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择日而亡 第61章 逃亡终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分之一虫 书名:亡国之君
    三更半夜,月色凄凉。

    一声声悠长的狼啸在荒原上此起彼伏,和着风声,显得尤为渗人。人生至此,被人追也就罢了,还要被畜生追,薛寅连好好睡一觉都不可得,这时心浮气躁,一面赶车一面咬牙,听着群狼咆哮恨不得停下来把这些狼一只一只地干掉,这群狼也不知是饿了多久,追着两人根本不愿意撒手。暗夜里也不辨方向,薛寅驾车越走越偏,等好不容易将那群畜生甩下,离原先的地方已差了不知有多远,周围黑漆漆的荒凉一片,也不知是什么地界。薛寅撒了手将缰绳仍在一边,懒得看周围况,整个人往后一仰,脚一蹬人直接进了车厢,接着眼睛一闭,二话不说就开始——睡觉。

    整个过程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没一点磨蹭,至于他边的柳从之——那是什么?和他有关系么?

    柳从之看见他的影,微微一笑。

    薛寅进了车厢睡觉,他却仍坐在车外,周围狼群已经散去,举目只见这地方黑沉一片,实在没什么可看的。柳从之看在眼中,却稍微扬了扬眉,似乎稍微讶异,过了一会儿,微微一叹。

    薛寅今夜是注定了无法睡个好觉。

    睡了不过一个时辰,天还未亮,周围的沉寂就再度被打破。这一次来的却不是畜生,而是人,周围隐隐传来脚步声,听声音,人数还不少,正逐渐向马车的方向靠近。

    薛寅极度不愿地睁开眼,正想看半夜三更是谁不长眼来寻晦气,然而一睁眼就发现了不对。

    他在车厢里睡觉,柳从之却没退回车厢,而是一直坐在马车口子上,周围动静如此明显,连他这么个呼呼大睡的人都被惊动了,柳从之却一点反应也没有,不驾车也不知会薛寅,确切地说,此人连挪上一步的想法都没有,老神在在端坐原地,任由其余人接近,将马车团团围住,面上笑容泰然自若。

    薛寅看一眼柳从之,又看一眼这些列队接近,着制服,显然训练得井然有序之人,悟了。

    果然,这些人将马车团团围住,过得一会儿,一人出列,单膝下跪,道:“崔浩然参见陛下!属下救驾来迟,请陛下赎罪!”

    这人声音亮若洪钟,板魁梧,正是柳从之座下四将之一的崔浩然。

    柳从之含笑点头:“浩然不必多礼,快快请起。”

    他既然如此说,崔浩然子爽快,自然也站了起来,看一眼柳从之面色,眉头一皱:“是冯印那混蛋伤的陛下?”

    崔浩然武将,快人快语,说话毫不客气,显然已知宣京内。柳从之低咳一声,笑着摇头:“此事说来话长,不妨换个地方说话。你如今在何处栖?”

    “就离此处不远,我昨刚到此地,特意来迎陛下的,陛下这边走。”崔浩然爽快一笑:“今夜听到外面动静不小,我才领人出来查看,不想就撞见陛下了,还真是走运得很。”

    说话间,崔浩然亲自驾车,打算载柳从之离开,不料一上车,就看见了车内另外一人,不由一怔。

    他适才全部注意力都在柳从之上,薛寅又一声不吭,只坐在车厢里默默打量外间动静,崔浩然行事粗枝大叶,也就没注意到他,这下猛地看见薛寅,倒是怔了,索他还记得这个与他有一面之缘的亡国之君,一怔之下,却是转向柳从之:“陛下?”

    柳从之知晓他心中疑虑,只微微一笑,“朕与他同行出京,朕上带伤,靠他帮忙照应,才能一路顺遂。他并非外人,浩然不必顾虑。”

    柳从之一句话说得面不改色泰然自若,薛寅和崔浩然双双震惊。

    崔浩然惊,是惊这亡国之君与开国之君,本应是死对头,怎么凑一起来了?他当还觉得柳从之留薛寅一条命已是手下留,结果一朝风云变幻,这两人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密切了?

    薛寅惊,却是惊于柳从之若无其事的那一句“一路顺遂”。这话委实骇人,薛寅思及一路种种,一时气息都有些不稳,不可思议道:“一、路、顺、遂?”他不知是少拜了哪路神佛混成现在这个样子,结果姓柳的言笑晏晏,毫不在意地说此行一路顺遂?

    薛寅一时惊得连倦意都消散了,眼睛稍微睁大盯着柳从之,柳从之见状眉眼一弯,笑得更为灿烂:“此行幸而有你相助,虽有波折却无损伤,自是一路顺遂。”

    这几两人在外,柳从之本来画的乱七八糟的妆容也褪了个彻底,这时候看上去面色虽苍白,但一张脸也确实好看,尤其这笑容堪称灿烂,暖如风,看得薛寅突然哑了口,泄了气,默默移开了目光。

    也罢,姓柳的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他怎么又忘了,别盯着姓柳的这张脸看,姓柳的现在不走运,看上去远没当初神气威风,但他实在生得好,别人病成他这样一张脸恐怕得见之生厌,柳从之面色苍白,一张脸看去却硬是少了几分神彩,多了几分俊秀……就是那种,楚楚可怜的秀气。

    对,就是楚楚可怜,薛寅这么个当一看见柳从之就觉得头痛的人,这时候看着柳从之这张脸也是没了脾气,可见人生得好就是不一样,走到哪儿都占便宜,柳从之这厮恐怕混到再是山穷水尽的地步都能让别人心甘愿帮他一把……薛寅想到这里,突然一顿,皱了皱眉,这话说得,总觉得像他自己,他好像也……心甘愿地救了柳从之?

    薛寅想到这里,默默收了声,回过神来,也不去看柳从之,和崔浩然打了个招呼,接着自己闭目养神,崔浩然驾车,柳从之微笑不语,他就闭着眼睛打瞌睡,看着疲倦至极,神思却清醒。

    崔浩然与柳从之重逢后说的话不过寥寥几句,但崔浩然说话直,不懂转弯,其中暴露的内就已经足够多。

    比如,崔浩然知道是冯印反了柳从之。冯印宫一事来得突然,之后又封城三,千方百计封锁消息,崔浩然人被派往北边战场,手中还有兵力,一定是冯印提防隐瞒的对象,可崔浩然竟然还是接到了冯印宫、柳从之落难的消息,竟然还从边境往南退,出动人马来“迎”柳从之。须知从宫开始,柳从之一直同薛寅在一起,周围并无属下护卫,两人行踪也是莫测,于是这件事可能的解释有三种。

    一,柳从之本人在逃出后找到空隙以一种隐秘手段向崔浩然传递了消息,约崔浩然来此地接应汇合。

    二,柳从之在宣京城内的下属在宫事件发生后猜测到柳从之的下落,而后找到渠道向崔浩然传递了消息。

    三,柳从之在宫发生之前就向崔浩然传递了消息,使其适时接应。

    薛寅本来确认自己同柳从之吃住都在一起,柳从之在这几里应该不可能背着他传递消息出去,这时却也有些犹疑了。崔浩然的出现终结了二人的逃亡生涯,显然此时形势于柳从之是乐观的,但于薛寅自己却不然。无论如何,柳从之是君王,而薛寅是份敏感的亡国之君。薛寅此次逃出京,存的本就是脱离柳从之掌控,从此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打算,然而误打误撞和柳从之凑在了一起,于是一路波折,走到如今这地步,也算差阳错,他此行本寻找薛明华,但如今薛明华尚无音信,就迎来了柳从之的下属……

    薛寅脑中思绪纷杂,想了一大通,忽然又想起了柳从之对自己的承诺。

    柳从之曾信誓旦旦道,会放他自由。

    薛寅睁开眼,侧头看一眼柳从之,后者似有所觉,向他微笑,不仅如此,一双黑眸中光华璀璨,目中还大有关切之意,似乎在询问薛寅状况如何。

    其人神容貌,落在眼中,也不过如沐风四字,令人只看一眼,心中便生好感。

    薛寅看着这人温暖的笑容,忽然又想起了柳从之冰凉的手。

    一个温暖得没有一丝一毫温度的人。

    薛寅疲倦地揉了揉眼睛,神色似乎带那么一分低落,柳从之见状低声询问:“可是有事?”两人都挤在马车中,薛寅和他离得极近,打个呵欠,看向那张近在咫尺的脸,一本正经道:“没什么,陛下。”

    柳从之面上笑容不变,只神色带了一分落寞,“当真?。”

    薛寅将那一份落寞看在眼中,心中微微一动,下一刻却疲倦地闭眼,“当真。”

    他薛寅居然还真不讨厌柳从之了。

    甚至,他欣赏这个一生可堪传奇的男人,他甚至也看柳从之这张俊俏至极的脸。

    可柳从之终究是帝王。

    帝王的承诺,一个帝王在落魄时的承诺,说得满腔诚挚不假,可究竟,能有几分可信呢?他喜欢叫柳从之姓柳的,喊起来十分过瘾,可这个姓柳的他是“陛下”啊。

    崔浩然此来,手中兵将不少,一干士兵都在附近一个山谷内扎营,柳从之既来,自然立刻被引入了帅帐。柳从之和薛寅二人这一路混得灰头土脸,这时也终于能够修整一番,而且崔浩然手下有随军的军医,总算能帮柳从之料理一下他那经薛寅辣手摧残后幸而没有要了他命的伤。

    等着一切事宜处理完毕,柳从之改头换面浑上下焕然一新,又是那个人模人样气势人的皇帝陛下,连带着薛寅也换了衣服打理了一下自己,回复了他唇红齿白秀秀气气一张面孔,同柳从之一起进了帅帐。帅帐之中,崔浩然神色严肃,看一眼薛寅,见柳从之对此人在场似乎毫无意见,才沉声开始禀报:“禀告陛下,月国狼崽子心肠忒狠,如今北边的况……恐怕不妙。”

    作者有话要说:哭着说这章我终于赶出来了,qaq我这里已经凌晨四点了。。。哭晕在厕所。

    薛喵和柳攻的二人世界终究还是不能一直过下去,恒亮型电灯泡一号崔浩然同志登场了。一旦脱离二人世界薛喵稍微(因为柳攻美色而)动摇的内心就又坚定了,伸出来的喵爪想摸摸柳攻脸的又慢慢缩回去了,一开始一本正经地坐着喊陛下啦╮(╯╰)╭

    远目,柳攻路漫漫其修远兮,点蜡。

    然后谢谢御绘、思念、墨墨、丸子姐姐几位亲的地雷,还有帝凡姑娘的火箭炮。哦哦还有墨墨的长评qaq

    无以回报,只能更文,不能双更实在抱歉,但这一更我已经写到凌晨四点了实在尽力了qaql3l4

重要声明:小说《亡国之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