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玄黄九衍 第一百九十三章 强奸神人?!(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善言262045 书名:玄黄劫
    天姥满脸犹疑的说道,武宣不耐烦的一挥手,“要想烬火神甲离体,除非你把他干掉,但是那样的话,他体内的宝月便会成为无主之物,我们是控制不了宝月的!”

    “那怎么办?”天姥犯愁了,沈倨顿时笑道:“好办!就让我在剑皇宫免费做客就是了!”

    “嗵”武宣又是一脚,沈倨顿时叫嚷道:“你记住,你踢我两脚了!”

    “那就用神解之术!”

    武宣怎么看沈倨怎么烦,直接提出使用神界最为残酷的,直接摧毁两魂四魄的歹毒方法,“武宣,那样的话他会变成白痴,宝月还会听他的指挥吗?”

    武宣是战斗人员,他最烦这些动脑子的事,如果让他动脑子,还不如一剑干掉他!“杀又不能杀,放又不能放,就是将他变成白痴,那还不是受你控制吗!”他气得大声吼道。

    “什么?你们竟然要将小爷变成白痴!”

    沈倨正准备发动口咒,却见武宣嫌他烦,直接锢了他的五识,天姥却犯了难,如果将沈倨变成白痴,那她天姥可就成保姆了,她要像对待自己孩子一般,每天哄着沈倨,虽说将来找到星源族,开启硎氓神藏后,还可以杀掉他,但是这段时间之内,天姥想想就害怕,毕竟她逍遥惯了,哪里受得了这份活罪!

    “你犹豫什么?难道让我动手吗?”

    天姥一撇嘴,心道:我到巴不得你亲自动手!但是毕竟剑神命令,她必须服从武宣指挥,因此她只好无奈出手。

    摧毁对方的部分魂魄很简单,就是用自己的魂魄,去冲击对方的魂魄,直至对方的魂魄崩溃之后,保留部分的神识便可以了。这对于精通制造傀儡的天姥并不难。

    可是她没有料到的是,沈倨曾经元神出窍,在蚩尤的指点下,在灵界曾经受过炼狱山,最为严酷的摧残式锻炼,如果此时的沈倨,在没有关闭五识的前提下,若是知道天姥用她的魂魄与自己的九重甲元神,做零距离亲密接触的话,他会十分乐意的答应,因为那样做的结果,百分之百是天姥变成神婆级白痴!

    按照沈倨的脾,他绝对不止满足仅仅将天姥变成白痴的,他绝对会全力以赴的摧毁她的魂魄,如果这样的话,神人魂魄被消灭前,都会引起神体的爆炸,神人的自爆那肯定惊天动地,放在此点来说,不知现在的沈倨,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了!

    可惜现在的沈倨无知无识,只能靠着最为本能的反应,来对抗天姥的魂魄入侵了!

    当天姥的魂魄强行侵入沈倨的识海时,当时就傻了!一具高至少三十丈,满精美的九重黑血铠甲的巨大元神,犹如天神一般出现在她的魂魄面前。

    天姥的魂魄状态很羞涩,就是接近二十丈的**美女**,当她看见野兽般的九重甲元神的瞬间,差点没有休克过去!作为神人的她,才修炼到接近二十丈的元神,可是这沈倨不但元神高大,更为可怕的是他那一含着万亿血煞之力的九重黑血铠甲!

    当天姥惊惧之下慌忙退出识海之时,却被双眼紧闭的九重甲元神一把拽住,搂在怀中便大力的**起来,这完全是沈倨的潜意识在作祟,任是谁乍一看见光**女郎闯到自己家里,只要不是太老太丑,都会先搂在怀中大肆征伐一番。

    于是乎,天姥光溜溜窝在沈倨元神怀中,万分委屈、极不愿的,被九重甲元神,用男人最为原始的武器干翻在下。

    此时的天姥实在是难受的可以,灵魂之间的接触,实在不比**,那种深入骨髓的味道,实在令天姥**不已,就在她的魂儿在九重天上飘飘之时,九重甲元神一脚便将她踹出识海。

    这还是沈倨的潜意识起的作用,自小游青楼勾栏之间的沈倨,深深懂得拔刀无的道理!

    武宣呆呆的看着一个劲叫唤的天姥,这种叫声似乎勾起他很久之前的记忆,他怎么也琢磨不透,怎么单单毁掉沈倨的两魂四魄,竟然会发出这种**的小调呢?!难道天姥又研究出什么,新的控制心魂的手段不成?!

    一声呻吟,魂魄归体的的天姥,软软的瘫倒在地,此时她看向沈倨的眼神,似怨似嗔似怒似喜……整个体还沉浸在刚才那水**融般的感觉中,一阵阵令她微微颤粟的电流,似乎还在她体上闪窜。

    “天姥,怎么样?神解成功了?“

    “你自己去神解吧!我无能为力!“

    天姥说着冲出神,片刻杳无踪影,武宣呆呆的看了沈倨片刻,就连善于控制灵魂的天姥,都无可奈何沈倨,只会杀人与被杀的他,还有什么法子可想?

    “妈的!这女人有点不正常!”

    武宣形一闪瞬间消失,他要找天姥问个究竟。

    沈倨现在沉浸在没有任何知觉的混沌之中,正好应验了天道无的特质,时间对于此时的他来讲,实在没有任何意义,就在他混混沌沌中,中丹田的五颗玄黄珠,按照奇妙的轨迹开始运转。

    沈倨就这么呆呆的,犹如雕塑一般凝立在偏中央,道道隐晦的玄黄色光芒,在他的体表来回游窜,就在这些玄黄色光芒冲体而出时,总是被一层光茧般的金光阻挡,这是武宣与天姥加持在沈倨上的锢。

    然而,玄黄色光芒还在一波连着一波的顽强冲击,在时间的慢慢流逝中,笼罩在沈倨表面的金色光茧,犹如海边的礁石,出现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漏洞。

    “我你娘啊神人!”

    沈倨蓦然睁开眼睛,赫然发觉整个大之中,只有他自己一人,武宣和天姥此时不知去向,他闭目一算,不知不觉间已经被抓半年有余,难道这半年中,他便被锢在这偏中不成?

    事实上沈倨猜对了。对于此时的沈倨,天姥与武宣无法可想,杀自然杀不得,刑讯供,那自然不可行,五识一旦关闭,别说你变着花样折磨,就是真将他杀掉,他也没有任何感觉。

重要声明:小说《玄黄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