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择日而亡 第56章 两个小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分之一虫 书名:亡国之君
    一个小孩。亲 更多文字内容请百度一下() 或者搜索乐文 都可以的哦

    小孩这种东西,满大街遍地都是,如果要特意在宣京找这么一个小孩,至少也得知道这孩子名姓、年纪、别吧,否则根本无异于大海捞针。可惜一问到这些,这月国武士就哑口了,再三问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问及原因,却是此事机密,他们这一行人里也不过领头之人知晓内,而很不幸,这个月国武士不是领头的人。

    月国为此事如此大费周章,所找的这个孩子却不知是什么来历,于局势又会有何影响。薛寅听后却皱起了眉,他蓦地想起了方亭。

    小孩来历不明,命如野草,本是个冻死街头也无人问津的小叫花,可就是这么个小孩儿,却在他眼皮子底下、皇宫大内之中,硬生生地失踪了。此事难道同月国有关?

    与此同时,北化附近。

    白夜在赶马车。

    这几来他只做了两件事,赶路和杀人。

    或者说,他只专注地做了一件事,赶路,至于杀人,只是因为如果有人挡了他的路,他就会杀。白夜出手杀人从来不动武,这人上不知带了多少毒物,往往杀人于无形,一出手往往死伤者众。他杀人时一声不吭毫不在意,每天挥鞭赶马车时也是一声不吭沉默专注。白夜常年戴斗笠,眼睛永远隐于影中,只露出半张脸,露出的下巴形状姣好,然而肤色苍白。方亭在白夜摘下斗笠时看过他的脸,这个杀神有一张很清秀的面孔,这人还是少年,却又丁点不像少年。

    白夜做事极专注,赶起路来几乎不知疲倦,方亭在马车内可避风挡雨,他是赶车的人,却也对一路风雨,甚至漫天雪花都毫不在意,他这么风雨无阻地一路前行,两人很快已在北化附近。

    方亭坐在马车中,看一眼窗外,只看见了漫天霜白,以及遍眼空旷。

    这一路走来,越走越是荒僻,方亭也越来越沉默。

    方亭年纪小,但活得不易,所以他懂得一点,做人要识趣。白夜是他惹不起的人,他更不想触怒这人,所以他现在分外乖巧,白夜说东他不往西,也不想着逃跑,十分地安分守己。

    又是赶了一天的路,到得北化附近,天色暗了,白夜在僻静处把马车停下,窜入车厢内,摘下斗笠,把上带的干粮扔给方亭,“吃。”

    方亭接过,白夜赶路但求速度,这些天两人大多都是以干粮果腹。干粮是又冷又硬的饼子,有时咬一口都能让人把牙咯了,着实是有些难以下咽,但方亭才不管这么多。他是挨过饿的人,知道这世上最惨的滋味莫过于受饿,这干粮再难以下咽也是好东西,他确实是饿了,吃得几乎津津有味,像一只见了食走不动道狼吞虎咽的小狼。白夜看着,轻嗤一声,“你倒好养活。”

    他也吃干粮,但显然他自己都觉得这干粮不太能入口,所以他吃得很慢,拿在手里偶尔才咬一口,慢吞吞地和水咽下去。

    马车狭小,坐一个方亭还好——他这小板着实不占地方,但进了白夜,就显拥挤了。方亭三两下啃完自己的饼子,打个饱嗝,安安静静地看着白夜。他离白夜远远的,显然一点不想冒犯,神警惕而谨慎,却又隐隐带了一丝惧意。小孩早慧,没有寻常孩童的聒噪天真,也擅隐藏绪,然而到底年幼,有些事藏也藏不住,一眼自明。白夜看在眼中,忽然一笑,“你怕我?”

    他平时神冰冷,总板着一张脸,此时这么笑起来,倒是把方亭骇了一跳。他不答话,但他的神已说明了他的态度,白夜唇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接着把手里勉强啃了一半的饼扔了,背靠马车壁,闭目养神。

    夜幕降临,有白夜在边,方亭却不怎么敢睡,只得悄悄掀开车窗帘往外看,寒风呼啸,天边隐约可见一弯月牙,马车外只得几颗光秃秃的只见枝不见叶的树,许是前两下了雨,有的树枝看着晶莹剔透,却是凝了一层冰晶。

    他出神地看着这荒凉而又漂亮的景致,忽然想起了薛寅。

    这里是北化,那个人的故乡。

    方亭想到这里,偷偷瞥一眼白夜,见对方没反应,从手里拿出薛寅赠他的小陶笛,轻轻吹了起来——自然,他还是只会吹那一首曲子。

    这陶笛是薛寅送给他的,他很喜欢,即使现在都不离地携带,吹着吹着,心中又有一丝凄凉,他也不知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也不知今后能不能再见到薛寅。

    小孩心里有事,一支曲子吹得堪称柔肠百结,分外哀愁。正吹完一曲,白夜忽道:“你记得这首曲子?”

    白夜一直没动静,方亭只当他不存在,乍听他说话,惊了一惊,而后点了点头。

    白夜侧头看他一眼,“你知道这曲子叫什么名字?”

    方亭老实地摇头。

    白夜闭起眼,淡淡道,“征人泪。”

    他只说这一句,接着闭口无言。方亭听不太懂,有心想问,却又不敢,只得按下,而后继续扒着窗子看窗外景色,看着看着,忽然揉了揉眼。

    外面空旷寂静,本是空无一人,他这么一看,却恍惚看见一个人影。定睛看去,远处确实有个人影,却是个十来岁的小男孩儿,穿一臃肿的棉衣,也不知这是在这附近溜达着做什么,走着走着倒是离马车越来越近了。方亭远远看着,白夜就在他旁,他看见有人也不敢吱声,只稍稍皱眉,白夜晴不定,杀颇重,他怕白夜如果发现了这人心里一个不痛快就直接弄死这人,所以越见这男孩走近,眉头皱得越厉害,无声张开嘴,做了个口型:“快——走。”

    男孩本不觉有什么,然而过了一阵,也发现了这辆古怪的马车,眼珠一转,好奇地想凑过来。男孩一张小脸涂得乱七八糟看不清楚面容,邋遢得很,唯有一双眼睛亮得很,目光灵动,看着十分机灵。他很快看清楚了这辆古怪的马车,也看见了趴在车窗上的方亭,男孩眯一眯眼,看清了方亭的口型。

    快走?

    这辆马车里有什么碰不得的?还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看着方亭带一点惧怕的神,男孩思忖片刻,摸一摸下巴,突然笑了。

    他一张脸看上去脏得很,一口牙倒是白,笑起来十分灿烂。他并不上前贸然接近马车,而是笑着也对方亭做口型:“我——来——救——你。”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只有两千字抱歉,因为作者实在hold不住要去睡了qaq【时差党的悲哀】

    暂时没有柳薛,视线转到小方亭新正太出场啦,看见一静一动两只正太凑一起觉得好萌【作者是无可救药正太控】

    两只正太世都不简单哦=w=

    最后照例是霸王票感谢时间【现在终于不会忘记了嘤嘤嘤】

    谢谢墨墨、ajuju、重光还有坑爹亲的霸王票,么么哒qaql3l4

重要声明:小说《亡国之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