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择日而亡 第43章 天子之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分之一虫 书名:亡国之君
    柳从之用以藏的这处民居地处宣京北城,城北是市井小民住所,街巷简陋,来往之人众多,龙蛇混杂。 这民居处在一条小巷深处,乃是一个一眼望之便知落魄的小院,室内物事虽全,然而陈设古旧,也不知柳从之多久派人打理一次。所幸柳从之不是养之辈,薛寅自幼也没这待遇,故而两人对此状倒都是毫无不满——只除了一点,晚上太冷,风阵阵直往骨子里钻。

    薛寅这么个顶顶嗜睡的人,也不太扛得住这天气,半夜冻醒了一次,清早又给冻醒了,最后索裹着被子坐在上,眯着眼睛倦倦地打瞌睡。

    一旁的柳从之仅剩的被子被抢,故而也不继续休息,而是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又窥了一眼窗外天色。

    天边泛着鱼肚白,天色尚早,周围仍然寂静,但已隐约能听闻远处传来的人声。

    这形乍一看似乎毫无不妥,故而薛寅全无反应,可柳从之却挑了挑眉,微微摇头。

    柳从之生于宣京城北,少年时有不短的时间都生活在这附近,对这天子脚下的贫民窟可谓知之甚多。城北乃流民与穷苦百姓聚居之所,这世道,所有人活命讨生活尚来不及,不起早的除了闲人就是废人,许多贵人尚没有得闲的功夫,普通贫民又何来这等奢侈?如今天才蒙蒙亮,但若是一切如常,早该闹起来了,哪能如此清冷,连个叫卖小食的小贩都没影子?

    若是他猜得没错,外面只怕有人在连夜搜城。柳从之扫一眼窗外,而且,恐怕就要搜到他们这儿来了。

    他叹了口气,不紧不慢地坐到屋里唯一一面梳妆镜前,看一眼镜中自己稍显苍白的脸,微微笑了。

    柳从之是个很好看的男人。

    他长得不像他爹,也不像他娘——他倒是没见过他爹,但据他娘说,他长得不俏父。他娘也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的大美人,面相秀美之余又带一丝刻薄,不是什么有福的面相。柳从之五官只隐约带一丝爹娘的轮廓,但就是生得好极了。他年幼顽皮时为了自己这张被说像姑娘的脸没少和周围小孩打架,后来长大一点,机缘巧合开始读书,于是慢慢开了窍,知道打架乃是下策,使伎俩让人再不敢嘲笑他才是上策。他少年风光得意时,这一张风流俊俏的面孔着实给他惹了许多麻烦,说什么难听的话的人都有过,然而如今已有很多年无人敢拿他这张过于俊美的脸说事——若是实在有人不长眼,他也不介意给那人一点教训。

    这么一张脸,好看是好看,可惜太显眼了。

    柳从之从梳妆台下的箱子里翻出改容物品,认真端详了一会儿镜中自己的容颜,而后执起笔,一点一点在自己脸上涂抹起来。

    这边柳从之在忙活,薛寅在上也赖够了,懒洋洋一睁眼,抬眼就看见了柳从之。

    柳从之化完了妆容,俯收拾东西,似有所觉,回头看一眼薛寅。薛寅定睛看他一眼,一开始以为自己看错了,还不自觉地揉了揉眼睛,愣了愣神,才反应过来,这厮是柳从之。

    薛寅眨眼,眼前这人……一脸晦暗面带死气神色沉,脸上有一片可怖的红黑色斑点,形状丑恶,令人见之生恶。这么一个人,本面目已是被脸上痕迹遮得快要看不清楚了,加之面色黯淡晦气沉沉,虽未刻意在脸上弄出皱纹褶皱,却让人一见他就想问:“您老贵庚?您老几时归西?”

    柳从之端着这张人见人恶的脸,看了一眼薛寅,问道:“如何,能认出来么?”

    薛寅仔细看了几眼,一脸严肃地摇头:“陛下手艺高超,一定没人认得出来。”他觉得就算是柳从之的亲妈在这儿,也认不出来眼前这个货。当然,柳从之的亲妈似乎多年以前就只剩一个牌位了。

    “好像就要搜到我们这儿了?”薛寅纵然对势预料不如柳从之这么精准,但见柳从之如此做派,哪还有猜不出来的?再说他不是聋子,自问耳力不错,自然听得见由远而近的喧哗声。柳从之含笑一点头,亏得他将自己弄成这么个鬼恨神厌的模样,他这么一笑竟硬生生显得不难看,笑意凝于嘴角,目光清亮,将这张脸上近乎触目惊心的丑恶冲淡了些许。薛寅为之叹服,这脸妆容确实可以说瞒天过海,但若硬说有什么破绽,恐怕就是这双眼睛了。

    这双眼太利,神光内蕴,绝非一个将死之人的眼睛。

    薛寅这个念头在闹中一转而过,就见柳从之目光一转,眼神登时变得木讷呆滞,眉间隐隐萦绕着一股怨气和死气。感这姓柳的装模作样的功夫不亚于天狼那神棍啊,薛寅心中啧啧有声,听得外面人声越来越近,正准备脱出去避一阵,不料柳从之轻笑:“不必如此。”而后施施然从手边拿起一件衣服,扔给薛寅,“你也换装。”

    薛寅盯着柳从之给他的这一件……灰不溜秋的破破烂烂的女装,忍不住磨了磨牙,问道:“你确定?”

    “我确定。”柳从之气定神闲,“第一,人要来了。第二……”他优哉游哉从怀中摸出两样东西,放在薛寅面前,笑道:“别急着走,你先看看这个。”

    ***

    满京的士兵在找刺客在哪里,声势浩大,知道的人道他们在找刺客,不知道的人道他们在铲地皮。今不见下雪,但满京城的流言纷飞之状恐怕远胜大雪纷飞之景,有人传圣上暴毙,于是就圣上为何暴毙发展出了不重样的二十几个版本的原因,又逢宣京封闭,满京搜索令,老百姓们再是不知政事,也明白这是要变天了,故而一面惶惶然闭户家中不惹事端,一面畅想种种宫廷秘事皇权争斗,虽担惊受怕,倒是一点不无趣。

    而真正知道内的人,可真不觉此事有趣。

    袁承海于府中静坐,莫逆在一旁,仰头观天象,手中掐算念念有词。袁承海对神术其实并不尽信,莫逆算这一卦,却是他自己要算的,美其名曰“为袁大人解忧。”袁承海本当这神棍要夜观星象再装模作样算上一阵,不料莫逆道:“此卦不可依星象算,陛下如今踪迹不明,宣京如罩乌云,若是再以夜间星象算卦,则黑云罩顶,一丝光线也不可寻矣。”

    神棍一开腔实在是吹得离谱,袁承海道:“那你要在白天算?”

    莫逆摇头:“白天也不行,光太盛,正气升腾,不符陛下如今境况。”此人手摇折扇,淡淡道:“此卦必须得在破晓时分算。是明非明,是暗非暗,生死并存,正合此卦卦象。”

    于是在薛寅和柳从之为了一件女装纠缠的时候,莫逆在观天象,掐指算卦。

    莫逆这人一正经起来,就让人知道他当年“逆命”的外号绝非白来,神严肃,不说一仙风道骨,那也是一脸仙气缥缈,气势着实十分唬人。袁承海本无可无不可,这时也被勾起了点兴趣,静候莫逆答案。只听半刻之后,莫逆一脸为难地叹道:“此卦……”

    袁承海淡淡道:“此卦如何?”

    莫逆摇头叹气,“卦象复杂,陛下福缘深厚,乃是吉人天相逢凶化吉之命格,若遇贵人,便更上一层楼,战无不利。然而……”

    世间万事,就属这“然而”二字坏事,袁承海道:“然而如何?”

    莫逆道:“此卦喻生,也喻死。死生互冲,九死一生……”

    袁承海听着淡淡一笑:“如此,你就是什么也没算出来?”

    又生又死,可不是什么都没算出来么?

    莫逆神色一点不见尴尬,无奈叹道:“陛下乃是真龙天子,运数天成,不受凡力所佐。陛下命数之奇,我平生谨见,恐怕已非我力所能及。陛下一生……”

    袁承海问:“陛下一生如何?”

    莫逆肃容道,“陛下一生改逆命数多矣,以致命格大变,成人之所不能成。逆命者或有通天福缘,又或有通天祸患,其中种种,着实难测。”

    柳从之若听见莫逆此番言语,必定要含笑叹一声:“我之命数,何必由天?”

    不过柳从之没听见这番话,自然也不得反驳,他在做一件事——让薛寅乖乖地上女装。

    这还当真不是柳从之有意为难,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搜查之人已然在即,柳从之含笑给出的,却是两份份凭证,凭着这两张纸,再加上对应的路引,他们才能顺利出京。

    这两份份凭证,一人是患重病的古怪鳏夫秦老汉,一人是秦老汉独女,嫁不出去的古怪老姑娘秦江。

    薛寅瞪着这两份路引咬牙切齿,姓柳的若是没遇到他同行,难道又能凭空变出一个“女儿”秦江?

    柳从之向来善解人意,此时自然诚恳地解释:“为防有变,此地备有几份凭证。若我是一个人,自然不必用这父女二人的份,但此时我们是两人,只能将就。”

    薛寅咬牙切齿,盯着那件女装,深深吸气,而后一把夺过,面无表,十分利索地更衣。

    柳从之于是唇角勾起,“想通了?”

    薛寅面无表地穿衣,并不理会。外面声音将近,柳从之于是也不多说话,凑近两步,替薛寅梳理起他本就睡得稍显散乱的头发。他既然要换女装,自然也得梳女头,做戏没有做一半的道理。柳从之替薛寅将满头长发理顺,他一手拿着梳子,另外一手轻按着薛寅的头。柳从之手指冰凉如寒铁,冰冷的温度触上头皮的刹那,薛寅只觉浑一僵,又是戒备又觉古怪,头皮发炸,一时来不及多想,本能地往后一闪。

    柳从之静立原地,看一眼自己的手,稍微苦笑着摇一摇头。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的份赶出来啦><

    天狼又在吹牛皮╮(╯╰)╭

    柳攻用冰凉凉的手去摸薛喵的毛然后薛喵炸毛抛开了╮(╯╰)╭l3l4

重要声明:小说《亡国之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