    ----------------------------------------------

    在西班牙占领的菲律宾某军港,一支拥有一艘战例舰、两艘武装商船以及几艘纯粹商船的小型舰队正在集结当中。

    以历史上那位统率无敌舰队向英国叶莉莎白一世女皇求婚的查理二世命名的“查理大帝”号,是目前正在渐衰落的西班牙王国在其菲律宾殖民地舰队中最大的一艘战列舰。它具备了十八世纪军舰的特点,比如:军舰的舵轮带动滑轮纵船舵;采用了铜皮包护船壳;淘汰了装有纵帆设备的高大的船楼;不仅如此,它的最大改动还在于船帆。那36面船帆可以保证它以十节的航速波浪前进。而他的最具有威力的地方还是于他在巨大的舰体上下三层安装了多达七十门大炮,每发炮弹相当于一个人头大。单舷火炮齐,一次可出半吨铅弹。除普通铅弹外,军舰的火炮还可以发各种各样的武器:一粒粒滑膛枪子弹大小的葡萄弹,一串串飞啸的链弹、火箭,灼弹,以及暴雨般呼啸而来的铁钉子,废弃的锐利铁片。

    然而就是这样一艘战舰落在英国人的眼中却只不过是一艘不堪一击的海上靶子而已。在英国皇家海军军舰等级中,只有装有64到120门炮的战舰才能够称得上战列舰。显然,西班牙这艘装了70门大炮的军舰充其量只能算是最次一档的战列舰。而何况根据英国皇家海军的成功经验,战列舰要想形成威力,则必须将战列舰编为战斗队形,大约十二艘战列舰,首尾相接,排成一路纵队,在与敌方相距500到1000码距离的近处通过,当各舰驶过敌船时,舰上的大炮一齐向敌开火,集中火力彻底摧毁敌目标。

    “哈哈哈,你们西班牙人真是太有创意了,居然想出了用战列舰打海盗,要知道,那怕最小的战列舰,往海上那么一摆,海盗隔着八百哩就跑没影了,根据我们的经验,对付海盗最好的办法是武装商船,将其引过来,聚而歼之!”由于说话的不仅仅是英国东印度公司的代表,而且还是自己的姻亲,所以同样站在查理大帝号上的西班牙菲律宾总督冈萨雷斯没有反驳这位口吐狂言的家伙。

    “我亲的温斯顿公爵,你的建议好是好,我们以前也是使有这个办法来对付海盗的,也消灭了一些海盗,但是你不知道……现在的南中国海上出现了一个最危险的敌人——九头鹰号海盗船,我们的三个武装商船舰队一碰到对方的海盗船几乎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打沉到了海底,而且最糟糕的是对方根本不承认武装商船的水手们是战俘,不仅将他们扔到了海里喂了鲨鱼,而且还扬言事不过三,如果再有第四次,就要让我们西班牙人的商船彻底从这边海域消失。”冈萨雷斯显然为自己任期内出现这种事而懊恼。“更可惜的是最近那个九头鹰的首领正在组织什么南海公司,扬言以后在这条海上的商船都得向他们交保护费才能行。我不得不集中全力对付他了!”

    说着这些话的时候,查理大帝号正在往里加装补给品,力图使它的食品库、水柜里装满面粉和蔬菜、淡水。当然,最要紧的是往弹药舱里装炮弹,一匹匹喘着粗气的马正拉着四轮车往这些船上送着一枚枚重达数十公斤、威力巨大的铅弹。

    由于一支新的水手分队沿着码头列队而来,前来加强“查理大帝”号为首的剿匪舰队,所以冈萨雷斯也不得不中断了与那位英国姻亲的谈话,而对迎接这批西班牙的海军精英,尽管这些人在温斯顿眼中连给大英帝国当陆军都不配。随着新人的加入,冈萨雷斯命令军乐队奏起了新乐曲。在军乐队的吹奏声中,这队年青人以军队特有的精确而整齐的步伐,沿着舷梯登上军舰。队伍来到舰尾甲板时,带队的军官立刻向在舰上等候着的总督大人敬礼,报告他们这支队伍的来到。

    “西班牙人真的衰落了!”看着这只水手队伍,总督跟他的朋友心中几乎冒出了同样的话。这是一支年青的军官分队,他们确实非常年青,几乎还是些孩子。他们是刚刚获得晋升的军官学校的学生,如果不是实在没人了,谁会动员他们呢,这跟杀鸡取卵实在没什么区别。“还好,这只是去对付海盗,要是去打仗,恐怕不用英国人动手,就连荷兰人都可以收拾了他们。”同为海军军官,温斯顿为这只在一个世纪前还称霸世纪的海上强权感到阵阵悲哀,谁知道西班牙人的今天会不会是他们的明天呢!

    码头边上的装卸工作结束已经接近结束了,原来在码头上忙碌着的一群群勤务人员、工人逐渐散去。只剩下水兵们仍旧列队站着,而军乐队却吹打着更加的欢快,马上总督大人要为这些小伙子们送行了。这时,一脸威严的冈萨雷斯总督在舰队司令、其他几艘船的船长的陪同下,走到水兵队伍跟前。

    “诸位!……”他开始了讲演。冈萨雷斯的声音低沉但却深厚,就连岸边的海浪声也被他给盖过了,这使那些还充满着好奇心、不知天高地厚的年青的军官们聚精会神起来,而且听入了迷。冈萨雷斯的讲话声几乎没用任何扩音装备就传遍了全舰。冈萨雷斯先对这些年青的军官们到舰上来表示烈的欢迎,并向他们解释说,他们是由西班牙王室特意选派来参加这次航行的。因此,返航后他们将能够以目击者的分广为传播西班牙海军所取得的胜利。他们现在已经登上了西班牙最新式、最强大的战列舰,将会获得最富有冒险的经历。在南中国海,没有任何一艘海盗船敢于和它匹敌,也没有任何一艘海盗船能够从它的炮口下幸免。经过四个月的严格训练,已使“查理大帝”号成为当今世界上最强大、最有战斗力的军舰了。在这次光荣的航行中,“查理大帝”号将毫不费力地收拾那些海盗。作为纵横南中国海的海盗头子的“九头鹰”号,在没有任何兵力掩护下一次又一次地肆无忌惮地劫掠着西班牙的财产与生命。它们依仗着什么呢?依仗着速度。现在,“查理大帝”号比它们更快。你们想想看,一旦“九头鹰”号船上的海盗们葬鱼腹的消息传开之后,被闪击战打得焦头烂额的南中国海海盗们就将困死饿死而动摇瓦解。

    冈萨雷斯的声音很动听,但他旁边的温斯顿却一点也不在意,剿灭海盗这事,英国人一直在做,但海盗不是越来越少了,而是越来越多了,现在就算拥有几十艘一级战列舰的大英帝国在印度洋、大西洋也不得不跟海盗们和平相处了,何况你一个益衰落的西班牙呢。

    “真是斗牛斗多了,就喜欢上吹牛了,消灭一个九头鹰有什么用,一只九头鹰倒下了,千百个又涌出来了!不过,也好,至少那个什么南海公司就搞不成了。”为殖民者,其实包括温斯顿在内的大英帝国的海军军官们并不排斥海盗,更何况他们就是这个世界上的最大海盗,他们不在意与海盗共处,但绝对不许海盗们跟他们抢生意。

    随着总督动员的结束,水兵们的队伍开始解散,接着解缆起航。“查理大帝”号轻轻摇着自己的巨大躯,掉转船头,徐徐驶向大海。已经站在船下的总督跟他的朋友在军乐队的演奏声中,以一个长久的军礼直到目送它完全消失在地平线上。

    当冈萨雷斯转陪着他的朋友离开码头的时候,有一个最后收工的西班牙包工头还在码头边上慢吞吞地指挥着本地的苦力做着收尾工作,半个子隐没在一堆军需品中。讲演的声音传到他的耳朵里,他听到了关于南中国海、“九头鹰”号那样一些话语。他显出漫不经心的样子信步沿着码头的海岸线向前走,出了码头就是一片片的岩石了。一个本地装束的老头儿正在那儿悠闲地垂钓。垂钓人坐在那儿纹丝不动,嘴里一边津津有味地咀嚼着什么,手里却毫不停留地更换着饵料,偶尔钓起一条鱼来。

    “这次出行的是查理大帝号战列舰,它有七十门大炮,还有两艘武装商船各拥有二十门大炮,其他的几艘就是纯粹的商船了!这是他们的详细资料,老价钱!”那个西班牙工头得意地从那个本地装束老头儿那里拿过了一个小代子,听着里面至少五个金币互相碰撞发出的叮当响的声音,愉快地去城里找他的人去了。

    “这个报怎么也得值十五个金币吧!给了罗老板,看来可以舒舒服服地过上一年了!”那时纯正的金币,每个金币都有一两多重,这一次这个钓鱼老头儿一下子就挣了十多两金子,合白银近百两,难怪他这么高兴,毕竟一个码头工人一个月的收入也挣不到一两银子。

    所谓的罗老板其实是个报贩子,这样的报贩子在那个城市都有,从事这种貌似危险工作的不仅仅有本地人甚至还有英国人、西班牙人、荷兰人。而他们的对象也不仅仅是为来往的商船提供经济报,而且还为海盗们销赃,以及提供他们对手的报。常言道有钱能使磨推鬼,西班牙人的舰队才刚刚出航,有关他的况就已经被那个罗老板送到了扬帆的手中。

    “很好,消灭了这只舰队,以后西班牙人就得给我进贡了。”扬帆一甩手将几片鲜美的鲨鱼扔给了那只为他传递报的海鹰,虽然这个报要整整花掉他一百个金币,但他觉得值,与其他那些海盗只在某个固定地方寻找那些报贩子们销赃不同,像扬帆这样的大海盗在从马尼拉直到瓜洼、孟买、甚至东京这些重要地方都建立了长久的报网。

    这些人都不是他们海盗团里的人,那怕最大的海盗团也不可能拥有完整的报网,他们必须跟着些人合作,需要要为此付出代价,但得到的更多。在整个海盗界有一条不成文的铁律,这些人要为他们销赃与提供况,而海盗们或优先将抢来的货物给他们,或者让他们代为收取赎金,如果这些报贩子出卖或者透露自己伙伴的况给别的海盗特别是官府,那么他们以及他们的家人将成为全体海盗的公敌。海盗与报贩子们的关系就像鲨鱼与寄生在他们上的小鱼一样,各取所需,各得其所。因此,这些报贩子的信誉都非常的好,只要给了他们足够的钱,绝对不用担心他们会出卖自己。

    ---------------------

    名词解释:

    一节=1.852千米每小时;1海里(哩)=1.85455千米(英国标准);1海里=1.85327千米(法国标准);1海里=1.85578千米(俄罗斯标准)

    1码=0.9144米

    ------------------------------------------

    “西班牙人的无敌舰队沉没了,荷兰也只剩下了瓜洼,法国人的印度、美洲被英国人抢得个精光。现在是1775年,全世界只剩下英国舰队的战旗仍然飘在五洲四海三大洋中,当然以后还会有美国人、德国人、俄国人加入这场游戏。但海洋的主角永远离不开我们两个——商船、海盗。

    只要有人烟的地方就会有生意,有生意的地方就会有商船,有商船的地方就会有海盗,我们俩个是亲兄弟,不对吗?没有你们,我们就无法生存,也正因为有了我们的保护,你们才能更好的作生意。

    依靠大英帝国,不要这么想,如果那样,你们付出的会比给我们的要多得多!

    在南中国海最大、最有组织、也最贪婪无耻的海盗不是我,西班牙、荷兰、法兰西、英吉利人,他们才是最有组织的海盗,而英吉利人无疑是这个时代这个世界最强大的海盗,我只是保护那些无辜的商船免受这些海盗们的勒索。

    你难道没有看到英国的东印度公司不正是在他们舰队的保护下才为所为吗?

    你们为什么运输点茶叶被称为走私,而他们却可以光明正大的将鸦片运到对面的中国?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武装舰队!

    武装舰队不是谁都可以建得起的,但其实你们也可以有自己的舰队。只要你们肯付出一点点的费用,我敢保证在南中国海,将再也没有什么海盗抢你们的东西!”

    中国海南岛古称琼州,琼州以南的大片海域世称南海,也被称为南中国海,是世界上几乎岛屿最密集的地方。南海再向南就到了全世界两大海峡之一的马六甲(在18世纪那个时候苏伊士及巴拿马两处尚未开通),在那个时候,马六甲的航船流量非常密集,整个欧洲几乎所有的冒险者们都把这当成了通往天堂之路,穿过这里,就能去到传说中遍地黄金的中国,哦对了那时候中国还叫大清,可怜的中国人,至从落入满洲人的统治后,空有数万里的海岸线,但却几乎没有一只舰队出现在这片本应属于中国的领海上。造成的结果就是南中国海成就成了西方军舰与商船的首选水上舰线。有海商的地方就少不了海盗,只不过南中国海上的海盗由于以逃离满洲人统治的汉人为主,所以也多了点儒家的习气,而不象欧洲那些的海盗那样掠洗劫,船毁人亡。以致于在与对方商谈的时候,也象正在恳求对方,而非威胁。

    人善被人欺正如马善被人骑,虽然扬帆跟这伙老家同样来自于祖国大陆的潮商代表们费了无数的吐沫,但效果似乎没有大副那把海盗弯刀的作用更大,看着先据所恭的商人们,扬帆感觉自己年前的选择也许是错误的,他宁肯继续率领他的九头鹰号去抢西班牙人、荷兰人甚至英国人的船,也不愿意坐在这里背着那说出近一千篇的台词。不过有什么办法呢,这正是他的自作自受的结果:这一年来,凭着他在海盗中的巨大威望,终于劝说整个南中国海近百艘海盗船接受他的建议——将漫无目的的抢劫改为收保护费。

    “好了,老大,今天又弄妥了一个大客户,算上这一笔,这半年来已经有近二千艘商船开始向我们交保护费了!哈哈哈!这样用不了多久,真的象老大所说,我们就可以回家抱着老婆,喝着小酒,坐在头等钱收了!”

    “叫你不长记!我们现在是正经的公司,别再跟我提什么保护费,老子他妈的最烦这种说法!”扬帆一脚将正在拍着他的马的二副兼首席翻译官CTO彭大海(胖大海?)踢出了船仓。“还有,你TMD给老子记得了,老子的正式称号是南海保安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英文简称为CEO,别总老大老大的叫着,一听就是一群海盗!”

    “我们可不就是一群海盗!”他那个只知道玩弯刀的大副兼首席运营官COO申屠嘴里偷偷嘀咕着,见老大的脸色不对,忙擦而逃。

    “老……大,老大,刚才有一个问题一直想问你,你说的西班牙啦、荷兰、法国啦,我都知道,这些都是英国人的手下败将,可是你说的德国人,还有美国人,他们在那里,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他们很牛吗,比约翰还牛!”彭大海口中的约翰当然指的是英国人,作惯了海盗,他要比国内的夫子们眼界开阔得多,知道世界上不仅仅有中华天朝,还有欧洲、非洲、美洲这些个个都不小于中国的地方,而在海洋上最牛的当然是老大嘴里经常唠叨的约翰牛了。

    “美国很快就会出现了,他们迟早会出现在这片海域!”扬帆漫不经心地回答着二副的问话,只不过他还是将那句“如果你活得足够长的话”的话压在了嘴边,作了海盗虽然从此就将脑袋别在了裤带上,但人也从此变得迷信与敏感起来。有些话说出来一定会被暴K一顿,那怕他是首领。

    不错,1775年南中国海,在这里我们又遇到了常见的穿越:扬帆,一个有理想的大好青年,美利坚合众国哈佛大学的MBA研究生,上海年收入一百万元的金领,由于乖飞机的时候心不纯,整个过程都停留在漂亮空姐的裙子里面,结果天降奇罚,将他扔在了一堆只有男人没有女人的海盗窝里——由于据说战船上有女人不吉利,所以18世纪根本就没有文学作品中才出现的什么女海盗,就连军都不许存在于军舰上,要不然你本陆军有那么多慰安妇,而海军却难得的干净。

    知识就是力量,那怕作海盗也需要有MBA文凭。虽然扬帆对海洋的知道仅仅停留在鱿鱼的阶段(扬帆以前作的是人力资源总监,经常炒别人的鱿鱼),但当他降落在某个海盗堆里后,经过两年多的海上厮杀,终于成为了一名合格的海盗。并在某此出海抢劫中,“幸运”的接班原海盗船长成为这片海域的新星。

    穿越的人都是有雄心壮志的,而这种雄心到了所帆这个有着很高学历的海归那里就完全变成了野心,也许是在美国的时代受过洋人的气,所以扬帆的野心是要在南中国海建立一个海盗帝国,利用他根本就不知道的领先二百年的科技先打败英国佬,然后再反攻本土,将盘据在那里的满洲统治者赶回西伯利亚老家,建立一个崭新的中华大帝国,让什么鸦片战争、八国联军、小本通通都见鬼去!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海盗本来就是一个强者为尊的社会,虽然在每个海盗群里都是一个老大说得算,但很不幸的是那怕最小的海盗群也不愿意去服从别人的命令,至于建立海盗帝国的梦想,在南中国海,在扬帆之前不是没有人实施过,也出现了几个盟主型的人物,但那些都是过眼烟云,所以当扬帆最初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不仅几乎让其他海盗笑掉了大牙,就连自己团体里的几个海盗也跳了海。

    舌头里吐出来的东西既然不令人信服,那就只好拳头说话了,占着领先二百多年的知识,需要扬帆不知道铁甲舰是怎么造出来的,什么无线电、渔雷他也以失败告终,但二十世纪的先进武器中,还是让他搞出了一件——无后座力炮。

    18世纪还是一个帆船黑色火药的时代,装在舰上的大炮其实还是实心的,发方式也是先装火药,然后将铅弹装进去,整个发过程一个熟练的炮手也要十几分钟,而扬帆的无后座力炮,虽然说是火箭筒更何适,但却是开花弹的装备,最重要的是由于是无后座力,所以很适合在商船上使用。一门当时程在五哩远的大炮光向后的座力就足以将一条几百吨的帆船整翻,所以只拥有商船改装而来的海盗们一向是只敢欺负那些非武装的中小型商船的,如果是武装商船那就只有跑的份了,而18世纪海战所使用的火炮包括榴弹炮、加农炮还有1756年,俄国人马尔梯夫发明的一种管长度介于榴弹炮和加农炮之间、既可平又可曲的“独角兽”炮大概最大程可以达到2千5百码,1码等于0.9144米,所以它的最大程是2000多米,但有效程却只有500到2000米而已,而朝鲜战争时的无所座力炮的有效程差不多就能达到1千到2千米。更何况这种火炮很容易携带,一艘商船从远处看根本发现不了它,而等到发现的时候常常已经到了几百米的程,那时各国海军战舰上的大炮就完全失去了作用,而几十发开花弹出去,虽然没有朝鲜战争时那种厉害的可以打穿坦克的穿甲弹,但对付木质帆船却是足够了。

    正因为拥有了这种技术含量并不高的超时代武器,所以扬帆这只最初只拥有一百多名水手、一艘由帆船改装而来的海盗团却在短短两个月中,不仅击沉了一艘荷兰的二十四门炮军舰,以及以前一向在南中国海横着走的十二艘武装商船,只是可惜这些木质帆船经过无后座力炮的的开花弹的攻击后,要么干脆被炸成了碎片,要么就是毁坏太大,而海盗团里面明显缺少修船的专家,扬帆只好放弃了从这里选一条船作为旗舰的想法。而且由于无处座力炮的技术含量太低,一旦落入西方人手中,很快就可仿造出来,所以扬帆对这个很保密,为了这个甚至他放弃了赎金,每次俘虏对方水兵都直接扔到海里喂鲨鱼。

    海盗是个强者的世界,在这里凭你口吐莲花没有一颗炮弹更有威力,随着南中国海上商船的明显减少,其他海盗要么洗手不干要么只得乖乖就范,接受扬帆当他们老大的事实。当然也有海盗是不服的,他们也很痛恨扬帆这种破坏规矩的作法,但堂堂的海军战舰都被扬帆打到了海里,更何况最多只拥有武装商船的海盗呢,在击沉了几艘自己找上门的同行后,其他人只好认命接受扬帆的领导了。

    当然他们很快就发现这个老大实在不错,不仅仅没有像以前几个一旦独大后就要称什么南海王的海盗王一样称王称霸,而是提出要向荷兰英国那样建立自己的公司改收保护费这种天才的构思,毕竟可以不冒生命危险就有钱挣,除了几个天生就喜欢抢劫的没有人不高兴的!

重要声明:小说《亡国之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