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择日而亡 第65章 虎狼相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分之一虫 书名:亡国之君
    游九停下了步子。樂文小說網 www.?wx?.σrg 妳今天還在看樂文嗎?(亲,更多文字内容请百度一下())

    这人不知是什么来历,看着像异族,然而开口是极为流利的南朝话,听不出一丁点异样,语气似乎也平和,无多少敌意,游九见方亭仍是一动不动,只得堆起笑容应对:“这位大哥,我和我兄弟晚上没事,来这附近玩儿,看这里没人,一时兴起凑过来看看,要是打搅您了,实在抱歉。我们这就走。 ”他一面笑,一面拽一拽方亭的衣角,这小孩要是继续不给面子,他可不奉陪了,早知道今天不出来了,晦气。

    男人笑了笑,走近了两步,“小孩子晚上最好别乱跑,这附近可不太平。”

    男人神态看着平和,对两人似乎并无敌意,他走近了两步,游九能看清楚他的脸,这人的模样确实是月国人的长相,但神并不凶恶,男人生得还俊,剑眉星目,相貌堂堂,倒是瞧不出他有恶意,游九眼珠子骨碌直转,笑道:“确实,那我们先回去了,这位大哥再见。”

    男人却道:“既然遇上了,也是缘分。你们是哪家小孩儿?报个名字,我送你们回去吧。”他虽是在跟游九说话,但目光始终落在沉默的方亭上,似乎饶有兴趣,游九心里暗叫不好,嘴上兀自推辞:“不用不用,就几步路的事儿,哪用得着麻烦您?”他说着说着,神色倏然变作哀戚,“不瞒您说,我和我这兄弟吧,也是命苦,爹娘早逝,留下我们俩孤零零地飘着,没着没落的。爹娘死了,我们就随便找些小地方住,凑合着过子。我是老大,叫李一。这是我弟,李二。”

    游九做唱俱佳,一面假哭,一面横过一只手揽住方亭的肩,顺手将这娃的小脑袋瓜子往下狠命按,嘴里还没忘记白话:“今儿来这吧,也是想着这酒馆好些天都没人了,能不能来这儿凑合一宿……这位爷您大人有大量,甭跟我们俩小孩子计较。当然,我瞧着您是个贵人,要是有善心,发发慈悲,施舍一点银钱,那就是再好不过了。”

    游九嘴上东拉西扯,想将男人的注意力从方亭上引开,男人似乎也如他所愿,不再看方亭,而是问起了兄弟俩的生平。游九一面口若悬河有板有眼地扯淡,一面叫苦,他真是完全不想和这个月国人纠缠下去,可看这人模样,不是个简单角色,此人现在看着仍是和颜悦色的,游九不想贸然行动触怒他,只得一面拖延时间,一面编造两人世。

    扯谎这种事吧,脸皮薄的人做起来不用别人戳穿自己就露馅了,口舌不利索脑子转得不够快的张口未免词穷,而游九脑子又利索口舌又利索,一张脸皮更是厚若城墙,这么扯了一大通,连方亭都要怀疑自己和游九本是一家人,而且子过得凄凄惨惨,简直是催人泪下。游九说得动,男人听得也认真,末了竟然从怀里拿出一点散碎银两,叹道:“你们这子过得都不容易,今既然遇见了也是缘分,这一点小钱,可别嫌弃。”

    脸皮厚如游九这下笑容也是一僵,搞不清楚这男人葫芦里在卖什么药,但眼见着真金白银,立刻明智地将戏演了下去:“这……多谢这位爷大恩。”又一拉方亭,“还不快道谢!”

    方亭于是也装模作样地垂头,有游九在,他就不怎么说话,头一直埋着,看着十分不起眼。男人的目光在他的小脑袋瓜子上一扫而过,意味深长一笑:“你这小弟可不说话。”

    游九笑道:“我家就我是话唠,他子闷,平时跟个哑巴似的,您别跟他一般见识。”他眼巴巴地瞅着男人手里的碎银,就差冲上去抢了,眼冒绿光,看着正经是个十足穷困的小子。男人将碎银扣在手中,见状随手一弹,将几粒碎银抛出,游九探手接住一枚,另一枚却是往方亭的方向飞去的,方亭个子不够,下意识地抬手,接住了碎银。

    他这么一抬手,袖子往下掉,就露出了枯瘦的一截手臂,男人的目光在方亭手臂上扫了一圈,眸光一闪,忽然笑道:“不用急,我这儿还有。”

    他探手入怀,作势要拿银子,不料先前拿着碎银一脸满足就差没扣头拜谢的游九骤然一句话不说转头就跑,男人稍感意外,他不怎么在意游九,只看方亭,却见这小子不言不语,跑得却一点不比游九慢,闷声不吭放足狂奔,转眼间已跑出很远。

    男人一时怔忪,他自信自己掩饰得好,而且他一开始确实是没想过为难这两个孩子,不过是看两人出现在这个时机显得颇为奇怪,打算试探一下。毕竟这个矮小的孩子论年纪是相当的,而且以他试探所得,竟是被他找着了正主。不想他这念头才一转,周杀气不过稍微一露,这两个孩子就如警觉的小兽,二话不说转头就跑。

    这等年纪,这等天赋,当真是不简单……男人叹了口气,他站在原地任二人跑远,这时忽然眼睛一眯,向着方亭所在的方向疾奔而去!

    男人速度极快,而且人高马大,腿长手长,跑起来的速度岂是两个短腿小孩儿可比的?游九和方亭虽在往同一个方向跑,但并不凑在一处,可男人眼中显然只有方亭,游九跑得比方亭快一些,一面跑一面回头看周围形,一时失色,大叫道:“小心!”

    片刻功夫,男人已追上了方亭,一面悠闲道:“跑什么跑,我又不会吃了你。”一面五指成爪,扼住方亭的脖子,将小孩提了起来。

    方亭跑的时候已逐渐感受到后劲风及,却并无办法,他已是拼了命在跑,奈何实在是跑不动了,察觉男人要抓他,躲了一躲,却没躲过,咽喉被扼,一双手抓着男人的手死命想掰开,可是人小力弱,无济于事。他呼吸不畅,知道但凡男人手上力道再重一分,自己就是死的下场,一时小脸涨得通红,艰难地看着男人,因为挣扎,眼角沁出一点泪花。

    “还可怜的。”男人单手提着他,顺手用另一只手将小孩面上的泪珠子抹去了,而后拉着小孩的胳膊看,“我还真没看错,今儿运气不错,中原人怎么说的来着?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男人面上并无多少戾气,然而一双眼睛显得颇为骇人,瞳色稍浅,眸光极亮,却又极冷,方亭望入那双眼睛里,竟是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方亭受制于人,知这次恐怕危险,反而镇定了下来,连来他心中的疑团已是越来越重,从白夜到眼前这个男人,甚至再到薛明华,人人都在猜疑他的世,他自己却是最想知道这一点的人。方亭咽喉被扼,说不出话,望着男人,涨红了一张小脸,无声地张开了嘴。

    “我是谁?”

    男人读懂了他的唇形,笑了,“你是谁?你还能是谁,不过是个小杂种……”他轻蔑地说出这一句,注视方亭,又道:“小家伙,你是个不该生到这世上的人,不过拿在手里嘛……可能还是有一点用处。”他说完这句话,忽然将子一侧,偷偷摸摸溜到他后想给他来一下重的的游九重心不稳,扑倒在了地上,男人一脚将游九踹了出去,看都不看那小子一眼,只看方亭,方亭听见他这一番极为轻蔑的话,面上闪过怒意,却又强自压制,咬着唇瞪着男人。

    男人看着“啧”了一声:“好眼神,不过你这心,还真是像……”他语焉不详地说到这里,神色忽然一厉,“也罢,留着你也是祸害……”一句话淡淡说完,男人手上加劲,竟是打算将方亭活活掐死,被踹得老远的游九一时爬不起来,见状急得咬牙,扯着嗓子大声喊:“走火啦!走火啦!”

    这地方偏僻,附近住户不多,如果他喊杀人了喊救命,恐怕旁人还要把屋门闭得紧一点,但如果他喊走火,那至少还是会有人出来查看一番,游九深知世态凉薄,指望别人救命本就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可事已至此,也只能一试。

    喊完两句,就见男人转头看他,森然道:“我饶你命,你倒是不想活了?”

    游九被他看一眼,只觉两腿都打战,却不甘示弱,道:“我兄弟惹你什么了,你要这么害他?”

    “他倒是没惹我,可怜的小家伙……”男人被游九分去心神,手上竟不自觉松了一松,而后方亭奋起全力气,一脚踹向他腹,男人闷哼一声,手上竟是一丁点未松,受伤之后手劲越发地大,方亭吊在他手中死命挣扎,脸色由红转白,眼看着就要断气。

    游九看着这一幕,神色近乎绝望,正狼狈地爬起来打算不顾一切地冲上去,不料忽听男人怒喝一声,他连忙抬头,却发现男人的右手竟是被伤了,手臂上鲜血淋漓,一人和男人缠斗在一起,方亭劫后余生,趴在地上喘气。

    他一面喘气,一面怔忪地抬头,看着那个冲出来伤了男人,将他救下的人。

    来人神色冷淡,却是白夜。

    男人上负伤,被激起了狂,一下拔出了腰间的佩刀,刀光如雪,映得他的神色极其冰冷。白夜一声不吭,也摸出一把剑,刀剑相击,叮叮叮几声后,男人将白夜退,然而趁这个空档长刀一下向方亭袭来,方亭仍然虚弱,爬不起来,见着刀光及,闭起了眼睛。

    下一刻,刀声响起,鲜血飞溅,男人收刀,“啧”了一声,他砍的是方亭,然而受伤的人却是白夜。方亭危急,白夜救之不及,竟是扑了上去以相代,刹那间半染血,他却吭也不吭一声,一把将方亭扔了出去,方亭只听到了他一句低声的嘱咐。

    “跑。”

    游九见况骤变,反应却不慢,一把接过方亭之后没命一样发足狂奔,方亭也有心回头看一眼况,却被游九坚决地制止:“快跑!你不想活了!”

    两只小的走了,男人遗憾地看着方亭的背影,而后一甩刀锋上的血,他倒是有心去追,可是眼前这人挡在这里,他很清楚,不干掉这个人,他就追不过去。

    男人叹了口气:“原来是那位养的狗,失敬,失敬。”

    男人语带嘲讽,有意激怒白夜,白夜的脸色却变也不变,淡淡道:“沙勿。”

    月国大将军沙勿打量了一下白夜上的血迹:“你上的伤可不轻,不好好包扎一下?”他摇摇头,“给父亲挡完刀还要给儿子挡刀,何必呢?毒修罗好大名气,放着好好的人不做,非要做狗,我真是想不通。”

    沙勿口中句句不留,白夜却丁点不怒,只转一转手中之剑,道:“你不该来这儿。”

    “不该来这儿?”沙勿啧啧一笑,“因为这里现在是那位的地盘?所以……”他眯了眯眼,“我不该来这儿送死?”

    白夜淡淡道:“你不该孤来这儿,沙勿,你也知道主人想要你的命很久了。”

    沙勿却道:“不巧得很,我也想要你家主人命很久了。”他看着白夜因失血显得格外苍白的面色,冷冷一笑,“你以为我是孤来的?你家主人不过丧家之犬,还真当他有多少斤两不成?”

    这一句话却是让无论他怎么激将都不现怒容的白夜变了脸色,白夜冷冷看他一眼,手中长剑直指沙勿,寒声道:“辱及主人者,死!”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章开始标明戏份。

    小薛他们是薛柳线,小孩和阿姐这边就是方亭线。其实两边剧着的,比如小孩这边引入的是月国角色,那边薛柳最终也会和这些角色对上,一个是明线一个是暗线,然后两边肯定会汇合……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一定要写小孩的原因,因为小孩不止是小孩,他还是牵连剧的关键人物。><不过大家不看小孩大概还是我写得不够好看(:3」∠)

    还有谢谢墨墨的地雷,么么哒=w=l3l4

重要声明:小说《亡国之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