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择日而亡 第28章 魂归故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分之一虫 书名:亡国之君
    腊月十八。

    薛寅难得起了个大早,但也懒得动,趴在窗边看雪。

    昨夜下了一宿的雪,如今放眼望去白茫茫一片,好不漂亮。奈何薛寅虽生在北国,对雪这种东西实在是丁点好感也无,所以也就怀里抱着暖炉看着外面白雪皑皑,一点没有出门去的意思。

    他没有出去的意思,不代表别人没有,这一下雪,方亭就没法爬树了,但下雪天有下雪天的玩法,小家伙缠了薛寅半天想拉他出去打雪仗,薛寅一动不动仿佛黏在了椅子上,最后方亭只好拉路平出去。俩人玩得倒是欢快——准确来说方亭一人玩得欢快,小家伙手灵敏跑得快,直把路平砸了个满满头雪,简直呜呼哀哉。薛寅看戏倒是看得欢快而惬意,一面看一面往嘴里扔咸炒豆,唇角带一丝笑,如今虽是隆冬腊月,但这么一闹腾,到底有那么一点喜庆的过年气象。

    一念至此,忽然想到随军出征,之后再无音信的薛明华,心头微微一沉,面上笑意也收敛了,良久,闭目一叹。

    过了一会儿,玩了个痛快的路平与方亭进屋,却惊讶地发现薛寅换了一衣服,路平当即讶道:“爷,你要出去?”

    薛寅点头:“出去走走。”

    “现在下着雪呢。”路平狐疑,这位爷下雪了不该恨不得不挪一步么?却见薛寅看一眼屋外白雪,也是叹气:“得,就当我没事找事吧。”

    这边路平纳闷,那边大雪天还要陪小王爷出门的两个侍卫更纳闷,不止纳闷,还郁闷。

    雪天路湿滑,鞋子一不小心就得进水,路别提多难走了,这么个子,这位爷不好生生待在宫里吃香的喝辣的,何必出来找事?

    薛寅不知道怎么想的,明明看着大雪满脸不耐,结果还是出了门,先是在城中酒楼买了几样小菜,两壶烧酒,而后雇了辆车,载着几人往城郊走。两名侍卫都觉古怪,薛寅是不可能出宣京城的,但去城郊……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城郊有什么?两人对一对眼神,将疑惑埋在心底,但无论如何,他们都得把人看住了,不能出岔子。

    雪地路滑,车也行得极慢,这么一步三摇地走,用了约莫一个一个时辰,到了地头。

    这是宣京西郊的一座小山,名唤暮山,暮字同墓,是为……一座墓山。

    此山荒凉,植被不多,亦无百姓聚居于此,因为风水不错,不知何时起就成了坟冢聚集之地——倒也并非乱葬岗一类,能出得起钱被埋在这里的,少说也非升斗小民,不过大富大贵亦是不能,只因但凡讲究的富贵人家必有宗祠,没有随便找个地方葬了的道理。而且依当朝风俗,落叶须得归根,人死须得返乡,故而京中大户人家逢家人逝世,或会将其遗体送回故里安葬。不过凡事也有例外——比如老宁王为皇室子孙,亲王之,最后却连回京安葬也不得,尸骨埋于北化,所幸得以夫妻合葬,一世姻缘,也算圆满,其余种种,或可不必介怀。

    人死不过一抔黄土,孤坟荒冢,想来未免寂寥,得心之人相伴,死而同,已是福气。

    至山腰,车就不能再上了,薛寅提着酒菜,徒步上山,雪已停了,然而冷风仍凛冽,薛寅深一脚浅一脚地在雪中行走,眯着眼看逐渐展露在眼前的一个个坟冢。

    自山腰而上,随处可见坟冢,有些立了碑,有些碑歪歪倒倒已是垮了,还有一些就是个土堆,被漫天白雪一盖,几乎看不出是什么,更有年代久远的坟已是塌了,暮山沉沉,少有人声,又是遍地坟冢,怎么一路走来,着实有点荒凉凄恻的味道。一名侍卫忍不住了:“王爷您这是来干什么的?给谁上坟?”

    侍卫还算厚道,虽然雪天出门走得一湿冷,说话也客气,没在“王爷”二字面前加一个大大的降字。

    薛寅呼出一口白气,“来看前人……”他这一句说得语焉不详,说话间,几人往上又攀一层,越往上坟冢越少,修得也越精致,薛寅转了半天,终于在一处偏僻的角落,找到了一片排列修葺完好的墓碑。这一片墓和山上一堆参差不齐的墓碑一比,显得十分整齐,显然是同时又或同一人修的。薛寅剥开其中一块碑上的雪,看一看墓碑上的刻字,微微一叹。

    这块石碑是这一群墓碑中最大的一块,颜色黑沉,其上无名、无姓、无任何叙述,独独刻有一行诗,笔法锋锐,铁划银钩,气势十足。

    “将军百战死,梦魂归故里!”

    薛寅注视这气势十足的一行字,微微闭眼。

    他后的两名侍卫都是识字的,一人脱口道:“好字!好气势!”

    薛寅扫干净碑上的雪,低声道:“此为将军冢。”

    “将军冢?”一名侍卫疑惑,“哪位将军?”

    薛寅不答,而是慢条斯理拿出自己手上提的酒菜,一面道:“此处……”他一指这周围整齐排列的坟陵,“此为……”

    “此为英雄埋骨之所。”远远的,一人扬声接了一句,声音沉如金铁,神泰然。

    两名侍卫蓦然回头,接着不假思索地下跪,齐声道:“陛下!”

    柳从之一黑袍,孤一人缓步走来,低笑道:“今天可着实是巧了,我本当无人知我来此,却是想岔了。”

    一句话暗藏机锋,薛寅却抬了抬眉,状似讶然:“陛下也来此?”

    柳从之含笑道:“不知降王来此所为何事?”

    薛寅垂头,蹲在那黑色石碑前,缓缓执起一壶酒,手一抬,将酒水泼洒在碑前:“来敬英雄。”

    他神难得肃穆,柳从之嗅着空中酒香,面上现出些许惋惜之色,“江将军一生守家卫国,可称盖世英豪,本不应落得如此下场。”他说着沉声一叹,眼中透出些许讽刺:“青冢荒墓无名碑……”

    薛寅并不惊讶,将手中空了的酒壶放下,起问道:“陛下也识得江将军墓?”

    除了大将军江贺,谁人又能当得柳从之一声“江将军”?

    可这纵横一时,叱咤风云的人物,活得惊天动地,却死得寂寂无名,荒坟青冢掩遍风华,再过二十年,只怕无人会记得这坟茔。怕也无人会注意,这英雄盖世的传奇将领,生于宣京少颠沛,一生征战多磨砺,死于非命亡他乡,葬于宣平归故里。

    将军百战死,梦魂归故里!l3l4

重要声明:小说《亡国之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