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择日而亡 第29章 将军百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分之一虫 书名:亡国之君
    “陛下也识得江将军墓?”

    柳从之平静地答:“江将军生前于我有提携之恩,柳某自忖并非健忘之人,更非糊涂之辈。樂文小說網 www.?wx?.σrg 妳今天還在看樂文嗎?(亲,更多文字内容请百度一下())”他人在宫外,并不称“朕”,言辞温文诚恳,“犹记当年隆冬,骤闻将军死讯,实如晴天霹雳,此等不可多得的栋梁之才,竟然落得如此下场,让人唏嘘。”

    薛寅将买来的小菜一叠一叠摆在墓前,闻言只道:“将军百战名裂。”

    “确实如此。”柳从之颔首,“世上无百战百胜之将,杀人者人恒杀之。”

    “陛下当真如此认为?”薛寅却有些意外地回头,淡淡问:“陛下不正就是百战百胜之将?”

    这话语气不重,但实在算不上客气,暗藏锋锐,柳从之却眼也不眨,笑道:“我非神人,何以百战百胜?降王高看我了。”

    降王降王又是降王,这人有完没完?薛寅一时有些泄气,没精打采道:“哦,我当陛下天命所归,必然长盛不衰。”

    “盛极者必衰,我若事事顺心,那必然离死不远。”柳从之含笑一叹,“如果真有那一天,我等着那一天。”

    薛寅近乎诧异地瞥柳从之一眼。

    等着那一天?是等着自己的死期?还是……薛寅皱了皱眉,他搞不太明白,姓柳的本来就是最难揣测的一个人。

    柳从之抬眼看这墓碑,却是微微一叹,“江将军昔曾与我说,他一生杀孽过重,或不得善终。可他若是战死沙场,马革裹尸,那也是死得其所。奈何他未曾亡于敌手,却亡于宵小暗箭之手,若非老宁王仗义相助,只怕连这一无名冢也不可得,英雄至此,着实凄凉。”

    这位皇帝陛下果然什么都知道,薛寅叹气,“家父生前极其赞赏江将军,当时将军出事,时局紊乱,父亲所能做者也寥寥,不过是送亡者遗骨返乡,让其不至于埋骨他乡。今为将军忌辰,我来此拜祭将军,不想陛下亦是有心人。”

    柳从之道:“转眼又是数年,江将军泉下有知,当感欣慰。”

    这一片坟冢,乃是老宁王所建。

    昔年江贺受华平暗算,葬沙场,军中所有人不知所措,时局紊乱至极。其时柳从之被遣去南面守边,离月国边境可谓十万八千里,江贺在军中的故人寥落,又逢华平有意加害,江贺非但命不保,更被诬玩忽职守、意图谋反,这么一个节骨眼上,给这位传奇将领风光大葬非但成了问题,甚至连最起码的收尸都成了问题,老宁王听闻此讯,悲痛之余又是愤慨,因人在北化,火速赶往边关战场,终究态度强硬地保全了江贺遗骨,送回京安葬,为此遭了猜忌不说,还被勒令终生不得踏出北化一步,最终于北化郁郁而终。

    立此坟冢时,江贺名望被污,甚至不便写名其份,老宁王思忖良久,最终立了无名碑,仅留一句诗在此。除江贺之外,这片坟冢所埋,都是老宁王生前送走的军中旧友,亦或兵士,有的惨死他乡,家人寥落,无人送葬,有的遭人迫害,郁郁而亡。老宁王生前曾想过若有一下了黄泉,便来此与老友作伴,但终究未能再踏进宣京一步。

    柳从之说得不错,此为英雄埋骨之所。

    薛寅将带来的东西差不多都摆上了,就一拍手站起来,见柳从之还立在那儿,就问:“陛下是从山上下来的?”

    他刚开始没注意,但柳从之来的那条路,分明是下山路,柳从之微笑点头:“不错。”

    薛寅又问:“那陛下是专程来看江将军?”

    柳从之泰然自若:“当然。”

    来看江将军需要跑山顶上去?薛寅狐疑地一扬眉,然而柳从之的神色太过无懈可击,他一时也无话可说,好容易最近柳从之忙于政务,无暇找他去下棋之类,他最近倒是过得逍遥,可惜憋闷。虽然他看见柳从之容易头疼,不过一见这人就想起宫内所传这人上桩桩件件的八卦,一时头也不疼了,就是好奇,探究地打量一眼柳从之,却见这位气定神闲容貌俊美的皇帝眼眶下竟隐约有一片青黑,虽看上去神气完足,但仔细瞧能窥出疲态,一时心中暗暗称奇,什么事能让柳从之这样的人露出疲态?然而这等问题想来也不会有任何结果,两人在坟前待了半晌,拜祭完毕,而后回程往皇宫走。

    雪已停,然而路上积雪仍在,回程的路不比来时轻松,雇的车摇摇晃晃许久才走了一半的路,薛寅坐得昏昏睡,然而一想起旁边还坐了个姓柳的皇帝就觉如坐针毡,于是柳从之就好整以暇地看着旁的人坐着坐着几乎要睡过去,又激灵一下直起子清醒过来,接着循环往复。这一过程着实有趣,他看得十分认真,唇角始终噙笑。

    半个时辰后,马车驶进了一片树林。

    林子不大,从此地走算是回城的一条近路,林中除了树木就是白雪,马车驶过,白雪簌簌而下,除此之外,毫无声息,显得颇为寂静。

    柳从之端坐于马车之中,忽见旁昏昏睡的薛寅睁开了眼,眼神澄明,眼中毫无睡意,无声地坐直,绷紧子。

    柳从之含笑看他,亦不出声,似乎对他的变化毫无疑惑,安安静静窥一眼车窗外。

    窗外只见白雪簌簌而落。

    过得片刻,马骤然嘶鸣一声,受惊仰,发足狂奔!

    坐在车前赶车的两名侍卫反应神速,第一时间拉缰绳,合力停下飞马,一人喝道:“什么人?出来!”

    四顾无人,四野唯有风声。

    这事来得蹊跷,两个侍卫对视一眼,一人下车将马上下检查了一遍,而后掀开车帘,向柳从之禀报:“陛下,适才马似乎无端受惊,属下查看过,马上并无伤痕。可要继续往前走?”

    薛寅看一眼柳从之,后者微笑:“既如此,不妨休息一会儿。”

    风雪之中,有什么好休息的?

    两名侍卫心神不宁,环顾四野,只觉这些树未免太过挡事,被这些层层叠叠的树一遮,谁还看得清楚人啊。就这么歇息了一会儿,林中忽然传来一声哨声!是有人在吹哨!“是谁!”两名侍卫环目四顾,忽然瞥见一抹人影在远处飞快闪过,一人当即追了上去,留下另一人在马车前戒备,留下之人一脸戒备地四处打量,都未见动静,于是索一拉缰绳,“陛下,此处危险,属下先送您出去!”

    话音未落,忽听“嗖”的一声利器破空之声,侍卫回头,登时吓得魂飞魄散,只见天外飞来一箭,直直入马车之中!l3l4

重要声明:小说《亡国之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