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择日而亡 第82章 好戏开锣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分之一虫 书名:亡国之君
    “你要去?”薛明华抱臂看着薛寅。

    后者仍然躺在躺椅上,懒洋洋地不动弹,闻言打个呵欠,闭着眼睛装死,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薛明华于是挑一挑眉,缓步行至薛寅面前,一脚踩住尚在摇动的躺椅,薄唇里蹦出一个字:“说!”

    薛寅苦哈哈地睁开眼:“阿姐,你这是何苦呢?”

    薛明华斜睥他,“你只需答是不是,有什么说不得的?你想做什么,我还能拦住你不成?”

    她说着撇一撇嘴。

    他们姐弟二人子南辕北辙,乍看之下,是她薛明华更强势,可她却知道自己的弟弟子才是真的倔,看着软绵绵,实际上主意正得很,但凡他想做的事,没有他做不成的,就算旁人要拦,那也得拦得住才成。

    也正因如此,薛寅向来轮不到别人来帮他拿主意,即使是薛明华,也不过问上一问。

    薛寅有些愁苦地叹了口气,“我不知道。”

    他有些出神地打量府中种种,入目虽然不过是萧瑟一片,但再是破旧,看在眼里也是十分熟悉,这里是他的家。以前在北化混吃等死的时候不觉得,等去宣京走了一遭,经历了那么多破事,才深觉北化之珍贵。

    贫瘠也好,荒凉也罢,哪怕常年严寒封冻呢,他生在这里长在这里,他喜欢这里。

    北化是个……很安静的地界,无宣京繁华喧嚣,北化就像它的名字一样,不过是个化外荒凉之地……

    可到底此地还是南朝疆土。

    两耳不闻窗外事,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小子倒是舒心,可惜也只能想想罢了。

    薛寅打个呵欠,又把眼皮耷拉上,唉声叹气。

    薛明华看不过去,弹了一下他脑门,“你这幅样子做给谁看?”

    薛寅作势吃痛地抱住头,“阿姐!”

    信在这儿,去还是不去,真是个问题。他忧郁地叹口气,北化如此之好,就显得姓柳的在那地界如此之坏,让他着实一点不想动弹。只是姓柳的……薛寅歪歪头,似乎也好些天没见了,看着那笔好漂亮的字儿,眼前就不自觉浮现起柳陛下那张八风不动的笑面。薛寅摸了摸下巴,突然有些手痒。

    另一面,传说中“受重伤”的柳皇帝正在专心养伤。

    柳陛下轻易不见人,镇闭门养伤,传令都假他人之手,十足十的重伤做派,实际上柳皇帝端坐屋中,除了脸色苍白一点,其余好像一点看不出问题,正凝神写一封书信。

    柳从之这笔字写得着实漂亮,潇洒又工整,他这笔字糅合了多位书法名家的特点,又自成一格,当年他苦练了无数夜才有此成就,昔年待他恩重如山的义兄劝他,参加科举只需字写得工整就好,不必下如此大的功夫,柳从之却坚持,他要做到最好。

    当年他义兄长长一叹,道:“这世上无人能做到所有俱得面面俱到,你明白么?”

    那时柳从之年纪轻轻,颇有一分傲气,闻言笑:“但只要我能做的,我都要做到最好。”

    这一个“最”字最耗心血,更何况人力有限,有时耗尽心血也难得一个好结果,柳从之能有今,已是天资不凡上天厚待,可他一路走来,又何尝不是风雨历尽,一声叹息?

    一封信写罢,柳从之拿起来看一眼,微微一笑。

    柳陛下在“养病”,但柳陛下这样的能人、忙人,就算是养病,显然也是不能虚耗光的,所以这几柳陛下也没闲着,忙得火朝天。

    前两天没长眼来行刺的黄一曾质问柳从之,为何让月国人大摇大摆地在自家地盘走过?

    只是有柳陛下的脾,又如何能让月国人好好过?

    月国人这几大张旗鼓,为的是一件事,擒厉明。

    柳从之得知消息当就向北化那边传讯,北化也回应得迅速,柳陛下与薛王爷在这等事上总是默契十足,这面薛王爷将厉明出北化,那边柳陛下的人手四处盯守,很快掌握了厉明行踪。

    厉明行事低调,手下士兵化整为零流窜于北边诸城,打的是暂避锋芒的主意,知悉内的柳陛下于是微笑,想要避风头,还得看他准不准呢。

    柳陛下近体不好,抱病在,心嘛难得就有些浮躁,召薛王爷回来,薛王爷又迟迟不动,动向不明,柳陛下无事可做,每天只得盯着厉明的动静,不动声色地使绊子。

    坑人是一门学问,柳从之则显然是其中高手,这些年来坑过的人数不胜数,端着一张笑面,乍看风度翩翩君子如玉,心里打的算盘没人知道,正所谓坑死人不偿命。在柳陛下运作之下,月国内斗这件事就显得越发奇妙了起来。

    例如,厉明发现自己似乎无论走到哪里,行踪都无法隐藏,总能被人找到。

    再比如说,女王这一方的月国士兵只觉此行顺利得出奇,如有神助,总能顺利地摸到厉明行踪。

    两方明争暗斗,一个避一个追,想要避风头的厉明一方总是避不成,况一时焦灼,等如今柳陛下悠哉悠哉地写第二封送往北化的书信,那边已经如他所愿,打起来了。

    厉明也知有人在挑拨,奈何人手不足,柳从之做得又隐秘,厉明无暇他顾,最终还是和女王的军队对上了,短兵相接,柳从之还特意为他们挑了个好地方,让二者好好打,他好坐山观虎斗,慢慢看闹。

    而这第二封送往北化的信,字写得漂亮,遣词造句古雅,读来内容却是:快回来看月国人打架。

    这封信并未送到北化,在路上走了一多半就被薛寅收到了。已经上路的小薛王爷一路磨磨蹭蹭左晃右晃,其做派堪比当时出北化往宣京,等收到这封信,阅罢沉默片刻,突然下令,“咱们全速往前走。”

    一路晃晃悠悠一步三摇,所有人心里都嘀咕,看不太明白,等这令下了,就更不明白了。薛王爷一路坐在马车里恨不得就这么一路睡到地头,怎么突然转型儿了?

    年纪小小,却莫名其妙随了军的游九同薛寅待在同一辆马车内,听到这出消息也吃了一惊,笑问:“王爷这是怎么了?”

    一面问,一面目光直往信上瞟,薛寅将信一折,挡住他的目光。这小家伙不比方亭,比方亭精明太多,而且不像方亭大字不识,游九是识字的,虽然和读书人差得远,不过看看信倒是没多大问题。

    “没什么。”薛寅懒洋洋道:“这么走路上耽搁太多时间了,不如快点。”

    那前几人人告诉你这么走耽搁太多时间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回心转意?游九心里嘀咕,面上只笑着点头,“原来如此。”

    薛寅看他一眼,忽问:“你会骑马么?”

    他坐马车,一路倒是真能慢慢摇着走,但如果要赶路,乘马车就未免慢了点——懒到骨子里的小薛王爷为了看闹,这时不惜忍痛,打算改骑马了。

    “不会,我还没什么碰马的机会呢。”游九闻弦歌知雅意,立时明白薛寅打的是什么盘算,当即两眼放光道:“王爷教我吧!我学东西很快的,一定不拖慢行程。”

    薛寅瞥他一眼,看着那张小脸上一派讨好的笑容,忽然心大好:“好,我教你。”

    骑马这种事,薛寅自忖学来不难,说是教,也就是迁一匹马给游九,随口指点几句,之后让他自己搞定。

    军马多被教得不错,烈马不多,小薛王爷自己的坐骑倒是一匹罕见的烈马——这匹马跟了他也有年头,此次回北化,这马还在,就被薛寅带着上路了。这匹马还是昔年老宁王驯服的野马,送了薛寅,从此就成了薛寅坐骑。此马颇烈,只认薛寅一人,若是薛寅不骑,那谁都别想碰它,等薛寅骑上,倒是温顺得不得了。

    薛寅命人迁给游九的这匹马倒是较为温顺,但游九小板,没多大力气,不太能压得住这匹马,几次想骑上去马都有些不乐意,薛寅有心看着小子有什么法子,所以只在一边看着,并不上前,不料游九确实想出了法子,这法子却是让他吃了一惊。

    驯马驯马,无非是让马知道疼,知道厉害,服从强者是动物的本能,只要让它服了,那一切好说。可游九年纪所限,远无那等力气,于是小家伙眼珠一转,面上挂起了笑容。

    不是他平时挂在脸上的,总带几分讨好几分轻浮的笑容,而是分外柔和的微笑,柔得几乎能掐出水来,薛寅看在眼里,怔了一怔,无他,这笑容着实太像柳从之。

    柳皇帝面上成天挂着的,不就是这等“如沐风”的笑容么?

    只见笑得柔和如水的游九小心翼翼地接近了那匹马,一面微笑一面试探着伸手给马梳毛,而后嘴里絮絮叨叨说了一大通软话,仔细的薛寅没听得太请,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这匹马已经温顺地低头蹭游九的手心,一副已经认下这个主人的做派。小游九小心翼翼地抚摸着马毛,微微一笑,面上才终于带出一丝隐隐约约的得意之色,“它喜欢我。”

    薛寅望着这小小年纪已俨然要修炼成精的娃,叹了一声,“你小子啊……”

    像,实在是太像了。

    薛寅此番加快了行程,总算是赶到了地头,等他赶到地头的时候,月*队与厉明已经打了一场,暂时不分胜负,但女王仗着人多,直接将厉明的营地围上了,战况一时焦灼,这是要开始打第二轮了。

    大戏正开场,倒是颇为精彩。柳从之老神在在地养伤,在等到终于回来的小薛王爷的同时,也等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一封来自厉明的求和书信。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时间略诡异抱歉(:3」∠)

    今天争取二更,握拳继续码字。

    柳攻左等薛喵不至,右等薛喵不至,最后只能专注于坑人大业╮(╯╰)╭

    然后拿“快来一起坑人看戏”惑懒癌晚期的薛喵喵。。。。。于是薛喵如他所愿加快了速度。

    小游九大部分时间除了一张脸基本和柳攻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格相差太多了没办法。但是一旦刻意起来。。。。啧啧,活脱脱一只小狐狸。。。。

    ╮(╯╰)╭他们都是属狐狸精的。l3l4

重要声明:小说《亡国之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