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月酌日卷 第六回:劫后逢余生 奇祸不单行(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酸儒生 书名:九阙朝天曲
    第六回:劫后逢余生奇祸不单行(下)

    正心惊难耐,耳边又听那老道说道:“我白书子向来说一不二,既然说过此刻不会杀你,自然就不会杀你,不过,”只见他脸色一变,盯着宁书道:“从乌林嶂出来,好像可不是你也个人啊。”

    宁书心底一动,这才明白这妖道为何会找上自己,敢都是为了那玄玉鼎,一念及此,忽然想到玄玉鼎方才已经被胖子搜走,当下向下看去,果见那胖子尸处丝毫未动,倒不曾被这妖道看见,不由松了口气,口中道:“你……你如何知晓?”

    白书子“嘿嘿”一笑,将那葫芦收起道:“莫问我如何知晓,况且这事也不是什么秘密,今倘若我不来,也必将有别人救你,你只管回答我便是。”

    想起那玄玉鼎不过是一件仙宝,却又如许多人为它抢破头脑,当真是贪念害人啊,宁书心知狐妖尚在贾府,眼见这老道法力不弱,不知比起她又如何,心中不忍害她,却又拿不定主意,当下好生为难。

    白书子见他好似为难不语,不由冷笑道:“哼,那狐狸精长得外媚内秀,祸国殃民,你这年轻人栽在她上倒也怨不得你,不过终究是人妖殊途,你如此这般维护着她,到头来却还是一场空罢了。”

    宁书心知他误会,此刻也懒的辩解,耳边又听他说道:“我白书子只是为了不让那玄玉鼎落入一些居心叵测的修道人之手罢了,你若相信我,就将狐狸精下落告诉我也无妨。”

    宁书心中忍不住一阵嗤笑,这妖道说的这般冠冕堂皇,不过就是想要得到那玄玉鼎罢了,倘若当真让他拿去,自然免不了被灭口,一念及此,一时冷汗涔涔,忽然感觉这说出去是死,不说出去也没什么好下场,不由心中一动,脱口道:“好,我告诉你!”

    白书子正自按捺不住,乍一听他这么一说,当真欣喜难耐,捋须笑道:“很好,很好,贫道见你根骨还算不错,倘若你告诉于我,说不得贫道也要传你几手修的功法,也可延年益寿。”他此时心中高兴,顿时便许以厚利,却不知宁书嗤之以鼻,只听他道:“老道长,你可知,白在那乌林嶂,除了我和那白衣女子之外,还有另外一人……”

    话音未落,便见白书子脸色一变,摇头道:“不可能,那姓林的是秋霜派的,据我所知,她好像也没得到那玄玉鼎。”

    宁书甚是吃惊,到不曾料的这妖道竟当真知道的很清楚,心中却道原来那狡诈的蓝衣少女竟然是秋霜派的,看来自己还当真冤枉她了。眼下他二人各有所思,却不知道那真正愚人与鼓掌之间的另有其人。

    正思量间,忽听白书子恻恻笑道:“年轻人,莫不是你想用谎话来诳我?”说话间,之间他将后葫芦解下,拿于手中把玩,眼光瞟处,却是盯着宁书笑而不语。

    宁书心知他在威胁自己,可奈何从小没说过什么谎话,一时俊脸通红,说话也不怎么利索了:“当真如此,那白……狐妖就是被她重伤了,我与她一路而来,并未看到过什么玉鼎。”

    见他说话如此期期艾艾,一副胆战心惊的模样,白书子却以为是自己的恐吓起了作用,反倒是消除了很多戒心,当下眉头一皱,喃喃道:“难怪,难怪不见那姓林的丫头追来,想必玄玉鼎被她夺走,她自然也就高枕无忧,反而可以让别人误以为玄玉鼎还在狐妖手中,这一招还真可谓妙啊。”言及此处,顿时两眼放光,甚是气恼,目光转处,忽然看见不远处宁书,一时冷笑一声,向他走去。

    宁书方才见他相信,正松了口气,此刻见他面色不善向自己走来,心底顿时生出一股凉意,额上冷汗涔涔,不知为何感觉到有些后怕。

    果真,只听白书子笑道:“哦,方才哦哦说什么来着?”他说着便将那妖异的火红葫芦打了开来,那葫芦乍一打开,便是一阵红光闪烁,呼啸连连,就是连那星光盈月,也一瞬间被遮蔽了很多,当真可怖,耳畔听得白书子轻声道:“贫道这九鬼断魂芦专收人魂魄,即便是那九幽地狱的厉鬼,见着了这九鬼断魂芦也只能落荒而逃了,年轻人,方才贫道不是许诺过你了么,只消你说出真话,贫道定当会解囊相授,不过,嘿嘿,贫道解得可是这九鬼断魂芦,授的可是这炼魂消魄之法。”

    宁书虽然知晓“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道理,也知道这妖道多半不会放过自己,却不曾料的此人竟无耻至此,当真又怒又骇,又惊又怕,不住心底一阵胆寒,想起方才那葫芦的妖异,当真是如鲠在喉。

    白书子见他害怕,甚是快意,口中笑连连,将那九鬼断魂芦转开,封印一起,便要念动咒语,忽然间,只见那月下坟地中风瞬起,飞沙走石,凭空出现一面巨大的镜子,那镜子金玉镶边,金箔做底,镜面一片白光,在哪月光下更显美妙绝伦,比起白书子那九鬼断魂芦的森不知要舒服多少。

    说也奇怪,那九鬼断魂芦一遇上这镜子,竟幽光四散,再也没有先前那般威力。

    白书子脸色一白,怒声道:“好一个妖狐,想不到这清虚镜也被你偷走了,你还当真来了得!”说话间连忙将手中葫芦收了起来,那葫芦方才受这清虚镜一照,此刻竟是红光黯淡了不少,忍不住一阵心痛,想来想要恢复这九鬼断魂芦必定要花费不少时间了,说来也是他倒霉,这两件法宝一一阳,一柔一刚,清虚镜正好是这九鬼断魂芦的克星。

    宁书正看得心惊不已,却不知何人又救了自己,只见空中瞬间飞来一道白色影,那影甚是曼妙轻柔,宁书心中一动,好似有些熟悉,但在这月光之下却不怎么看得清楚。

    白书子大是心痛,眼见妖狐出现,哪还按捺得住,冷哼一声,拔地而起,怒道:“你那玄玉鼎被秋霜派姓林的丫头拿去,不去找她却跑来坏我好事,难道当真是和这书呆子有什么苟且之事!”

    那白衣少女玉脸一寒,冷哼一声,却不言语,手中白光翻飞,忽而袖中飘来两道衣袂,迅如闪电,直向白书子去。

    白书子虽为人险恶,但这修为倒也了得,应对起来倒也从容,两人在这乱坟上空你来我往,不消片刻便将此地夷平。

    宁书看得心惊胆颤,方知这白衣少女已然醒了过来,却不知是如何找到这里的,眼见二人正斗得难分难解,一时想起那玄玉鼎,不由悄悄向那胖子上摸去,果然在他袖中拿到了那众人争抢的玉鼎,想那外之物竟惹来这么多杀戮,一时好生感概。

    正是:

    不求大道出迷途

    百岁光石火砾

    贪念妄痴最害人

    莫做竹篮打水空

重要声明:小说《九阙朝天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