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月酌日卷 第七回:借来东林火 难降三千雪(下)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酸儒生 书名:九阙朝天曲
    各位读者朋友,此书成绩甚不理想,我不得不提早冲榜,为了不让此书太监,希望大家一起投票顶上去!呐喊!!

    第七回:借来东林火难降三千雪(下)

    此刻冷凝香行在前面,听得二人言语,方才知晓个中缘由,不秀眉大蹙,心知差点着了秦二的道,这才知晓自己若非凭借清虚镜,想来也不会说秦二的对手,刚刚还当真小看了他,心念未已,忽见前方屋宇林立,那贾府更是鹤立鸡群,豪奢不凡,顿时心中一动,左手托着宁书,右手捏起个盾形诀,霎时间形隐没,再不见人影,只留下两道白光,正向远处遁去。

    秦二正自提防着白书子,却是没瞧出冷凝香这障眼法,眼见她法加快,顿时也向远处跟去,白书子一愣,那方向分明是通往乌林嶂的,一时想不通这妖狐为何又要折返而去,犹疑间也跟了过去。

    冷凝香眉头一皱,忽然凭空出现,好在这二人刚才心思都没放在它上,这才侥幸逃过一劫,此刻她有伤在,不宜远行,眼看贾府在前,忽而一声冷笑,形一晃,就到了贾府之内。

    宁书见她醒来却当真和闭目疗伤时一般模样,当真和传闻中狐妖那狡诈诡辩的格大相径庭,一时好生奇怪,心道她果真人如其名,冷凝香,当真冷傲之极,心中却是不解,她为何又回到这贾府之中,他被贾伦设计陷害,差点命丧黄泉,对这贾府当真是厌恶以极,忍不住开口道:“冷姑娘……”

    哪知话音未落,就见冷凝香冷冷看了自己一眼,径自向内室走去,理也不理自己,当下好不尴尬,讷讷一笑,心知自己跟去也是自讨没趣,当下想起槽中老马,不暗道糟糕,忙寻马,正要走去,忽听耳畔传来冷凝香的声音:“你跟着我,莫要自己走动。”语声冷冷,却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

    宁书忍不住眉头一皱,心中一股烦躁之气油然而生,想来她也没有放过自己上这玄玉鼎,一时念及这玉鼎本就是她之物,如今物归原主也无可厚非,当下正要提出,却依然见她向内走去,只好跟了上去。

    只见冷凝香径自走向内测,宁书心中暗暗奇怪,这里他倒是记得很清楚,好似是那贾伦的卧房,正惊疑间,忽见她手中白光一闪,前方异象突起,只见假山之下正躺着一人,那人被一根细绳捆的结结实实,嘴里咿咿呀呀地叫个不停。

    宁书正看得奇怪,蓦地见到此人,忍不住面色一变,怒声道:“贾伦!”这才恍然大悟,想来还真被自己料到了,这贾伦还当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招惹这么一个冷美人也是他活该,一时心中大是快意。

    冷凝香看着地上贾伦冷冷一笑,忽道:“你倒是胆子真大,光天化便嫁祸他人,还想意不轨,这知县府想来不要也罢!”言毕,忽自袖中飘来一道火光,那火光转瞬一没,顿时便将他卧房燃烧起来。

    贾伦犹自被绑在地上,见那大获雄起,一时肝胆裂,忍不住大声呜咽起来,可无奈和嘴里塞着布条,只能惊恐绝望地看着两人。

    宁书虽是对他深恶痛绝,但当真看着一个活生生的人在自己面前被大火吞噬,也忍不住心底胆寒,再向冷凝香看去,却见她神色丝毫不为所动,慢慢向外走去。

    眼看火势雄起,想来这知县府多半要在今夜化为灰烬了,念及老马,忍不住仰天打了个呼哨,哨声未落,就听不远处传来“希津津”一声,便是老马嘶腾,正打着响鼻朝这赶来。

    看着那老马撒欢,宁书忽然间就湿了眼眶,这短短一间,就发生了这么多事,若非亲眼所见,想必连他自己也不会相信,此刻再逢故友,忍不住心底大是亲切,嘴里笑骂道:“好畜生,你倒是舒服了!”

    那犟马儿还当真是通灵,闻言又是撅又是踢腿,好不闹,宁书看得亲切,顿时把那不愉之事抛在脑后。

    须臾,熊熊大火冲天而起,贾府一时鬼哭狼嚎,惊叫连连,奴仆家眷自屋中跑出,场面一场混乱,冷凝香面色犹如古井不波,缓缓向府外走去。

    宁书正要跟去,冷不防旁老马一声欢鸣,纤瘦的子忽然将他拱起,驮着他便飞也似的朝东而去。

    宁书不明所以,连忙高声喝止,不想这老马这会儿竟有犯了犟劲,死活不肯听话,步伐之快,竟不下于在乌林嶂内飞奔。

    冷凝香眼见宁书坐马飞驰,不由秀眉一蹙,纤足一点,紧跟而去,口中道:“莫非那玄玉鼎此刻当真在你手中?”她语出人随,心中却以为是宁书想独自将这玄玉鼎带走,忍不住心中一阵烦闷,暗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就是这一个书呆子也是言行不一。

    宁书闻言,心知她误会,想要辩解却喝不住这犟马,当真急煞,刚想转头向后看去,岂知老马忽然马蹄一松,差点把他颠下,不由出声道:“犟马儿,你可是不愿我见那狐仙姑娘?”

    岂知这马儿似是听懂了人话一般,当真鬃毛直点,步伐越发拉快,竟隐隐将冷凝香拉在后面。

    宁书心中一动,此刻即便他再是痴,也明白了这老马当真是来历不凡,想来也是那通灵之物,当下想起贾府门前那算命瞎子之言“遇水不开,遇火则拆”,不由向怀中摸去,取出那方锦帕,当真是步步都让那瞎子料定先机,方才冷凝香在贾府纵火,不正是应验了偈语?只见那锦帕上用小篆细细写着两行字“五行四象全仗土,三元八卦岂离壬。”宁书一呆,却不明白这偈语到底是什么意思。

    正思量间,忽听而后生风,只见冷凝香形加快,正要赶上,不由出声道:“冷姑娘,我当真没想跑,是这犟马儿,我拦不住它。”他口中叫声连连,冷凝香却如丝毫没有听见一般,心中却开始有些相信,她快那老马也快,无论如何竟赶不上它,心中惊异,不知这书呆子哪来的一匹神驹。

    正是:

    螳螂捕蝉雀在后

    貌似相合神相离

    借来东风五更火

    神驹扬足自主张

重要声明:小说《九阙朝天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