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择日而亡 第21章 醉梦金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分之一虫 书名:亡国之君
    薛寅知道自己喝醉了。樂文小說網 www.?wx?.σrg 妳今天還在看樂文嗎?(亲,更多文字内容请百度一下())

    这不稀奇,他是来买醉的,以他这等酒量,若是不醉,那楚楚阁的酒未免也兑太多水了。不过事实证明楚楚阁的酒非但没怎么兑水,酒劲还不小,初入口不觉得烈,实际上后劲极大,薛寅晕晕乎乎昏昏沉沉,隐约听到耳畔曲声婉转如流水,整个人如同浮在云端,惬意非常。

    薛寅一点不羡慕薛明华那样千杯不醉的酒量,人生难得糊涂,更难得逍遥,酒是好物,一醉未必能解千愁,但也能得片刻糊涂,半梦半醒间,薛寅做了一个梦。

    他人在软玉温柔乡,京华烟云里,却梦到朔风凛冽,森寒严霜——那是北化,凛冬时节的北化,处处被霜雪覆盖,滴水成冰,眼角一滴泪也能被凝成冰珠的北化。

    薛寅生来畏寒,一到冬天就足不出户,然而到最冷的时候,再多火盆被褥似也无法驱散四面八方而来、堪称彻骨的寒意,实在冷得不想动,就只想睡觉,然而勉强睡下,一觉醒来,浑上下仍然冰凉。他年幼时实在体弱,受了冻极易发,有次烧得浑滚烫,神智模糊,险些丧命。老宁王后怕之余,又实在担心养不活他,于是冬天最冷的时候,就给他喝酒。

    烈酒入喉,一路从喉咙烧到心口,以其辛辣驱散四肢百骸的寒意,年幼的薛寅醉得迷迷糊糊混混沌沌,脸颊通红窝在父亲的怀抱里,老宁王轻柔地拍他的背,开嗓唱歌给他听。

    南地的歌轻柔如水,婉转清丽,北地的歌却苍劲豪迈,老宁王一届武将,更是只会唱战歌,然而没有一首曲子比战歌更适合滴水成冰的凛冬——那是能够撕裂风雪,能够在呼啸狂风里远远传出去的狂曲,那是……北化的曲子。

    似乎能觉察到呼啸的寒风,薛寅在梦中打了个寒颤,稍微清醒了些许,环目四顾,却看见一个小姑娘抱着琵琶,怯生生地看着他:“爷你没事吧?”

    薛寅慢了一拍,才想起这姑娘是谁,晕乎乎的也懒于招呼,瞅一眼她手里的琵琶,挥了挥手:“琵琶给我。”

    黄莺惊讶地把琵琶递给他,薛寅醉得厉害,看东西都是糊的,于是把琵琶抱在手中,闭着眼睛摸弦,慢吞吞弹起了梦中那首曲子。

    曲声熟悉。

    他是醒了,还是醉了?

    他当然是醉了。

    再无人会给他唱这首战歌,他甚至也回不去那等天寒地冻寒风凛冽的要命地界,他醉了,人在梦中。

    一边的黄莺本还诧异这位醉得一塌糊涂的主儿要她的琵琶是做什么,听到乐声,却不吭声了,垂首倾听,小心地抬眼打量薛寅,见对方双颊通红,眼神迷离,不觉心头一跳,脸稍微一红。

    一曲奏毕,黄莺怅然若失,还未回过神来,就听见后有人推门而入,她回过,吃了一惊,气势好足的人!

    柳从之相貌极佳,俊美英,强过薛寅,黄莺一瞥之下,心头却丁点绮思也无,柳从之周气势太盛,虽然神平和,但黄莺几乎连多看他一眼都不敢,下意识地噤声,垂头,听后薛寅迷迷糊糊叫出柳从之的名字,心头一惊,霎时更加紧张,垂着头一步也不敢动。

    两名侍卫齐声道:“爷!”

    柳从之一进来,门内神智仍正常的人俱是紧张,唯有薛寅眯着一双醉眼,深深皱起了眉。

    他看人不太真切,恍恍惚惚觉得眼前这人应该就是柳从之,但神智不太清楚,自己做梦做得好好的,眼前怎么会出现姓柳的?这张俊脸他实在是看得印象深刻,故而一入眼就觉无比烦躁,忍不住伸手在眼前挥了挥,似乎要将眼前的人脸挥走,嘴里喃喃:“你怎么可能在这儿?”

    他虽是自语,但屋子不大,其它人俱都听得清楚明白,两侍卫面面相觑,神色古怪。

    柳从之面上含笑,本待开腔打个招呼,听见这一句,稍微扬了扬眉,笑道:“我怎么不能在这儿?”

    声音一入耳,薛寅这下不光眉头皱了,连脸也皱起来了,一脸苦恼地摇头:“我一定是看错了,怎么会这么倒霉?”他眼前晃得厉害,索把眼睛也闭上了,困意涌起,打了个呵欠,索把怀中琵琶往桌上一放,趴桌上睡了过去,还不忘用手把耳朵遮住,看上去一派闲适、十分满足地睡了过去。

    屋内一片寂静。

    两名侍卫眼观鼻鼻观心,一声不吭,也不抬头去看一眼那一定笑得很温柔很好看的皇帝陛下。

    皇帝陛下的脸当然是赏心悦目的,奈何再赏心悦目也不是谁都能看的,当然,显然也不是谁都看。

    柳从之看着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薛寅,摇头一笑:“看来我是来得不凑巧。”

    没人吭声。

    柳从之将视线转向黄莺,“这位姑娘是?”

    黄莺小声报出自己的名字。

    “黄莺姑娘是来陪他的吧?”柳从之微微一笑,“如今既然他已醉了……”他看一眼薛寅,话音忽然一顿,停了停,才道:“那姑娘先下去吧,告诉何姑姑,我会差人送他回去。”

    黄莺垂头应下,柳从之转向两名侍卫,“你们二人送他回去。”侍卫应声,柳从之瞥一眼薛寅,见后者似乎仍然睡得香甜,于是加了一句:“不过也不急于一时,等他睡醒吧。”

    两名侍卫再度应声。柳从之转打算离开,一名侍卫忍不住问道:“爷什么时候回去?”

    “我一人出行,反而方便,不必多虑。”柳从之脚步一停,“我去见一个故人,晚上自会回宫。”

    故人?

    怎样的故人?

    薛寅仍旧闭目呼呼大睡,似乎对柳从之的离去毫无察觉。

    他是听到了柳从之说话还是没听到?

    当然是没听到,他还在梦里,梦里大雪纷飞,雪花冰凉,烈酒滚烫。l3l4

重要声明:小说《亡国之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