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择日而亡 第95章 成败英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分之一虫 书名:亡国之君
    宣京就这样破了。

    不费一兵一卒,不动干戈,柳从之孤在外势单力弱,但自然有人帮他处理这乱局,挽这颓势。如今他坐在马上,光明正大二入宣京城,着实是风光无限羡煞旁人,薛寅看在眼中,却觉心惊。

    柳从之看似不花一点力气,但他的高明之处也正在于此,能让人为他死心塌地本就是本事,能在落魄时仍让人死心塌地就是本事中的本事,更何况,柳从之被迫逃亡正是因为下属背叛,可他逃窜在外,竟仍然敢在局势不明时全盘笃信他人!

    如今这一遭,柳从之事先必定谋划良久,且不说他与袁承海等人隔了这老远,究竟是使了什么法子才彼此传递上消息,单单说先前那一阵传信的战鼓,这鼓声可以是请君入城的迎送乐,也可以是请君入瓮的夺命音。

    柳从之听了鼓声,毫不迟疑,大大方方全无防备地来了,宣京这头见了人,也毫不迟疑,大大方方地开了门。

    此事说来简单,实际上百转千回,薛寅在皇宫前勒马,长长舒出一口气,蓦地笑了笑,好手段,柳从之果然……不愧是柳从之。

    柳从之仰头看面前辉煌却又带一分凄冷的宫,面露怀念之色,微微一笑,“又回来了。”

    四字声音颇轻,入耳却是无限唏嘘。

    这个男人一生几番起落,数载沉浮,终究尽在这几个字中。

    宣京是他的城。

    皇宫内容不得车马,薛寅慢吞吞地下马,懒懒闭一闭眼,他于宣京不过是个匆匆过客,今能骑马光明正大万众瞩目地在宣京城内走这一遭,倒也是沾了柳从之的光。一路走来,薛寅的心境倒是平静如水,不起波澜,柳从之踏足此地,精神焕发,如同巡视自己领土的主人,薛寅却耷拉了眼皮,仿佛一只踏足安全之地的猫儿,神一时松懈。

    薛寅与柳从之最大的不同是,他无野心也无大志,故而他活得轻松,少了烦忧。

    如非他家境如此,江山如何,天下如何,恐怕永远不会同他扯上关系。

    薛寅懒懒打个呵欠。

    他自觉这时节他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故而十分的漫不经心,全当别人看不见自己,却不料柳从之打量完皇宫,又侧头看了一眼他。

    柳从之打量眼前宫的目光,就如同在看自己的所有物一般,这与他看薛寅的目光并无不同,只是那目光更加柔和,眼中似乎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深深浅浅,教人看不真切。

    柳从之深深看了他一眼,移开了目光。

    这一眼小薛王爷自己并无察觉,却落入了后有心人的眼中。

    莫逆摇摇折扇,看一眼一脸困倦尚且懵懂的薛寅,再看一眼笑得如沐风不动声色的柳从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地摇一摇头,半真半假地哀叹了一声。

    可怜的小王爷,莫逆瞥一眼柳从之,那可是柳从之啊!

    他不过是随意看这么一眼,一看之下,却发现了点自己之前没看清楚的东西,一时竟是失了冷静,愣在原地。

    莫逆眯着眼,神色惊讶地看着柳从之脖间若隐若现的挂坠,那个是……他皱了皱眉,很快又将震惊的表收了回去,前面没他什么事,他走在后面,这一丁点的不对劲倒是没引起什么人注意,莫逆呼出一口气,神色自若地往前走,不料走了两步,有人拉住他衣角。

    莫逆回过头,第一眼却没看见人,接着垂头,才看见了眼睛骨碌转的小游九。

    他从未见过这小孩,然而利眼一扫,看过这小家伙相貌,就立时察觉了其中猫腻,当即挂上神棍招牌式笑容,折扇一摇,笑道:“有事么?”

    游九眼珠一转。

    如今所有目光都在柳从之那儿,两人停在偏僻处,并无几个人注意,游九这一拉纯属一时头脑发,但等见了正主,便知这人不好惹,他摸不清这人的份,于是先挂起笑容卖乖近乎:“如有冲撞实在抱歉,这位先生看着好面善,不知是哪里人?刚才我远远一望,以为看见了当年教我读书习字的恩师,一时忍不住才……”

    小家伙编故事从来眼睛也不眨,张口便来,先是说莫逆像他当年恩师云云,又不着痕迹地捧了“先生”几句,再不经意说自己仅是随军,人微言轻,若有冲撞,请多包涵。

    莫逆越听,笑得越厉害,他当了这许多年神棍,忽悠的人成百上千,利的就是这双眼和这嘴皮子上的功夫,不料今倒是遇到了个小同行。

    小家伙的长篇大论说完了,莫逆悠闲地摇摇扇子,给小家伙扇了扇风。

    大冷天还摇折扇的人也就独此一家了,游九被冷风吹得一个激灵,忍不住打了个喷嚏,面上仍然带笑,心中已经骂开了。

    莫逆却不接他话茬,抬头远远看一眼柳从之的背影,凉凉道:“你说了这么多,其实是想问我,刚才为什么看那东西看得那么出神,对么?”

    游九眨一眨眼,嘿嘿一笑,不承认也不否认。

    他太莽撞了,眼前这位还真不是好糊弄的。

    莫逆顺手给小家伙扇了扇风,末了将折扇一收,压低声音道:“让我告诉你嘛,那也不是不行,不过你也得把你知道的告诉我,怎么样?”

    这边老神棍和小人精嘀嘀咕咕,那边柳从之已走入皇宫正

    那把象征天下至尊的椅子仍在原处,看着辉煌灿烂,实际冷硬生寒,柳从之仰头看着那把椅子,负手微笑。

    袁承海在他后低声禀报:“冯印快醒了。”

    柳从之道:“海下的手?”

    袁承海沉默片刻,“她忧心陛下。”

    柳从之微微一叹,“她是个痴人。”

    若说袁承海对柳从之是忠心,那么海,约莫就是死心塌地了。

    这女子为此一人,不惜将自己的青年华都在烟花之地葬送,十年如一为人卖命,不求回报,不计后果。

    绝代红颜,绝世舞姿,当年宣京城权贵趋之若鹜的解语之花、第一美人,却是个傻得可怜的痴人。

    当然,又或者只是,这位陛下,是个绝人。

    袁承海不动声色扫一眼旁边的薛寅,他足够聪明,对这位薛朝亡国之君如今的处境早已有所耳闻。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这绝人,也有了动一刻?

    柳从之向来城府深沉,喜怒不形于色,何时竟会如此放纵感流露?此事……

    袁承海垂眉敛目,他与柳从之熟识,两人颇有些君臣相得的意味,但也仅此而已。袁承海从来藐视礼法,却也最重礼法,恪守君臣之仪,不该他过问的,他绝不越雷池一步。

    柳从之此番回京虽是计划之内,却也在许多人的意料之外,于是这一回来自然是事物纷杂,等要紧的人都见过,平稳了事态,夜色已深,薛寅早已撑不住告退自去睡觉去也,柳从之精神却越来越好,一双眼睛亮得出奇,神凝定。

    有人在他耳畔禀报了什么,柳从之淡淡一点头,站起来:“也好,就会上他一会。”

    冯印醒来时,第一眼看见的,是一片漆黑。

    昏迷前的种种涌上心头,他猛地坐起来,下一刻却闷哼一声,躺了回去——并非是他受了什么重伤以至于行动不能,而是他的四肢都被缚在一张上,绑得严严实实,冯印脑子一转,已明白自己处境如何。

    他这是中了人家的圈而不自知,还没能拔刀一战,便整个人栽里面去了。

    冯印怒极,冷笑了一声,还不待动作,就听见了门边响动。

    他抬头,本以为会看到自己的死敌柳从之,然而刚一抬头,却嗅到一阵暗香扑鼻而来。

    海执一盏灯,安静地看着他。

    冯印嗅到她边传来的幽香,一时心头雪亮,眯着眼沉沉道:“是你!”

    “是我。”海大大方方地点头,看着冯印的目光却很柔和,“我下的毒。”

    她一句话说得轻轻柔柔,却轻易点燃了冯印心中的滔天怒火,纵使明知徒劳,冯印仍是忍不住挣扎起来,将手脚上的镣铐摇得整整作响。

    海站在原地,却连眼皮也不动一下,执灯的手依旧很稳,她柔声道:“冯大人这些子待我无有不好,海十分感激,但海一生忠心只予一人,能有今,十分抱歉……”

    这一番话听在冯印耳中,不亚于最辛辣的讽刺,就算海声音再柔软动听,也难以软化人半分,海话未说完,冯印已是气得脸色通红,冷笑一声:“何必虚假意?我输了我认栽,没什么可说的。”他刚说完这句话,骤然脸色乍变,闷哼了一声,面现痛苦之色。

    “冯大人切记,你上这毒质奇特,需平心静气,否则痛苦难耐。”海低声嘱咐完这一句,淡淡看他一眼,最终无言,执灯离去。

    她推开房门,第一眼就看见了柳从之。

    柳从之负手站在门外,也不知听了多久,海稍微一怔,接着俯便要下拜,柳从之笑道:“不必多礼。”

    海仍执拗地下跪,扣了一个头,“陛下。”

    柳从之叹息,“平吧。”

    海站起,却不离开,而是道:“我为陛下掌灯。”

    柳从之看她一眼,点了点头。

    冯印看着这个让他敬畏,让他痛恨的仇敌,心底的怒焰却像是被寒冰浇过,他一时竟有些瑟缩,过了一会儿,沉沉冷笑:“柳从之!”

    这三个字由他念来,实在是咬牙切齿,柳从之却微笑点一点头,“你败了。”

    冯印心底冰凉。

    古来成王败寇,他一败涂地不说,还败得窝囊,败得……令他痛恨。

    极端愤怒之下,他反而冷静得出奇,以往许多事忽然在脑中闪过,他沉默了一会儿,“从头到尾,这都是个局?”

    柳从之用有些遗憾的目光看着他,而后微笑:“不错!”

    从头到尾。

    为什么柳从之会任由冯印接管宣京防务?为什么冯印能这么容易地发起行刺,而不被发现?为什么算无遗策的柳从之突然变得如此软弱可欺?为什么局面一步一步恶化后柳从之却仍然无多少反应?为什么……宣京能这么轻易地入他囊中?

    柳从之淡淡道:“初登帝位,我也知许多人心里不平,暗藏杀机,留下来慢慢清理未免太费时间,不如趁着诸事未稳,玩把大的。”

    他微笑:“我赢了。”

    冯印发出古怪的一声笑,神色诡异。

    是的,柳从之赢了,成败定生死,他这一局棋已是死局,可这事……没完。

    冯印冷冷瞥一眼海,再冷冷看一眼柳从之,哑着声道:“我输了,我服。但你千算万算,总有一桩事是算不到的。”

    柳从之看他一眼,似乎颇有兴趣,“洗耳恭听。”

    冯印“嘿”了一声,“阎王要你三更死,你活得到五更么?柳从之……”他此番怒动心怀,触动毒伤,早已疼得面容扭曲,额上冷汗直冒,可他却像一点也不在意,直勾勾地盯着柳从之,眼神狠辣似恶鬼修罗:“你又还活得了几天?”

    作者有话要说:(:3」∠)更新缓慢抱歉qaq

    嘛这章没神马喵柳互动但我写得比较开心……柳攻回到自己领地看薛瞄的眼神就跟看自己领土的眼神一样啦,薛瞄还没注意到……

    所以这个故事是这样的:

    柳攻:看薛瞄,眼里传递出隐晦的心形状。

    薛瞄:打呵欠,准确地闪过了空气里的心。

    柳攻:

    天狼:造孽哦(摇扇子看闹)

    游九:我勒个去……(被扇子扇的冷风激得打个喷嚏,躺着也中枪。)

    袁大海:一本正经垂眼睛,非礼勿视。

    薛瞄:打呵欠zzzzzzz

    ╮(╯╰)╭你无法叫醒一只装睡的瞄l3l4

重要声明:小说《亡国之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