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择日而亡 第48章 夜逃风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分之一虫 书名:亡国之君
    冯印下的是封城令,三之内封锁城门,不许任何人出入,有天大的事也需缓上这三。速度上更新等着你哦() 百度搜索 乐文 就可以了哦!当然,封城至多也不过三而已,超出三,老百姓再是敢怒不敢言怕也是忍不住了,然而时间紧迫,时局严峻,薛寅与柳从之在宣京多逗留一天,就多一分危险,若不能在这三天内逃出,迅速前往北边战场,事恐怕不妙。

    毕竟时局千变万化,柳从之今在逃,可他仍是帝王,若是再拖上那么十天八天,没准柳从之不死也得死了。至于薛寅,则更是插上翅膀也想去北边,和薛明华汇合。二人目标一致,行动起来还真是迅速。当然,问题来了,既然是封城,要怎么出去?

    哪怕柳从之一双手化腐朽为神奇能把他们俩人扮得连亲妈也认不出来,很遗憾的是,他们目前根本没有混出城,让把守城门的官兵验证柳从之易容手艺的机会,出城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悄悄地溜出去,二,强硬地闯出去。

    第二条路不予考虑,如果能闯出去早就闯出去了,他们还至于混到蹲在小巷里喝西北风的地步么?所以剩下的只有一个办法,悄悄地溜出去。

    城门锁死,全城戒严,怎么溜?

    柳从之微笑,城门锁死不假,但谁说了出城就一定要走城门的?

    世上有一种东西,叫做暗道。

    而柳从之吧,生在宣京长在宣京,曾经在这座宣京城里混到位极人臣,万人之上,所以,城北的贫民窟他熟悉,那座高高在上金碧辉煌的皇宫他熟悉,能够秘密出城的暗道,他也熟悉。

    问题来了,既然他知道出城的密道,那为什么不一开始直接出城,免了夜长梦多?

    柳从之继续微笑,如果不是城门紧锁,他还真不想走这条路,原因无他,这条捷径一点不好走。

    宣京城历经数朝,早已修筑完善,即使在柳从之最风得意的时候,也难在宣京地下修筑这样一条暗道,毕竟耗时太长,修建困难,又极易走漏风声。这条柳从之知道的暗道乃是早在前朝就修筑好的,距今恐怕已有数百年,其真正建造者已难以考证。为何说这条密道难走?只因要进这密道的入口就大大的麻烦。

    这条密道的开口在宣京城西。城西可谓宣京最繁华的所在,历来都是达官贵人居所。在这其中,有一座大宅,乃是前朝将军府,最后几经辗转,入了宣京一名富商手中,若是到此为止,此事也不算棘手。然而问题是,这名富商家底颇丰,其女儿不久前和大将军冯印订了儿女姻亲,冯印入宣京后,索就在这附近开宅建府,而如今非常时刻,冯印府邸周围的防备恐怕比城门处还森严,这座前将军府与冯印府比邻,其戒备恐怕也差不到哪里去。

    柳从之苦笑叹息:“早知有今,我当早点把这宅子盘下来才是。”他当年离京太仓促,此番回京后事务繁多,一直无暇顾及此事,不料如今有此一遭。

    薛寅注意的却不是这个,“那密道的开口在哪里?”

    柳从之面上含笑:“那是一处偏僻但雅致的院落,恰好是男主人最宠的小妾的……卧室的上。”

    薛寅脸色抽搐。

    男主人最宠的小妾的卧室的上?

    这意思是他们不仅要顶着冯印府上森严的戒备混入府邸,还得准备着去看一场没准会惊动所有人的宫大戏?

    薛寅思及此,面上霎时一片死寂,柳从之仍然微笑,好整以暇叹一口气,“我们走吧。”

    世事艰难,两人于是启程,打算去到那……男主人最宠的小妾的卧室的上,一探究竟。

    城西戒备着实森严。两人如今都是一副最不起眼的落魄如叫花子的样儿,在半夜三更,所有人都容易松懈的时候,偷偷溜进了冯府的势力范围内。

    城北虽有士兵巡夜,但一路走来几乎没有多少麻烦,然而一入城西范围内,周围巡逻的兵士明显增多,两人行进的速度逐渐缓慢,一开始尚能畅行无阻,到最后临近前朝将军府的时候,几乎已是举步斟酌。

    冯府周围驻扎士兵极多,可以说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眼看着将军府近在咫尺,薛寅和柳从之埋伏在将军府后门的草丛里,思考怎么溜进去。

    这好歹是前朝将军府,高门大户又是戒备森严。后门已经算是守卫最薄弱的地方,奈何巡逻的士兵仍是不少,两人到底没本事凭空消失,要越过这高墙进去问题倒是不大,问题是怎么在不被发现的况下进去。

    薛寅神色困顿,柳从之目光清明,两人却都极有耐心,一声不吭地观察周围守备,查探况,一点不轻举妄动。这里到底离冯府已有一段距离,从巡逻士兵的换防况来看,要混进去倒也可行,只除了必须引开其中一队巡逻士兵,如此才能赢得溜进去的时机。

    薛寅不知不觉已经精神了起来,眼睛牢牢地盯着周围几队巡逻的士兵,嘴唇微抿,神带了一份认真。大半夜不能睡觉跑来做这种事固然倒霉,但也不是全无乐趣,这等扒门做贼的事,小薛王爷还当真没做过。相较他的兴奋,柳从之倒仍是不温不火,面上含笑。薛寅回头看了他一眼,低声问:“谁去?”

    两人有一种无言的默契,彼此都清楚要溜进去需要引开一队士兵的注意力,所以唯一剩下的问题就变成了:谁去做那个引开士兵的人?

    柳从之微笑,稍微指了指自己:“我去。”

    把人引开是件有风险的活儿,薛寅不料柳从之这么干脆,一时倒是狐疑了,不由古怪地看了柳从之一眼,却见后者笑得眉眼弯弯,笑容带一丝成竹在的狡猾:“我自有办法。我们在里面汇合。”

    两人都是干脆之人,三言两语定下计划,接着就毫不含糊地执行起来。薛寅趁人不注意,闪窜上了树,在树上隐匿,等待时机。柳从之则是飞快往另一方向潜行,也爬上一棵树,远远看着盯守薛寅所在位置的一群士兵,不声不响从怀里拿出个小东西,接着一抬手抛了出去。

    那小玩意无声无息在远处落了地,恰好就在那队士兵的不远,接着只听砰的一声,那小东西猛的一下炸开,闹出不小的响动,附近所有士兵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薛寅知时机已到,于是再不迟疑,轻巧一个纵跃,已是从树上翻到了院墙之上,他攀在院墙之上,本想看一眼柳从之的况,不料却听见一声大喝:“谁在那里?”

    柳从之使了个讨巧的手段,用怀中随带的小玩意吸引住了士兵的注意力,他自己也是趁这个时机打算往院子里溜。不料士兵里却有反应极快的,柳从之所处之地虽远,但仍有人眼尖看见了这小玩意飞来的方向,薛寅得了便利,倒是很顺利地混了进去,柳从之却不那么走运,被人发现了藏地点。

    此事不妙!薛寅一皱眉,柳从之已被盯上,这点时间是不够他脱的。急之下,薛寅来不及细想,掌心所扣几枚石子脱手而出,直击几名士兵。薛寅手里暗器功夫极准,石子刚一脱手,他看也不看一眼,利落地借力翻落地,接着一路疾行,飞快地远离刚才的地方。

    他这一手暗器功夫再准,只要出手,也就等于暴露了自己的位置,所以他不能停,只能往前走!无论如何,他已经顺利入府,接下来只需找到密道入口,暂时就能安全。这几枚石子或能帮柳从之解一时之困,但薛寅无暇回头看,也不知况究竟如何,如果姓柳的真的这么不走运,那他也没办法,事已至此,找到出路才是正经。

    薛寅虽是第一次来这将军府,不比柳从之熟门熟路,但到底进来之前在外面围着这里打量了这么久,结合柳从之的描述,心里对此地大概的地形方位还算有谱。府内戒备倒是不如外面森严,薛寅一路小心,没遇上多少麻烦,就到了那传说中的“男主人最受宠的小妾所在的院落”。

    这黑灯瞎火的,能在一堆房舍里准确地找到这院子说来应该不容易,奈何这院子确实如柳从之所说“偏僻而雅致”,三面环水,院中修着一座阁楼,十分雅致,要论整个府里最偏僻的院落,也只能是这个了。薛寅一路顺利,摸到地头,稍微松了一口气,折腾了一晚上,总算见着点希望。

    在他松气的当口,忽听有人低声叹了口气,薛寅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浑戒备,转头看见那叹气的人,却是浑一松。

    “你来了。”他松了口气。

    柳从之低笑,“方才多谢。”

    薛寅倦倦道:“不用谢。”

    这黑灯瞎火的,柳从之刚才能被盯上着实是不走运,如果不是薛寅掷出的石子替他拖延了片刻时间,让柳从之得以顺利脱,后果恐怕就不妙了。

    不过如果不是柳从之引开士兵注意力,薛寅也难顺利混进来,两人这么兜兜转转,还真是有了几分共患难的分和默契。今夜虽有不顺,但到底得以汇合,两个狼狈不堪的小贼十分顺利地找到目标小屋,接着进入了今夜的正题。

    如何接近男主人最宠的小妾的卧室的……在男主人和小妾都在,并且都睡在那张上的况下。

    薛寅无奈地叹了口气,十分头疼。

    作者有话要说:困。。。死。。。了。。。。

    这章其实还剩个一千多字的尾巴,但作者实在hold不住了。。。。。

    qaq剩下一千多字明天更,么么哒。l3l4

重要声明:小说《亡国之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