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择日而亡 第70章 雨疏风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分之一虫 书名:亡国之君
    柳从之神仍虚弱,面色苍白,可神智倒是比迷迷糊糊的薛寅更为清明,看着薛军师睡眼惺忪懵懵懂懂的样儿,一丝笑意爬上无多少血色的唇角,眼神一时分外柔和。

    于是等薛寅慢吞吞地揉了揉眼睛,清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柳从之面上挂着的浅淡而温暖的笑容。

    笑容极浅,却极真,看在眼中,让人恍惚觉得心头一暖。

    薛寅按一按额头,默默地回过神来。

    他算是明白了,柳陛下这张脸得天独厚,哪怕病成这样,形容削瘦,面无血色,也能硬生生不显狼狈,顾盼之间神彩竟是一分不减。由此可见所谓美人虽然靠的是天生一张皮囊,但皮囊之下,神韵也十分重要。柳皇帝这等美人,就是极其罕见的内外皆备,谓之极品美人,也不为过,连小薛王爷看了,也要啧啧叹上两声。

    说来好笑的是,这等美人,行走至如今,全上下最不起眼的恐怕就是这张好看的脸了,也就是薛小王爷这等好色之徒……咳咳,才会闲着没事盯着人家这张脸看。

    这人长得好了,做什么都占便宜,比如薛寅被柳皇帝两眼一看,一点没了睡一半被吵醒的烦躁,问道:“陛体如何?”

    柳从之微笑:“不好不坏,累你受惊了。”

    他骤然从上醒来,已经很快清楚了局势,再看一眼一旁的崔浩然与晕厥过去的陈沛,挑了挑眉,神似乎有些惊讶,然而讶色很快退去,只微微一叹。

    柳从之转醒,崔浩然很快过来,迫切道:“陛体怎么样?这是受什么伤了?”

    柳从之含笑伸出手,任由军医为他把脉,军医是知晓柳从之份的,皱着眉头把完脉,最终长舒一口气:“陛下已暂且无恙,但是还请陛下……”他说到这儿,顿了一顿,语气迟疑,“万万保重龙体,切勿劳。”

    崔浩然听军医语气凝重,眉头一皱:“你把话说清楚,陛下病到底怎么样?”

    军医愁眉不展,只道:“我学艺不精,实在对此症束手无策,陛下如此,我实在是无能为力。”

    他这话说得语焉不详,崔浩然心头大急:“这到底是什么病?”

    “浩然,别急。”柳从之含笑开口,看一眼军医:“多谢忠告。”

    军医忍不住道:“恕属下多嘴,请问陛下是怎么染上这等病症的?陛下这是旧疾,若知病因,属下大约也能再想想办法。”

    柳从之笑着摇头,崔浩然听着这话,却不知是想起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

    柳从之只打眼看屋内的况,已将今夜的事猜出了七八分,崔浩然再在他耳畔低声汇报了一翻,柳从之点头表示知道,吩咐下去,将陈沛带下去关好,又下了几道命令,崔浩然一一应下。他到底刚醒,精神不太好,做完这些面上就现出疲乏之色,军医当即道:“请陛下好好休息。”柳从之含笑一点头,道:“浩然留下,你们也下去休息吧,时间不早了。”

    在座几人中心里盘算不一,这句话却算是说到了小薛王爷心坎上,君不见薛军师早已呵欠连天,只恨未能修炼出一门站着也能睡着的绝技?迷迷糊糊听到这话,二话不说就打算离开,柳从之见状莞尔,柔声对薛寅道:“今多亏你出手。”

    梦游状态的薛军师微微一怔,清醒了些许,看着柳从之的面色,脸上现出一丝担忧神色:“也请陛下好好休息,保重龙体。”

    柳从之含笑目送他离开。

    留下来的崔浩然看着柳从之的神色,微微一叹。

    人都走了,里外就剩下他们两人,柳从之笑道:“浩然你坐。”

    二人一路君臣相随,端的是过命的谊,虽然君臣有别,但私下里并不拘束,崔浩然不客气地搬了把椅子坐下,而后神色凝重地看向柳从之:“臣今夜着实是担惊受怕,还请陛下给个准话,陛体究竟如何?”

    柳从之沉默片刻,笑道:“陈年旧伤,这伤的来源你大约也隐隐知道?十年前便有了。”

    崔浩然变了颜色,方才军医道这是旧伤,他心中便隐隐有感,十年之前的旧伤……却到今仍在发作,其严重可见一斑。崔浩然低声道:“陛下在京时,可曾请名医看过?”

    柳从之在宣平时什么样的名医请不到?然而如今政局有变,崔浩然孤军在外,虽然有兵力在手,可势力到底是薄弱。柳从之微微一叹:“我本当熬过了一劫,近应是无恙,不想到底……”他顿了一顿,笑道:“浩然,你我如此交,我也不瞒你。我的体……我自己也无多少把握。”

    这话大有不详之音,崔浩然变色道:“下!”

    他多年追随柳从之,叫的最久的便是这一声下。柳从之当年异姓封王,无比风光,崔浩然却将这风光背后的种种无奈看得清清楚楚,当年柳从之拉反旗其中之一的原因便是因为功高盖主,无路可走,若是不反,迟早闸刀伺候,多年心血付诸东流。崔浩然那时便属柳派,柳从之造反,他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舍命追随,可以说,四将之中,崔浩然追随柳从之的时间最长,柳从之待他也尤为亲厚。

    柳从之面色不变:“浩然,此事之前不告知于你,只是不希望你乱了阵脚……但此时也不得不说。”他一时有些唏嘘,“我只愿倾尽我所能,平了这乱局,赶走月狼,之后的事……我并无多少想法。”

    崔浩然道:“下!你这伤当真无法可想?”

    “或许有。”柳从之笑道:“天无绝人之路,我一直在想法子。你若寻到什么名医,也可带来见我。”

    崔浩然点头应下,神十分混乱,他追随柳从之多年,这么些年,虽然风风雨雨大风大浪都经过,但柳从之始终在,有柳从之在,他便从不动摇,只因他清楚柳从之做的决定一定有他的道理。崔浩然命都是柳从之救的,蒙受救命之恩不说,更有提携之义,骤然得知柳从之体有恙,况危急,对他来说不若晴天霹雳。

    良久,崔浩然道:“陛下请一定保重体,若是陛下有恙。我……”他一拧眉,“我是万万不能认冯印那厮来做皇帝的。”

    崔浩然很久以前就清楚,他自己只能做刀,不能做拿刀的那个人。这么多年了,柳从之一直是他的主心骨,如果柳从之倒了,朝中又是风雨飘摇的,他实在……无话可说。

    柳从之含笑:“就算我不在了,能做皇帝的人也不少,你不必把冯印放在心上。”

    崔浩然沉默良久,道:“如果陛下有子嗣,那我就是拼了老命,也一定迎他上位。”

    柳从之一叹:“可惜我并无子息。”

    崔浩然不知是想起了什么,言又止,最后道:“我知陛下那个……不好女色,不过我前些子想起一桩旧事,陛下可能有一个孩子?那个……十年前。”他吞吞吐吐地说出这个时间,小心地看着柳从之神色:“只是那年月太乱,如今也不知究竟怎样了。”

    柳从之面色罕见地一变,最后闭目道:“此事不必再提。”

    崔浩然知道说错了话,只得噤声不言。他跟柳从之的时间久,很多旧事都知道一些,包括柳从之上伤的由来……

    最早的时候,无论是崔浩然还是柳从之,都没想过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当年崔浩然不过是个无权无势的末流武官,年轻气盛得罪了上司,子过得十分辛苦。相比之下,十年前的柳从之倒是风得意,只是这风得意里有几分快活,又哪里是旁人能知的?崔浩然几乎是亲眼看着柳从之一路从“大人”,走到“下”,再走到如今的“陛下”,一路无限风霜,细细回想,着实苍凉。

    窗外寒风呼啸,屋内一灯如豆。

    沉默良久,柳从之疲倦道:“也罢,我休息了。”

    崔浩然告退。

    翌

    薛寅打着呵欠起,本打算去找点东西填填空空的肚子,不料没走几步,有人来请,柳神医请他过去一见。

    柳神医的邀约可万万不能含糊,薛军师立马神色一肃,也顾不得去填肚子,径自去了柳从之那儿。

    柳从之面色比昨好了许多,面上含笑,道:“你来了。”

    薛寅慢吞吞地见过礼,而后道:“陛下有何要事?”

    一面问,肚子一面咕嘟一声,薛寅难得脸上一红,觉得自己简直是丢尽了面子。

    柳从之失笑,唤人送上早点,大军粮饷不足,其实是一切从简,但柳从之份不同,又在病中,供应的东西自然是最好的,今天的早点吧,恰巧是那个……甜汤,深得薛军师的意,于是薛军师一脸满足,等喝完了才想起正事,正要开口询问,柳从之却递给他一样东西,薛寅下意识地接过,仔细一瞧,却是愣了。

    柳从之给他的,是一张小令牌,其上写着薛字。

    单单一张令牌没什么,但一张刻着薛字的令牌……薛寅怔忪半晌,不可置信道:“陛下当真要如此?”

    柳从之笑道:“自然。”

    这是一张行军用的令牌,见令如见人,柳从之此举的意思是,他的确打算予薛寅以兵权……

    作者有话要说:(:3」∠)写出来了。。。

    (:3」∠)薛喵真是的,只知道垂涎柳攻美色,在心里嘀嘀咕咕半天,你有本事垂涎你有本事就上啊……【喂

    还有就是谢谢香油姑娘的地雷,么么哒=w=l3l4

重要声明:小说《亡国之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