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择日而亡 第9章 月明如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分之一虫 书名:亡国之君
    天狼是个闻弦歌知雅意的主,办事靠得住,那月国人很快就被找来了。亲 更多文字内容请百度一下() 或者搜索乐文 都可以的哦月国人被关了这一天,神色倒是丝毫不见萎靡,脸上更是颇有得色,笑道:“请问陛下可是已有答复?”

    薛寅跟个大爷似地躺在椅上,斜眼看着这人,眉头微皱着,“我记不太好,让我想想……你那天说,月国愿助我除掉柳从之,条件是……重划边境?”

    月国人道:“是,陛下。我虽不知外面况,但按我所知推测,柳从之大军必定已然近在咫尺。陛下并无太多时间,而使用我之计策,必能重创柳军,若能趁机杀伤柳从之,叛军崩溃瓦解指可待。”

    “说得好。”薛寅赞了一声,又叹口气,愁眉苦脸的样子,“我今天好好想了想,姓柳的确实要打过来了,我们无兵无将,确实需要你说的那样东西。我答应你所提的条件。”

    月国使臣面上闪过一丝喜色,敛眉道:“那陛下请先签一份国书,同意重定边界。之后小人立刻将那样东西双手奉上,助陛下渡过难关。”

    薛寅懒洋洋道:“这个简单。”一面说,一面从怀中拿出一份空白的明黄帛巾,其末尾落款处已印了御玺,“怎么,不错吧?”

    月国人见薛寅早有准备,一时心中大喜,道:“请让小人来起草……”话音未落,就见天狼走到桌边,撩起袖子开始研墨,凉凉道:“我来吧,也让我这等无名之辈做点名留青史的大事。”

    “……今大薛愿与月国重定边境,自溟河以北尽归月国……”

    薛寅与天狼端的是配合无比,月国人在一旁说,天狼一旁润色,偶尔讨价还价,一份仓促简单的丧权辱国条约就此出炉。天狼写得一手好字,字字工整潇洒,文采也是不俗,语句被修饰得无比优美,直把一旁的月国使臣看得心花怒放。国书写就完毕,薛寅待墨水干了,将其交予月国人,笑道:“好好收着,可别掉了。”

    月国人点头,又躬道:“陛下,那样东西现下不在我上,而在我一名同伴上。请许我前去寻找同伴,届时必定将东西双手奉上。”

    薛寅面上的笑意收敛了,叹了口气,又坐回椅上,语气毫不客气,“让你的同伴来找我们,主动交出那东西。”

    月国人面有难色:“这……陛下至少得让我传出消息去,否则他不敢贸然上前。”

    薛寅不为所动,打个呵欠,“他姓甚,名谁,家住何处?他不来找我,我就去找他。”

    月国人脸色再变,又软磨硬泡了许久,薛寅却是一律不松口,他被无奈,也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得道:“这样……陛下,我想起来了,我将这东西藏在一处只有我知道的地方。请带我去取来给你。”

    薛寅已经坐得快要睡着了,声音困倦:“是么?告诉我地方在哪儿,我找人去取。”

    “那是一个密处……寻常人绝难找到,需得由我亲自去……”

    “我的人找得到。”薛寅提高了声音,抬眼盯着那月国人,冷笑一声,“你到底有没有那样东西?仅仅信口开河就妄想得到这张国书?”

    薛寅油盐不进稳如泰山,一番纠缠后,月国使臣实在无奈,看一眼手里国书,咬牙道:“陛下请息怒。我立刻就拿出那东西,之后还请陛下放我回月国。我国国君正等着我的消息,我在被抓前一天已和他通信,如若陛下毁约,请想想后的月国铁骑。”

    “我自然是想了的,不然你以为我什么同你耗这么久,还留你命?”薛寅一脸不耐,“快拿出来!”

    月国人仅着一件中衣,浑上下的东西已被搜刮了个精光,没给他留一寸余地。薛寅倒是好奇,这么一个人,要怎么拿出“那样东西”。

    只见月国人深吸一口气,“还请陛下给我一把小刀。”

    薛寅一点头,站在一旁的天狼一抬手,扔给他一把小刀。

    刀是名副其实的小刀,只做装饰用,刀刃十分钝。月国人接过小刀,卷上自己上衣袖子,露出手臂,用小刀在小臂边缘刮动,过得片刻,小臂上的一处皮肤竟然松动。薛寅稀奇地“哦”了一声,只见月国人慢慢撕开自己手上的假皮,皮下竟放着一个东西。

    月国人满头冷汗,将那东西拿了出来,交给薛寅:“陛下,就是此物。”

    薛寅低头仔细端详,只见这是一块极薄的玉佩,说是玉佩,似也不恰当,这几乎就是一块玉片,颜色几乎透明,入手冰凉,似乎并无出奇之处。他将玉片拿在手里掂了掂,“这玩意怎么用?”

    月国人躬着,小心翼翼道:“还请陛下先将我送出宫,届时我自会告知陛下用法。”

    这人一张脸毫不起眼,像个鲁钝老实的中年汉子,脑子倒是不糊涂,但道行太浅。薛寅没做声,过了一会儿又问了一次:“这玩意怎么用?”

    月国人皱眉,正想推拒,却发觉薛寅根本没看他,而是侧着问站在一旁的天狼:“你看看。”

    天狼走过来,接过那玉片仔细打量,过了一会儿,眼中闪过惊叹之色,道:“月国奇毒月色明,果然名不虚传。”

    月国人诧异:“大人亦知月色明?”

    “我只是区区草民一个,别折煞我。”天狼随口应付,目光仍然放在那玉片上,“不巧,我对贵国没什么了解,但对贵国这毒药嘛……倒是知之甚多,至少这传说中的月色明,我还真就中过。”

    一句话出,月国人脸色立变,失声道:“不可能!”

    月色明,流传月国的绝毒,形如烟雾,有些许绮香,随风飘散,叫人防不胜防,中者四肢麻痹,而后动弹不得七窍流血而亡。这药杀伤力极广,也极难制,即使是在月国之内也极其难得,奉为珍宝。二十年前,月国常胜将军巴力首次将这毒药用于战场之上,趁夜投毒,薛军大败,死伤数千,军士死前动弹不得,抬眼只见漆黑天幕中高悬的一轮明月,而后双目迸出血泪,含恨而亡。薛国大败,此毒也由此得名,名声震慑世人。

    月色明的可怕之处,一在杀伤广泛,一旦投放,随风飘散,受害者众,二来毒狠烈,吸入者往往九成必死,哪怕有人吸入过少能逃脱一死,往往也难完全痊愈,许多人就此残疾,又或丧失神智。像天狼这样号称中过月色明,却浑上下一个窟窿眼儿也没有,所有地方都齐齐整整的,实是骇人听闻,也无怪乎月国使者丧失冷静了。

    天狼笑得悠闲,一脸怀念:“贵国这味毒药确实称得上是毒中圣品,险些就把我送去见了阎王,实在是不敢忘。”他将那玉片轻巧地拿在指尖,“不过巧得很,贵国比我清楚这毒药的人只怕也不多,告知它用法一事,大约也就不麻烦你了。”

    月国人额上冷汗涔涔而下,强笑道:“大人说笑了,此乃我国辛秘,大人又从何得知?”

    “这个嘛……无从奉告。”天狼轻轻把玩手上玉片,“至于这所谓辛秘——将这玉片放入沸水中煮五个时辰,待其软化,而后碾磨成粉,再次加,我说得可对?”

    天狼说到辛秘二字,月国人脸色已惨变,而后脸色越见惨白,等天狼说完,面上已经毫无血色。

    这探子被天狼识破捉回,已是失了先手,现在谈判虽成,却仍是受制于人,被薛寅连消带打挫了锐气,心绪大乱,如今最后的依仗被道破,已彻底丧失冷静,无力应付了。薛寅抱臂冷眼旁观,此时慢悠悠打个呵欠,“如此甚好,这毒药的事,就不劳使者费心了。天狼,替我送客。这位先生,后会——无期。”

    薛寅说到“天狼”二字,天狼几不可见地叹了口气,说到“送客”二字,天狼空闲的左手稍抬了抬,而后闪电般擒出,修长十指成爪,几乎在刹那间扼住了月国人的咽喉,此时薛寅说到“无期”二字,于是天狼的长指稍稍一动,轻轻松松扭断了月国人的脖子。月国人一句话没来得及说,就咽了气。天狼从出手到杀人不过片刻间的事,出手前几无征兆,动作快若惊雷闪电,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连一丝杀气也无。

    月国人死不瞑目,砰地一声倒在了地上,天狼抽回手,厌恶地擦了擦自己的手,“下次要杀你自己杀,这活计我不干。”

    “我以为你最干这活计。”薛寅蹲下,查看月国人的尸,先是确认他已毙命,而后在他上巡梭了一番,“这老小子上的东西被我们搜刮了个精光,没想到这东西还是被他藏在上。下次搜人得仔细些,扒光了之后得先打一顿。”

    “说我心黑,你不也一样。”天狼凉凉讽刺,而后一顿,“他大约不是月国皇帝派来的。”

    “这话怎么说?”薛寅稍微诧异地回头。

    “第一,月国皇帝已缠绵病榻许久,国内势力纷杂,互相牵制,无力制定如此计谋。”天狼淡淡道,“第二,据我所知,上一次使用月色明的月国将领,是月国三王子的舅父。”他看了看手中玉片,“这东西用得好了,杀人无算,所向披靡,然而月国却仅用过他一次,你猜为什么?”

    薛寅也看着那薄薄的玉片,若有所思,“这毒太难制。”

    天狼笑笑,“不仅是难制,据我所知,当今世上,无人造得出来这毒,用一点,少一点。这次月国可是下了大本钱,大概是真把柳从之视为眼中钉中刺。”

    柳从之战功彪斌,前些年月国还未陷入内乱,厉兵秣马,大举南侵,却最终败于柳从之之手。如今月国国内浪花滔天,实在腾不出手来对付薛朝,却也要来这一手,为了拔除柳从之,不惜送上绝毒月色明。

    薛寅摇头:“这人应直接投毒才是,届时也能将大薛搅得一团乱。”

    天狼瞥一眼地上的尸体:“这应该是他本来的打算,但不巧被我戳穿了份,这才另谋后计。”

    也是,这探子被揪出纯属偶然,但他投毒之计却不能就此功亏一篑,让薛朝人自相残杀也是好的。

    薛寅敛眉低笑,“月国三王子是么?有意思。”

    天狼拾起那卷拟好的国书打量,似乎叹惋地摇了摇头,“我差点便可名留青史了,真是不走运。”

    “名留青史,然后千古骂名,遗臭万年是么?”薛寅看了那国书一眼,眼神微沉,“烧了吧。”

    天狼将国书在烛上点燃了,置于盆内,目视其渐化灰烬。这周围宫人早被天狼清理得干干净净,里外都由北化兵卫把守,纵烟雾传出,也没惊起任何波澜。国书燃尽,又有亲兵上来把月国人的尸体拖下去处理了,内终于变得干干净净。薛寅重又瘫在躺椅上昏昏睡,毫不受血气侵扰——月国人就死在这躺椅的三步之遥。

    “累死了。”这是刚登基一天不到,就宰了两个人,又险些被如山的奏折埋了的皇帝的心声。

    天狼见一切处理停当,也打算退走,不过临了又想起一事:“那月色明,你确定要制出来?”

    薛寅懒懒道:“做出来吧,好东西啊,不可浪费。”

    天狼点头,“陛下真打算用它?要我帮陛下算算过几的风向么?”

    月色明毒药随风飘散,若要用于行军对战,那风向便成重中之重,一不小心,可是自损八千了。这毒太狠,甚至月国本也无解药,用它本就是行险。

    薛寅挥手道:“现在免了,不过算命的,你号称铁口直断,从不说错。那你敢不敢帮我算算我大薛的运数凶吉?”

    “一国运数,岂是我一人能言明?陛下你高看我了。”天狼眉毛一跳,却是笑了。

    “算了。”薛寅闭着眼打呵欠,觉得酒劲又涌上来了,头晕得难受,“就知道你是个江湖骗子。你走吧,小爷要睡觉。”

    过了半天,天狼也没回应,薛寅有些疑惑地睁开眼,便见这人低着头,手指掐着算诀,竟像是在专心致志地掐算什么,登时眼皮一跳,“天狼,你来真的?”

    天狼全神贯注掐算,口中念念有词,半晌,回过神道:“陛下,我已算过了。”

    “结果呢?”薛寅稍微来了点兴趣,抹了抹眼角因为疲倦沁出的泪。

    “我决定还是把结果烂在肚子里比较好。”天狼一拂袖,轻轻扇了扇自己掌中折扇,一本正经道:“我觉得陛下不会乐意听的。”

    薛寅瞪着这一本正经一派闲适的人半晌,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脸,闭眼睡觉。

    “陛下好好休息,属下先告退了。”天狼见状稍一躬,打算离开。

    结果还未走出门,后便传来一声有气无力的吼叫:“你他妈的再叫陛下我跟你急……老子寿数都要被这破皇位折完了。”

    声音虽有气无力,但字字咬得极重,语气分外认真,说到后半句时简直是斩钉截铁,天狼无语,估摸着后的主子是真的气着了,于是也不违逆,转过轻轻躬:“那么王爷好好休息,属下告退。”

    “天狼。”薛寅倒在躺椅里,一双眼望着宫的穹顶,声音稍有些沙哑,“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北化?”

    天狼沉默半晌,“北化不比宣京,不是么?”

    “在你眼里,北化不比宣京。可在我眼里……”薛寅话音一顿,疲倦地揉了揉额角,止了话茬,“你走吧。”

    天狼默然不语,转离去,才一出门,就见外面天色漆黑如墨,一轮明月高悬。月色皎洁,比之十年前,他人生中最绝望也最凶险的那个夜晚,分毫不差。他不自觉伸手去拿怀中的玉片,只觉触手冰凉,寒到了骨子里,不觉一怔,面上竟然闪过一丝惧色。

    就这么呆立了片刻,他才回过神来,将怀中玉片收好,挂起笑容,潇洒起步。

    在他的后,薛寅的宫熄了灯,寂静一片。不知过了多久,一片细细的雪花落下,像一根轻软的鹅毛一样飘忽着落了地,月光铺洒在地板上,映出一片银白,如霜如雪。l3l4

重要声明:小说《亡国之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