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八章 家乡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须舟 书名:暗黑破烂神
    这天气,真他娘的邪门!石开恨恨道。

    难怪昨天晚上乌云敝月。

    暴雨一直下到了傍晚,等到期盼已久的太阳爬了出来的时候,却对着石开说了声“大宝明天见”就跳下了山。

    石开感觉肚子有点饿了,伸手向着板车下一摸,咦,大饼呢?疑惑地望了女孩一眼,难道都被她吃光了,习惯的想把手整个伸到了底部,想抓点饼沫儿先填填肚子,不过却抓了一把黏糊糊的东西。

    石开把手掏出来一看,我!大饼都变成糊了!

    这还能吃么!?石开此时显得异常地悲愤,他忽然怀念起以前在地球上的时候用的那种蛇皮塑料内底双层麻袋了,那样扎了个口就能防水,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连个吃得都没有了。

    女孩也走了过来,两个人面面相觑,似乎都已经感受到了眼前形势的严峻

    “完了!”石开把手中的糊用手指掏了一点放进了嘴里,又吐了出来,本来大饼就没有什么味道,不过好歹有点酥脆的咬劲和米粉的香味,可是现在看着简直像一团胶漆一样的糊,石开还真吃不下去,“我们没有东西吃了!”

    女孩伸出如葱白的食指也从石开那里掏了点放在嘴里,同样吐了出来。(表联想……)

    两个人再次相互对视,不过都似乎无可奈何,难道今后几天都要苦着脸吃这个胶漆了?

    忽然看到了板车四周挂着的四个矮马兽的腿子,石开似乎找到了些灵感,望着板车,忽然一拍脑门,“我有了!”(呃……)

    迅速地掀开了板车的上面的幔布,从里面翻出了一个歪了边的小金属脸盆,“抓住!”,递给了女孩。又伸出头从中找了奇怪的类似煤油灯的东西,木棍,铁片,以及还有一些形形色色的东西。

    这倒让女孩有些看傻了眼,石开就像是雷锋的百宝箱一样的板车里掏出了一系列的物品,不过这些东西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有点这儿坏了那儿破了的特征!

    拿出一个自制的小铲子,石开找了一个稍微有点斜坡而且不积水的地方一铲子铲了下去。

    石开运铲如飞,不一会儿一个标准的横进柴口,和上面一个搁容器的口子以及一个通风通道的简易炉灶便出现了!

    从板车下面抽出一块备用的硬木板,石开拿起了自己的那把镰刀便开始刨皮起来。一片片稀薄的木片花向下翻落,女孩则会意地找了一个袋子将它们全部盛装起来。终于削了近乎一麻袋,石开感觉自己的手都有点酸了。

    好了,石开接过了女孩手中的一袋子刨皮,放了几片卷曲着的塞到了炉灶里,然后拿起开始拿出的那个类似煤油灯的东西,小心地将里面的两块火石拿了下来,向着炉灶里的刨皮花打了几下,这几片被石开精心挑选的最薄的刨皮木花一会儿便烧了起来。

    “注意慢慢加!”石开向着蹲在地上的女孩嘱咐了一下,“别加多浪费了,也别加少让火熄灭了!”

    说完将脸盆放在了上面的着火口上,放了些水,从板车边取出了一个矮马兽腿子削了些薄薄的片进了去。

    这个简易小土灶石开以前在农村的时候经常挖过,最大的优点是容易集量不容易散失,只要女孩慢慢地加着刨皮木片花进去把火维持着,上面的水烧开是很简单的事

    把剩下的木板盖在了脸盆上当成锅盖。过了一会儿,看见脸盆冒着气了,石开和女孩也同时闻到了一股浓厚地香,这让这些天一直啃大饼,而且现在还饿着肚子的两个人同时吞了一把口水。

    石开掀开了木板,里面的片不断翻腾,从板车的装大饼的麻袋里掏出了一大把,用手掐一个团便扔到沸腾的汤里。

    女孩惊讶地盯着石开的动作,这是什么菜肴,她发誓这种烹饪的方式她还是第一次看见!

    嘿嘿!石开有些得意地享受着女孩惊讶的目光,手里的活儿仍然没有断过。这个东西她当然没见过,在农村里要是有些陈面粉或者包饺子之类的剩下的面粉丁儿,就这样直接下水煮,再加点猪油,叫做汆裹子,有时候还可以替代着米饭当正餐食用。不过这些东西一定要细火慢煮,防止外熟里生。

    一个又一个大饼糊儿被石开掐着下了汤,感觉足够了后,石开才顺手把手中的剩下的糊儿再甩进了袋子里,手法无比的熟练。

    再拿着那块木板盖了上去,石开拍了拍手,不用再加盐,那些腿子已经被石开腌制过了,盐分会融进汤汁里,也不用加猪油,这些腿子被太阳一晒还会往下流油,由此可见其中的脂肪度……

    女孩认真地盯着小土灶里的火苗,不时地加着刨皮,闻着不断散发着的香和粉团的香气,她发誓这绝对是她从小到大最认真的一次,虽然……她也是第一次生火。

    不断升起的火苗散发的量透过唯一的进柴口传到蹲着的女孩上,她感觉上的衣服有点干了,刚刚经历了一场雨淋风吹的洗礼,方才的她还感觉到很冷。不过等一下就要喝汤了,女孩也不用担心会感染了寒气了。

    女孩不知道那个男人是不是特意为她考虑而这样安排的,不过有一点她得肯定,她真的感谢他。

    这真是个奇怪的男人!衣装破烂倒是符合他一直说得变废为宝的主旨,要说这一衣装倒也不显眼,奇美大陆这样的流民到处倒是。不过越和他相处越觉得他的奇怪与独特之处。

    精湛无比的手法,似乎什么东西到他的手中都变得灵巧无比,这是他的手,异常的灵巧。他还有着更为渊博的知识,就像刚刚逃过了两劫一样,仅仅自己的推断就预知了两件事件的发生,而随后的山塌和他说的泥石流正是验证了他的推断。看似邋遢的外表却不时地从嘴里蹦出连自己也觉得意味深长的话语来。他善于发现每一件东西的潜在价值,任何一样甚至于损坏了的东西到他的手上又会重新闪亮了起来。

    他到底是什么份呢?女孩感觉他比那些所谓的上流贵族绅士更有吸引力,至少他更成熟!越和他接触,女孩越对他好奇了起来,对了,还有他那把更为古怪的镰刀!

    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东西呀,这句话一点也没有说错。

    闻着飘了过来的香味,又咽了一把口水,女孩终于会心地笑了起来,或许这才是自己人生真正的开始,不是么?

    “当当~”石开用筷子敲了敲两个大小不一的容器,这可是他好不容易扒出来的被他用镰刀又修整了一下的茶壶!这个当成碗不错!还有把儿,石开也有了以前路过咖啡厅透明玻璃时看见那种带把儿的喝咖啡的感觉了。还有一个只剩下一点深度的茶杯,当然把儿还在,这是临时充当一下勺子,筷子是他自己刚刚削的。

    刚刚女孩不知道想些了什么,竟然笑了起来,这真是奇迹!石开看着女孩灿烂无比的小脸,也不自主地愣了愣神,这又要怪罪于那个老天一场雨将石开给女孩涂得脸花给冲没了,仍然是刚刚遇见她的那张精致到极点的小脸。

    用那个大一点的“碗”狠狠地舀了一些片和一些汆裹子,和筷子一起递给了女孩。然后再用剩下的那个小点的碗舀了些给自己。脸盆小得很,在加上茶壶做碗着实大了点,这两下子一盛,脸盆马上见了底。

    石开正准备吃得时候,发现手中的碗被女孩夺了去,随后看见女孩把那个大碗塞到了他的手上。然后对着石开笑了笑,虽然还是没有说话,不过感觉她已经和自己关系已经进了很多了!

    望着碗中不断冒着气的团儿,石开忽然又想到了在地球上时母亲给自己煮的时候狠狠舀了一勺子猪油时的景,石开感觉自己眼睛又有些模糊了。地球自己可能已经回不去了,不过自己要自强,就像母亲一直跟自己说得那样。到哪儿都要混出个样来!

    石开端着那碗汤汆裹子,狠狠地喝了一口,几块片和团儿进了嘴里,嚼着嚼着,石开感觉今天的这个也特别的香!

重要声明:小说《暗黑破烂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