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择日而亡 第14章 倾国之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分之一虫 书名:亡国之君
    平心而论,薛寅自从北化出来的那天至今,想过许多解决柳从之的法子。(http://) 百度搜索

    这些法子都看似可行——诸如刺杀、求援、避退、离间等等等等,不一而足,其中最为毒的,就是使用月国使者提供的绝毒月色明,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要是华平的使者不携着那一份诏书至北化,薛寅没准此刻仍在北化睡大觉,完全不必卷入此等乱局,听到柳从之陈兵宣京,只怕还要拍手叫一声好,庆幸这场仗终于要打完了。

    然而世间风云变幻,人有旦夕祸福,如今薛寅头上了个皇帝的头衔,面对此等境地,只能苦笑。

    这场纷纷乱乱,在数年前就埋下了祸根,终于在两年前爆发的战乱,终于还是要由他来亲手终结。

    ——是的,薛寅最终决定,终结这场战乱,以这等耻辱的方式。

    薛寅跪下扣首,看见满地尘土的时候,听见了自己内心深处的叹息。

    列祖列宗在上,若你们地下有灵,还是别惦记不肖子孙薛寅了,免得被气出什么毛病来。这江山老薛家坐了两百年,想想也够本了,时岁有变迁,朝代有更替,也是人之常嘛。你看我也没享一天的福,还要面临这等境地,实在也是不得已。

    人为刀俎,我为鱼——实话说,这是薛寅平生最厌恶的一件事。

    可惜他仍然决定如此。可惜啊。

    薛寅内心叹了又叹,好容易等周围被震得找不到北的人都回过神来了,他仍然跪着,抬起头,可见前方众人愣了之后,面上无可抑制透出喜色,像是被天降的馅饼砸懵了,又难免惊疑,浩浩的队伍里渐渐响起嗡嗡声。

    薛寅背后也有嘈杂的细语声,然而这部分声音就复杂得多了,没有人在笑,本应最后守卫这座城市的人……士兵、百姓、臣子目睹堂堂天子威严扫地,即使是内心早已有数,或者本就想着投降的人,内心也是震撼。人人都被告知,天地君亲师,君威无上,是为至尊,那么,当一国天子自甘轻,被人踩在脚下时呢?极度的惊讶和震撼后,有人的脸色变了,震惊化作了愤怒,甚至于轻蔑与鄙夷,四面八方投来的目光如刀,几乎要硬生生把薛寅戳穿。薛寅只作不见,眼里映上了深深的疲倦。

    一片嘈杂中,只柳从之自始至终不动声色,凝视跪地的薛寅半晌,他倏然微笑了一下,问道:“你是大薛皇帝陛下?”

    柳从之声音不大,然而他一说话,漫天的嘈杂声倏然一收,周遭竟是出乎意料地安静了下来,柳从之低头审视薛寅,目光清明而锐利。

    薛寅不答。

    柳从之翻下马,站在薛寅面前,低头俯视薛寅,唇角轻勾,一字一句道:“现在跪在我面前的,是大薛皇帝陛下么?”

    周遭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薛寅上。薛寅只觉后背上投的目光几乎能把他整个人烧穿。

    薛寅深吸了一口气,闭目:“是。”

    一个字出,柳从之嘴角露出微笑,薛寅后安静片刻,蓦地爆出一阵谩骂,有人怒吼道:“大薛没有你这样的皇帝!你不配做这个皇帝!”

    一声怒喝之后,接连有人谩骂,即使是本来就心无斗志的人,此刻看着那个遍尘土的明黄背影,神里也带了深深的失望。好笑的是,反应激烈的多是平头百姓,又或少数年轻官员。许多官员在最初的惊骇过后,看着这场闹剧,反而松了一口气,气定神闲。

    柳从之轻轻拍了拍手,转头向站在他后的袁承海做了个手势,后者点头离开,柳从之而后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薛寅。

    薛寅一脸疲倦,眼帘低垂,不看柳从之,也不对周遭谩骂做反应,安静地跪着,不发一言。

    他安安静静老老实实的时候,看上去是个很秀气的年轻人,皮肤白皙,容貌清秀,材也瘦弱,单单薄薄,好似下一刻就会被肆虐的北风吹倒,然而他跪得很稳,哪怕脸被风吹得发红。薛寅向来是个吊儿郎当没正形的软骨头,似乎一年到头都睡不够觉,这时腰杆却得笔直。

    瘦而不弱,冷静清醒。这是柳从之对薛寅的第一个评价。

    实话说,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皇帝,是个非常有意思的人。

    谩骂与嘈杂持续了一会儿,袁承海带着一人返回,唤道:“下。”

    柳从之回头笑道:“顾小公子,你来帮我认认人,这位,是否就是大薛的小皇帝?”

    顾均上有伤,气色极差,怔怔看着薛寅,面如死灰,半晌,闭着眼虚弱道:“是,正是。”

    一句话说完,他目中透出绝望,帝王一跪,举国倾颓。大薛……彻底完了。

    柳从之满意地微笑,“如此就不会认错人了。”又道,“陛下心系于民,此等怀,柳某佩服。” 他说着抬手做了个手势,他后的大军霎时安静,人人肃容,齐喝了一声,“下!”

    登时宣京全城一片寂静,即使是宣京百姓和士兵也为之震慑,安静了下来。

    柳从之一整衣襟,神态从容一整衣襟,朗声道:“宣京城门已开,大薛皇帝已经投降。我本担忧征伐一起,必将损伤百姓,如今不动干戈,化战事于无形,自是再好不过。诸位大可放下武器,我承诺,绝不纵容士兵伤害平民,军中若有人敢肆意侵扰百姓,立斩无赦。宣京大雪,我军携有抗寒物资,可助百姓度过难关。只要安心归顺,我待所有人一视同仁。”

    他态度从容,神陈恳,一席话毕,本就无多少战意、又被眼前境况弄得心灰意冷的人缓缓放下武器,许多缩在后方看戏的薛朝旧臣看此况,也纷纷跑出来,跪到柳从之面前,请求归顺。

    至此,柳从之不费一兵一卒,夺下宣京,终于成了名正言顺的江山新主。

    而薛寅?无人管薛寅,从他下跪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再没有价值,他将永远被钉在耻辱柱上,将来柳从之开设新朝,史官一支笔,会重重地在青史上记上那么一笔,薛寅,薛朝最后一任皇帝,在位一共仅三天,亡国之君。

    柳从之对薛寅的态度倒是极好,不肆意折辱,不嘲笑讥讽,几乎连一句重话也没有,只令副手将薛寅押解,甚至也一点没有要薛寅命的意思。

    这位明王,可真是大将风范,一言一行,不说令人如沐风,也绝对有理有据,潇洒从容,虽居高位,成不世奇功,但绝无半点盛气凌人,脾气与耐极好,但本气势极足,绝不会让人以为他温和可欺。所谓威而不怒,大抵如此。

    相比柳从之,薛寅就是个活生生的耻辱,纵然宣京已经归顺,宣京原来的军民一见他也仍觉不齿,大臣同样,而柳从之手下所带兵将虽也欣喜,但也瞧不起这个亡国之君。于是薛寅此时则是名符其实的满城唾骂,他一路沉默,虽早已做好准备,但平时恣意惯了,涵养功夫实是不到家,想做到充耳不闻,仍是内心烦躁,额头上青筋直冒,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说:镇定,镇定……

    这是他自己做的选择,天下归一,江山易主,宣京不损一名百姓,那些十来岁的少年,六十来岁的老大爷也绝不需要提着菜刀为一场徒劳的战斗付出命,如此……便好。

    薛寅懒洋洋地抬头看天,天色湛蓝,万里无云,是个好天气。

    顾均与他押在一块,薛寅懒散,走路慢得很,顾均上有伤,走路也是慢得很。顾均脸色苍白,看着薛寅,神色复杂,半晌,苦笑道:“你为什么投降?”

    薛寅看他一眼,“大势已去,为何不降?”

    顾均神色激动起来,“先祖基业,百年江山,毁于一旦!”

    薛寅烦躁地闭眼,厌厌道:“你活着回来了。”

    顾均一怔。

    薛寅续道,“所以,你降了。”

    顾均脱口道:“我没有!” 被薛寅瞥了一眼,又觉语塞,薛寅道:“活着回来不是好事么?江山易主,你却保得命,仍可施展你的抱负,岂非再好不过?”

    顾均既觉愤怒又觉不安,心中矛盾,质问道:“你究竟还是不是大薛的人?”

    队伍前方似乎起了乱,柳从之带着人往这边走,薛寅认认真真答道:“我是大薛宁王,我的封地在北化。北化常年严寒封冻,贫瘠寒苦,天子不管,苍天不佑,大薛视其为废土,然而那是我的故乡,我自始至终不属于宣京,也不该当这个皇帝。”

    柳从之向这边走来,刚好听到薛寅这句话,微微一怔,笑道:“我曾去过北化,那是个很美的地方。”

    薛寅一晒:“穷山恶水,美什么美?”

    柳从之笑笑,不以为意:“有人想见你。”

    薛寅一怔,往柳从之后看去,蓦地苦笑。

    柳从之后那人白发苍苍,神色惨淡,满面疲倦,不是霍方又是谁?

    脸皮厚如薛寅,这时也理直气壮不起来,低声道:“霍老。”

    “你……”霍方双眼遍布血丝,看着薛寅,眼神锐利如刀,薛寅顿觉头皮发麻。霍方冷冷看了他半晌,蓦地走向前,手掌一挥,“啪”地打了薛寅一个耳光。

    老头年纪大了,力道倒是不小,薛寅被打得歪过脸去,白皙的脸上登时肿起五道掌痕,唇边溢血。薛寅呼出一口气,生受了,低声道:“霍老,大势已去。”

    霍方冷笑道:“你不是大薛的皇帝,你也不配做大薛的皇帝。”

    薛寅喃喃:“我确实不配。”

    霍方冷哼一声,没再说话,霎时眼神灰败如死。柳从之适时插入,笑道:“老师,江山易主,大局已定。老师心系万民,一才华不应如此埋没,不若留在朝堂理政,假以时,定能还百姓一片太平江山。”

    霍方怒道:“你欺师灭祖,叛上作乱,别再叫我老师!我霍方平生最后悔的,便是昔年让你金榜题名,鱼跃龙门!”

    柳从之神色不变,含笑道:“老师可以再想想,届时学生愿与老师长谈一番,也好叙叙旧。不过此处不是谈事的地方,只好先委屈老师了。”

    他边两个卫兵上前,将霍方押了下去。柳从之不惊不燥不怒,甚至还客客气气地对薛寅道:“老师太烈,有些事总是想不通。”

    这份涵养当真是极好,薛寅自问没有唾面自干的气度,那柳从之约莫是有的,薛寅叹了口气,“霍老心系家国。”

    “可惜看不清时局。” 柳从之笑着接了下半句,注视薛寅,“而你就看得很清楚。”

    “过奖了。”薛寅抽了抽嘴角,眼神疲倦,“薛寅无德无能,亦不愿窃居帝位。唯愿安居北化一隅,了此残生,望明王恩准。”

    柳从之一点不接薛寅的话茬,笑道:“北化有北化的好,而宣京有宣京的妙处。如今宣京未动兵戈,不过几,就能回复往繁华。届时你或可好好领略一番。”

    言下之意,要活命,或许可以,回北化,没门。薛寅脸上*辣地疼,四面八方传来的锥子一样的目光更是一刻都没少过,听到这一句,所有强压下的不快再次涌上,顿觉一口气堵在心头,握紧拳头,深吸了一口气。

    柳从之转头离开了,薛寅呼出一口气,缓缓摊开自己手掌。顾均在他旁边,垂眼一看,惊呼了一声。薛寅白皙手掌上遍布血痕,是指甲没入掌心留下的印记。薛寅神色沉,一只手罩在宽大的袖袍里,轻轻握住了贴藏好的一样东西。

    一把匕首。

    他杀华平,用的就是这把匕首,这是他用得最趁手的兵器。

    然而他一点也不想用这把匕首终结自己的命,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他的命握在柳从之手里,一切难说,实在不行,这就是他最后的防手段了。

    薛寅握紧了那把匕首,匕首上传来些微的凉意。这把匕首上不止有一条人命,老宁王把这把匕首交给他的时候,他年纪还小,当时老宁王对他说:“你是薛家的男人,薛家男儿个个顶天立地,你子懒散,体弱,但也绝不能做个手无缚鸡之力,没有半点能耐的孬种!你是我北化男儿,北化男儿敢与天争,永不言退!我说的话,你记住了?”

    这话薛寅记得清清楚楚,连老父那严肃的带着期冀的目光都记得一清二楚,可惜了。

    亡国之君薛寅,欺师灭祖,葬送掉祖宗江山,千夫所指,万人唾骂。

    薛寅想到此处,蓦的一叹,哎,青史留名,千古骂名,至此,他还真是做到了。l3l4

重要声明:小说《亡国之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