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择日而亡 第62章 两头无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分之一虫 书名:亡国之君
    崔浩然一双浓眉皱得极紧,他是个典型的北国大汉,爽朗,又常年征战,是从尸山血海腥风血雨里走出的一员悍将,此人行事直白且大胆,素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子,昔追随柳从之时,在生死紧要的关头尚能豪爽一笑,自言脑袋掉了也不过碗大个疤,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可以说,崔浩然刚硬豪迈,少见他如此肃穆,更少见他愁眉紧锁。柳从之见状微笑:“如何不妙?”

    柳从之无论沦落至何种地步,或落魄或潦倒,哪怕濒死,他面上的笑容也从无半分勉强,神从容不迫,似乎这世间无任何事能动摇他一分一毫。崔浩然看一眼他的笑容,受其感染,神色也镇定下来。他凝神一指帐中矮机上摆放的一张地图,“陛下,我们现在在这儿。”

    这地图乃是一张北地的大致地形图,绘制得潦草,柳从之看一眼地图,微微点头。

    崔浩然又在地图上离此地往北的位置划了一条线:“如今这条线以北,虽不说是月国人的地盘,但恐怕到处都有月国人在蹦跶了,我一上路才发现,如今这边境根本乱得没法看。”他说到此处,忽然瞪着地图咬牙,“王溯那狗崽子,简直丧尽天良。”

    王溯即辽城守将,同时也是柳从之旧部,柳从之打量他面上怒意,微微一叹,“王溯投了月国人?”

    柳从之的神并不吃惊,声音仍然从容,崔浩然却似被这句话点燃了一腔怒火,看一眼地图,重重一拍案,忿然道:“我当年还当这人是兄弟,哪里想得到这家伙这么不是东西!还誓死护卫边境!这老小子一声不吭地投了月国人,辽城守了那么多年,结果就这么被人给无声无息一锅端了!”他说着说着,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忽然怒极反叹,声音一下子低了下去,“咱们当年守辽城死了那么多弟兄……就这么没了。”

    崔浩然本来怒极,这时神色也是黯然。柳从之闻言亦是微微苦笑,叹道:“昔年我与王溯在辽城交接,临走之时,他以十坛辽城烈酒景云为我送行,向我起誓,此生定竭尽所能,拒月匪于辽城之外,保一方太平河山。”他平铺直叙缓缓道来,语调并无多少起伏,只稍微讽刺地微笑:“言犹在耳……”

    言犹在耳,人已零落。

    薛寅靠在案旁,懒懒打个呵欠,看着万事不萦于心,实际上两只耳朵竖得老高,等着听下文。他对北地势的关心一点不比在座其余二人要少,薛寅本就恨煞了月国人,听说辽城沦陷,心中也是一沉。柳从之清楚地看到,薛寅听说王溯投敌一则消息时眼睛蓦地睁开,眉毛微蹙,然而过得片刻,似乎困劲涌上,眼皮又耷拉了下去,遮住了眼中神光,只是看他那闭着眼睛好似在打瞌睡,一双眼睛却不安分地在眼皮下面转来转去的样儿,便知此人压根无心睡眠,相反,清醒得很。

    薛寅确实清醒,可也确实困倦,他又不是柳从之,再怎么折腾一张笑脸也能撑得滴水不漏。小薛王爷自问没那等涵养,他也着实是倦极了,刚进来时还端正地坐着,结果没一会儿整个人就趴下了,纵然知今夜怕是没他休息的份了,但闭着眼靠着案几打瞌睡总比正襟危坐来得强,就是如今天气颇冷,在这帅帐中也不乏冷风穿堂而过,薛寅打个哆嗦,换了个姿势。

    柳从之一面听崔浩然禀告,一面分神看一眼他,见状就近拿起旁叠好的一张羊毛毯子,轻柔地搭在薛寅上。

    帅帐虽是临时搭建,和奢华沾不上边,但毕竟是要住人的地方,而且是主帅住地,备了许多必需品,羊毛毯自然不在话下。柳从之这随手一搭做得极其自然,然而他这一番动作,却让帐中另外二人都怔了。

    薛寅忽然感到上一暖,诧异地睁开眼来,却看见了柳从之面上温和的笑意。这笑容太过温和也太过真挚,一时让薛寅稍觉古怪,柳从之这葫芦里是卖的什么药?……薛寅伸手摸了摸自己上盖的毯子,却觉得这毯子还暖和的,他实在是累了,于是也懒得想太多,闭着眼睛惬意地趴下来,管他姓柳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呢。

    “辽城无声无息沦陷,月国人又悄悄沿辽城向外派出爪牙,前一阵大将军沙勿也……”崔浩然本在尽职尽责地禀告军,然而说到一半,见柳从之给薛寅搭被子,登时整个人便哑了,瞠目结舌道:“陛下,这是……?”

    崔浩然虽是大老粗,可也是见过世面的大老粗,更是跟了柳从之数年,对这人脾分外了解的大老粗。柳从之这人看着一张笑脸,实际上心里在转什么弯弯绕没人知道,是个顶顶捉摸不透的人,如今,这个顶顶捉摸不透的陛下竟然……对这么个份敏感的亡国之君,流露出关怀之?崔浩然瞪大眼睛,确定自己不是眼花后,匪夷所思地看了一眼薛寅,他离开宣京的这段时间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柳从之含笑:“没什么,一桩小事。浩然不妨继续。”

    他没有解释的意思,崔浩然也只得把心里种种乱七八糟的猜测都压下,重谈正事:“月国现在在边境极其活跃,这群狼崽子磨好了牙,怕是不打不行了。我领兵出征时,奉命去辽城查看战局。”他叹一口气,“本来打算也是沿北化走辽城,但是没走成,当时北化没什么动静,但另一边有一支月国劫匪在那里作乱,我既然手里带了兵,自然得去把这些不打就要反天的败类给削了,但这么一路追打,就离了北化原先的道儿。”

    崔浩然说到这儿,忽然话音一顿,“这么一路打一路走,我最后到了辽城附近,派人入城查探。”

    柳从之冷静问:“辽城如何?”

    崔浩然闻言,眼中露出惨痛神色,“凄凉萧索,这城守了那么多年,现在嘛……”

    柳从之面色不变,继续问:“你可知陆归下落?”

    一旁趴着的薛寅听到此问,虽一动不动,眼睛却稍微睁开些许,他也想知道陆归下落,毕竟这关系着薛明华的下落。

    崔浩然面上露出古怪神色,“我知道陆归手下一些兵的下落。”

    “哦?”柳从之挑眉,“此话怎讲?”

    崔浩然摇头,“陆归那小子约莫是着了月国人和王溯的道儿,给陷里面去了,毕竟这事事先我们谁都不知道。我在路上遇到了陆归的副将,他手里还带着不少兵,现在看来,陆归当时带出的兵,大概有五六成逃了出来,都被打散了,一部分和我汇合了,其余的就……”

    柳从之静静问:“那陆归人呢?”

    崔浩然苦笑:“不知道,他的副将倒是活得好好的,但这小子压根没踪影,我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

    四将之中,陆崔二人本来交好,崔浩然说起此事,神色不免黯淡。一直在一旁没吭声的薛寅这时插口了,他问道:“崔将军可知韶华郡主的下落?”

    崔浩然怔了一怔,才想起来韶华郡主是谁,而后摇头:“不知。”

    薛寅闻言,心头一沉。

    陆归此行本拿下辽城,但反受月国人算计,一战之下,怕是惨败。如今陆归了无踪影,那薛明华随军,其下落又是如何?他轻轻咬唇,压下心中焦虑,柳从之见状道:“郡主女中豪杰,以她能为手段,如今必然无恙。”这是宽慰之言,薛寅听得一怔,柳从之一句话说完,却不看他,而是转向崔浩然,淡淡问道:“浩然,你适才说了月国大将军沙勿?”

    崔浩然点头,肃容道:“如今月国有大批军队在边境集结,领兵的就是沙勿。我曾与他交手,不会认错。这人也算得上咱们南朝的大敌,等他准备完毕,一场恶战在所难免。”他一指地图,“现如今,沙勿在辽城集结兵力,我觉得等天气稍微回暖一点,恐怕就会动手。”他又一一指过地图上北边诸城,“辽城向来是边关最重要的一个城,如今辽城没了,剩下的这些地方没一个城城防能像辽城那样,北边全是平地,也没什么高山天险可以靠,一旦打起来就只能真刀真枪地来……”

    他重重叹一口气:“月国那边兵强马足,而且月国人本来就擅骑,打起仗来谁输谁赢,实在不好说。现在陆归不知所踪,我手里兵力不算少,但是冯印又刚好在这个当口出幺蛾子。这打仗不能没兵,可更不能没粮,现在军中剩下的粮草不多了,后续补给上不来,拖得再久一点,不用开打就要散了。而且姓冯的在背后不知会不会捅刀子。陛下,如今北边的况……实在不妙啊。”

    崔浩然都看出形势严峻,这形势自然严峻非常。柳从之沉吟半晌,倏然一笑:“浩然你现在的打算是什么?”

    “打!”崔浩然眼也不眨,一个字响亮得掷地有声,“打不赢也得打!我手里有兵,既然这群狼崽子撞我手上,那说什么也不能退,能撑一天是一天,姓崔的征战这么多年,可不是为了做缩头乌龟!趁我手里还有粮草,我打算先北上,会他们一会,我这次是领了一部分人来接应陛下,大部分兵被我留在北边。”

    柳从之含笑点头:“确实是该北上,不过与其横冲直撞,倒不如徐徐图之。”他微笑指了指地图其中的一点,“我们不妨先去这里整军。”

    趴在一旁的薛寅这时突然直起了子,看向地图,“去这里?”

    “自然是这里。”柳从之微笑点头,气定神闲。

    作者有话要说:于是讲了一整章的正事╮(╯╰)╭,两人的苦远未终结。

    柳攻和崔浩然同志正经地将正事,薛喵在一边趴着听正事:好困喵,但是不能睡正事很重要,还有点冷喵,咦谁给我盖的被子?【看一眼柳攻,继续趴下】好暖和喵,被子给我了就是我的了喵,才不管你呢……

    qaq作者好想把薛喵抱走不给柳攻嘤嘤嘤,不过柳攻这个宠溺范儿啊(:3」∠),上一章有姑娘留言说期待柳攻把薛喵翻过来揉肚皮的那一天,我也好期待啊,脑补了一下萌化了好么,但是更想把柳攻踢走自己上手揉肚皮……【喂

    (:3」∠)我又蠢得忘记了霸王票鸣谢,简直完蛋。谢谢香油姑娘、重光、墨墨、御绘、dolleye、叶不修痴汉粉几位亲的地雷,还有帝凡亲的火箭炮。谢谢厚,我明天继续努力码字=w=l3l4

重要声明:小说《亡国之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