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择日而亡 第84章 月国之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分之一虫 书名:亡国之君
    柳从之侧头端详游九扔给他的东西。

    是个小物件,看着是个十分古旧的挂坠,中间是镂空的,也不知里面有什么,一眼扫去平平无奇,柳从之端详一阵,却有些诧异地扬了扬眉。

    “此物……”他说着一顿,止了话头,此物于他还颇有几分熟悉,这东西……他脑中闪过一个念头,蓦地有些怔忪,最终摇了摇头。

    他低头看游九,小家伙看着仍是怒气冲冲的,柳从之看在眼中,微微一笑,道:“多谢相赠。”

    柳从之说话口吻柔和,虽是面对小游九这么个小不点,却仍然认真,毫无敷衍之意。游九中满溢的怒气在这一笑之下突然消散了些许,小孩莫名怔了怔,冷静下来,解释了一句:“这东西……是我自幼戴在上的,我唯一的家。我娘告诉我,如果有一天找到我爹,就把这东西给他。”

    柳从之低叹一声:“我识得这东西。”

    此物牵涉当年一桩秘事,就这么小小一个物件,当时竞相追逐的人可着实是不少,但最后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此物失踪,再无音信,不想时隔多年,兜兜转转竟是入了他手中。

    可见时运命数,着实玄妙。

    柳从之思及此,瞥了一眼薛寅,微微一笑。

    这一笑大是玄妙,正看闹的小薛王爷有些莫名,顿了一顿,权当柳从之这是在感谢他帮他找回儿子——姓柳的竟然还真有儿子,他也算是长见识了。可叹这场面如此冷淡,倒叫想看闹的小薛王爷觉得有些无聊。

    游九生气也就是一阵的事,很快回过神来,问道:“你真的是我爹?你应该是个了不得的大人物。你和我娘……是什么关系?”

    小游九头脑清楚,一句话直指重点。游九少年流落,从没想过要去找找自己的爹,人海茫茫,他连这人姓甚名谁长啥样都不知道,他要怎么找?更何况他没爹没娘不也过得好好的,找个爹来干什么?

    可血脉亲缘到底难以磨灭,一见柳从之,游九就知道,他这还真是找着爹了,两人站在一起,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好相貌,看着彼此,都觉那滋味十分古怪。

    游九早熟,心智远非寻常孩童可比,柳从之于是也直言不讳:“我同你娘是个意外,你……”他顿了顿,道:“我从未想过我还会有孩子。”

    “哦……”游九看一眼柳从之,点头表示知道,下意识地挠了挠头,眼中却隐约闪过一丝失落。小游九再是成熟,也到底是孩童,孩童心,受人欺凌的时候也曾幻想过自己有一个很了不起的爹之类的事,虽然只是空想,他后来也恨起了自己这么个素未蒙面的爹,不过听说事实如此,到底有几分失落。

    那小可怜的模样,让一边的薛寅都想上去揉揉头,见惯了小游九没脸没皮的样子,这个样子当真惹人怜。

    柳从之看着小家伙失落的小眼神,却是怔住了。

    记忆里有些太古早的事浮了上来,柳从之至今不知自己父亲是谁,同样是由母亲抚养长大,直至后来结识了义兄,他才算真正走出了贫民窟,开始了他一生沉浮。他无父,后来恋慕义兄,但终究求而不得,最终义兄也受他牵连,命丧黄泉……

    岁月轮转,往昔再多事也化作虚无,如今这么个小家伙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他却仿佛看见了多年前的自己,一时恍惚,顿了一顿,才继续回答游九的问题。

    他微笑着道:“我确实是个大人物。”

    什么是大人物?

    大人物就是吃得好穿得好,有闲钱,能发号施令,这么看,柳从之当然是个大人物,而且还是个响当当的大人物。柳从之显然也有自知之明,他低头看游九,淡淡道:“我姓柳,柳从之。”

    游九听到第一句,并无诧异,他眼尖,所见种种都在告诉他这人必是个大人物无疑,然而听到后面一句,小游九一个念头没转完,直接愣在了原地,平时聪明得不得了的小脑袋瓜也不转了,被惊得结巴了起来:“柳……柳从之?”

    游九艰难地念出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字,在他听过的那些不靠谱的市井传说里,柳从之根本不是人,而是个长九尺、玉树临风、潇洒不凡、力大无穷的神人,好比武神在世、文曲星下凡……当然,也有人传柳从之是妖魔鬼怪,是犯上作乱的小人贼子,总之流言比比皆是,什么都有,但这等神人或者妖魔必是天上下凡又或别处跑来的,人间生不出这等货色……

    然后柳从之这等货色,居然是他,游九,的爹?

    小游九神思恍惚,看着柳从之笑着一点头:“我是柳从之。”定一定神,咽了咽口水,才回了一声干巴巴的“哦”。

    以小游九抱大腿的脾,若是换了个人,恐怕心里早就盘算着扑上去讨好谋点财谋点衣食了,这时却实在被柳从之三字镇住了,直到最后走的时候还是晕乎乎的找不着北,全没了平机灵劲。

    薛寅得见这一幕,也算是看到了闹,等游九离去,他心满意足伸个懒腰,转向柳从之:“恭喜陛下寻得子嗣。”

    柳从之笑问:“你是怎么找到他的?”

    薛寅于是向柳从之解释因由,此事说来话长,要说全了,却得把薛明华也说进去,他在路上想了许久,终究是全说了实话。

    在现在的柳从之面前说谎毫无意义,这些事要查总能查得到,他薛寅既然回来了,也就不差这一下。

    柳从之听完,只微微一笑:“你信我?”

    薛寅沉默不言。

    柳从之看一眼手中那挂坠,神色一时有些复杂,叹了一声:“直至今前,我都从未想过我会有子嗣。”

    “但无论如何,此事解我燃眉之急。”柳从之认真道,“你助我良多。”

    薛寅被看得有些不自在,扭过头去,柳从之长久凝视他,只微微一笑。

    世间之事奇妙如斯,初见薛寅时,他对这个薛朝小皇帝何尝不是怀了杀心?可到今……柳从之勾起唇角,笑容灿烂了些许,目光柔和如水。

    看得小薛王爷吧……那个浑起鸡皮疙瘩,一时坐立不安。

    他却不知笑眯眯的柳陛下心里转的念头是,薛王爷滋滋润润地回了一次故乡,如今当真是面色红润气色极好,柳陛下看着,就不免有些手痒,不过知道薛王爷是根一碰就炸的爆竹,所以柳陛下也就笑眯眯地端祥一番,并不动作。

    柳陛下同时是个知识趣的妙人,在薛王爷受不了要走人之前收回目光,而后话锋一转谈起了正事:“关于厉明一事,我有一个想法。”

    一之后,薛寅陪同柳从之出发与厉明谈判。

    谈话的位置选得巧,正好不全是柳从之的地盘也不全是厉明的地盘,这样两边都还算安心。柳陛下脸色苍白,一咳三叹,一副病怏怏惨兮兮下一秒就要归西的柔弱样儿,若不是他块头太大,乍眼看去还真是个柔若无骨的病美人。

    一边的小薛王爷抬头看一眼柳皇帝尊容,柳陛下一脸虚弱,双眸似水,还笑着冲他眨一眨眼,于是薛王爷打个寒颤,抬起的眼皮又耷拉了下去,没精打采的样儿足以和柳陛下相提并论,步子飘忽得也像个病人。

    两个“病人”就这么到了地方,遇见了英气勃勃但神稍显疲惫的厉明——想来厉明最近的子也不太好过,世道如此,大家都苦,也是正常的。

    厉明第一眼就看见了柳从之,森然一笑:“许久不见,柳将军……现在是柳陛下了。”

    厉明南朝话说得字正腔圆,病怏怏的柳陛下却中气不足,声音虚软有气无力道:“咳……三皇子好久不见。”

    柳从之装腔作势的本事一流,厉明看在眼中,却仅是冷笑:“陛体不便?”

    “还好……”柳从之的“还好”说到一半,人忽然剧烈咳嗽起来,说出来的话断断续续,“我……体不便,你可以同我的下属谈……”

    他口中的下属是薛寅,厉明看一眼薛寅,却是笑了:“北化薛寅,又见面了。”

    薛寅看着病怏怏的柳陛下就觉得精神也不太好,于是也恹恹点头,敷衍地答了两句。两边都是老狐狸,一开始也没切入正题,就绕着圈子说话,等一圈场面话说尽了,厉明起了话头。

    “如今战况,陛下想必已经知晓。我无染指南朝之意,潜逃南国实属无奈之举,奈何纱兰她窃位篡国不说,还穷追猛打……”这人分明子沉冷,这时竟也放软了态度,开始说自己有多餐,纱兰又有多可恶,言下之意不言而喻,可到底拿出了求和的姿态。

    柳陛下咳得惊天动地,就不应声,薛寅于是也闭嘴做闷嘴葫芦。厉明诉了一大堆苦,唱完独角戏,见柳从之不为所动,便末了一正衣襟,啜一口茶,干脆挑明了讲:“纱兰篡位,月国无有宁,我想与陛下合作,请陛下助我一臂之力。”

    在旁边呵欠连天了半天的薛寅这时抬了抬眼皮,正色问道:“三王子愿意出什么条件?”柳陛下咳得说不了话,这话自然只能让他来说,小薛王爷爽快,看不得婆婆妈妈,自然也是挑明了讲。

    “爽快!”厉明赞了一声,而后道:“厉明请南朝助我一臂之力,一旦我夺回帝位,必然下令,月国百年内不对南朝动武,从此两国和平共处,各自休养生息,岂不是好事一桩?”

    薛寅怔了一怔。

    这个条件……他下意识地有些动容,看了一眼柳陛下,柳陛下咳得厉害,只递给了他一个眼神,小薛王爷沉默片刻,终是按计划行事:“我方的要求很简单,只是请三王子交出一人。”

    “谁?”厉明一挑眉。

    薛寅一字一句道:“三王子麾下干将,毒修罗白夜!”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晚了抱歉(:3」∠)

    大狐狸把小狐狸炸晕了,小狐狸陷在自己居然是“柳从之这种绝色的儿子”的震撼里不能自拔,晕晕乎乎,给小游九点蜡。

    薛喵被柳攻看得要炸毛了,点蜡。

    柳攻病怏怏的时候如同一只病西施,可惜就是很少有人消受得起╮(╯╰)╭柳美人这种货色啊……

    大狐狸带着小喵去参加谈判,困喵趴着,病狐狸躺着,厉明同志苦围观,明明已经打得够苦了,结果兴致来了演苦戏都没人点赞,心塞,这两只还肖想他麾下下属,更心塞。

    点蜡。

    (:3」∠)怎么回事我一直在点蜡。

    =w=谢谢小丸子姐姐的地雷,千杯的地雷,还有头顶馋鸡亲的手榴弹,欢迎养肥么么哒l3l4

重要声明:小说《亡国之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