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择日而亡 第42章 浪花滔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分之一虫 书名:亡国之君
    柳从之究竟是有病还是没病,病入膏肓还是略有小恙,实在是不太好说。

    薛寅也着实是好奇,奈何实在问不出来。柳大仙一张脸俊美苍白,笑得云淡风轻,一口咬定说“略有小恙”,那恐怕也就天狼一类的神医才能看出端倪。薛寅不是神医,既然问不出来,他决定做点实际的——睡觉。

    十二月的天,就算房里起火盆开暖炕,有时也冻得不行。何况这民居清清冷冷,只为跑路用,自然没有火盆一类的奢侈东西,只有薄薄两被褥。小薛王爷实在是乏了,睡了半夜,又冷得厉害,迷迷糊糊地被冻醒了,睁眼只看见了侧坐在边闭目养神的柳从之。

    民居简陋,不过一张。薛寅一进门眼睛就黏在了上,没过一会儿股也黏在了上,最后整个人都黏在了上。按说他们该商讨一下怎么分晚上怎么休息一类的,但薛寅笃信自己占了就是自己的,才懒得管柳从之究竟如何,左右这人不会找不到地方睡觉。两人安顿下来后,薛寅倦极,很快就抱着被子睡去,至于那柳从之睡了是没睡,还在吐血没有,是不是要睡地板,他是不上心的。

    他近乎嚣张地霸占了,睡得一派香甜,柳从之却也付之一笑,并不打扰,仅在尾靠墙侧坐,闭目小憩。

    这位皇帝出微寒,绝非生惯养,耽于享乐之辈。这么侧坐而眠,竟也是一点不勉强。小屋里并未亮灯,唯窗外隐约透进月光,薛寅才睡醒,脑子迷迷糊糊的,呆呆地打量着柳从之的脸。

    这个人于他是障碍,是压在他肩头的一座大山,是高高在上的帝王,是他做梦都想逃离的所在,可现在他们居然睡在一张上。他困倦已极,在柳从之这样的人旁边入睡,竟无一丝防备,似乎冥冥中有一丝笃定,这人不会把他怎样。

    然而促使他想要从柳从之这等人边逃离的,不就是对新皇的不信任么?柳从之再是风度翩翩,满面笑意,也是帝王,而帝王之言……不可信。

    薛寅眯着一双困倦的眼,目光无意识地落在柳从之脸上。柳从之相貌确实是极好,俊美却不柔,醒着时虽时时含笑,仍然气势迫人,如今闭目沉睡,不见平时那股让他望之头疼的气势,却反让人觉得这人五官轮廓极美,几乎无可挑剔。

    美人谁都看,这人又生得着实养眼,左右睡不着,薛寅就多看了一眼,看着看着,开始思考一个问题。

    柳从之这样的人……容貌无可挑剔,风度翩翩,文才锦绣,领兵骁勇,又得时运相济,一路势如破竹,篡皇位,夺江山,实在是所有人能想到的好处都占尽了。可天生万物,凡事有好就有坏,没人能占尽所有好处,薛寅纵使不是神棍,也知凡事不可至极处,好运到了极处,定然是会还的。姓柳的风光到了极处,万人之上,转眼间却也沦落到了要和他一处逃亡的下场。此去前路难料,柳从之又“略有小恙”,今后种种实不好说,如果这人真的倒了,难道那冯印还真能做皇帝?

    想起当宣京城破,柳从之于御花园中设宴,冯印对自己的一阵奚落,薛寅撇了撇嘴。姓柳的虽然看着头疼,但对比那姓冯的,还是好上太多。

    这么胡思乱想一通,柳从之这张脸看着也顺眼多了,反正大家一起倒霉,总比他一个人倒霉要来得舒爽多了。薛寅醒了这么一会儿,困意又慢慢涌上,于是倒头又睡了下去。

    他这边消停了,柳从之却无声无息睁开眼,薛寅尚能在没有危险的时候睡得安稳,柳从之却是个有许多年没睡过一个安稳觉的人,他一生起落太多,大起大落大悲大喜,无边尊荣和无底贫苦都经过,又多年戎马、枕戈待旦,可以说柳从之是一个从未放下过戒心的人,别说他是和薛寅共处一室,就算是跟随他多年的心腹、战友、也不会例外。防人之心不可无,这次宫的推波助澜者,不就是他多年的心腹,下属么?

    柳从之安静了一会儿,就算他无防备之心,他也绝无可能安然入睡。口的抽痛时时都在……他不是铁人,自然也不是不知疲倦,不知疼痛,这些年看似风光,实则冷暖自知,时有九死一生之局,他这些年行事,有时可说全靠一口气撑着,可若这口气散了呢?他便……死无葬之地。

    寒夜静思,不免暗生凄凉之感,柳从之目光稍转,见薛寅抱着被子睡得安稳,似乎是嫌冷,故而整个人都蜷着,跟只倦猫似的。薛寅绝非不知愁滋味的少年人,他看着年轻秀气,但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男人,可如此不设防的做派,倒带了几分可

    到底是年轻……柳从之微笑,倒退个十年,他二十几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呢?

    似乎也曾有过意气风发,年少轻狂?

    所以敢抗上意,拒赐婚,朝堂失势后会憋着一口气从军入伍从头打拼,敢敢恨,现在想想,都觉荒谬,那个人真的是柳从之?柳从之也曾有过那等时光?

    当年如此,如今却……

    面目全非。

    此番事变,本当一路会颇为寂寞,不料有这样一个非敌非友之人同行,倒是少一分寂寞,多一分趣味。

    就如同本以为等着自己的会是一杯苦酒,不料开了封,却闻到酒香醉人,香气浓郁,却是最烈的烈酒,也是最香醇的烈酒,饮一口如烧火入喉,饮一口如饮琼浆。

    柳薛二人能睡,全宣京的人能睡,那么至少宣京还有一人是不能入眠的。

    天色将白,冯印站在柳从之寝宫前,只说了一个字,搜。

    上天入地也要搜!关城门,挨家挨户搜,不见人不罢休!凡事讲究一不做二不休,他已经做了这等干系甚大要掉脑袋的事,就绝不容许此事出漏子!冯印目光沉,整个人如同一条发了狠的孤狼,咬着牙一条一条地下令,封城令,搜查令,戒严令。宣京城防兵权在他手,剩下傅如海不在边关,手下无私兵,其余文臣手中更无兵力可言,他此番反叛,确实是精心谋划已久的大手笔,若非柳从之事先得知消息,巧妙遁逃,冯印这时只怕早已乐得逍遥,然而柳从之这等人,只要不死,就决计不能让他放心。故而他虽暂时得计,但仍是心抑郁,脸色沉。

    旁一谋士见他如此,稍微放言宽慰:“爷请宽心,那柳从之虽遁逃,但孤一人,翻不出什么名堂来。”

    这话本是为了让冯印心里好受一点,不料冯印一听之下却勃然大怒:“你懂什么!你知道柳从之是什么样的人么?我跟了他几年,还不清楚他脾?”他被激起了通戾气,咬牙冷笑道:“柳从之这样的人,就不能给他一分一毫的机会。你以为他不足为惧,但他会回来咬死你,你信么?”

    最后三字说得特别慢,谋士打个寒颤,不言语了。冯印发完怒,疲惫地闭眼喘气,此事不算完,他还有很多事要做。

    腊月二十八,柳从之病重,不幸于寝宫内遇刺。御林军指挥使蔡京护驾,不幸为刺客所杀,为国捐躯。柳从之寝宫内血溅五步,刺客杀害柳从之后,嚣张地在宫墙上留下血字,写道:“篡国之君,吾为天下除之!薛朝忠烈,当可得慰!”而后携柳从之尸体离开,将军冯印虽接到密信入宫,却晚一步,眼睁睁地看着刺客背着柳从之尸首离去,双目呲,悲痛已极。感怀陛下对己深恩,更恨刺客猖獗,谋害新君,一时怒不可遏,下令宣京全城封,关闭城门,搜拿刺客下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同时派兵捉拿薛朝亡国之君,要拿此人之血为陛下送葬,不料兵马一直,薛寅却不翼而飞,冯印大怒,再下搜查令,搜捕亡国之君,直言刺客定是由宵小薛寅指使,痴心妄想复国,复他大薛江山!

    就这么一出戏,自导自演,作唱俱佳,可谓是精彩纷呈,一石三鸟,又撇清自己,又搜捕柳从之,还借机打压不服他的薛朝旧臣,让薛朝旧臣个个噤若寒蝉,如坐针毡,生怕这一场政变牵连到了自己,只愿作壁上观,看柳朝人窝里斗。柳朝人也确实不负期望,很快窝里斗起来。有人怵冯印,顾青徽却是一点不怵的,他很快找到了冯印,言辞锋锐,只问他一句话:“陛下可是确定必死?陛下尸何处?”

    冯印这一出戏确实演得精妙,奈何柳从之未能死成,不得尸。夜里时间仓促,他又找不到一具和柳从之相似的尸体以蒙混过关,故而柳从之尸就成了这个故事里最大的破绽,顾青徽不顾其它,一阵见血,一眼看出了问题的关节所在。

    冯印深恨这个对柳从之忠心耿耿的家伙,闻言悲痛地叹了口气:“我亲眼目睹,那歹徒将陛下背走前,陛下便已……断气了。可恨我来不及救……”

    顾青徽淡淡道:“那歹徒是何时何地,以何种姿势将陛下背走?冯大人又怎么知道陛下那时已断气了?若是你探了陛下鼻息,又怎能容歹徒将陛下尸带走?”

    顾青徽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冯印听得面色沉,倏然笑了,稍微一拍手,“顾大人确实好见地,不如在这儿多修养几,休养生息,平平火气。”

    随着他的动作,周围现出一名名士兵,顾青徽孤一人,又是一届文人,不掌兵力,自是无计可施。顾青徽也不惊诧,冷笑道:“冯印,你是头养不熟的狼。”

    冯印也冷笑,“顾大人既然知道,就不该来。来人,带顾大人下去。”

    这边宫廷内浪花滔天,那边,薛寅和柳从之却遇上了麻烦。

    很现实的麻烦,宣京封城,士兵挨家挨户搜人,谁都不放过。

    作者有话要说:(:3」∠)抱歉这章很晚,时差党已经熬到了大天亮orz

    稍微写写两只的心路历程,柳攻表示他体弱逗猫,有猫同行很愉快,薛喵表示他是一个颜控。冯大人表示他写剧本出,演技去拿个奥斯卡小金人没问题。l3l4

重要声明:小说《亡国之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