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玄黄九衍 第二百六十九章 风神渊(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善言262045 书名:玄黄劫
    水蓝宗主话音柔和,但是全场都听的清清楚楚,尤其是天宗弟子极为奇怪,人宗弟子竟然不与地宗的沈倨交手,这沈倨是谁?凭什么这么大的面子?

    “哈哈,水蓝宗主既然说放弃一个名额,那我也无话可说,但是斗法大会乃是先祖传下来的规矩,水蓝宗主,你这样擅自变更只怕有些不妥吧?”事到如今,风玄宗主不能在沉默下去了,“风玄宗主,人宗放弃一个名额而保证一个名额,依我看也算不了什么大事!一切乃事出有因,风玄宗主,对于仁宗放弃的一个名额,你尽管与我地宗争好了!”

    火心宗主看上去一派儒雅,哪里知道说出话来竟然风骨如此硬朗,不愧是修炼火焰的!沈倨如是想。

    “好好好……地宗既然如此偏袒人宗,那此次进入天机山的六个名额,就给人宗一个好了!不过接下来的五个名额,我天宗却要与地宗争上一争!火心宗主,你既然提倡改规矩,那好,我索就改到底好了!一场决胜负,胜者得到三个名额,败者两个名额如何?”

    看着风玄宗主咄咄人的目光,火心宗主刚想说话,便听见沈倨喊道:“打赌吗?好啊!那咱们不如玩个大的!”

    火心宗主一边感叹火德师弟这个宝贝徒弟的大胆妄为,一边还要圆沈倨的话,毕竟这是地宗的脸面吶!“唔,沈倨,你难道有什么好主意不成?”火心宗主这样一问,顿时招来无数天宗弟子的白眼,太虚天三大宗门的宗主商谈要事,那里轮得上这区区低代弟子插嘴?

    可惜,此时的火德上人毫无觉悟的呵呵直乐,大是认为自己的宝贝徒弟有胆识!摆明了一副死撑沈倨的架势,而沈倨从来不认为自己没有话语权,从修炼起到如今,他又鸟过谁?

    沈倨大手一伸,叉开五个指头,对着风玄宗主大咧咧说道:“五个名额,咱们一战定输赢!赢得全胜败得就输干净!风玄宗主,这建议你可敢接受?”

    沈倨这话问的,简直就跟大巴掌扇脸毫无区别,你一个低代弟子凭什么挤兑一宗之主?“小鬼徒弟,说得好啊!就是,玩就玩大的,松的跟裤裆似的,哪还有什么意思?!咱们要是输了,咱们扭头就走,不去天机山也罢!”火德上人一瓢明油浇了上去!

    火心宗主一看,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他要是再否决未免弱了地宗脸面,虽然他觉得这样很冒险,但若是赢了呢?那这便宜可就沾大发了!

    谁知道,此时此刻风玄宗主心中想的,却与火心宗主一模一样,“好!一战决定五个名额,如此手笔如此勇气,本宗佩服!不知地宗由谁出战?!”

    “哈哈,这个建议既然是小子提的,那自然有小子领教天宗高人的手段了!”沈倨极是潇洒的猛甩火神战衣,意气风发的站了出来,“沈倨,你要是输了,看我回去不关你闭!”沈倨面色猛地一滞,耳中已经传来火心宗主的威胁。

    “风信,天宗脸面就交给你了,此战关紧,你但且放手施为,一切都有师尊在!”风信上人容颜一喜,忙躬一拜,顿时罡风四起,他已经出现在石台之上。

    “沈倨小心,这风信已经达到金尊中级的修为,一手暴风撕裂术,已经尽得风玄的真传!”沈倨移步间,耳中又传来水蓝宗主的提醒,“沈倨,要不要我把炼妖壶借给你?”女娲的声音又传来,沈倨看看她,笑着传声道:“放在进入炼妖壶前,我可能不是这小子的对手,但是现在……嘿嘿,难得的体悟机会啊!”

    沈倨一赤红的袍服,背上火神战衣流光溢彩,好像是一团跳动的火焰一般,冉冉升起来到石台之上,此时,风信上人背着手站在一团漆黑的风旋之上,满头绿发张扬的飞舞,一黑袍却不动如山。

    “沈倨,虽然这一次没有机会与女娲交手,但是能够与你切磋一番却也差强心意了!”

    沈倨嘴角挂着一丝淡笑,斜眼看看风信上人,摇头道:“风信上人,你应该感激遇到的是我,而不是女娲,这样的话你还有几分胜算,否则,嘿嘿……就你那区区金尊中级境界,还是在不够看的!”

    风信上人森一笑,丝毫不以为意,能够达到金尊级境界的古仙人,灵魂境界有怎么会低呢?

    “废话少说,出手吧!能告诉你的只有一件事,天机山你是无缘去了!”

    沈倨凝视着风信上人,“天宗修炼风的吗?来吧,让我见识一番!”风信上人一看这沈倨竟然狂傲如斯!竟然不屑于先行出手!

    有点气愤的风信上人猛地抬头怒吼,声音如泣如诉,如深秋雨夜那丝凄凉的风,沈倨火神战衣光华骤放,如驱散一切霾的那轮巨,“元神攻击?”沈倨在炽烈的火光之中,极为不屑的说道:“风信上人,不要用这种小儿科来对付我!即便你的灵魂境界再高,奈何小爷的元神是死了百万回才炼出来的!”

    沈倨这是指当初在灵界,历经九死一生锤炼元神的往事,风信上人当然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只是感觉自己这无声无息的元神风化,如何会没有任何征兆的就被破解了呢?

    “风来!”

    直刺耳膜的风啸中,一柄黑色单刃大斧出现在风信上人的背后,山峰一般的巨斧纯由无数根指头粗细的黑色风旋汇集而成,黑色大斧地出现,顿时散发出一股毁灭般的爆炸气息。

    沈倨眸子一凛!右手猛然血光漾,血色星神启动……“大风起兮万物伤!”随着风信上人右手猛地下挥,那擎天大斧顿时呼啸而落,“万物伤兮魂魄亡!”

    “蓬!”

    山峰般的黑色大斧顿时爆成漫天黑色风旋,如同一团漆黑的风云,顿时将斗法石台包裹其中,“暴风撕裂术!”

    每一根黑色风旋,都饱含着极其强悍的爆炸力,此时充斥在斗法石台上的黑色风旋,简直无以计数!

    担心的神色在所有关心沈倨人的脸上升起,而风玄宗主脸上却出现一丝得意,风信上人施展的这手暴风撕裂术,已经达到他三分的水准,难以想象,在太虚天的后辈中,还有谁能够抵挡他三分实力的攻击!

    就在此时,一点极度耀眼的血色光芒,乍然显现在黑色逢风潮之中,这点血色急剧扩大,嗤嗤有声的与黑色风旋相互猛烈吞噬;

    这是什么?!

    顷刻之间,这点血色高速运动九次,这也是沈倨狂猛无比的出拳九次,血色之中再度出现炽烈白光,黑风、血色、白光,顿时将斗法石台渲染的无比诡异!

    此时,那包裹整个石台的黑色风暴,陡然变成螺旋状,刹那,一个黑色龙卷风柱出现,这风柱的顶端在极力向上攀升,就在这一刹,所有人突然意识到,当这黑色龙卷接触到封闭天城的能量护罩时,那风信上人便可以借助风神渊的恐怖力量!沈倨再强,他能斗得过与火神谷、水神淀齐名的风神渊吗?

    个人的实力如何与这天地生成,蕴含着神奇力量的宝地抗衡呢?!

    “沈倨、小鬼、师兄、主人,危险、危险!!”

    火心、火德、水蓝、水风……上人、女娲、晓月烟、麒麟金光同时疾呼……但是,龙卷风暴是何等速度?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位虎视眈眈的风玄宗主呢?!

    无可避免的,黑色龙卷风暴与天城能量护罩结合了,陡然,整个天城猛地一阵剧烈晃动,无数漆黑如墨的光点,如同蝗灾一般,在刀锋般的风啸中,骤然融入包裹在石台上的黑色龙卷风暴之中!

    风神渊的强大自然之力,在这一刻被风信上人接通!

    完了!沈倨完了!!

重要声明:小说《玄黄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