凑字数,不过可以看看 京城“破烂王”传奇_我的梦与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须舟 书名:暗黑破烂神
    凭着一把铁锹,他从垃圾堆里掘金千万,成了京城赫赫有名的“破烂王”。

    母慈子孝,他和老母亲、3个“老婆”、6个孩子过上了富足和美的幸福生活。

    他擅长“拍钱”,山穷水尽的时候,总能“拍”出一个峰回路转。

    然而最终,致富的铁锹断送了所有的辉煌。

    “乔保锋被抓了!”

    “他的3个老婆和一群孩子要受苦了。”

    几个拾荒匠一边翻拣垃圾,一边议论。垃圾场蚊蝇四起,臭不可闻。在北京捡垃圾讨生活的人,没有谁不知道乔保锋。他靠着一把铁锹起家,十几年来从垃圾堆里掘金千万。这个河南人是所有拾荒匠的榜样,是他们未来的目标,可是,现在他栽了。

    “捡”出万贯家财

    乔保锋是苦孩子出。父亲早逝,家里常常揭不开锅,15岁那年,他跟着乡人来到北京昌平一个砂石厂替人筛沙子。

    筛沙子又苦又累,乔保锋不甘心总是这样,总在想法干上轻松又来钱的工作。由于经常跑工地,乔保锋发现工地的垃圾里面有许多“宝贝”,如废铁、装水泥的牛皮纸袋等等。他把这些东西捡回去,拿到回收公司,问人家收不收,回收公司全收了。乔保锋为自己这个发现兴奋不已,当晚回到水泥管子里,琢磨了一夜。他决定不筛沙子了,连夜找了几个麻袋,跑到工地上捡垃圾。

    1985年的北京,城里到处都在大兴土木,几乎每天都有工地开工,一车车的建筑垃圾都拉到郊区倒掉。捡破烂这活儿当时很少有人干,乔保锋只恨自己只长了两只手,捡不过来。仅仅几个月的工夫,乔保锋就捡出了积蓄。这时,麻袋已经不够使了,乔保锋用78元买了人生梦想中的第一辆车,一辆28型自行车。他骑着车回到昌平,找卖水果的要了两个筐子,架在自行车后座上,感觉自己的生活上了一个台阶。

    每天起早贪黑地捡,到后来,自行车已经不够使了。乔保锋就把自行车卖了,添钱买了三轮车。再后来卖三轮车,换平板三轮车,这一切也就仅仅几个月的工夫。

    一天,乔保锋看到昌平水泥厂大门口堆着像山一样高的水泥袋。他试着问厂里看门的人,能不能卖?他老老实实地估算了一下说:“给你们1500元吧,我全包下。”看门的人一听这些废品还能卖这么高的价钱,又惊又喜,眼珠一转,还价道:“2000元吧。”

    不料乔保锋只说了一声:“行!”二话没说,拿出自己的全部积蓄拍在门卫的办公桌上。

    昌平水泥厂的这批活,乔保锋整整拉了一个月,拉一车,往回收公司卖一车。拉了几天后,有人看见乔保锋这么能吃苦,就给他支招儿:往山东爆竹厂运。乔保锋扒上去山东的货车到山东探虚实,结果这些厂家一开口就说:“4层的上好牛皮纸袋,收2毛6一斤。”这下轮到乔保锋愣了:卖了好几个月废品,牛皮纸袋从来都是以3分一斤被回收公司收去的。这一趟,乔保锋挣了整整1万元。这是1986年的节前。

    乔保锋用这1万元租了几分地,找了些树枝圈起来,搭了房子,有了自己的家。他发现像昌平水泥厂这样有大量牛皮纸袋的厂矿在昌平周边多极了。乔保锋做事很活络,常给厂里管事的人一点好处,就这样,这些厂的废品就被乔保锋给垄断了,“破烂王”的称号也由此传开。这时他开始坐摊收废品,他出的价钱总比回收公司的要高几分,因此其他捡破烂的都把捡的破烂往他这儿送。

    到了1987年,乔保锋的存款已经有10万元了,这一年,只有17岁的他买了一辆4万多元的货车,在空地上跟别人学了几天,居然就开着上路了。

    从1987年到1999年这12年间,乔保锋的资产以平均每年100万元的速度递增,租的地也从1987年的几分地扩展到十几亩,他的事在昌平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拍”出新世界

    后来,乔保锋挣下万贯家财的时候,也比不上第一次赚到1万元时的喜悦。

    16岁的乔保锋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他躺在租住的小屋里,一张张地摸,整整一夜。小时候,家里太穷,一天只能吃一顿饭,为了不让孩子想吃的,母亲总是很早就让乔保锋和哥哥们上睡觉,可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肚子咕咕地叫。当时乔保锋就想:如果有一天能有1万元钱,就啥也不干了,成天躺在钱上,享受。可如今实实在在地摸到1万元时,乔保锋却享受不起来了,还是睡不着。乔保锋打开灯,拿出收废品时捡的两本书,把一张张10元大钞,一页一页地夹在了两本书里。

    第二天,乔保锋来到昌平最大的百货商店,挑了又挑,看上一双旅游鞋,两头有些翘着,金色的边,漂亮极了。他看也没看售货员,指着鞋说:“这双鞋我要一双。”半天没动静,乔保锋抬起头,这才发现售货员正斜着眼打量他:长时间扎在水泥袋里的乔保锋,脸上、头发上、衣服上都灰扑扑的,破旧的军用棉袄,没有一颗扣子,腰上捆着绳子才不至于敞着;单薄的裤子全是洞;脚上的鞋是捡的,鞋底都磨穿了;一双手全皴了,冻得红彤彤的,难怪人家不搭理他。乔保锋指指鞋,又说了句:“唉,你听见没有,这双鞋我要买。”售货员也有些火了,说:“你认识字吗,这是18元一双!”乔保锋一听,从棉袄里袋掏出那两本书,往柜台上一拍,大声地说:“你是不是以为我买不起?”两本书被掀开,一张张10元的票子刷刷地往外飘。售货员立刻换了表,陪着笑拿鞋:“我没说您买不起嘛。”

    那一刻乔保锋飘飘仙。从记事起,就总是吃苦,受罪,活得像一条狗。好了,现在他体会到了金钱的魅力,钱可以让人过好子,可以让人体体面面地做人。后来,那双鞋一直被乔保锋珍藏着,哪怕他有了几百元、几千元的好鞋,也没舍得扔掉。而那惊心一拍,乔保锋说他“一生一世也忘不了”。

    后来,乔保锋每次需要打通关系时都会往人家桌子上拍钱,这一招屡试不爽。他自称是个一竿子插到底的人,弯弯绕的事儿做不来。事实上,和他财富增长的惊人速度形成极大反差的,是他十几年不变的道德素质、文化水平,这些导致了他的处事原则,就是靠钱开道。在他看来,没有钱解决不了的问题。

    享尽“齐人之福”

    19岁那年,乔保锋开上了当时最时髦的桑塔纳轿车。这一年,他完成了夙愿:把母亲从河南老家接到北京享福。母亲带来了同村姑娘李加敏。李加敏老实贤惠,是老母亲看中的儿媳人选。

    第二年,李加敏生下了乔保锋的第一个孩子。忙碌的乔保锋才把自己和李加敏的照片一起托人带回了河南办结婚证。但我国《婚姻法》规定:结婚、离婚都必须当事人双方到场。两人“没结成婚”。乔保锋也懒得理会,干脆托人弄了本假结婚证。

    1992年,乔保锋认识了河北人张艳影,没多久就和张同居了。张催着乔保锋和李离婚,乔保锋很为难,因为李加敏是个非常贤惠的女人,不但从来不管他的风流账,而且每天都做出一桌丰盛的家乡菜,水侍候他;再说母亲很喜欢李,乔保锋每次都开不了口。

    乔保锋转过头来做张艳影的工作,说只要她跟他在一起,不提结婚的事,他可以像对妻子一样对她,送她一房子,不用工作,由他养着。开始张某心里不痛快,时间长了发现乔保锋对自己真的好,李有的,她都有,也就不闹了,安心做起乔保锋的二,并给乔保锋生了两个儿子。

    如法炮制,乔保锋在1995年又和老乡梁中慧同居了,梁也知道乔保锋前面有两个老婆,但看乔保锋对前面两个老婆都好,对自己也是体贴入微,反而认为乔保锋是个有有义的男人,心甘愿做了乔保锋的三老婆。

    3个老婆,6个孩子,乔保锋觉得大多数人都没有这样的福气,自己不枉此生了。更让他得意的是,3个老婆能够相安无事,俗话说家和万事兴,他既满意几个老婆的“贤惠”,又为自己的“协调能力”感到骄傲。

    3个老婆都住在昌平繁华地段的一栋楼里,不同的单元,每房面积、朝向都一模一样,3房的家具也大同小异。虽然内部能够和平共处,对外还是要有所顾忌的。乔保锋灵机一动,找人刻了河南省固始县民政局等部门的公章,自己给自己办了和张艳影、梁中慧的结婚证,同时又办了和3个老婆的离婚证。这样一来,既然有“合法手续”,只要老婆不去告他重婚,他就可以一叶障目,对外只说分别结了婚,又离婚,生了这么多孩子也就说得过去了。

    每天回家是乔保锋最快乐的时候。3房子都转转,看看孩子,和老婆们说说话,睡在哪一家则看况而定。每到周末,就带着3个老婆、6个孩子开着车去看母亲,让3个老婆陪着母亲打牌,他拿钱做奖励,谁赢了谁拿走。3个夫人从不吵架,孩子们也常各家串串。乔保锋当然明白,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有钱,有了钱就有了一切,因此,他从来没有放松过赚钱。

    “破烂王”的心病

    到1999年,乔保锋已经拥有了十几亩地的废品回收站,先后买了20多辆汽车。在收废品这一行里,乔保锋的买卖已经做得非常大了,手下雇有50多人。收来的废品分类后,发往不同的地方,废铁运往首钢、废书本运往秦皇岛,有些废品由于量太大,还需要申请车皮,用火车运往全国各地。

    乔保锋出名了,但他对自己的发家史讳莫如深。他不认为那是什么光荣的事。虽然自己现在有钱、有势,是老板,可毕竟是个与垃圾打交道的。

    他决定转行,做一门可以登大雅之堂的生意,做一个“真正”的企业家。

    1999年7月,昌平有一家铸造厂严重亏损,面临倒闭。乔保锋马上出资承包了铸造厂,之后又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购买设备。凡事亲力亲为的乔保锋,这一次更是拿出了捡破烂创业的精神。他要求自己头一天不管几点进的家门,第二天一早8点以前一定要出门,哪个老婆都不准有怨言。

    可对于炼钢、做模板、搞机加工这一,乔保锋是真的一点也不懂,投资时听从一些人的建议,买的尽是废弃的设备,干不了多久就坏,做出来的产品质量差,产量低。几个月下来,一分钱都没赚。

    乔保锋不知如何是好。一个同行朋友见状传授他一些“诀窍”。原来做这一行不靠偷电是赚不了钱的,而且正经做机加工,产品的质量和产量都无法和那些大厂比,只有做国家明令止的小炼钢才有钱赚。乔保锋恍然大悟。这个人又告诉乔保锋,供电局对偷电查得很严,除非有办法“沟通”一下。乔保锋拍着膛说:“这个没问题,等我沟通好了,还可以照顾照顾你。”

    成也铁锹,败也铁锹

    这之后乔保锋请来一个上过高中的老乡做电工,开始了大肆的偷电活动。他们的方法很直接也很简单,安装大电流的变压器,或是直接将接到电表的电线拔掉,发现有人来查时才接上,或是换保险等等,肆无忌惮。为了炼钢,也不分生铁、熟铁,指使仍在收废品的哥们,只要是能炼钢的什么都收,井盖的箅子、自行车、下水管道什么都拿去炼钢。有一次居然将一颗废弃的炸弹都扔到了炼钢炉里,结果造成了爆炸。

    2002年以来,昌平供电局多次发现所辖地区的电力,输出的电能与收回的电费不平衡,为此供电局多次委派电工去查,查来查去发现问题就出在乔保锋的铸造厂这段。供电局怕证据不充分,又特意给乔保锋的厂外接了一个用电计量箱,想再检查一段时间再看。

    乔保锋根本不把供电局的动作当回事,照样白天晚上不停工地干。当供电局通过逐段测电流查出乔保锋确实有偷电行为之后,于2002年8月停了铸造厂的电,开出罚单要他去交。乔保锋还是不把这事放在眼里,托人给局长说,后又托人送礼,都被供电局的领导给挡了回来。

    这下把乔保锋气坏了,感到非常没面子,他托人放话说:“5万不行10万,10万不行50万,我就不信有人在钱面前不低头。”可就有人不吃这一,他送出去的钱每次都被如数退了回来,厂里的电仍然没通上。乔保锋恼羞成怒,带着几个保镖冲进了供电局局长的办公室,指着局长就骂:“我实话告诉你,老子就是靠一把铁锹起的家,今天你要不把电供上,我就用这把铁揪活埋了你。”

    这把给他带来千万家产的铁锹就这样断送了他的传奇致富生涯。在看守所里他悔恨地说,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没有文化。2003年6月,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以涉嫌盗窃罪、重婚罪、私刻印章罪对乔保锋提起诉讼,曾经拥有千万家的乔保锋面临着铁窗生涯。

重要声明:小说《暗黑破烂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