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石开和镰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须舟 书名:暗黑破烂神
    再说了,到了这个异界,自己还能做什么?

    没有技术,没有文化,甚至于对这个异界都一无所知!为了能够生存下去,除了捡破烂,似乎再也没有什么适合自己现在的工作了。

    石开并没有顾及到街道两旁或是看杂耍的眼神,在地球捡了几年的破烂,自己早已对这些免疫了。

    石开完全可以拍着膛说一句,捡破烂又怎么样?

    这个社会,活得好的,都是这些能吃苦的人!

    再说了,如果捡破烂,回收废品这一行没有那么大的利润,有那么多的人放下面子,加入这个行列么?

    拿自己举例子,收了几年的的破烂,自己积蓄了将近8W块钱。想想那些所谓的城市工薪者,一个月拿了千儿百的工资,再交了这个水费那个电费,还能剩下个啥?

    工作本没有低高贵之分,劳动最光荣,能赚到钱,就是一种本事!

    石开感觉自己腰板都直了许多。

    路边的小镇人似乎被石开那一手精绝的叉艺惊呆了,为了再看一眼……

    水果摊的老大娘从摊位上抓起一个水果,向着正向前走着的石开扔去。

    不错,只要扔出来,这也算是废品了。

    石开看也没看,手中的镰刀只是一挥,那个水果便定格在刀尖上,随手甩进自己腰间的一个特别的袋子里,继续向前。晚上吃完饭还能有一个水果开开胃,这实在不错。

    “好!好!”站在沿街的阳台上的一个老大爷连连击掌,跑进了里屋,不一会儿便抱着一大捆书出来,从天向下扔去。

    唰唰唰唰~

    银色的刀光晃花了所有人的眼睛,如此炎的夏天仿佛吹来一阵凛冽无比的寒风,只见街道中央的石开手中的镰刀挥舞频率已经高达每秒十几次。从天而降的书都被镰刀送入了背后的箩筐中。

    能把破烂收到这种地步,这也是一种本事。生活本是一个大舞台,只不过石开挥舞得更为流畅和精彩。

    石开双手将镰刀抱在前,继续向前走去,表冷酷地像是一个死神。

    仿佛一阵风吹过,他的影逐渐消失在了街的尽头。

    “他注定不是一个平凡的人!”很多人都这么说。

    天色已近黄昏了。

    小镇的湖边,有一个茅草搭成的小屋,炊烟袅袅。

    自己砌得这个灶台似乎通风不好,火烧得不旺。石开只好弯下子,对着灶底呼哧呼哧地吹气,没想到烟猛得钻了出来,石开被熏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可是灶火却没有任何起色。

    难道晚上又要吃夹生饭了?气死了!石开狠狠地在灶台上踹了一脚,没想到这一脚似乎正好踹开了通风口,灶火跳了跳,终于翻腾了上来。

    你丫的真是欠揍,石开没好气地又踹了灶台一脚,一**坐在了旁边的一个大石头上。

    锅呼呼地冒着气。

    石开想想,自己还算是幸运的。

    来到这个异界的第一站便是这个叫比利比诺的小镇。说是一个小镇,比利比诺却一点不小。平整的街道可以容纳3台大奔并排开行,路边一座座欧洲中世纪建筑便是民居。有时候石开似乎有一种错觉,这是不是他梦中构建的世界,因为这里的人们说得竟然是汉语,文字也只是奇怪形状的汉字。

    狠狠地捏了一把大腿,石开嘶地吸了一口冷气,才否定了自己做梦的推断。

    比利比诺算是一个繁华的城镇,它的西方便是亚克帝国的边境了,在向北便是庞贝帝国。一群群国际贸易商人来往着比利比诺小镇,互惠贸易,这倒给了两国紧绷着的关系一定量的舒缓。

    现在是仲夏时节,正午的时候包括商人们都躲在了哪个树荫下乘凉,傍晚和黄昏以及夜晚便是他们活跃的时候了。

    一阵清脆的铃声由远及近传来,那是些骑着各种魔兽的商人又路过了这里,石开早已不新奇了。

    揭开了锅盖,由于水放多了,米饭被煮成了粥食。石开狠狠地吸了一口香气,从一个篮子里抓了一把菜叶撒了进去。

    这些菜叶还是他赶早从菜市场地上捡来的,米是他米铺里买的。总的来说,自己现在还混得过去,这个小镇的人都很友好,很多时候只要石开经过,他们都尽可能的把自己用不着的“废品”给石开。

    回头看了一眼堆着的废品,石开顾自点了点头,明天就去清送一次货吧。已经快余了半个多月了。

    此时天气也只是比烈当头的正午好了一点罢了,或许晒了一天的泥土将量又重新散发出来,此时温度更高。

    过往的商人驮货的魔兽脖子上都挂着一串铃铛,走起来叮当作响。很多行脚商人都诧异无比地望着湖边的一个奇人。

    狭窄的茅草房里,一个着厚实的衣服的人坐在里面,而他的旁边还烧着一个灶台。

    他不么?很多人又擦了擦眼睛,最后只能得出,他是一个傻子!

    么?石开只能说他很幸运,他捡到了一台空调,而且这台空调似乎不要电,什么都不要。

    那是昨天的事了。正端着锅喝粥的石开突然看见湖面上一条鱼跃了起来,又钻入了水里。这一下让石开有些坐不住了。虽说一个劳力每天喝粥还是能保证力气,但是那也仅仅是饱肚的最低要求而已。嘴唇,他好像很久都没有沾荤腥了。

    脱下了鞋子,衣服,石开扎进了水里,游泳他还是会的,以前家里的藕池要拔藕梢,都是他憋着气潜进水里的。鲜嫩的藕梢刚拔出来的时候雪白的就像处女的**,石开咔嚓一口咬上去,很甜。这让他无比的回味。藕粉泡糊那可是过年的时候才能吃的上的高级货。一斤能卖上几十块钱咧,城里人都喜欢喝这个。

    天已经快黑了,水里更是黑灯瞎火的。石开憋了一口气下去,都找不到方向,手里没有一个趁手的叉子,就是有鱼也抓不住,这倒让他沮丧无比。

    湖底有些深,不知不觉地石开像是回忆起拔藕一样,潜了下去。

    突然,脚下一阵刺痛,石开像是一个虾米一样蜷起了腿,这一下让他的气泄了泄,没顾得上是什么东西,便浮出水面换了气。

    脚似乎被一个尖利的东西扎破了。环顾了四周,此时已近湖心,按以往的经验来说,夜晚水蛇还是比较多的,虽然没有毒。有些郁闷的石开刚准备游会岸去,忽然感觉水底下有东西在召唤他,这个时候他感觉扎了自己脚的东西突然间和他建立起了一种奇妙的联系,他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

    那就是再潜下去,把那个东西挖上来!

重要声明:小说《暗黑破烂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