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择日而亡 第57章 峰回路转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分之一虫 书名:亡国之君
    方亭眨了眨眼。

    他还真认清楚了这人做的口型,于是面上本来的焦急换做了疑惑,他没看错吧,这个人要救他?

    方亭默默打量一眼这个灰扑扑脏兮兮看着一丁点不起眼,年纪也只比自己大几岁的男孩,思及后凶神恶煞,杀人不眨眼的白夜,很快做出了判断——这人脑子一定有问题。

    他自忖这个想法十分正确,于是很快做出了回应——他把马车窗户一合,直接眼不见为净了。

    这么一来,倒是让站在车外的男孩十分受伤,面上笑容垮下来不说,连眉头也皱起来了。可他虽沮丧,人却乖觉,一步也不靠近马车,皱着眉头冥思苦想一阵,忽然眼前一亮,眼珠转了几转,嘿嘿一笑,很快一路小跑溜走了。

    过得一会儿,方亭打开车窗,见车外已无人,稍微松了口气。见窗外月华如练,又看得怔忪,趴在车窗边上,眼睛微垂,小脸微垮,神色带一分寂寞与无助。

    他好不容易有了个家,现在又没了。

    这一夜极漫长。

    等天边发白,白夜逐渐苏醒。方亭十分浅眠,几乎是同时也醒了,一睁眼却看见这人在发呆。

    白夜清醒时一张脸冷冷冰冰神色颇为冷漠,刚从梦中苏醒时整个人却呆呆的,眼神朦胧,丝毫不见了平时锐气与杀气。方亭看在眼里,只觉古怪又好笑,大着胆子低低叫了白夜一声,白夜却似乎是没听见,怔了一会儿,才如梦初醒。

    “你叫我?”他看了一眼方亭。

    方亭一声不吭地摇摇头。

    白夜一清醒,他就又成了哑巴,坚决不开口。

    白夜觑着他的神色,讽刺地一勾唇角,他说:“你又何必怕我?”

    这话无头无尾,方亭听不太明白,白夜却不再管他。晨光微曦,两人却未继续赶路,而是找一处地方将马车停好,接着下了马车,进了北化城内。

    北化土地广袤,委实不是一片小地方,但北化城,却着实是个小地方。

    北化这地方穷山恶水严寒封冻,养不活多少人,土地虽大,住户却极分散,许多地方也根本不能住人。而北化城,不过是在北化人口较多的地方建起的一座小城,北化薛氏一脉许多根基,都在此城。

    如今北边战乱起,这座本就贫苦的小城更显萧索,来往百姓皆是满面风霜、行色匆匆,这世道太乱,人人求生不易,自然也管不了其它人如何。白夜悄无声息携方亭入城,去的第一个地方,却是城中一家酒馆。

    一家十分不起眼的小酒馆,老板是个板魁梧的粗蛮汉子,见了白夜,神微微一变。

    白夜泰然自若选了张桌子坐下,冷声道:“上酒。”

    老板问:“什么酒?”

    白夜淡淡道:“穿肠烈酒。”

    老板闻言,嘿笑了一声,“小兄弟,你还真是能干,真把人找来了。”

    这酒馆小而破,除了白夜和方亭也没其它客人,于是老板说话并不忌讳。白夜却不为所动,只道:“上酒!”

    老板撇了撇嘴,走向柜台后的小屋,打算下酒窖,“好好,上酒。”

    不料他这酒,却半天也没上上来。

    小酒馆里一片寂静,老板没了踪影,更是一片死寂,冷风穿堂而过,方亭缩了缩肩,有些发抖。白夜却一动不动地静坐,似乎一觉得这势不对劲,然而方亭跟着他走了今天,已明白这人已经处于十分戒备的状态,稍有动静,恐怕就会大开杀戒。方亭知晓此事严重,却也无法可想,只得小心翼翼观察周围动静,以免一会儿起了状况,自己被牵连。

    方亭都察觉不对,白夜耳力远胜方亭,自然更明白问题严重,他神严峻,骤然一把抓起方亭飞快地往酒馆外冲。方亭不由己,肩膀被抓得生疼,混沌之中,却隐隐闻到了一股香气。

    一股类似于花香的气息,香气恬淡,稍微吸入,就让人觉得心神恍惚。

    这香气由门外传入,越近门边香气越浓,白夜脸色一变,骤然往回退,将方亭安置在桌上,低声吩咐:“闭气。”接着自己向外冲,眼中杀机骇人。

    只要不在门边,香气减淡,方亭又闭了气,混沌一时的神智也清醒过来。一会儿工夫,白夜的踪影竟已消失在门前,方亭环视左右,这酒馆没有后门,除了前门之外,就只有柜台旁有一扇窄门,门半掩着,隐隐看去里面不过一间屋子,酒窖入口似乎也在此。

    白夜不在,他似乎也无路可走。

    刚这么想着,忽听有人小声唤道:“喂……”

    方亭循声望去,却是骇了一跳,只见偏僻处的一张桌子下,一人灰头土脸趴在地上,笑着看他。

    这正是昨天晚上在马车外那个号称要救他的男孩。

    男孩见方亭要开口,忙“嘘”了一声,压低嗓子道:“我叫游九,我知道怎么从这儿出去。跟你一起来的那个人看着就是坏人,你跟我一起逃出去吧?”

    方亭一时怔住,“你为什么要救我?”

    游九眉头一扬,小声嘀咕,“小爷最看不得有人行不义事,既然看到了,说不得要帮一下。”他张望了一下外面形,低声催促,“快,那个人很厉害,估计要回来了,我们走。”

    方亭顿了顿,想起白夜那堪称凶神的子,最终点了点头。

    俩小于是很快行动,从这地方跑了出去。出去的法子很简单,这酒馆墙边有一个狗洞,平时被桌子和木板挡着,乍看也看不到,俩人年纪都不太大,方亭更是瘦得可怜,轻而易举地从狗洞爬了出去,不过也折腾得灰头土脸的,像两只脏兮兮的小狗。

    等白夜处理完门外的毒烟,返回酒馆,就见酒馆里空无一人,方亭了无踪迹。白夜面色一瞬间变得极难看,又飞快跑到柜台旁的小屋内,一推开门,只看见了酒馆老板七窍流血的尸体,显然死于中毒。白夜眉头紧皱,非但是死于中毒,还是死于他白夜常用之毒!他此番去往宣京,一来一回也不过数,此地究竟是发生了什么?谁这么大胆敢向他们的人动手?还有主人……主人如何了?

    白夜越想越是急躁,一时失了平时冷静,飞快蹿出酒馆,失去了踪影。

    白夜在急躁的时候,方亭在发呆。

    游九在耳畔喋喋不休,“你愣着什么?快点谢谢他。要不是这位大哥仗义相助找人绊住那个人,就凭我们两个哪里逃得出来?傻愣着干什么,快点谢谢人家。”

    这小子年纪不大,但嘴皮子极其利索,让这人闭嘴大约比杀了他还难,一路上拉着方亭说了大半天话,从方亭的名字开始一路话,接着又谈点说地白话了一大堆有的没的,嬉皮笑脸没个正形不说,人又极聒噪,安静如方亭也不胜其烦,不得不开口说了不少话,然而等他看见这个据游九说在救他这一事上出了大力气的人时,他还是怔住了。

    眼前之人男装束发,一玄色长袍,五官轮廓深刻,肤色微黑,显得英武又生气勃勃。方亭看在眼中,却总觉得不太对劲,他看了半晌,静静道:“明华郡主?”

    游九口中“这位大哥”的男装还真让人看不出破绽,端的是英姿飒爽。奈何方亭是看过薛明华女装的人,小孩年纪小是小,但眼力真的不差,很快就判断出,这个指使手下引开白夜注意力,趁机将自己从白夜手中救出的人,确实是薛明华!

    一句话出,薛明华和喋喋不休的游九都怔了怔。游九面上表一松,“哎呀,你们俩居然认得?我说明姐竟然这么爽快地同意要救人。”他看薛明华一眼,讨好地笑:“明姐姐,原来你还是郡主?失敬,失敬!姐姐本名叫什么啊?咱们都认识好几天了,也混得熟了,你看我也帮你跑腿做了不少事,告诉我呗。”

    小小年纪,胡搅蛮缠油嘴滑舌,笑得像个登徒子。

    薛明华瞥他一眼,“你再嚼舌头,我就让你三天都说不了话!”

    薛明华开口无虚言,不听话只有吃瘪的份儿,游九这几天已经吃足了苦头,这时脸上一垮,立刻安静了。薛明华于是转头看向方亭,“你怎么在这儿?”昨夜游九这小子大半夜发了疯跑她这儿来求她,说看见一个小孩被坏人绑了不知道要弄到哪里去,让她一定大发慈悲救救人。薛明华手中正事颇多,本不愿淌这趟浑水,然而架不住游九一再哀求,只得答应看一看。熟料今天白夜带方亭入城,薛明华一见方亭,可是吓了一跳,于是安排下去找人引开白夜,算是把方亭救了下来。

    方亭于是把来这一路大致因由说了说,薛明华听得脸色微变,昔在薛寅院子里惊鸿一瞥,她就疑心这小孩世或许不简单,今看来……

    方亭自己对世一无所知,薛明华也问不出什么来,只得在心里把疑虑暂且按下。方亭说完,又仰头疑惑地看薛明华,“郡主为什么在这儿?”

    薛明华闻言苦笑。

    她是北化人,在北化城内倒还真真不稀奇,但她是随军出征辽城的,如今却离了大军,自己孤一人在还未陷入战乱的北化行走,她甚至还换掉了女装,改易男装,其中原因究竟如何?大军下落又究竟如何?

    薛明华叹了口气,瞅一眼面色疑惑的方亭,以及方亭旁边紧闭着嘴但眼神奇亮满眼好奇的游九,顿觉头疼,她本不清楚自家弟弟为何会一时兴起收养方亭这么个小崽子,结果等她遇上了游九,才知方亭这种小崽子实在是太省事了,这姓游的小鬼猾似鬼,实在让人头疼,“得,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们俩跟我来。”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第一更。

    游九小正太的属是……古灵精怪的话唠╮(╯╰)╭

    有他在果然场面就十分闹()

    然后久违的阿姐出场啦

    第二更在下午,现码字,不知道速度如何,orzl3l4

重要声明:小说《亡国之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