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择日而亡 第41章 人心不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分之一虫 书名:亡国之君
    薛寅面色一僵。樂文小說網 www.?wx?.σrg 妳今天還在看樂文嗎?(亲,更多文字内容请百度一下())

    什么叫你们俩在那儿做什么?

    他和姓柳的难道还能做什么吗?

    如果问他想干什么,他想抽眼前的人一巴掌,但是他不能,所以他只有僵着一张脸一言不发。

    柳从之从容一笑,不着痕迹地放开薛寅,垂首恭敬道:“我们找到一处可疑痕迹。”

    他姿态放得低,喊话的御林军注意力被转移,故而也没怎么在意他长什么样,问道:“什么痕迹?”

    “是一处足印,方才我们就在这附近发现的。”柳从之转头作查找状,恰好背对着御林军,他材高大,挡住了后者的视线。此时柳从之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薛寅反而被忽视了。薛寅不动声色打量周围,因为宫中没人,御林军三三两两分开搜索,除了这个喊话的御林军,一时倒是无人注意他们。

    如此便好办。

    “哎呀,我刚才确实在这儿看见了足印,绝对没看错。到底在哪儿呢?”柳从之一面在地上搜寻,一面装模作样地皱眉。

    御林军听得生疑,“你确定你看见了?”

    柳从之信誓旦旦道:“千真万确,我这双眼还是不会看错的。”

    他们在这边聊得起劲,薛寅趁没人注意,一弯子往前跑。柳从之用余光觑着他背影,微微一笑。

    御林军这时有些回过味来了,起疑道:“你是谁?我怎么看你这么眼生?你是哪一队的?”

    柳从之面不改色,“我姓杨名柳,是才进来不久的新人。”他说着突然有些扭捏起来,“我本不够格来这儿的,但是副指挥使杨大人是我舅舅,所以……”

    御林军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还以为这是个什么货色,一面道:“杨大人的侄子是吧,我还没见过呢,你把头抬起来?”

    柳从之却不答,骤然一指前方,惊喜道:“对,那脚印就在那儿!”

    他指的是前方不远处,确实有一串脚印,看着极为仓促,似是有人飞快奔向远方。御林军一看之下确实无误,登时也顾不得许多,立时扬声命令下属:“这边!我们追!”

    柳从之于是也殷勤向前跑,奈何中途脚下一滑,摔了一跤,等爬起来已落到了队伍末尾,一人路过,本打算扶起他,不料这黑灯瞎火的什么都看不清,脚下一滑,直接踩中了柳从之的脚。

    还踩得重。

    这人歉然道:“真是不好意思。”

    柳从之面色丁点也不变,笑道:“你非有意,何必道歉?”

    踩他的人——也就是薛寅,皮笑不笑地一提嘴角,低声道:“这出戏可闹得很,陛下这是打的什么算盘?”

    柳从之轻笑:“我可什么都不知道,有人想找人,我不过让他找不到而已。”

    两人不紧不慢跟在队伍的最后,既然这群人要找的正主就在这儿,那串脚印指向的方向自然是错的。事实上地上本来也没脚印,柳从之信口胡诌说有脚印,拉住御林军的注意,薛寅便趁人不注意去制造了一串脚印。想揍姓柳的是一回事,但自己命又是一回事,要是被发现份,那吃不了兜着走的就不光是柳从之了。

    不得不说今这等形,还真看得薛寅有几分幸灾乐祸,当然,如果他没有在人堆中发现这位柳陛下,他会更高兴。

    柳从之三个字对他而言只代表了一个意思——麻烦。

    薛寅声音压得极低:“陛下再不出去联络下属,恐怕就真要改朝换代了。”

    “改朝换代对你来说不应是好事?”柳从之低笑,“另外,别叫那两个字,被人听到了就不好了。”

    他看一眼薛寅,“我字明溪,你可以叫我明溪。”

    薛寅眉毛一抽。

    他和柳从之关系有好到那份上么?以表字相称?这两个字他怎么叫得出口?登时道:“免了。我不知你打的什么算盘,但改朝换代对你对我都非好事。”

    薛寅与柳从之最初的相逢,在于宣京城破时那一跪。

    一跪分胜负,分君臣,分荣辱。薛寅本来是个无法无天的土匪脾,也不得不在柳从之面前忍气吞声,以谋后记,但现在他都打算跑路了,而新皇帝也混到了被宫的份上,这时再忍,那小薛王爷就能成仙了。

    薛寅一届俗人,自然成不了仙。柳从之在这等境地也能面上含笑,一派淡然,却让人怀疑他离成仙不远。只听柳大仙低低笑道:“你既然要跑,这时候改朝换代,对你来说自然有利。”

    他不过一看薛寅,就已明白了薛寅打的是什么算盘。薛寅面色稍沉:“那你就要任人改朝换代?”

    “有何不可?”柳从之低叹一声,“朝中局势不稳,反贼声势浩大。对我忠心、手握兵权的下属又都在北方,我手中力量不足以平叛。我也颇为无奈。”

    他这话说得哀哀戚戚,薛寅却从中听出一丝不妙,“你要去北方?”

    迎面走来几个御林军,两人俱都止住话头,不约而同分路绕开。薛寅见前面的御林军搜不到人,已经开始往回走,知道脚印所指方向不对,这些人肯定会起疑,再呆下去恐怕容易被拆穿,于是无声无息往一旁无人处退,而后飞快攀上了树,隐蔽形。

    柳从之做出的判断几乎和他一模一样,故而两人都躲在树上,遥遥看树下一列御林军走过。柳从之这才开始答薛寅的问题,“是,我要去北方,约莫和你同路。”

    柳从之这话说得十分愉快,薛寅却听得几乎吐血。“谁要和你同路了,皇帝陛下?”

    柳从之微微一笑,遗憾道:“如果此番改朝换代,我便成前朝国君,自然命危矣。可你也算前朝国君,若你的行踪泄露,可就十分不幸了。”

    薛寅一口气提到中途,却是泄气,疲倦地一揉眉心,“我是国君么?我不过是降王。”

    柳从之于是正了正颜色,笑道:“是,降王可愿与在下同路?我们都愿前往北化,彼此可有个照应。”

    薛寅也懒得置气了,有气无力道地叹了一声,“陛下为何不放我一条生路?”

    柳从之诧然:“降王此话怎讲?我自忖并未薄待你。”

    薛寅翻个白眼,懒得回柳从之。两人在树上待了这么一会儿,御林军走光了,于是两人悄然下树,打算趁夜出宫,再改换行装,找机会出城。混出宫倒是比想象中顺利,今夜宫内守备极为森严不假,但柳从之手极佳,薛寅手也不弱,两人协作,就算没有大杀四方以一敌千的本事,但要糊弄个把人,掩藏一下行迹还是做得到的。

    大约深夜三更左右,两人顺利出了宫,接着就是下一步躲藏的问题。薛寅遥遥在宣京一个城门前晃了一晃,可见城门紧闭,全城戒严,这时候要出城可以说是痴心妄想,不如先躲几天,再谋后记。柳从之也是这个看法——准确来说,柳从之似乎早有此打算,此人出了宫门后极为笃定地将薛寅引至一处空置民居,民居中有衣物,有干粮食水银钱,甚至还有出城路引,可谓想得周到至极,所有东西一应俱全。

    薛寅纳闷,看这阵势,柳从之是早想好了要遁离宣京?他就说这反贼怎么这么猖獗大胆,感柳从之是故意的?那这次所谓柳从之染病,也是他自己刻意散出去的消息?

    柳从之一路上行动如常,看不出任何异样,薛寅纵然得了神棍断言说此人有旧疾在,也是半信半疑。如果一个人真体有恙,他能是柳从之这个样子?

    两人在民居中休息,薛寅纳闷了又纳闷,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是很早就有这个打算?”

    “你是说这间屋子?”柳从之笑道,“这还是我十年前未离京时备下的,世事难料,有时难免需要一个救急的地方。”

    “那陛下想好了要怎么处理宣京这一团乱麻么?”薛寅坐在上,昏昏睡,折腾了这大半夜,他精神再好这时也扛不住了,何况他精神不好。

    柳从之面色也疲惫,但神是一贯的滴水不漏,笑道,“你知道这是谁的手笔么?”

    是谁叛乱,用这么大手笔想要柳从之的命?

    薛寅继续着眼睛靠着墙,“本来我不清楚,后来差不多明白了,只能是那个人。”

    柳从之微笑:“你消息灵通。”

    两人对视一眼,彼此都明白这件事幕后的最终策划者。

    冯印。

    柳从之心腹四将之一,义军首领出,后投靠柳从之,为人桀骜不驯,刻薄自傲,是个通反骨的主儿。这点从他昔年起义反薛,就可见一斑,奈何那次叛乱被柳从之平定,最终冯印归顺柳从之,处处以柳从之马首是瞻,从义军首领一路走到传奇将领,如今眼看着江山平定,却反咬一口,想要自己翻做主。

    如今四将里有二将在外,只剩下傅如海与冯印两人,傅如海沉,并不得人心。冯印却是带着兵力投柳从之的,手中兵权在握,更掌宣京防务,所以策划叛乱的人只能是他,也只有他有如此实力,只是有没有其余人推波助澜,便不好说了。

    薛寅问道:“被心腹背叛,陛下感想如何?”

    柳从之低低咳了一声,一整衣襟,从怀中拿出一块方帕,斯斯文文擦一擦嘴角溢出的血,而后微笑道:“人各有志,不能强求。”

    作者有话要说:三更()

    终于码完了,楼主哭泣泪奔。

    副本就这么愉快地开始了,柳攻表示他很弱他还会吐血!l3l4

重要声明:小说《亡国之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