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择日而亡 第90章 掌中之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分之一虫 书名:亡国之君
    所谓埋伏,为的就是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如若对方事先已有防备,这埋伏一说也成了笑话。

    黄坚没想明白柳从之是怎么识破自己在谷中设下兵力埋伏的。

    他是冯印心腹,昔年冯印举旗起义,自称元帅,那时黄坚便在冯印军中,称冯印一声大哥。后来冯印被柳从之降服,黄坚也仍然跟随,这人自始至终都是冯派的核心人物,冯印归顺他归顺,冯印反叛他反叛,出生入死,无一个不字。

    如今宣京势复杂,冯印恐他一离开况就会生变,故而派黄坚前来阻截柳从之。柳从之在北地行事可谓大张旗鼓,其行踪并不难知,黄坚见柳从之往宣京方向走,已知其人心里盘算,查探周围地形后,选在忘归谷设下伏兵,此地几乎是柳从之去往宣京的必经之路,地势特殊,适合埋伏,黄坚布兵于此,却是要叫柳从之有来无回!

    不错,此地名忘归谷。

    薛寅注视眼前深谷,若有所思。

    游九问:“这地方为什么有这么个名字?”

    柳从之笑了一笑,正待开口,却听薛寅沉沉一叹:“只因此地是个死地。”

    游九疑惑地看向他,柳从之笑道:“你也知此地典故?”

    薛寅点点头,“听家父提起过。”

    柳从之赞道:“老宁王果然见多识广。”

    二人一人一骑,一来一往,彼此俱都明白此地厉害,遥望忘归谷,一时都是叹息。柳从之一道道军令已经从容不迫地发下去,此刻就等鱼儿上钩,所以一点不焦急,老神在在,奈何薛柳两人语焉不详,可把旁边的游九等得心急,忍不住再问:“这里到底为什么叫忘忧谷啊?”

    小游九满面焦急,这小模样看着实在霎是好玩,薛寅饶有兴趣地打量了他片刻,方才道:“这是一座坟谷。”

    “坟谷?”游九看着一派平静的山谷,稍微愕然。

    薛寅点头,眯着眼懒懒道:“此处是二百余年前的古战场所在,当时数万人在此厮杀,殒命于此。此地尸骨太多,大都就地掩埋,最后就渐渐成了一个坟谷,遍布尸冢。”

    他说到这里,突然沉默下来,柳从之于是接口道:“后来,甚至无人敢来此地掩埋尸骨,只因百年前,此地传出一个邪门传说,进入此地之人都会莫名变得痴痴傻傻,在谷中游,再也不归。”他笑了笑,“所以此地名忘归谷。”

    游九转转眼珠,“那我们为什么要走这条路?”他听到这许多传说,心中倒是一点惧意也无,小游九笃信神鬼怕恶人,死人他见得多了,死人就算真的变成了妖魔鬼怪,那也是死干净了,死人不和活人争口粮,这年头最不易的便是活着。

    柳从之闻言,面上笑容忽然深了些许。薛寅开口解释:“忘归谷能让人忘归,只因谷中生满一种菇,能让人神智不清。”他说到此处,忽然伸了个懒腰,“十余年前,陛下率军经过此地,被敌人围困谷中。”

    “然后呢?”游九看一眼显然好端端的没疯没傻的柳陛下,亮着眼睛问。

    柳从之一言不发,只含笑看着薛寅。

    薛寅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转开眼睛道:“当时陛下在谷中被困了整整三,不知为何不疯不傻,三之后,陛下率军突围,使计反歼敌军,大获全胜。”他遥望眼前山谷,“出谷之后,陛下派人放了一场大火,整整烧了几天几夜,把谷内毒菇烧了个干干净净。”

    “烧得好!”游九脱口赞道,“一把火烧个干净不就是了嘛。”

    柳从之莞尔,这小家伙和他当年一个脾气。

    薛寅却转头看他,诚心请教道:“不知陛下当年是怎么让所有人在谷中撑过整整三天的?”

    柳从之微微一笑:“万物相生相克,这谷内有毒菇,也有能克这毒菇的草。只是当时军中大夫也认不出哪株草,只得一株一株地试,死马当活马医。”

    他说得轻描淡写,薛寅却知当时况如此紧急,谷中既然有毒菇,肯定也不乏毒草,这种时候去试草药,实在危险至极,命在顷刻。

    忘忧谷毒物害人,也并非无人想过烧掉这些毒物,然而谷中地势复杂,毒物甚多,烧是能烧一时,但总是死灰复燃,杀之不尽,直到柳从之最后放火烧谷,才算是解了毒菇之患。柳从之于此地地形及其熟悉,故而此次回宣京也选了这一条路,黄坚选择此地设埋伏,恐怕正合柳从之的意,柳从之对忘忧谷如此熟悉,有任何风吹草动柳从之都能察觉。

    几句话说完,游九也安静了下来,无人说话,薛柳二人都能听到由远及近的动静,各自暗中戒备。

    薛寅沉默地握紧手中刀,柳从之却仍然气定神闲,唇角凝笑。

    薛寅将这一点看在眼中,柳从之最厉害的地方,恐怕莫过于他这无时无刻都面不改色冷静沉着的功夫,他似乎不会失控,不会恐惧,更不会放弃,无论处何种境地,他似乎都能活下去,这样的人,就算跌入曹地府,似乎也能从地狱里活着爬回来。

    姓柳的虽然很不要脸,但也确实很了不起。

    薛寅闭了闭眼又睁开,轻哼了一声,不过小爷也不差。

    柳从之看着眼前形,微微笑了。

    柳军在谷前停滞不前,耽搁了许久,设伏的人知计划暴露,又见柳军化整为零分拨上路,柳从之边带的人数量并不多,登时不及多想,下令士兵放弃埋伏,直扑柳军!

    暮色正浓,寒风正啸,一场战斗拉开了帷幕。薛寅抬头,只听边喊杀声震天,一抹灿烂的晚霞挂在天边,映衬得天边残阳艳丽如血。他嗅了嗅风中传来的血腥气,骤然冷了眼眸,眸中爆出骇人杀气,仿佛一只见血的兽。

    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与此同时,月国都城苍合城。

    月国不似南朝富庶,作为南朝首都,宣京有入骨的雍容繁华,即便是战乱硝烟似也不能将这一点抹去,宣京是是非之地,也是人间至乐之地,千年古都,自有其风华。

    作为月国都城的苍合城却与宣京截然相反,此地不见宣京的繁华喧嚣,不见美轮美奂的楼宇屋舍,天气干冷,间或有风沙侵袭,然而这座城却是生机勃勃的。生机勃勃,却庄严肃穆,来往形形色色的人潮与庄严朴素的建筑,将这个本来的荒凉之地构筑成了一国的心脏。

    苍合城,皇宫之内,女王用作密议的静室之中,罕见地爆出了争吵。

    “纱兰,你听我说,现在南朝内斗正斗得你死我活,这是我们的绝好机会,如果现在不除柳从之,今后绝无此等机会。”如今能够直呼月国女王姓名的,恐怕除了厉明之外,也就是沙勿了,这名月国将军带伤回国,休养了许久,伤势好得差不多了,然而脸色仍然微微苍白,眼神却极亮,神采丁点不弱,语气恳切而柔和。

    他前方的软榻上靠了一个人,一个女人。

    女人着一袭华丽而厚重的金色长裙,其上有黑色的刺绣花纹,这一庄严华贵、明显价值不菲的长裙将她凹凸有致的段彻底展露出来,她栗色的长发被仔细地梳理过,柔顺的长发上并没有多少饰品,只额心坠有一颗色泽嫣红的宝石,映亮了她整张脸。

    这一装束将女人如火的艳丽与高高在上的尊贵显示得淋漓尽致,女人是斜斜靠在软榻上的,沙勿只能看到她精致漂亮的侧颜,以及她微垂的长睫。沙勿的呼吸窒了窒,无论他看纱兰多少次,他似乎都会为这罕见的绝丽而动容,然而他看不清纱兰的眼神,也无从判断纱兰的态度,一时只得沉默。

    众所周知,月国大将军沙勿是纱兰登上皇位的唯一依仗,所以很多人由此猜测,沙勿是想借纱兰之手染指那至高无上的皇位,可沙勿清楚,他是纱兰的依仗不假,然而纱兰……是他的女皇。

    室内静了一瞬,沙勿沉默。

    过了一会儿,纱兰轻轻叹了口气。

    这小女子叹气的姿态特别柔,神色稍微带一丝疲倦,举手投足都带一分柔,声音也颇柔,清脆动听,生硬拗口的月国话从她嘴里吐出来,却像是一首自称韵律的歌谣,动听至极。

    可她薄薄的唇瓣里吐出的话却不那么动听,至少,在沙勿听来是这样。

    “南朝的事不必再提,柳从之死也好,活也罢,都看他的命,与我大计无关。”纱兰在软榻上坐正子,双手交叠放在膝上,姿态端正而优雅,她细细柔柔地道:“无论如何,你绝不能离开这里出征,你如果再被人找到可趁之机,我就完了。”

    沙勿沉默半晌,最终点头,“是。”

    纱兰满意地点一点头,“我知征南是你一生心愿,可我现在地位不稳,当务之急并非这个。征南乃是大计,今后慢慢图谋就是。”

    她说着,突然面上露出丁点笑意:“厉明快回来了。”

    沙勿皱眉:“敢问女王可有厉明行踪?我可……”

    他说到一半就止住了,只因纱兰笑着冲他摆了摆手。

    纱兰抬了抬眼帘,神带一分慵懒,笑道:“我备了一份大礼等着他。我现在真是做梦都想让他回来,如今他真的乖乖回来了,实在是难得的好事。”

    沙勿道:“厉明狡诈狠毒,女王不可不防。”

    纱兰却只微笑,“我了解他。”

    她眉眼一弯,柔声道:“这孩子其实从小就不聪明,心里想什么都写脸上,他被父王宠得太厉害了。”她忽然顿了顿,摇头失笑,“不过我也很宠他……罢了,我等他许久了,上一次让他逃了,实在粗心大意,如今好不容易能得他回来,可不能再出差错,把他了结了,也了却我一桩心事。”

    她一番话仍然说得柔和至极,面上笑容柔和,看上去活脱脱一个温良纯善的艳丽女子。沙勿静静地看着她绝美的丽颜,心头恍惚有一阵冰凉之感。

    这便是纱兰。

    妖娆艳丽却高贵端庄的掌中花,花色瑰丽,却常常引来毒蛇守护其侧,为其扑杀诸多猎物。美丽却狠毒。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卡文卡得好厉害我要奋起qaq

    无论如何这章终于写出来了大家么么哒=w= 听薛喵讲柳陛下的风云往事莫名觉得很带感有木有l3l4

重要声明:小说《亡国之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