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择日而亡 第52章 死生之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分之一虫 书名:亡国之君
    暗夜静谧,弦月高挂,皎白月光映衬着一闪而过的血光,血色艳红。亲 更多文字内容请百度一下() 或者搜索乐文 都可以的哦

    柳薛二人出手极快,不过刹那,守夜的二人无声无息倒下,已被立毙当场。其余的人尚在沉睡,一时还未察觉这变故。如今风势太大,迷烟并不适用,于是唯一可行之计就是趁其疏忽逐个击破,现在所有人都在沉睡,正是动手的大好时候,但动作必须得快,否则危险。

    薛寅改而将匕首扣在手中,出手就是无声无息地刎颈,动作轻而快,不弄起丁点动静。柳从之则是尽数锁喉,下手狠辣干脆,连杀数人手上却连血都不沾,面色从容。

    就这么瞬息之间,两人将这三十人的队伍灭了一半,但这群人也不是傻子,随着时间流逝,总有人发现不对劲。柳从之刚解决了一人,旁边一人忽然苏醒过来。这人是月国武士,手和应变着实都不弱,看见这一幕立刻愤怒地大吼起来,同时动作一点不慢,一拳直击柳从之。

    柳从之反应飞快,仰头避过。可这已经是晚了,月国武士一声怒吼,直接将周围所有人都唤醒了,这些人眼见同伴死状,都是怒不可遏,当即全部一拥而上,势要让两人有去无回。

    薛寅心里暗叫不好,他是暗杀一把好手,但论真功夫,恐怕还真不算怎样。这些月国人五大三粗,个个力大无穷,这么一气围上来,着实难办。

    况紧迫,薛寅一咬牙,手中匕首打着旋儿脱手而出,刚一扔出匕首,他看也不看一眼,弯子足上一发力,飞快地蹿出了月国人的包围圈,向柳从之所在飞快奔去。

    这群人已经盯上他,这么多号人,他再跑恐怕也是晚了。他如今势单力薄,如果真被围上就必死无疑,如果和柳从之凑在一起,两人至少还能互相帮把手。

    薛寅手下劲道极准,扔出的匕首在空中飞旋一圈,近乎精准地抹了两人的脖子,但劲道就此卸尽,匕首被拍飞在地。薛寅虽然出手解决了两人,但同样也没了武器,见其余人已经围了上来,只得一面苦笑一面狼狈不堪地闪躲。他失了武器,这群月国人却是有武器的。薛寅向来依仗兵器之利,如今却反受兵器辖制,着实无奈。

    柳从之觑到他的动静,微微一笑,探手将边一个月国人抓起来在周一抡,这人不由己,撞在同伴的刀口上,丧了命。柳从之用他将周围敌人阻上了一阻,探手拾起这人的刀,一抬手扔给薛寅,薛寅接过,直接抬手一刀挥出,架住月国人砍来的长刀。月国人刀上力劲极大,薛寅虽然阻得一时,但他手上无长力,要让他一直阻挡,恐怕也困难。

    月国武士眼角含煞,大喝一声,拼尽全部力气往下砍,那架势,却是势要将薛寅活生生劈成两半!

    薛寅握刀的双手酸涩,支撑不了多久,就得竭力脱手了。他见那月国武士杀红了眼,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样子,也咬一咬牙,眼神凶悍地紧紧握住手中刀……接着行云流水一般收手往后撤了几步,月国武士猝不及防,手上劲道来不及卸,整个人失了平衡往前栽倒,薛寅哪能放过这等机会?他就等着这个呢,手中长刀一挥,月国人丧命当场,死不瞑目。

    薛寅叹口气,微微摇头:“月国蛮子。”

    悍勇倒是悍勇,可惜蠢了点,薛寅收刀后退两步,恰好柳从之也在往他这边退,两人背靠背而立,环视周围围上来的月国武士,柳从之微笑:“还有十人。”

    薛寅打个呵欠:“一人五个。”

    柳从之轻咳一声,抬手截住一人袭来的一拳,从容一笑,“好的。”

    话音刚落,薛寅躬闪过一拳,撞入一名月国人怀中,手中长刀自下而上捅入,了结了这人命,接着整个人撑着手中刀借力,飞快一个旋体后仰,一把锃亮的大刀几乎是贴着他的头皮在他眼前挥过,刀锋森寒,激得薛寅瞳孔一缩。生死关头,他非但不惧,却像是被激起了浑的戾气,眼神亮得骇人,双手握刀,手中长刀直斩那月国武士!

    他手中这刀乃是大砍刀,刀厚重,分量着实不轻。月国武士这等大块头配这种刀刚好彰显其体态雄浑,薛寅这等材削瘦的将这刀拿在手里,却让人怀疑他是否能使得动这武器。然而薛寅一刀在手,周气势却是大盛,双眼含煞,活像是杀神附体,无比凶悍的一刀劈出,刀光如白练,刀未至,其势已然迫人!

    此刀极快,只见刀光一闪,那月国武士只来得及勉力一手持刀招架,然而薛寅毫不动容,刀上力道更强,只听“砰”地一声,长刀对长刀,月国武士的刀断!接着薛寅毫不客气一刀劈下,月国人颓然倒地。

    长刀饮血,染血的刀锋映出薛寅白皙秀美的眉目,只见他面上倦意褪尽,眼神极尽锋利,如同一只见血的兽,被激起了天里的凶与血。适才他险险避过了月国人一刀,但额头被刀风所激,额角被擦破,于是鲜血顺着额头淌过他的半边脸,衬得他这张秀美的面孔如同厉鬼一般。柳从之一面招架敌人,一面回头看他的况,见到此景,微微一笑:“到底是个狼崽子。”

    一只牙尖爪利,却又慵懒漂亮的狼崽子。

    柳从之微微一笑,他不像薛寅杀气外露,仍是不温不火的样子,然而下手依旧毫不含糊,行动迅速,动作干净,可到底对方人多,这些人他全盛时期可以轻易收拾,可如今……柳从之微微一笑,就在他思忖的功夫,有两人觑到空隙,同时向他斩来!

    两刀自两个方向而来,这是要把他大卸八块!电光火石间,柳从之眼也不眨,一手持单刀架住其中一把刀,另外一手空手往外探,硬生生抓住了袭来的另一把刀的刀锋!

    空手接长刀,其后果可想而知,眨眼间柳从之手上鲜血满溢,顺着刀刃往下淌。柳从之神色却丁点不动容,手上凝力如铁,那持刀的月国人竟不能再前进半分,他趁这个时候持刀的另一手借力一搅,直接让袭击他的另一人长刀脱手,而后动作飞快地持刀回斩,送了这人下黄泉。

    他此行极险,虽然得以脱困,但左手已是废了,不可能握刀。左手剧痛,柳从之却像是无知无觉,右手握刀直取方才袭击他的月国人,此时一番厮杀之下,这群月国人只剩下几人,剩下的心里未免惶惶,有的已然萌生退意,这人一击不中,心中已有这个打算,然而见柳从之也是废了一只手,登时精神一震,杀心又炽,也是不甘示弱地冲了上来,反手就是一刀!

    他这一刀来势凶狠,却也不快,柳从之侧打算闪过。

    可在这要命关头,他闪避的动作却慢了一步。

    下一刻,柳从之膛上一道刀伤横亘而过,血流如注,他颓然半跪在地,口中吐出一口血,然而持刀的手一点不抖,仍然十分准确地刺出,一刀毙命。

    薛寅听见变动,回头看一眼他,同时,仅有的还活着的两名月国武士见机撤了出去,他们知这次是碰上了硬茬子,一队人近乎全灭,这二人出奇强悍,再这么下去恐怕后果不妙,事已至此,不如先撤,再谋后计。

    薛寅见他们离开,虽有心除恶,心中仍是隐隐松了口气。

    以一敌多这等事,他做起来实在颇为勉强,虽被激起了凶,一把刀使得无比霸道,可他不擅长力,再拖久一点,恐怕就要力竭了。这当口他浑都发软,而且上伤口也不少,万幸都不是大伤。只是……他精疲力竭地喘一口气,麻烦的不是他,而是柳从之。

    柳从之力尽倒在了地上,周尽数染血,脸色惨白。若非柳从之仍在喘气,薛寅看着这个样子恐怕也要以为这人已经死了。可人虽未死,恐怕也不远矣,柳从之膛上刀伤虽侥幸未能伤及内脏,但况恐怕也不容乐观,更何况这人素有旧疾……

    薛寅蹲在柳从之边,低头打量他的伤势,微微摇头。

    生死未定,柳从之却在微笑。

    他仰躺的姿势近乎放松,然而体不自然地抽搐,面色青白。若说薛寅半面覆血看着像恶鬼,那柳从之脸色苍白,带着沉沉死气,着实是个死鬼。

    这死鬼却在微笑,笑容温和,神带一丝恍惚,眼中一片空茫。

    薛寅低声道:“你觉得你爬得起来么?”

    柳从之又吐出一口血,笑道:“你说呢?”他四肢一直在隐隐颤抖,还能用的右手不停地抓着地想要借力,可是他……爬不起来。

    这一刀虽不深,却是压垮他体的最后一根稻草,伤上加伤,风餐露宿,现在他……爬不起来。

    薛寅静静看着他:“你快死了。”他微微闭目,只要这人殒命,他便从此……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此此景,苍凉之余,又堪称平生耻辱。柳从之却仍在微笑。

    “我是快死了。”

    手脚都不像他自己的,浑剧痛,他能感到自己的血慢慢流过四肢,带来一丝温度,接着血的温度也渐渐冷却,于是他在彻骨的冰凉中明白,自己快死了。

    一生拼搏至今,九死一生,竟然是死在这里么?

    比他预计得要早,但若说意外,似乎也算不上……柳从之向来胆大包天,拼了命求生,同时也不把死亡当一回事……人生在世,总有生死沉浮,这个结局虽然落魄,可也……无多少遗憾。

    柳从之微微一叹,悠悠道:“人生至此,也是个了局。一路多谢你相陪。”

    最后这一句话是对薛寅说的,薛寅看着他含笑的眼睛,稍微怔忪。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写出来了撒花

    柳攻一个走神就把自己玩脱了()

    便当神马的╮(╯╰)╭l3l4

重要声明:小说《亡国之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