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择日而亡 第71章 瑶水岸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分之一虫 书名:亡国之君
    柳从之信他!

    薛寅愣了愣神,柳从之一直说信他,可也就是嘴上说说罢了,但这块令牌可不是嘴上说说而已,柳从之是认真的……

    令牌不沉,触手冰凉,薛寅拿在手中,却觉这小东西有千钧重,一时神复杂,一声叹息。

    “陛下。”他低声道:“陛下信得过我?”

    柳从之含笑,“我信你。”

    短短三字,说来毫不迟疑,薛寅将那令牌握紧,心底一时不知是什么滋味。

    柳从之曾言:“我信你,但你不信我。”

    这人竟真的有此魄力,不顾他的份,给他兵权……薛寅知以自己份,柳从之病倒,崔浩然尚要怀疑他图谋不轨,如今柳从之如此做派,着实是……让他意想不到。

    薛军师面上一时去了困倦之色,只是神色纠结得很,显然十分惊讶,柳从之观其颜色,笑道:“不若出去走走,正好看一看附近地形,具体事宜我在路上给你细说。”

    薛寅颔首。

    众所周知,柳神医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单看崔将军待柳神医如此之好,如此看重柳神医,便知柳神医此人一定不凡,况且这军中多是崔浩然旧部,但其中也有知柳从之份的柳从之旧部,所以柳神医在军中的地位向来超拔,备受瞩目。

    习惯了被人无视的薛军师走在备受瞩目的柳神医旁边,一路也连带着受了些瞩目,登时觉得不太自在。陈沛被扣,崔军这算是彻底占了平城,再无后顾之忧,于是专心练,以薛军师的眼光来看,崔将军这是在磨刀,刀一磨利索了,自然是开打的时候,如今看来,开打的时候恐怕是近了。

    柳神医不愿影响军队练,便带薛军师一路走到了瑶水湖附近。薛寅对瑶水湖久闻其名,却从未真正见过,如今一见,只觉湖水湛蓝清澈,湖面平滑如镜,结了一层碎冰,风光确是尤其之美。有一队士兵正在湖内捕鱼,薛柳二人并不走近,只站在湖畔边,遥遥看着湖面,薛军师安安静静听着柳从之将分他多少兵力、以及一些大致计划一一道来,心却不宁静。

    柳神医说话向来点到即止,两人在外,虽周围无人,有些细节也并未说得太过清楚,不过好在薛军师聪明,向来一点就透,两人说起话来倒是毫不费事。柳神医说,薛军师偶尔插一两句话,三言两语间竟是将正事都商量得差不多。柳神医显然心颇好,面上带笑,神色颇为柔和,说得差不多,便干脆在湖畔席地而坐,感受湖面吹来的凉风,惬意一笑。

    薛军师看在眼中,稍微惊讶。

    柳神医的年纪其实不轻了,也是三十过半的人了,一张脸再是好看,眼角也已有细纹。以柳神医一生成就来看,这个年纪年轻得过分,但柳神医到底不是薛军师这等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上还带病,这等行径由他做来,潇洒是潇洒,但就是显得……颇为孩子气。

    薛寅面色不由稍微古怪。

    柳从之笑:“怎么,吃惊?”

    薛寅眨眨眼,也在湖畔坐下,柳从之都坐下了,他没有理由不坐下,而且薛军师的人生信条本来就是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打量柳从之,道:“陛……你体似乎有好转。”

    他本想称陛下,但思及两人在外,柳从之份到底还未挑明,就临时改了口。柳从之闻言,眼中笑意深了些许,笑道:“确实有所好转。”

    柳从之脸色确实不似昨灰白,这人昨昏倒躺在上的时候,就像一尊毫无生机的玉像,薛寅睡倒在他的前时心里都隐隐嘀咕,这人真的还醒得来么?

    以柳从之命数之硬,当然是醒得过来的,但闹了这一出,薛寅着实是摸不准,姓柳的寿数还有几何。如果他在这时节突然暴毙,那届时局势恐怕就不止是乱了,而是大乱。

    薛寅思及此,言又止,柳从之有所察觉,笑道:“我乃神医,自知自己寿数绝不止如此。”

    这话说得自然至极,气也不喘一下,薛寅目瞪口呆,这人还真当自己是神医了?病怏怏的柳神医你说这话不怕闪着舌头么?柳神医不前还和人说医者不能自医么?怎么一转眼就忘光了?

    薛军师应变还算伶俐,呆了一呆,就控制好了表,扶额道:“神医说的是……”

    虽是附和,但一句话说得有气无力,其可信度自然要打折扣。柳从之笑笑,忽然一叹,“你如今也算我麾下将领了。”

    薛寅安静下来,肃容道:“多谢……赏识。”

    他下意识间陛下二字就要冲口而出,所幸止住了。柳从之道:“将门虎子,我知你能为定然不凡,如今风雨飘摇,能得你相助,我亦十分高兴……”说到此处,他又笑了笑,眼角起了一二笑纹,忽然探手入怀,拿出一样东西,抛给薛寅。

    薛寅抬手接住,一看,却是愣住了。

    这是一枚玉佩,乍看十分眼熟,正是柳从之上次负伤濒死,他搜刮柳从之上的东西的时候,看到的这人贴所戴的玉佩。

    这玉佩不大,以薛寅的目光看来,也非是什么名贵之物——小薛王爷虽然半辈子穷得响叮当,但好歹是个王爷,眼力界还是有的,只是正因为并不名贵,这物于柳从之恐怕就更加珍贵。这人什么样的富贵没享过?这东西的意义一定不凡……

    薛寅手捧着那玉佩,眉头蹙起,低声道:“神医你……这是何意?”

    他不知怎么称呼合适,索就叫神医了,反正姓柳的脸皮够厚,莫说叫他神医,叫他神棍他恐怕都会笑眯眯地装模作样地给你算一卦。

    柳从之笑道:“我无长物,也无什么东西可赠。此物是我贴之物,此番赠与你,也可做个凭证。来若有任何变故,你大可携这玉佩找我理论。”

    他这话说得有些语焉不详,薛寅却明白了,这是御赐之物,也是信物,如同那什么免死金牌、尚方宝剑一般,是柳从之给他的承诺。

    柳从之这是在安他的心。

    薛寅手握玉佩,这旧玉佩带了柳从之的体温,握在手里感觉温温的。他心一时有些迷惘,想不透柳从之为何如此大费周章,毕竟柳从之实在无需如此,薛寅信不信柳从之,对不对柳陛下放下戒心,事后跑不跑路,都与大局干系不大。薛寅想着,摇了摇头,认真道:“这是你贴之物,我怎敢收?”

    柳从之笑道:“正因是心之物,我才赠与你。有何不能收的?”

    这话像是大有深意,薛寅琢磨了片刻,决定暂时将那一点若有若无的深意给无视了,道:“此物可有由来?”

    “自是有的。”柳从之远眺瑶水湖面,深吸一口气,悠悠道:“此物是我一名长者所赠。”

    他如此提及,这名长者必然重要,柳从之像是起了谈兴,笑道:“我出卑微,无父,只得一母。”

    薛寅点点头,这些掌故他倒是隐隐听过,虽然都不甚详细,但以柳从之名声之大,有些事自然会被人挖出来。早在柳从之为官之时,他的出就是他的一大软肋,然而换句话说,以柳从之的出能走到今天的地步,着实堪称奇迹。

    “我无人拂照,幼时单单为了读书就吃尽了苦头。”柳从之忆及旧事,神竟是十分柔和,“后来我遇上了这位长者……”他说到这儿,笑了一笑,“他年纪其实也比我大不了多少,也非什么富人权贵。我入仕之后,走得也远比他要远,当年当真是风光无限……”

    柳从之语调中带了一丝嗟叹之意,再是风光无限,如今回首也不过满目苍茫。薛寅听在耳中,心头一动,似乎隐隐察觉到了什么,就听柳从之道:“然而我敬他他,这枚玉佩乃是当年我高中时他赠与我的,祝愿我早娶妻,飞黄腾达,一生顺遂……此物是我多年来的贴之物。”

    薛寅听到此处,道:“那神医就……更不应该将这玉佩给我。”

    “给你你就拿着。”柳从之回过头来,对薛寅一笑,他这话说得竟是分外干脆,全没平说个话总要拽几道文绕几道弯子的脾,一句话斩钉截铁不容反驳。他含笑看一眼薛寅手中的玉佩,“这人已故去多年,前尘旧事,多想也是无益。”

    仅是前尘旧事……么?

    柳从之的声音极其平和,薛寅看着他的眼睛,不自觉出了神。

    柳从之黑瞳幽深,平静得如同眼前的瑶水湖,不起丝毫波澜。

    他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出微寒,半生动;享尽富贵,历尽诸苦。至最后,也不过是这满目平静,半生荣辱,尽皆如云烟过眼,不留丝毫痕迹。

    薛寅将那块有些温的玉佩握在掌心,有些困惑地揉了揉眼睛,问:“这位长者……是因何过世的?”

    他知道自己或许不该问这一问,然而掌中握着这枚玉佩,有些话自然而然一张口就说出来了。柳从之闻言,仅微微一叹:“他是受我拖累。”

    薛寅于是闭了嘴。

    柳从之今的态度极好,好到他也不知该说什么。这一块令牌,一枚玉佩,一番吐露心迹的话,细细想来,确实都蕴含深意。薛军师着实有些迷茫,以前柳从之笑里藏刀,常给他下绊子,他看着这人就头痛,后来柳从之对他好了,他又觉得别扭,如今柳从之对他太好了,迟钝如薛军师,也感觉有些不对劲。

    他有些困惑地琢磨了半天,末了,脑中闪过一个很不对劲的想法。

    如果他没记错,柳皇帝他……好龙阳来着,他隐约记得自己还求证过……

    薛寅看着柳从之俊美温和的笑颜,整个人僵住了。

    这姓柳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作者有话要说:湖畔约会get√

    柳攻以一种十分高大上的方式送出了定信物……

    薛喵他……其实本章最后他脑中奔腾着跑过的是一万匹草泥马,浑的毛已经……炸起来了。【虎摸顺顺毛嘤嘤

    这章用比较隐晦的方式写了一下柳攻和他的白月光,其实柳攻是个苦,他对白月光也是暗恋,白月光还送他玉佩祝他“早娶妻,飞黄腾达,一生顺遂”……

    一口血的柳攻默默珍藏这玉佩多年,最后把他送给了薛喵。()

    另外谢谢小丸子姐姐、墨墨、御绘姑娘的地雷,还有谢谢babel亲的手榴弹,么么哒=w=l3l4

重要声明:小说《亡国之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