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择日而亡 第27章 腊月霜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分之一虫 书名:亡国之君
    怎样的代价才是代价?怎样的运气才是足够?

    什么样的劫才是死劫?

    袁承海什么也没说,面上带笑,温温和和将莫逆请进了袁府,愿聘其为门客,后者推推拖拖吞吞吐吐,等袁承海十分解人意地许诺绝不亏待云云,这才欣然同意,十足一副江湖骗子的派头,换个脾气不好的,听他口口声声咒自己死,不把他揍一顿就算是不错的了。樂文小說網 www.?wx?.σrg 妳今天還在看樂文嗎?(亲,更多文字内容请百度一下())然而袁承海淡定自若,兼之财大气粗,倒是对此浑不在意,态度极好。

    袁府不算富丽堂皇,然而装潢极雅,有时财至极处,才撑得起这等高雅。莫逆是识货的,眼睛尖,一路看得啧啧称奇,不由长叹:“久闻顾惜生大名,爷当真不是一般人。”

    袁承海淡淡一笑:“依我之见,先生也非一般人,不是么?”

    莫逆悠闲一笑,“比起袁爷可就差得远了。”

    顾惜生是什么人?

    少数知道这个名字的人明白这个名字的重量。

    前朝首富……如今是当朝首富了,生意做得奇大,涉及各行各业,名下米铺、商铺、酒楼遍布全国,可谓是第一等的富贵,说是财神爷也不为过。当年柳从之起兵,为何独独青睐当时官拜礼部,行事中规中矩,一点不引人注意的袁承海?只因没有袁承海,他后来就不可能拿出那么多钱粮在江南赈灾,更不可能由此借着天灾在江南站稳脚跟。金银财宝可通神,柳从之能有今,袁承海功不可没。

    莫逆想着,悠悠一叹。可最有趣的的莫过于一点,袁承海就是顾惜生,顾惜生就是袁承海。

    顾惜生是富商巨贾。袁承海却出书香门第,父祖皆大儒,袁氏一门向来属朝中清流一脉,声誉极佳。如此,袁承海这个人就显得极为有趣,也极为矛盾。

    出名门,不富,然而贵,本该是个铁骨铮铮的忠臣,更该成个满酸气只知读圣贤书的读书人,子承父业,到时也能成一段佳话。所谓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可这等清流子弟,最终竟然自甘下,假托份行商,哪怕成了富商巨贾呢,富商巨贾那也是商人,唯利是图,卑下不堪,有财无权的商人,自然是为正统的读书人所不齿的。

    更有趣的是,前朝有律令,但凡商人不得入仕。

    莫逆微笑,当然,如今一切似乎都已明朗,然而这位爷的面相却似乎不是这么说的,这件事越来越有趣了。

    袁承海仍有公务要忙,不久就离开了,袁府管家客客气气请莫逆下去洗个澡,换衣服,莫逆自然求之不得。这一去,却是把袁家服侍的丫鬟吓得不轻,此人进去前落魄如街边要饭的,让人都不想多看他一眼,不料这一出浴,好么,容光焕发,俊俏斯文,别提多精神了。小丫头看得微微失神,莫逆似有所觉,转过头来,洒然一笑:“怎么,看我干什么?”

    丫鬟来不及答话,稍稍睁大了眼。适才莫逆是侧着子的,这下整张脸正过来,她才发现这人左颊上一道长长的伤疤,从眉心一路蜿蜒到嘴角,近乎可怖的线条将一张本来俊朗的脸劈作了两半,隐隐带出一股戾气,丫鬟一瞥之下,竟是下意识后退了一步,一时骇然。

    莫逆莞尔,摸一摸脸上伤疤,“我有那么吓人么?”

    丫鬟慌忙垂头:“抱歉,我失礼了。”

    莫逆笑笑不答,神态悠闲得很,显然没把这往心里放,小丫鬟忍不住看他一眼,只觉适才几乎迎面而来的凶戾之气淡了下去,这人笑得恣意,神洒脱,眉宇间自有一股风流,这个来历不明的奇怪男人,是个很潇洒的人……和自家主子,恰好相反。

    丫鬟不知道的是,潇洒的莫逆先生微笑着摸着下巴,心里转的念头是:早知道把伤疤再弄吓人一点,那样大约更好玩。

    而另一边,那位一点不潇洒的袁家主子,袁承海袁大人,正在书房眉头紧蹙看一本账本——丫鬟看得不错,袁大人生来劳碌命,和潇洒二字不太沾边,通天的富贵又或通天的权势,都不是什么好得的东西,哪怕得了,也不一定是幸事。

    袁承海右手边有一摞账本,他一本一本看完,脸色越来越差,最终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

    这账看得颇为憋闷。

    他生意做得大不假,然而再大的生意也没有只出不进的道理,他随柳从之起事,是拿自己命赌了一把,这几年为此可以说是不惜代价,自掏腰包为柳军不知填上了多少缺口,如今诸事抵定,按理说也应松口气了……可他能等到松口气的那一天么?

    战后民生凋敝,朝中形势暧昧……

    袁承海摇摇头,忽地想起一个笑话,人要是松了气,那不就死了?

    一个念头转过,他呼出一口气,正襟端坐,开始提笔寄书一封奏章。

    他写字的姿势非常正,一举一动一笔一划都有讲究,此为袁氏教养,非数年之功不能成,即使离经叛道如袁承海,有太多东西已刻进了骨子里,磨灭不去,如与生俱来。

    袁承海书法极佳,字字端正严谨,很快,一封奏折写完,天色已暗。他本将奏折直接放入袖中,然而顿了顿,忽地想起了什么,扬声唤外间书童,“袁谨,明天是什么子?”

    书童不明所以,答道:“今儿是十七,明儿是十八,怎么了?”

    “十八……对了,十八……”袁承海摇摇头,将已经放入袖中的奏章拿出来,收在书房内,上了锁,“没什么,方才险些忘了一件事儿。”

    屋外天色昏暗,细雨绵绵,等袁承海走出,寒气森然涌动,走到中途,雨丝却逐渐成了飘雪,细雪如鹅毛,洒在袁承海的发间,旁服侍的书童连忙要去找伞,被袁承海阻住了。

    “又是一年……”袁承海仰头看空中雪花,“这么点儿雪,用不着。”

    书童摇头:“可是爷子不好,不能受冻啊!”

    书童是好心,一派焦急,袁承海淡淡看他一眼:“我说用不着就用不着。”只一眼,书童就噤若寒蝉收了声,袁承海缓缓往前走,他走路总是这样,不疾不徐,姿态端正。

    可巧的是,路边有人在等他,一青衣,姿态潇洒。

    袁承海仔细看一眼这人,挑眉道:“莫逆?”

    莫逆赞道:“不愧是袁爷,好眼力。”

    袁承海看一眼他面上伤疤,“你这伤的可不是地方。”

    “非也非也。”莫逆抬眼一笑,“我这伤的恰好是地方,再偏一寸,如今我就是个歪嘴瞎子了。”他将目光定在袁承海眉眼之间,袁承海修眉凤目,论容貌,是柔的俊美,若说瑕疵嘛……左眉中间一道白痕。

    此为断眉之相,姻缘薄,亲缘浅,最是无,也最是波折。l3l4

重要声明:小说《亡国之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