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择日而亡 第51章 杀之无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分之一虫 书名:亡国之君
    薛寅迷迷糊糊地被周围的喧闹之声吵醒了。

    他这么一觉睡醒,头晕的症状居然好了不少,上发似乎也没那么厉害了,精神也好了一些,爬起来看一眼周围况,却是眉头一皱。

    柳从之比他早醒,所以薛寅没有意识到他刚才睡着的时候直接滚去了柳从之怀中这个悲惨的事实……不过也好,小王爷若是知道了那大约得吐血,事已至此,还是不知道的好。让薛寅皱眉的,却是对面山头隐隐传来的火光。

    他和柳从之的反应一样,很快认出那是一队人,约莫三十人上下,训练有素,那架势,明显不是搜人的,而是在赶路前行。

    天色漆黑,借着火把的火光也只能看出这群人着黑衣,行进极快,让人觑不出来意。薛寅低声问:“这些是什么人?”

    “不知。”柳从之答,“不妨去看看。”

    薛寅点头。

    这时节局势敏感,这群人来历成谜,如此午夜疾行,目的几何着实不好说。须知此地近宣京,过了这座山,宣京就近在咫尺,这些人恐怕就是冲着宣京去的,可宣京如今局势……

    薛寅脑中一路思量,一面分毫不慢前行。他睡了这么一觉,病居然好了一半,于是也不复白天那病恹恹的模样,行动迅捷。柳从之休息得并不好,堪堪睡下又被吵醒,但面上并无任何迹象,面色仍然如常,面上含笑,步子依旧分毫不乱。

    柳从之装模作样的功夫可谓一等一的强,只要他不想,就极难有人能觑出端倪。可敏锐如薛寅,却在行了一段后回头看了一眼他,“你还好吧?”

    柳从之稍微有些意外,笑道:“怎么了?”

    薛寅狐疑觑他一眼,摇头打了个呵欠:“没什么。”

    他刚才觉得柳从之有些古怪,究竟是什么古怪,也说不上来……姓柳的脸色和前几天也没多大差别,似乎只是动作稍微慢了一点,不过他大约是想多了。

    两人一路前行,很快就接近了举着火把赶路的那一队人,恰好天公不作美,刮起了大风,火把在风中极易熄灭,如今天色又是漆黑,若无物照明,行走不易。这群人于是停下了步伐,商议之后,打算就地扎营休息,稍作整修再上路。此行大合薛寅二人的意,在这一队人安营扎寨的功夫,薛柳二人趁机靠近,最终借着一丝蒙昧的月光看清了其中几人的相貌。

    这一入眼,薛寅心里就是一沉。

    这一群人材高大异常,眉眼深刻,个个精壮强悍,薛寅久在北化,其父老宁王又是武将出,故而对月国了解颇多,这么一看之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些人都是月国人,而且不是普通的月国人,是经百战的月国武士!

    月国远在北地,环境比南朝恶劣得多,是以人口向来不算多,也一直算不上富庶。但凡事有失就有得,月国尚武,民风彪悍,人人悍勇,士兵战力强过南朝许多,是以这些北边的异族向来是南朝的心腹大患。人人都想过好子,月国人南征之心一直不死,这么个当口,宣京附近却惊现月国武士……

    薛寅皱眉,无声看一眼柳从之,却见柳从之面上也没了笑意,打量着这一队人,目光沉冷。

    两人既然撞见这事,就绝无可能就此抽离去,这一行月国人来历不明,不知在打什么盘算。纵使宣京如今被冯印把持,但那也是南朝的国都,有诸多民众,这群人藏头露尾暗夜前行,自然来者不善。薛寅慢慢靠近月国人的营地,这些人也并非全无交流,但说的都是月国话,他听不懂,也无从揣测这群人来的目的,只得干瞪眼。

    正自无奈,柳从之低低一笑,贴着他耳畔道:“他们在抱怨天气。”

    薛寅吓了一跳,只听柳从之专注地倾听那群人的谈话,一面在他耳边低声翻译:“一个人在抱怨天气不好,让他们不能继续赶路。他们路上被风雪困了三天,现在已经是晚了。”

    月国人以为旁边无人,说的又是月国话,不怕有人听懂,所以肆无忌惮,一路七嘴八舌说下来,倒是叫柳从之听了个清清楚楚。“他们是被一名‘统帅’派来的,似乎是打算找人。”

    一直到这里,谈话还算正常,柳从之大部分时间都侧耳听,偶尔简略地翻译几句。他于月国话也不算精通,仅能听懂八成,不过这八成已经足够了,只是几个士兵说得兴起,他越听眉头越皱:“一个人说,只要人找到了,这次就赚大发了。另外一个人说,就算找不到人,只要成事,这次也能抢几个姑娘……”几个士兵说着笑了起来,但谈话至此,已是不堪入耳,柳从之脸色沉凝,这行人的目的确实是宣京,据说是要找人,可听这几人口气,除了找人之外,显然另有任务,同时似乎还打算顺道打劫,寻欢作乐一番。

    他听到这里,脸色已是极沉,心中杀心顿起,这批人不能留,不管他们是被派来做什么的,对南朝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纵然宣京如今在冯印手中,他也不能掉以轻心。柳从之心念电转,心中杀意正昂,就听薛寅低声道:“这种败类,杀了吧。”

    薛寅眼睛也不转地盯着那群人,北化也算边境,他常年在北化,也不是没碰上过月国劫匪入境劫掠,有时事发突然,等官兵赶到早已是十室九空,景象奇惨无比,见这群人满脑子想着烧杀劫掠,登时忆起新仇旧恨,第一个念头也就是……杀。

    不得不说,在这一点上,两人的想法还真的一致。

    只是眼下他们就两人,而且是两个病秧子,对上的是三十来个精壮的好手,要直接冲上去把人全部干掉什么的……还真不太实际,薛寅确实习过武,但他也绝非什么能以一敌三十的好手,这等好手都是传说中的武林高人,不会轻易在人前现的。至于柳从之……薛寅瞧一眼柳从之苍白的脸色,柳从之手胜过他,若是全盛时期,不知如何,但如今这么个快要病入膏肓的样子显然是不成的,但难道要让他们放过这队月国人,任由其前去烧杀抢掠?当然不成,杀是要杀的,但需要一些技巧。

    薛寅先和柳从之往后退了一段,开始正经商议怎么下手。这个吧……月黑风高杀人夜,两人都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主儿,商议起这等事来着实默契十足,嘀嘀咕咕一番,很快定计。正打算行动,薛寅突然想起了什么,问了一句:“你会讲月国话?”

    柳从之道:“稍微学过一些,我常年在边关,经常和月国人打交道,需要用到。”

    薛寅真心求教:“你还有什么不会的?”这么走了一路,他算是对柳从之服气了,文武双全也就罢了,但做饭他会,变装他会,连月国话他都会,姓柳的究竟有什么不会的么?如此之人……还真难怪柳从之此人能成一代传奇。

    柳从之微笑:“三百六十行,我不会的事可是数也数不完。许多东西不过略通而已。”

    薛寅看他这副温温和和一点不矜骄的样子,一时无言,慢吞吞打个呵欠。他算是明白了,柳从之上,一切皆有可能,再是发生什么,也不稀奇。柳从之此人……上辈子定然倒霉得要死,这辈子才会占这么多好处。

    这辈子就倒霉得要死,约莫要等下辈子重新投胎才能转运的薛寅回过头打算料理扎寨的一群人,歇息了一会儿,风势还没停,反而有愈演愈烈的势头,这群人于是止了等风停后继续赶路的念头,打算就地休息一夜,天亮赶路。此行正合薛寅二人的意,小薛王爷心忖这群月国人着实上道,不等他使手段,已经自己准备好往坑里跳了,当即一言不发,小心尾随跟上,手里扣住自己随的匕首,嘴唇微抿,心中杀气已翻腾。

    柳从之不和他同路,两人分路从两个方向包抄。薛寅手持匕首,神专注,浑已经绷紧,整个人如同一把即将出窍的剑,周隐约可见锋利。柳从之却与他截然相反。柳从之平时周气势极强,可谓不怒自威,他生得太好,唯有气势足够,才能压住人。可如今柳从之把自己画得毫不起眼,平时周的气势也随之一敛,消失无踪。他怀杀意而去,周却一点杀意,甚至一点气息也没有,伏在黑暗中,无声无息。

    甚至他看人的目光也很平和,那是平和的……看死人的眼神。

    他的唇角甚至微微带笑。

    战场数年,无数鲜血洗练过,生死厮杀都已是常事,正应是常事,所以不需紧张,不需杀意外露,不需有一丝一毫的动容……不就是你死我活么?人生常态,何须动容?

    月过中天,这批月国人留下三人守夜,接着各自睡去。看得出急行军之下,三名守夜的士兵也是疲倦,个个呵欠连天。这半夜守夜确实是无聊,过了一会儿,其中一人站起来走到旁边僻静处,打算小便。

    他才堪堪找到合适的地方,忽然后颈一痛,眼前一黑,没了知觉。

    柳从之悄然收回手,将这倒下的人拖走放好,接着同远处的薛寅使了个眼色,两人一人选中一个,飞快冲了上去,薛寅手中飞刀激而出,柳从之出手直接锁喉,势要将这二人立毙当场!

    作者有话要说:(:3」∠)终于写出来了。

    其实这两只三观非常合,所以凑在一起杀人放火啊【喂】之类的总是很有默契……

    全能的柳攻很谦虚……表示他还是有很多很多不会的(:3」∠)

    薛喵表示自从知道柳攻会做饭这人的影在他眼中就高大上了起来【喂

    今天收到两枚地雷,谢谢羽夜流岚亲和帝凡亲,么么哒l3l4

重要声明:小说《亡国之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