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陵园

    孔在微潮的夜风中叹息道啊!“咦,江怎么还不回来,不会挂掉了吧!那么好色,连女鬼都敢要。挂掉也是活该!”其实孔也没有看清楚那个到底是啥,也许是宝石也说不定。孔心里越想越郁闷,如果江得到一个极品宝石就嚣了,他不会自个跑了吧!人往往是这样,对于一个黑暗的洞,不想到里面是黑瞎子,而想到洞中是否有珠宝,是否龙的藏洞呢?

    孔和江是夜晚巡哨的几十小队之一,营地驻扎在小山阿上,孔这样的兵丁当然要晚上站岗啊!

    张顺已经睡眠了,年老的人啦,也无思绪也无愁,就算泰山压顶也就是老命一条而已,所以张顺正抓紧时间休息。此时大概夜间丑时左右,夜正亮耀啊!四周看去,有些发光的虫子在赛跑。有大枭的嗷叫。极其远处有大兽的忍叫,也许是几只大兽在残杀。

    夜的光耀拂过,留下睡的温馨。

    有几个勤谨的少年还在掐掌修炼内力,年轻人渴望出人头地,所以他们修炼的比其他人都勤奋。熟不知人是要休息的呀,用晚上时间来修炼,往往会得不偿失。真正的高手能够抓住白天的每一秒钟,而不是晚上的加班加点。

    当然有一种人除外——武狂。练武练到兴处,七天七夜不吃不喝也无碍。这种牛人很多都是传说中的游侠。游侠具有猎人的一切技巧,也具有武士的一切技巧,他为了逮捕某只宠物,可以在树上站三天三夜一动不动。

    美女蛇伸出莹莹玉手啊,然后用舌头,因为手上正粘着些血丝。美女蛇的眼睛发出翠厉的光芒,配上白嫩的脸蛋,好是可人哦~如果真不是会吃人的美人蛇,我想文古先都会喜欢的呀。

    美女蛇哼哼了两声,尾巴扭动,过处,留下一圈头皮和黑发。这就是这位好色男儿存世的唯一证据了。

    美色本来就会吃人,自己被吃了也怪不得谁,只算死在花容下吧!美女蛇心想,是先打一个盹,还是出去在惑一个,那么明天就不用出去捕食了。当然对于呆子一样的人族,这样的机会不多,美女蛇想还是在捕一个吧!

    美女蛇之所以这么想是有缘故的,人族是很聪明,可是好色,美女蛇在山中捕食,没有智慧的野兽都不会欣赏美女蛇的花容月貌,而人族那么厉害,兼好色,非常容易捕捉,实在是极品食物。

    人族修炼内力,除了开发自己本天赋潜能之外,还通过外界灵力补充,吸星**——不错,不过神圣大陆还没有发明出来。吸收天地灵气,采取月精华,他们也没有达到修真的地步。神圣大陆的人修炼非常朴实——吃,我吃掉你的金丹,我吃掉你的丹田,你具的灵力总有被我吸收的吧~美女蛇干脆整个人吃下去,更是霸道完美。一边充饥,一边吸收灵气。

    人族是万物灵长,本的灵毓不是其他种族可以媲美的。所以很多高级魔兽都打点人族精灵族等高等种族的主意。

    有俗诗称神圣大陆的武术:武术人人会,就是势难高。魔法入手难,进去窥堂奥。黄金方显精,其余皆下国。无武有宠物,照样行江湖。洛神照千古,上帝光万丈。有洛神知,有恨无人醒。宗教可齐,文艺解桎梏。

    小弟在窗台上大喊:“张松玲——张松玲——”

    张松玲哝哝地出来啊!穿着雪白的衫子,容颜倾城,张松玲慵舒地问啊!“小弟啊,你叫我什么?”

    小弟道啊!“松松,下午去交陵园玩儿啊!”

    松松道啊!“小弟不行哦……”一只小狗窜到松松怀中啊!这小狗就是人族豢养的狗人,它们不是地球上的狗,因为他们的智慧比地球上的狗高多了,所以称呼狗人。豢养狗人最大的好处就是狗听人的指挥,而用狗契约宠物。这样可以极大弥补人族只能召唤一个宠物的问题。

    一条从小养大的狗,可以说是忠诚的代名词吗!有句骂人的话叫:狗忠!就是说狗是非常忠诚的。有些人说我是你养的一条狗!意思就是我对你非常忠诚。狗虽然助纣为虐,可是这更显示他的忠诚。明明会随主人一起毁灭,但是这些狗人还是主人的大腿。

    小弟急忙从窗台上跳下去,吓的远边阳台上的松松吓了一跳,惊叫起来道啊!“啊——小弟——”

    小弟摇摇**又纵了起来,原来小弟的武艺已经修炼到高级级别了。一位高级武士从五米高的阳台上跳下去根本没事。

    松松的别墅比张顺家的好,里面有一个菜园子,有一个花园,还有一方荷塘。

    狗可以养来收宠物啊!所以很多人家都养狗啊!诗曰:狗透花影里,犬吠耳东西。就是说明人族养狗人非常多的况。

    但是人们不得不记识上帝的光芒,因为上帝是无比美丽的啊!所以人们用炽天使来代表上帝啊!上帝建造生命之树啊,生命之树七天诞生七个大天使长啊,又七十年诞生七十个大天使啊,又一百五十万年诞生一万个天使啊!

    但是人们不得不记识洛神的光芒啊,洛神是白色莲花的化,于是人们普遍种植莲花。有一个叫文古先的学子路过荷塘的时候吆歌荷花的美丽,歌兮

    百花之峻茂兮,有荷花为阳。路过曲塘兮,荷花之田叶。倾交向而心祈兮,乖乖而细语。述说雨之便泼兮,夜之幽张。述说落之眩耀兮,同学而徜。吾谿而幽笑,有洛神顾顾。荷之欢兮,淑美而洁。荷之光躺兮,可笑而俳稽。我之徜徉兮,有荷舞为伴。有洛神之倡洁兮,我馨之而小巧。有田叶甜兮,芰菱有妊。张张之舞韶兮,夸夸而臭美。有荷兮驻于塘之浔,我若将不复见。可会乖张而窈窕。我若将不复见兮,仍然香艳呼?

    旺:旺:旺,几只狗人对着小弟吼吠。可是小弟是绝对不怕的,因为他刚刚练就高级武士的本能。小弟手里抓的棍子就丢过去,把那些巴儿狗都赶走了。松松在小楼上大喊:“狗狗别叫了,狗狗别叫了。”

    松松的爸爸张国是绿衣主教大人,年纪很轻,但是是个黄金骑士,权力很大的。松松的妈妈不用出去干活摊卖了。小弟急忙从园子里穿过啊!园子里的花儿也不去惊扰了啊!

    松松道啊!“小弟快上来啦!”

    小弟异常卖弄,喝曰啊!“松松你说我能从楼下直接跳上去吗?”

    松松刚才看见小弟从楼上跳下来,当时吓了一下,不过松松仍然腆颜道啊!“小弟别跳,摔痛了怎么办?跳不上来摔伤了怎么办?”

    小弟大笑啊!哈—哈—哈—小弟运起轻功,卖力跳上阳台。小弟笑道啊!“怎么样我很厉害吧!”

    松松点点头,松松怀中抱着一只有圈花的狗人啊!小弟摸了摸狗人的头啊,小弟道啊!“松松去交陵园玩哦~还呆在家干么?”

    松松道啊!“妈妈不让出去!她说……”

    “三姨说什么?”小弟问。

    “妈妈说女孩子大了别到处乱跑,要做个淑女,真是吵死人了。”

    小弟笑道啊!“别理你妈了,我们快出去玩吧!我妈也和你妈一样烦,老是不许我出去玩,怕这怕哪,有什么危险哩!伟大的洛神会保佑我们的。”

    松松抱着狗人进入厅堂,道啊!“我们偷偷地走吧!我妈妈在厨房里炖东西,别被她发现了。”

    小弟拉住松松的衣服道啊!“这样容易呢,我们从阳台上跳下去。我好厉害的,你不会摔着。”

    松松考虑了一会,确实也不错,于是把怀中的狗人放跑,道:“细心,快走吧!别老缠着我。”细心是狗人的名儿,松松说细心一直缠她,到底是她要抱着狗的哦。

    松松十岁,长得物美花芳的,比她的妈妈包惜惜青年的时候还要漂亮啊。松松温柔的手光滑而致美。两人从阳台上跳了下去,然后窃笑着跑离啊!

    穿过那些花儿啊,穿过风厅啊!有几只忠诚的狗人旺旺旺地吠,但是被张弟的棍子打飞了。

    交陵园是洛神宫的一名伟大的星祈的陵园,这位星祈一生为人们祛灾祈福,她死后就葬在交陵园。不过这位伟大的星凰已经死掉上千年了,交陵园也鲜草和蔓草丛生,不过是否因为星祈护佑的缘故,交陵园虽然长满杂草,可是这些草都会开出朵朵真挚的鲜花啊!有红有白,窈窕而薰人。小弟在交陵园挖了一个洞,据想是要挖那位死去星祈的秘籍,而松松则是撷花去的。每次都能采一大揽的花呵,看起来人和花媚,都艳丽殷红。

    小弟道啊!“松松我挖到了那个星祈的秘籍,我们一人一半你要不要?”

    松松道啊!“小弟耶你还是别挖了吧,被你妈妈知道了她一定会打你的。”

    小弟道啊!“假如我真的挖到了,我妈妈才不会打我。”秘籍和高等级宠物都是神圣大陆的法师梦幻以求的宝贝儿。当然宝石法杖生命之泉这些滋补品也是非常宝贝的。

    松松道啊!“我妈妈昨天给我做了一件新衣服,说下周就给我穿。是红色的,和我上穿的这件袖子不同,领子也不同,非常漂亮呢!”

    小弟掷了一下远处的大树道呀!“嗯,你妈妈对你真好!我妈妈给我造衣服我都不要,因为她造的总是不合,都是太小。我妈妈笑我说我长的太快。我去年买的衣服现在都穿不进了,紧死了。”

    松松道啊!“我妈妈则不会,我有好多衣服穿。看那里有支碗碗花。”

    小弟看过去,确实是,有好几支,其中一只黄色的最漂亮啊!松松急忙把碗碗花撷下来,而且毫不留把四朵都撷了下来。张弟道啊!“唉呀,松松哪两朵都破了,你就别采了,到了交陵园碗碗花多得有。”

    松松乜了小弟一眼,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小弟的意见,不过四朵花都采摘在手了。

    小弟道啊!“泰东不知道在不在,不然叫上他一起去玩。”

    松松玩着手中的花不置可否。砍坝小城中,有权有钱的并不多,要有权你必须武艺高强,或者有个极品宠物,可是极品宠物是那么容易抓的吗?普通人给我抓一只霸王龙看看?不踩扁你才怪。而有钱还可以通过倒卖商品等等。钱权是可以世袭的,有钱人一出世就有钱了,没钱人混一生都难有钱。除非你天赋非常高,真是个练武的好璞玉。

    有些人干脆都不上学,上学学武学魔法,还不如几十年学会种地实在,现在都是市场经济时代了,养几十只狗人,批发红瓜鸟蛋,制造风筝这些都比当个教头有钱途。

    泰东家就是种西瓜的,瓜地就在交陵园旁边。泰东一家几十口人都种西瓜,家里还豢养了几十只狗人,这些狗人很特别,因为这些狗人中的狗王居然有宠物。宠物是市场上购买的铁骑马儿,甚至有只红瓜鸟。

    小弟道啊!“泰东在不在,叫上他一起挖洞去。”

    松松则道啊!“哇,好多的花儿啊!”然后急忙采撷。几千米的交陵荒园,地上都是最美的甘草,草上长了好多会开花的野草。有一人高的蕨芋。有可以吃的茄子。有沁香的栀子花。栀子花和金银花开的时候,都像瀑布一样,非常华美。松松像蝴蝶一样翩飞。

    小弟来到阔措的交陵园,先活动一下筋骨,打一趟拳。然后在草地上躺着打滚,如野牛一样冲撞,掐指修行学校教授的武艺魔法。武艺是练出来的,魔法是静思出来的。小弟这样的玩耍当然得不到什么衠粹,不过一知半解罢了。

    站在高处的大侠通常在三种况下成功:一是天赋极高,一直都很厉害。二是经历别人没有经历的苦难,砺志成雄。

    小弟的天赋并不见得太高,班上十二岁达到高级的学生也有四五个了。小弟也没有什么生死仇难,虽然爷爷张顺很是督促他,希望他成龙成风,出人头地,可是——望子成龙那么容易的吗?

    两人已经进入草海深处,由一条蹊经绕向东边,这里有一大片的瓜地。泰家就住落在这里。泰东十四五岁了,反正是个小孩子。或者是半大孩子。十五岁的孩子在农村都要找对象了。所以泰冬非常希望漂亮的松松去找他。他一尽地主之谊。

    不过泰东也很野蛮,没上过学校,自学了几手刀法,还真有效果,至少张弟是打不过他。泰东高七尺,膂力强劲,面貌黦黑。几周不见,现在越发像个大人了。

    张弟问一位小好汉道啊!“好汉,泰东在吗?”

    小说中男的一律称呼大哥、好汉;女子一律称呼小姐、阿姨。

    小好汉十**岁的成年人了,目瞪了松松几眼,道啊!“你自己过去找呗,他就在那边的帐棚里。”

    松松喊小弟道啊!“小弟我们走吧,别找泰东一起去了。”松松敏锐的感觉感觉到泰东已经不是以前一起疯玩的小孩子了,而是变少年。

    不过小弟还是没有忘记以前和泰东一起野的疯狂。张弟道啊!“松松怕什么,有我呢!”然后拉着松松的手一起朝前走。

    看瓜地里没有什么像样的光阳的别墅啊,都是木头泥土构筑的平房,房子周围养了好多狗人。狗人是个很聪明忠诚而凶残的狗,对付狗人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手中执一根粗粗的打狗棒。这些狗倒是势利,看人手中有武器也不会堵截,至多人过之后骂几句。

    简单的木棚之外是一片片绿畦畦的西瓜,现在是仲夏,正是西瓜肥美的时候。人们还是相当淳朴的,路人口渴了摘一个瓜并不算偷,因为有洛神的光芒普照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

    泰东听见狗人叫,站起来朝外面看,一看小弟和松松前来,相当高兴,急忙从牌桌上跳出来,喝曰啊!“小弟松松来了啊!”

    小弟道啊!“老大!”松松则什么也不喊,松松益来益发觉和泰东这种人交往有种隔膜,可能是他们太过于野蛮了。

    小弟当初和年幼的泰东一起疯,以致认他为老大,因为小弟确实很佩服泰东的狂劲。不过这些月来泰东已经越来越没有当初的美妙期望了,泰东玩起来已不复原来的洁白,似乎做作。不过小弟还是叫他老大。

    泰东正和三个青年条子在打牌。大家都瞪着美貌馥昳的松松详看。松松越来越对这种感觉不舒服。因为他们好像太过于无理。张弟虽然也是男人,可是张弟看松松的眼神和他们不同,就算有剥夺吧,但是尽有的都是关。关于女子的美貌,关玉女子的玉楚。

    男子本来就有保护女子的义务,女子也本来就有抚顺男孩奋发战斗的义务,二者是相辅相成的。

    可是一方面只是占有而不保护,一方面只是享受保护而不护佑,都会使对方受到打击伤害。

    上帝和洛神都是这宇宙中最美丽的人啊!她们是那么强大,以致于文古先和长乐神都无比的膜拜。

    泰东右拳抵左掌拊了拊道啊!“来来,你们坐。”接着摆过来两张凳子给张弟和松松坐。张弟感觉无趣,以前的泰东不是这样的呀!当时都老大不坐凳子,不是爬树就是跑路,那里会坐凳子。即便打牌也是躺或坐在地上打,现在——

    松松看了看,这瓜棚的凳子可算不干净了。松松看看自己的衣服,臆测还是不想坐了。旁边哪三个年轻条儿喝道啊!“泰东,还出不出牌啊!”

    另外一个比较朴实的年轻人道啊!“人家有朋友来了,偶们等一等。”

    泰东问道啊!“小弟你怎么会来看我,有嘛事吗?”当初泰东还是很有老大的义气的。小弟道啊!“我们想去交陵园挖洞,老大一起去吗?”

    泰东想想,都是小孩子干的营生了,一点都无趣,还不如打牌有趣,道曰啊!“小弟你来了就在这里看我们打牌吧,别去挖洞了,交陵园最近出没一些野狗人,你去抵挡不住。”于是泰东又坐回去打牌。出了一顺,对张弟和松松道曰:“小弟要西瓜吗,在里面砧板上。”

    以前还小的时候,泰东张弟松松一伙人去偷摘西瓜,就挑那种最大个的摘,当时的形现在想起来都非常得意啊!当时的西瓜都非常好吃的呀!

    泰东成长以后,他爸爸泰勒吩咐他管理西瓜,摘西瓜吃也没有那么约束了。于是泰东明明白白地下地里摘最大的西瓜。可是这西瓜吃起来,是无论如何也没有之前偷摘的那么好吃了。

    泰东匆忙持出两块大西瓜给张弟和松松吃。张弟边吃边看他们打牌,松松则拗下一小快吃,剩下一大半都吃不下。松松抚摸着手中的一束花。

    松松拉了拉张弟,于是张弟出走。道啊!“老大我们走了,我还要去挖洞!”

    泰东不甚挽留地道啊!“张弟小心啊!交陵园出没野狗人。”

    张弟不甚惘然,野狗人怕什么,之前都不怕,现在会怕,笑话。张弟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发现自己快要成为老大了。而手下只有一个松松。

    松松和小弟还是较富裕的人家,能够上详学园,东区能够上贵族学校的,张弟年龄段的只有松松和张弟两人而已。其他人都不是同个班,所以不甚熟。

    松松又活跃如公主了,道耶:“哇,哪柳树绦好漂亮啊!”一棵高达的柳树,丝绦毵毵,满树满冠,张弟道耶!“松松我帮你拗折几条下来。”

    松松拍手,于是张弟在树干上一踏,跃上树冠,松松曰:“小弟,哪一条,哪条特别长的。”于是张弟如命履约。一下子就采了十多条最长最美的丝绦。

重要声明:小说《法师之骨海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