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择日而亡 第68章 妄称神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分之一虫 书名:亡国之君
    大军虽已寻到了安之地,但事物仍是繁多,崔浩然为主帅,自然也不得闲。若问崔将军之外还有谁最忙,那显然就是柳神医与薛军师二位,只是不知为何,现下伤员明明不多,柳神医却总是忙得不可开交。反观薛军师倒是清清闲闲,这年轻人也许是体不太好,整看上去都是一副睡不醒的样子,如此懒散还能受崔将军器重,想来应是有不可小觑之才。

    理万机的柳神医坐在屋中咳嗽。

    说来好笑,柳神医号称包治百病,但这几非但连一个人都没治过,还颇有些连他自己也治不好的意思。不过柳神医脸色虽差,平时倒也不见病态,只在自己屋中休息的时候偶尔会咳上几声,他掩饰功夫一流,旁人除非早知内,也难觑出端倪。

    他是命在旦夕还是安然无恙,无人知晓。

    咳过一轮,柳从之静了下来,缓缓将手里的信烧成灰烬。

    平城地处便利,四通八达,抵达平城后,各方报来得都比以往快,也更加准确。有趣的是,他们这边大张旗鼓,想要大干一场,月国一方却反没了声息,一连数毫无动静,像是反而偃旗息鼓了。

    柳从之将所得报在脑中过了一遍,最后闭目养神。他要理事,思虑颇多,且极耗心血,如此,即使是他也难免疲惫。

    趴在一旁的薛寅默默抬头,安安静静地看着他。柳从之笑:“怎么?”薛寅问:“陛下伤势可有好转?”

    柳从之闻言扬一扬眉,却微笑不答。薛寅见状只得不再问。柳神医对自几乎守口如瓶,薛军师作为少见的知内的人,每每见柳神医咳嗽都隐隐担心,奈何柳神医一张笑面刀枪不入,薛军师怎么看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十分无奈。

    房内静了一瞬,而后崔浩然推门而入,柳神医忙,崔将军只能更忙,两人齐聚,这却是要商量正事的了当然,他们商量正事,薛军师只是在一旁旁听,而且若无柳神医坚持,他连旁听也不够格。

    崔浩然皱眉道:“这群狼崽子古怪得紧,也不知是在打什么盘算。平时闹腾得打都打不停,怎么现在反倒安静了?”

    柳从之闭着眼睛微微一笑,语气笃定:“因为沙勿遇上了麻烦。”

    “沙勿?”崔浩然眯起眼,“谁能让他遇上麻烦?”

    崔浩然和月国大将军沙勿也是老相识了,沙勿在月国国内的地位却非崔浩然可比。女王登基后,大将军沙勿的份更是水涨船高,如今月国气焰正浓,谁能让这人遇上麻烦?

    “他若仍在辽城,自然无人能把他如何。”柳从之微笑,“可他若不在辽城呢?”

    薛寅听到此处,微微皱眉,抬头看向地图上的一处。

    柳从之目光所在,也恰巧是那一处,“最近的报很有意思,辽城偃旗息鼓,沙勿不见踪影。北化却一改之前平静,隐有异动。”他笑了笑,“我如今有八成肯定,沙勿就在北化,并且被绊在了北化。”

    各地传来的报复杂琐碎,看在普通人眼中只怕都是些风马牛不相及的小事,看在有心人眼中就自有用处,柳从之就是那个有心人,他既然有把握,那十有八|九错不了。

    崔浩然皱眉:“北化有谁能让沙勿被绊住?”

    “浩然,你可知沙勿最大的对头是谁?”柳从之笑问。

    崔浩然道:“不就是陛下么?”他一句话出,柳从之无奈地笑了笑,在一旁的薛寅却打了个呵欠,他听明白了。

    月国乱局才平,女王登基,沙勿地位今非昔比,可对于女王与沙勿一党,最大的对头却不是南人,而是本国人。

    就像他所截获的那只鹰上携带的纸条所写的一样,沙勿一方虽然势大,却并非高枕无忧,有一个“对方”与他们作对,而且这个“对方”既然能抢先掳走方亭,显然是知道方亭份,换而言之,这个“对方”也是月国人,对月国内知之甚深。

    毕竟,方亭一介孩童,却惹得月国人争抢找寻,唯一的可能就是方亭上有月国血脉并且是月国皇室血脉。

    月国那位号称掌中花的美人女帝虽然得势,但登基仍是颇费了一番波折。女帝手段老辣,可惜未能清除她的所有兄弟,至少,本来最有希望登上王位的月国三王子未死,而是失踪了。

    月国三王子……

    薛寅皱眉,此人在月国内斗最厉害无暇他顾的时候,也不忘派细作到宣平,更不惜血本打算投月色明。其人居心可想而知。若是此人现在同沙勿相斗……

    薛寅转转眼珠,想明白了其中关窍,眉头舒展开了一点,果然,柳从之笑道,“绊住沙勿的另有其人,此事尤其有趣,是难得的机会。”

    崔浩然也听明白了,“我们趁这个时候打上门去?”

    柳从之笑道:“正是这个理。”

    敌人自乱阵脚,这种时候不冲上去踩一把可是不行,只是具体要如何运作,还得详细筹谋,万万不能人没踩到反受其害。况且沙勿行踪不明,在北化也好,不在北化也罢,都需派人去一探虚实。

    此事说来轻易,真正做起来却有太多需要考量的。两人为此一谈就是许久——需要说的是,这场谈话着实是耗时极久,久到旁边的薛军师从精神奕奕变得呵欠连天,再从呵欠连天变得精神尚可,最后在薛军师半梦半醒的时候,两人终于谈完,窗外已是月上中天。

    柳从之精神尚可,面色却颇为疲惫,长长地舒出一口气。

    薛寅将这形看在眼中,稍微蹙眉。柳从之察觉到他的目光,微微一笑。

    笑容仍然温和,眉宇间却难掩倦色,烛火映照下,可见柳从之面色青白,显然形并不好。

    薛寅言又止,叹了口气。

    崔浩然左看一眼薛寅,右看一眼柳从之,最后站起来告辞,左右这事已经商议完,也没他什么事了。

    崔浩然虽然是个粗人,但眼力见儿是有的,也知柳从之最近古怪,只是此事……事关薛寅。

    薛寅份太过特殊,陛下对这人又俨然毫无戒心,着实麻烦……崔浩然心中思虑重重,临行时瞥一眼薛寅,接着止住步伐,大惊失色。

    崔浩然告辞,已然走到了门边,柳从之也站起打算离开,经过薛寅边时,似乎停下来同他说了什么,至此倒是一切如常,而后薛寅一抬手,似乎是想做什么,然而紧接着只听“砰”的一声,柳从之一点声息没露,骤然倒地!

    “陛下!”崔浩然一个箭步抢上前,查看柳从之况。柳从之双目紧闭,面色青白,但仍有气息,应当只是昏过去了。他思及方才所见形,转头怒视薛寅,却见薛寅神色也是诧异,呆立原地。

    柳从之面上虽有疲色,可神色正常,面上甚至一直带笑,怎么突然就昏过去了?

    薛寅思及柳从之伤,心头微微一沉。

    所幸这间屋子里有一张窄,崔浩然将柳从之安置到一边的上,而后飞快命人找军医。正好是夜里,这里闹出这么大动静也瞒不了人,于是很快,柳神医病倒反而要人救的消息就传开了。

    医者不能自医诚至理名言也——昏迷不醒的柳神医自此名声扫地,当然,柳神医似乎本来也无名声这种东西,再说他似乎也根本不在乎名声,所以此事无关紧要。

    此事无关紧要,有事却是有关紧要的——比如柳神医的状况究竟如何。

    崔浩然眉头紧锁,守在柳从之前,寸步不离。柳从之这一昏连薛寅都觉惊诧,更遑论对柳从之上毒伤并无所知的崔浩然。

    柳从之的掩饰功夫太好,一连数,愣是没人看出端倪。薛寅本当柳从之伤势应该有所好转,不料这连轴转了这么多,姓柳的直接无声无息地躺下了。

    薛寅也同样沉默地守在柳从之前,只是离得更远些。不是他不想站近,而是崔浩然显然不想让他更近一步。崔将军的眼神扎在上跟刀子似的,显然是怀疑方才是他在柳从之上动了手脚,薛军师眨一眨眼,觉得自己着实无辜。

    他方才不过是抬手想伸个懒腰,熟料柳从之就这么倒了,可惜显然,崔浩然不这么想。

    “你刚才做了什么?”

    薛寅无辜地摊开手,示意自己什么都没做,一面道:“陛体不好,恐怕是近劳累过度。”

    崔浩然眉头大皱,仍是狐疑地盯着薛寅,他离京是柳从之体转弱之前的事,而他记忆里的柳从之也从来体强健,绝无骤然昏倒的道理。

    薛寅知自己份敏感,被怀疑也是无法,于是十分乖觉,守在柳从之前不远,一点不轻举妄动——否则如果让崔将军扣了,可是不妙。

    薛寅双手环抱倚墙而站,看一眼躺在上无声无息的柳从之,面上罕见的出现一丝担忧。

    姓柳的命这么硬,可别出事啊。

    军医很快到了,军医不像柳神医只动嘴皮子不干活,手下有几把刷子,号了号脉,道这是疲惫太过,旧疾发作,以至昏厥,开了两副汤药,道应该很快能醒过来。

    崔浩然松了一口气。

    默默站在一边的薛寅也稍微松了口气。

    正是紧要关头,如果柳从之就这么出事……

    自然是十分不妙的,而且……薛军师眯着眼,默默地想,如果再见不到姓柳的那张万年不变的笑脸,似乎也……十分无趣?

    松了一口气的崔浩然神色缓和了些许,转头看向薛寅。不想刚才还倚在墙上的薛寅眉头倏然一扬,崔浩然只见他面上肃杀之色一闪而过,掌心不知何时已出现了一把刀,刀锋漆黑,隐现寒光!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写出来了(:3」∠)

    柳神医他又把自己玩脱了……

    被崔将军怀疑的薛喵默默地趴在前摇尾巴,我最近看你顺眼的你别死啊喵……

    (:3」∠)然后喵忽然皮毛一炸,默默地亮出了爪子。

    谢谢小丸子姐姐、无赦、御熊、思念几位亲的地雷,么么哒=w=l3l4

重要声明:小说《亡国之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