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笨笨地嫌疑分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须舟 书名:暗黑破烂神
    捡破烂是一门学问——石开如是说。

    ******

    要想做一个合格的破烂王甚至于破烂神,望闻问切必不可少。

    望。意味着你要有一双如鹰隼般锐利无比的眼睛。第一时间发现废品,第一时间判断位置,甚至于收集到废品并发现最好的倾销方式,这都需要望的锻炼。

    闻。这是一门更为专业的技能。闻,要有一副堪比狼狗的鼻子,拿着一枚古铜币,能放在鼻子上闻出铜锈的年代,那你已经成功了。一个闻的技能,是破烂神判断废品真假甚至于钞票真假的利器!

    问。这一点对于一个合格甚至于成功的破烂者同样非常重要。会问意味着交际,善于发现并把握商机。会问,这是判断市场价格走向以及波动后,迅速调整方式的战略意识。

    切。这一点很多时候都被人忽视了。石开在这一方面的一手废品的叉术就属于这一类。切的涵义很广,主要包括捡废品的技术,以及出门的防术。其下又分为挑,叉,刺,拂等等技术。从防的效果来看有点像乞丐的打狗棒,战斗时把敌人的头就看成一个易拉罐,刺下它,你就能卖钱了。

    ——《破烂成神秘技》

    ******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虽然这个世界似乎并没有什么同行和自己竞争,不过几年起早的习惯让石开一大早便睁开了眼睛。将密封着吊入湖中的装着剩粥的密封罐子里拎上来,吃着已经成块冻状的粥食,石开点了点头,没有馊,味道还不错。

    吃完后舒了一口气,背了个背篓,手拿着伪装着的粪掏,又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在夏天,早上和傍晚的比利比诺小镇永远是最繁忙的。

    而今天格外闹,因为亚克帝国的公主代表帝国皇室来巡查,有点像以前在地球上一些国务委员看望边防战士。不过,石开还是皱了皱眉头,也许是受常规的思想束缚了,他感觉一个国家机器让一个女人来巡查,这实在有点让人不舒服。

    我就是大男子主义!石开哼了哼,你让一个女人跑出来捡破烂能行么?在石开印象中的女人都是家乡里绣着花带着孩子的,要是女人都比男人厉害了,那让男人干什么去?石开对那些把女人看得跟天一样,说什么做什么的的男人很看不起。

    他们就是软蛋!石开如是说!

    街道上张灯结彩,熙熙攘攘让石开感觉有点像过年。

    女人打扮得俏丽无比,仿佛要和即将而来的公主比美。男人打扮得也俊美异常,捞了一个驸马爷的称号,后半生也算是没有烦恼!

    听那些商队的人调笑的时候说过,亚克帝国的公主算是一个人来疯。长的倒是继承了皇室的优良基因,很是漂亮。不过她的格却让当今亚克帝王亚历山大大帝很是烦恼。已经近17岁,可是却一点没有一个女孩子的样子,亚历山大大帝倒是给她寻了几个帝国的财政、内政大臣的公子,后来传出了几个人被打得鼻青脸肿地抬了出去,很是可怜。

    这下让亚历山大大帝面子丢大了,索一气之下不管了。于是艾薇尔公主的美名便传遍了整个大陆。

    虽然是烈马,但是如果真驯服了肯定倍儿有快感,石开想。不然,看看那些不断摆弄着发型了衣领的男人就知道了。

    一路走过,和那些清道夫比着速度,石开一想到晚上就能开始着来到这个异界的第一笔生意,也无限期待了起来。

    说实话,石开想在异界也开一家废品回收店,美其名叫做“第八号当铺”。有的时候石开就在想,这个当铺比起他们那些捡破烂的也就是多了一个地方而已,算是高级废品收购商。

    早晨天气凉爽,路上行人很多。

    石开有一双如鹰隼般的眼睛,锐利到可以发现30米内任何一个小小的硬币!石开还有一双超强的耳朵,不然他也不能在湖边轻易地听到几十米外大道上别人的谈话!石开的鼻子也很尖,尖到可以闻出一块金属的材质。

    很反常。这是石开此时的反应。街道上有一群很奇怪的人。

    虽然他们都穿着亚克帝国比利比诺小镇居民的衣服,不过仔细一看便可以看出他们对于这个小镇的生疏感。互相路过的时候,可以看出他们之间细微地点头以及暗语信号。更为明显的是,几个人正不断地走动于重复的街道,这不让石开有些好笑,一个着当地居民服装的人,竟然很有兴致一样来回看看,看来伪装也没有一点的技术含量啊!

    石开观察的很仔细,这一群人有8个,受到异界没有手机通讯器械的局限,除了勘察地形之外几个人经常的碰头,互相似乎是交流一样。虽然每次的接头都很小心,但是还是被一直关注着的石开看在了眼里。

    他们上的腋下微鼓,里面藏有武器,石开作出了判断。虽然刻意地放缓了动作,不过石开还是看出来了他们其中的机械感。太阳高高隆起,手上遍布茧子,青筋隐隐凸现,仿佛随时都能暴起!

    都是些高手!

    石开点了点头,虽然并不清楚这个世界实力的判定方式,但是还是以自己的角度给了他们一个评价。不过随之而来的便是疑惑,他们来伪装着来这里到底干什么呢?

    不过这并不是自己的事,石开也懒得搭理,和经常关照自己的水果摊老板娘打了一声招呼,继续向前,只不过在经过一个“嫌疑分子”的时候,手中的垃圾掏不自主的紧了紧。

    石开有把握,在零点几秒的时间里将镰刀刺入他的颅内,就像几万次刺入一个易拉罐一样。

    “你到底买不买啊?”布摊老板有些不耐烦看着眼前一个男子,一个男人站在一个布摊前,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坏了,笨手笨脚地把一簇簇布匹翻了一个遍,最后拿着一个印花布匹在手上不断地抚摸,手法无比的轻柔。

    只有石开知道,那是他不自主的动作,假如……假如那不是一匹布,而是一把匕首的话……

    肯定是一个变态。布摊老板这样评价。

    “哦!哦!”正温抚摸布匹的的男子从愣神中醒了过来,放下了布匹,摆了摆手,“对不起,我没有中意的。”

    真是一个傻子。石开都想笑起来了。这个布摊本来就是一个卖女人花纹布的摊子,你一个大男人会有中意的么?

重要声明:小说《暗黑破烂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