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择日而亡 第99章 早春京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分之一虫 书名:亡国之君
    白夜仰头看那个据说要见他的人。

    一袭青衫,文士模样,仪表堂堂,神潇洒,乍看是个沉稳,然而气质总带一分漫不经心的人,一个陌生人。

    白夜对眼前这人是人是鬼都兴趣缺缺,只道:“你为什么要见我?”

    莫逆笑得漫不经心,只垂眼打量他。

    白夜年纪不大,眉眼秀气,板较成年男子为削瘦,神色漠然,眼神冰冷。

    莫逆见过许多这个年纪的少年,体尚且单薄,然而一的爪牙早已被打磨得锋利,故而往往会爆发出与外表不符的锐利与戾气,小薛王爷就是其中一例,平时温软困倦,真亮起爪子来可不比谁弱,可眼前的少年却不一样。

    白夜上没有少年人的锐利,没有嗜血好战的杀,没有痛苦,没有不甘,眼中空无一物,年轻木然的面孔上隐现一股暮气,太多人在这个年纪还未长大,他却似乎已经历尽沧桑,看破生死。

    这所谓的看破生死,便是不在意别人的死活,也不在意自己的死活,为达目的,倾尽一切誓不罢休。与其说这是一个人,不如说这是一把兵器,一把没有自己心意喜恶的兵器。

    莫逆看在眼中,却不动容,打量了他一会儿,笑道:“你有一个师父。”

    这话是废话,白夜当然有师父,毒术医术这等本事若无人教授,便是天纵奇才恐怕也不得其门而入,所以这世上赤脚大夫很多,神医却少。白夜抬头看了莫逆一眼,却是话也懒得接,敷衍地点一点头。

    莫逆不以为意,摇摇折扇道:“你师父姓宁,是南朝人,所以你会说南朝话,对么?”

    白夜这时眼中才带了些许诧异之色,认真地打量了一会儿莫逆,道:“你认识那老杂毛?”

    莫逆沉默片刻,收敛了笑容,“你师父说来也是我师叔,数十年前,他们师兄弟反目成仇,一人隐姓埋名,一人远走月国,再不复见。”

    白夜“哦”了一声,却仍然无动于衷:“然后呢?你如果要我帮你带话,我带不回去了。”

    这些陈年旧事与现在又有何关系?况且这是那老杂毛的事,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莫逆笑了笑:“确实,陈年旧事而已。我师父他老人家早已离世,看来师叔还十分硬朗。”他不咸不淡地扯完,随手一收折扇,忽然话锋一转:“你既然是师叔弟子,可知月色明所在?”

    白夜眼中闪过惊诧之色,静了一会儿,摇头平板道:“不知。”

    莫逆挑眉一笑:“我十年前重伤垂死,受师叔所救,师叔于我,到底有一份恩。你若能把月色明所在告知于我,我念在同门之谊,或可设法救你命。”

    莫逆要求与白夜交谈,柳从之了,甚至十分大方,许他们二人单独谈话,只把外面围得严严实实,确认没人能逃出去。莫逆一张口就是救白夜命,直把这周围里三层外三层的防备都视作无物。

    白夜抬头,认真地看了莫逆半晌,神十分古怪,最后摇了摇头。

    他冷冷道:“世间已无月色明。”

    “是么?”

    莫逆直视白夜,挑了挑眉,最终点头表示知道,而后折扇一摇,施施然扭头离开。

    他同白夜说来算是师出同门,故而两人都知道,月国奇毒月色明,其实是在一个南朝人手上见了天

    月色明乃绝毒,但用以成毒之物只在月国有,并且数量极其罕见,莫逆师叔宁先生昔年家破人亡远走月国,最终却被这一代毒术行家发掘了此毒,从此流毒无穷,害人无数。

    然而这等逆天之物,自然不可能易得,月色明极其难寻,若无材料,再是毒术行家,也制不了此毒,所以月色明原材料的所在之地,便成了重中之重。

    莫逆为此许言救白夜一命,白夜却道世间已无月色明。

    此言是真是假?若是真的,那月国又怎会容忍手里最后的月色明失落南国,不见踪迹?

    若是假的,那月国又会对怎样对付南朝?

    莫逆行至屋外,忽然叹了一叹,神色是十足的漫不经心。

    月色明是绝毒不假,但害人又何须月色明?就算没了月色明,也会有其它东西,毒物虽毒,但到底比不得人心毒。

    莫逆或许有办法救白夜,或许没有。

    然而白夜已经拒绝了他的提议。

    这意味着他最后一丝希望都被斩断,他即将面临自己的结局。

    白夜以为自己会死得很难看。

    他是厉明心腹,又妄图谋害柳从之,一刀毙命于他而言倒是不错的下场,但他不认为自己会死得那么轻松。

    白夜嘴巴很严,但柳从之难道不想撬开白夜的嘴知道厉明究竟有何计划?而撬开一个人嘴巴的方法向来简单,不外乎酷刑。

    白夜对此的打算很简单,如果事走到那一步,他就先杀了自己。

    他是死士,而且是个很明白该怎么弄死自己的死士,就如他一直很明白怎样才能弄死别人一样。

    他或许应该在确定被擒了无生路的时候就寻死,以绝后患,但他没有。

    只要他还活着,不到最后关头,他就不想自己了结自己。

    他这一生并无什么值得留恋之事,然而他并不想死。

    活着到底强过成为无知无觉的一具枯骨。

    白夜躺在铁牢中认真地看着高处洒下的天光,心平静如止水,第一次发现天光似乎很美。

    一念闪过,他又皱了皱眉,眼中浮现些许困惑之色。

    天光很美,可他杀人无算,一念之间,又亡去了多少人的天光呢?

    他心底这些微的动容并不重要,他今生命已如此,满手洗不净的血痕,落得如此下场,自然是罪有应得,罪该万死。

    柳从之给予白夜的结局并非酷刑拷问,也非当头屠刀,而是审判。

    白夜,月国人,擅制毒、用毒,曾潜入宣京于水源中暗中投毒,导致宣京瘟疫,死伤者众。逃离宣京后又在平城投毒,屠戮平城,最后更是妄图谋害圣上,动摇国之根本,罪不可赦,其罪当诛,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杀不足以慰死者在天之灵!

    此人非但要杀,而且必须得光明正大地杀,斩于闹市,以其鲜血祭我河山祭我子民!

    问斩时间定在一月之后,届时许多平城遗孤也会赶到,亲眼见一见仇人的下场。

    薛寅得知这桩消息的时候,正在和莫逆喝酒。

    确切的说,是薛寅趴在桌上懒洋洋地吃糕点,莫逆悠悠闲闲地喝酒,算命的消息灵通,故而他在说,薛寅在听。听得这桩消息,薛寅怔了一怔,而后打个呵欠,算命的气定神闲,毫不动容。

    两人谈过这话题,又很快将其略过了。薛寅又拿了一块糕点塞嘴里,一面吃,一面含混不清地道:“我有一件事要问你。”

    “说。”算命的潇洒地摇着扇。

    “柳从之的病……”薛寅顿了一顿,“究竟如何?”

    莫逆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哦?”

    薛寅翻个白眼,也不继续追问,只看着莫逆。

    莫逆打量了他一会儿,最后叹气:“王爷,你可知你这运数,再碰上柳从之的运数,实在是邪了门了?”

    薛寅不明所以,他只知道他碰上柳从之就倒霉,虽然似乎也有好事,但还是倒霉的时候比较多。

    莫逆见他一脸不明所以,无奈摇头,最终高深莫测道:“我只告诉你,陛体好得很,长寿安康之相。”

    薛寅皱眉,姓柳的一副病弱苍白就要断气的模样,长寿安康?

    “信不信就看王爷你了。”莫逆留下这一句,浑仙气杳然地跑了——回袁府。

    这家伙如今还真成了袁大人座上客,而袁大人财大气粗出手大方,算命的贴上去就不打算下来了,成吃喝玩乐,子过得当真是舒心潇洒,教人眼红。

    薛寅在原地静了一会儿,把盘子里最后一块糕点吃掉,喝一口茶,想了一会儿,也爬起来往外走。

    他仍住在宫中,即当时柳从之占宣京后让他住的一方院落,这次回京后,柳从之仍把他安排在了这里,他并无意见。

    这乍看似乎与以前一样,然而却又大有不同,至少如今,这院落外面并无看守的人,薛寅行走自由,不受拘束。

    不能出去的时候总是琢磨着一定要出去,能出去之后玩了一圈却又觉得无趣,最终回屋埋头睡大觉,这小院少了方亭,总缺了人气,薛寅无事可干,等睡到连他这等睡神附体的人都觉无聊了,柳陛下的钩子就直勾勾地伸过来了。

    柳陛下邀薛寅前去下棋。

    若是以往,薛寅早就头疼地想拒绝的借口了,然而如今闲得发慌,哪怕是和柳从之下棋也是好的……没准下一盘能赢呢?

    这么你来我往,薛寅逐渐会每天前去找柳从之下棋,往往十负零胜,然而负得越来越慢,离胜似乎也越来越近,故而乐此不疲,十分起劲。两人的关系也逐渐和缓,再无之前针尖对麦芒,时局平定,宣京安稳,薛寅也在柳陛下柔和的笑容里逐渐放下了防备之意。

    柳从之回京后非但平了冯党叛乱,更以雷霆手段将朝廷上下梳理了一个遍。此次叛乱如同一面试妖石,将手下各派系各人对他的忠诚度都试了出来,柳从之以此基,调整了手下朝臣的格局。

    原先开国四将中,冯印反叛被擒,傅如海毫无作为忠莫辨故而被贬,陆归崔浩然护驾有功大受封赏,文臣中袁承海乱中立功,也受赏赐,其余众臣也提的提贬的贬,这么折腾了一阵,宣京大抵平静。柳朝经此一劫,如今反而根基稳固,宣京渐渐也有太平之意,一场战乱止歇,时局暂平,几乎举国上下都松了口气。

    这么一眨眼,冬最后一丝寒意也真正过去,迎来了万物生发的初

    薛寅慢吞吞地踏进柳从之的书房,怔了一怔,柳从之也在房内,然而几案上放着的却不是棋盘,而是一把剑。

    一把本来悬于壁上的宝剑,剑芒如水,映出一室森寒。

    柳从之一手抚剑,面露怀念之色,而后抬眸看薛寅,含笑道:“可愿与我比一场?”

    薛寅呵欠也不打了,诧异地睁大眼睛。

    柳从之面色仍然苍白,形容也仍带几分削瘦,然而眼神很亮,这些天来他的精神似乎越来越好,他上的连白夜也治不好的令许天下名医束手无策的毒伤,似乎就要这么不药而愈了。

    这天下有这么好的事?

    姓柳的现在还能拔剑打架了?

    哦不打架他还真想打的,他手痒,但首先柳从之的体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人当初病成那样子,他可不信是装的。

    薛寅面上的狐疑和不解之色实在太过明显,柳从之见状意味深长地一笑,随手握住长剑,柔声道:“你胜过我,我便解你疑惑,如何?”

    作者有话要说:白夜的结局……恩,死刑缓期一个月执行(:3」∠)

    我一直觉得审判是最适合他的结局。白夜其实是个很杯具的角色,一个被人教成坏人,当成工具的孩子,但是有些事做了就是做了,没有挽救的余地,同时在他的立场来看,许多事恐怕不是罪恶,而是功勋。他不是个纯粹的坏人,但也绝非好人,就是这样。

    薛柳关系更进一步,毕竟一路上培养了许多革命谊,进入宣京这样一个风花雪月的环境后就比较容易发酵,尤其柳攻越来越美,小薛心砰砰跳得越来越厉害。喵这种生物,就是要慢慢慢慢地靠近,一点一点地逗嘛l3l4

重要声明:小说《亡国之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