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偷心的流氓 第十六章:迟来的信~~~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死恋 书名:决不放手
    刘鹏再也保持不住心的平静了,语气颤抖且激动的道:“你……你怎么知道她的。她姓金。你也是,难道你是金静她什么人。”显然这金静在他心中的地位很高。

    而在一旁紧盯着刘鹏的金明自然是把刘鹏的这一反映尽收眼底。看他的神色,竟然有种欣慰之感。“刘老弟,这金静我自然是认识的。至于什么关系。我和她应该算是朋友吧。”金明的话中颇有点无奈的意味。不过很快他边调整过来,一脸正色的看着刘鹏道:“刘老弟,这次来,一是帮你化解眼下的危机,二来呢,则是代金静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你问吧。”刘鹏现在才懒得管公司危机的事。他想知道的是金静到底问了什么问题。

    “这个问题至关重要。刘老弟你一定要如实回答。”金明并没有直接讲出金静的问题。却是一味的强调这个问题的严重。那双盯着刘鹏的眼睛竟是出奇的宁重。

    “金老板问吧。我相信我可以给出金静她想要的答案的。”

    “好!金静叫我代她问你,当初她走的时候,你有没有恨过她。”金明终于开口出道。然后就背转过去。等待刘鹏的回答。

    被金明这么一问,刘鹏到是楞了一楞。接着便沉默下来。良久才对着金明的背影道:“恨她么?我当然恨的,我恨她的不辞而别,恨她的狠心,恨她的欺骗。恨她的背叛。我怎么能不恨她呢。知道现在我的心里依旧恨着她。和她那么多快乐的时光现在成为我感上的枷锁。我自然是要恨她了。不过我更恨的还是我自己。恨我自己的无能。连找她问清楚原因的机会都没有。”

    “哎!”金明没有说什么。叹息一声过后,便从那宽敞的衣服内拿出一封写好的信。上面写着刘鹏亲启的字样。然后一手递给刘鹏。“自己看吧。她写的。”

    如无视一旁的金明般,刘鹏迅速的把信封拆开。把里面那张天蓝色的信纸舒展开。只看第一行字,刘鹏就可以肯定这封信是金静写的。因为那彼此熟悉的笔迹和手法,是根本无法改变和仿照的。

    “也许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你还在恨我吧。恨我的无和冷漠是吗?可我并不会怪你。我更怕的却是你已经不在恨我了。要知道的对立面不是恨,而是真正的陌生人。你要是恨了。那证明你对我还有。既然你看到了这封信,说明你已经回答正确了我给你的问题。刘鹏,也许我说出来你不会太相信。当年离开你边的时候,我确实是没有办法。如果我不离开的话,那么祸及的便是你的命。至于为什么,我暂时不能和你明说。等我再到你的边的时候,你就会知晓一切了。我所知道你的况,一切现象都说明你很危险。虽然看起来,你的问题不是很大,但是真正隐藏在这并不是很大的浪潮下,那汹涌的风暴就快要出现了。所以我才叫我金明叔叔来和你说明一些况,相信他可以让你暂时避免这旋涡的中心。那么到时我才可以很你真正的在一起。至于见面的事,我会在以后派人通知你的。言尽与此。愿君安康。”

    信上的字数不多,但是其中可以明显的看出,金静当初的离开是迫与无奈。而在以后她更是一直关注着刘鹏。只是这一切为什么她不和自己说清楚呢。难道她以为自己对她的不足以让自己付出生命去证明么。虽然金静在信上说了她依然着自己,可是这让自己怎么接受的了。难道曾经的一切都随着这封信烟消云散了么?那么我现在的感该如何依托。为什么!

    纵然心里已经是乱作一团。刘鹏也是很快的把那些负面绪很快的赶出去。调整好状态,好迎接接下来金明要说的事。按照金静说的严重,这次事自己可能会出事。那么就要作好万全的准备,因为自己必须活着,活着去找她要答案。

    “金老板可以说了,我想金静应该让你带了点话过来吧。信上她可能不方便说,那么只好有劳金老板了。”

    “刘老弟客气了,金静也算我的好友了,为她做点事是应该的。这次我来呢就是专门帮刘老弟来的。刘老弟跟我来,这间包厢虽然隐秘,但是并不安全。”对于正事,金明也很是慎重。并没有在这包间里说。只是带着刘鹏七拐八拐的来到一间不过30平米的房间内。四周的墙壁看上去都是加厚过的。而且看样子隔音效果很好。在刚才那房间里还可以隐约听到酒吧里疯狂的音乐。在这却是一点嘈杂的声音都没有。

    “坐吧,刘老弟,这事我们还是先看一组幻灯片再说。”金明坐下后,拿出刚才那个遥控器,按了一下。那墙壁上竟然投影出一张相片。相片上的人年纪看上去很年轻,应该和刘鹏自己的年岁差不多。而且从相片上都可以感觉到他那淡淡的贵族气息和处高处那俯视众生的傲气。看来这个人很是不凡。

    “他是谁。”刘鹏自然是感觉到此人的不凡。不会自己的对手就是他吧。那么自己可真的有点危险了。只从照片上就可以感觉出自己比他远远不如。那要是看到真人,那么自己就没得玩了。

    金明的回答很简单。“你的对手,李令。”

    “李令,什么人。我又在那里得罪他了。我和他可以说是素不相识。他为什么要对付我。我看他的样子,对我这种小公司应该是没兴趣吧。”刘鹏自然不是傻瓜,那李令一看就是个上流人物。自己没有惹过这么一号人物。他向自己动手那根本是不可能的,这事必然有什么变处。才会让他这种人花时间来对付自己。

    “不错,按道理说你没惹过他,他这种公子是不会来动你的。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没惹过他,就不代表别人没惹过。要真说起来,你和这李令的梁子结的是很大的。”金明语不惊人的道。

    只是他这一句便让刘鹏陷入沉思中,他不是笨蛋,相反,能以16岁考如安徽大学,而且还是本硕博连读的他。聪明之处可以说没人能比。就金明一句简单的话,他的脑子就在飞快的运算着各种可能的威胁。韩惜无疑是自己最亲密的人之一,她这几年一直在自己边,不可能得罪什么人的。更何况是像李令这种人呢。陈文也是不可能。自己和他同学那么多年,他的事自己知道的一清二楚。自己的父母更不可能。那么剩下的只有最近认识的周淋和金静。只有这两个人在时间上和理由上说的过去。这个李令极有可能是金静被迫离开自己的理由。

    “这事是因为金静,还是因为我最近认识的周淋呢。”刘鹏并不想在金明面前掩饰什么。直接了当的说道。

    “果然很快呢。没想到刘老弟在几秒钟内就想出了个大概。看来你这天才博士不是吹的。说实在话,这件事李令确实是因为牵涉到几个人才对付你的。而这牵涉的人则金静和周淋两人。”

    刘鹏这次可没想到,竟然同时牵涉到她们两人。这到底怎么一回事。带着疑问的目光,刘鹏看向金明,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重要声明:小说《决不放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