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妖月酌日卷 第三回:智破奇石阵 疲马显神通(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酸儒生 书名:九阙朝天曲
    第三回:智破奇石阵疲马显神通(上)

    且说宁书将玄玉鼎拿向蓝衣少女,方迈出三步,忽听耳边呼啸声起,霎时间风云变色,那石阵中央原本皆是石头的地段顷刻间飞沙走砾,数块堪比人高的巨石竟龟裂四散,只在眨眼间就消失不见,而那围在三人周围的散石也好像突然换了个方位,原本宁书还可看出些门道,那天干地支的六十路排法也不过尔尔,此刻天翻地覆之后,哪还看得出半分先前颜面?

    蓝衣少女脸色大变,急声道:“呆子快停住,快停住!”

    宁书本自听得心惊胆颤,此刻听她这么一喊,刹时会意,心知定是这玄玉鼎搞的名堂,当下毫不犹豫,又将玉鼎藏入袖中。

    说也奇怪,待那玉鼎一入袖中,这四天五地阵霎那间又变回了原样,尘归尘,土归土。两人相顾失色,均是小瞧了这石阵威力,只听蓝衣少女皱眉道:“我倒是算错了一步,却不曾料的那阳相克,五行相生的道理,眼下如要破阵,必然要用到玄玉鼎,这玄玉鼎乃极极阳之物,既可化,又可作阳。只有推算出这阵法的阵眼,用玄玉鼎之力破去林霜月设下的制,方才能从容而去。”

    宁书心道她此刻功力未复,必须借助玄玉鼎之威破阵,却并未多想,不由向怀中摸去,想要将玉鼎给她,待她破阵再要回不迟,念及于此,双手方要向她递去玉鼎,冷不防横里窜出一条灰影,把他撞了个踉跄,抬眼看去,却是自家的犟马儿,忍不住笑骂道:“都几时了,竟还这般胡闹,今次若不能走出这怪石阵,想来我们这辈子都休想走到长安了。”心道畜生毕竟是畜生,倘若人也无诸多烦恼,那也是一件逍遥乐事。

    蓝衣少女见他将玉鼎给自己,心中欣喜,脸上却不动声色,口中揶揄道:“这马儿也与你这书呆子一般无二,忒不识时务。”

    哪知这老马还当真犟出了子,仿佛听懂了她话一般,“哼哧”“哼哧”打了几个响鼻,四足一抬,撒泼似的向前奔去,竟不顾后主人。

    宁书看得一急,忙喊道:“犟马儿快回来,这石阵古怪,莫要撞了蹄子,好教你痛上些时。”

    那老马丝毫不加理睬,只顾自己向前跑去,也活该它倒霉,没出几步便迎面撞上了一块石头,它虽是老迈,可憨劲倒也着实不小,竟将那石头撞翻在地。

    宁书看得好一阵心痛,也顾不得将那玄玉鼎拿给蓝衣少女,忙抽跑去,却见老马张蹄而立,仿佛丝毫没受到任何伤。这才又惊又奇,不知它走了哪门子好运。

    犹疑间无意向那被撞翻的石头看去,蓦地脸色一变,失声道:“瘴气!”

    原来那被撞翻的石头后面,竟然幻象全失,与那乌林嶂内原先景致一般无二,四处瘴气弥漫,参天古木,而那四周的石头也不再显现。

    宁书心中一动,顿时明白过来,想必那蓝衣少女说要借助玄玉鼎破阵,还有那功法限制之说,定然是用来欺骗他拿出玄玉鼎而编织的谎话罢了,她真正的目的不过就是玄玉鼎罢了,他本就不是什么呆子,只是有些酸腐气而已,此刻想通这点,一时又怒又悔,幸好老马无意中的一举,方才没有上当,这四天五地阵不过是施了点小小障眼法罢了,那天干地支之数按六十一甲子排列,总就不过八八六十四路算法,只消稍稍演算,把这每一圈石头的阵眼推到,自然就不攻而破了。

    蓝衣少女见他怔怔不语,心中奇怪,忍不住道:“呆子,你在那发什么呆,还不把玉鼎拿来,我好来破阵。”

    她人生得美,声音甜美,纵是那谷中黄莺,也未必会强过,宁书听得暗暗乍舌,心中叹道:难怪古人要说‘红颜祸水’,先前宁某还不明白,此刻算是知道了,这女子生得美貌,当真是堪比利刃。此刻他已知晓厉害,当然不敢再把玄玉鼎交给她了,想要搪塞过去,可无奈何他一介老实书生,何曾做过这等骗人事,当下好不尴尬,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那蓝衣少女何等聪慧,见他声色,便已知他心中所想,倒是有些意外,这书呆子这会儿竟聪明了不少,早些要是有这般头脑,倒也不会人狐不分了,心中懊恼,口中却是盈盈笑道:“怎么,你不相信本狐仙?”

    宁书此刻最怕的就是和她辩嘴,讷讷道:“狐仙姑娘多虑了,宁某此刻已知晓破阵之法,无需再劳姑娘动手了。”

    蓝衣少女一愣,奇道:“你知道这破阵之法?”

    只见宁书点头道:“这四天五地阵莫不过是按八卦易理排列,你且看那周遭石头,其实每一圈都是由规律的,里外总共只有三圈,方才我家那犟马儿无意之中已破去一圈,另外剩下的两圈皆围在我们周围,只消我们推算出这两层的阵眼,自然可以破阵而出。”

    说话间,不再多做停顿,而是向那四周看去,寻那破阵之法了,这阵法之学本就在五经之内,他从小便有涉猎,此刻来演算,却也不是什么难事。

    蓝衣少女心中惊异,倘若她自己来破阵,自然轻而易举,但她自知自己从小醍醐灌顶,雪莲洗眼,打娘胎里就开始参悟道法,一双眼睛可谓能辨妖识人,借助功法破阵当然可以,但那书呆子一介凡人,却也能如此有成竹,当真是需要多少学识啊,一念及此,却也对这书呆子不刮目相看了几分。

    但她志在那玄玉鼎,此刻被那呆子识破,心中顿时又生一计,当下呵呵笑道:“如此也好,趁我对面那狐狸精还没醒,我也或可能助你一臂之力。”

    宁书不知她打何主意,不敢贸然答应,只顾埋头苦思,不作理睬。

    蓝衣少女看得好笑,心中打定主意,她此刻功法差不多快要恢复,只消将那书呆子拖延住时间,到时候自然可以手到擒来。

    这四天五地阵不过是在片刻之间,已被他破解,里外两块石头相互交错一下位置,眼前景象瞬间豁然开朗,又变回了那瘴气冲天的乌林嶂,四处都是参天的树木,浓雾下灰蒙蒙一片,对面难见人影,宁书长舒了口气,心中轻便许多,这地方当真是非众多,不宜久留,立时归心似箭,方要转,忽听耳旁传来“哎呀”一声,便是那蓝衣少女的呼声:“呆子快来。”

    宁书心中一紧,未加多想,忙屈上前,浓雾中难辨影,只觉眼前一花,刹时感觉自己右腕被人捏住,不住惊道:“你做什么。”此刻方才知晓自己中计。敢刚才她一声叫唤就是想引自己过去,这下可好,被她制住,一时暗骂自己大意,耳边听得蓝衣少女咯咯笑道:“呆子,我问你,是本狐仙漂亮,还是对面那狐狸精漂亮?”

    宁书一愣,却不知她为何会有此一问,一下子倒是被她问住了,心中却是忖道:桃李芬芳,各有千秋,不过你们两都是狐妖,差也差不到哪去。

重要声明:小说《九阙朝天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