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玄黄九衍 第一百四十九章 洪崖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善言262045 书名:玄黄劫
    雾隐剑帝随即眸子一寒,若不是她听说眼前这嚣张的小子,便是刚刚炼制出神丹的九衍丹帝,她早就出手全力格杀,哪里容的他还与公孙蓝蓝废话?

    “雾隐姑姑,放他走吧!”

    “蓝蓝,你?”

    “或许我哪些地方真的错了!”公孙蓝蓝眼神依然幽怨,她看着沈倨强行提声说道:“你还不走?你既然如此讨厌我,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雾隐剑帝眼神复杂,难道蓝蓝对这九衍动了心思?唉!这傻孩子,不知道单相思的女孩家是最伤神的吗?

    沈倨没有搭理公孙蓝蓝,只是直直的看着雾隐剑帝,“你如果今天不杀掉我的话,你会后悔的!”

    “哦!看起来你好象很想死?”

    沈倨慢慢摇头,“凭你,还杀不掉我!只不过我不想承你们的任何人!”

    顿时,雾隐剑帝感觉眼前这纯粹是小两口打闹,什么事嘛?小姐眼高于顶不说,这小子仗着会炼神丹,就嚣张的没边没沿,不过,好象他九衍丹帝也有嚣张的本钱!一念至此,她随意摆摆手,“去吧去吧,等你有本事了再来找我便是!顺便告诉你,会炼丹不等于惊人的修为,更不等于嚣张的本钱!”

    沈倨冷哼数声,在虚空中慢慢向后退去,“你说的我全部知道,你就等着我修为提升的那一天吧!”

    一看到了安全距离,随即摄月法全力施展,瞬间踪影全无……

    雾隐剑帝哄孩子一般,拍打着公孙蓝蓝的后背,柔声说道:“走吧,你爹都想你了!看看你,为了一个嚣张的小子值吗?他不就会炼丹吗?”

    “不!你错了姑姑!”公孙蓝蓝抬起泪眼,“他是一个坚韧的人,他每天都在想方设法提升自己的修为,你不知道,我们一同前进时,他连星船都不坐的,他说那样的话,会让他丧命!”

    “丧命?坐坐星船也会丧命吗?真是怪人!”

    “我当时也是怎么说的,可是你知道他如何回答?”公孙蓝蓝的眸子中,流露出不属于她这年纪的沧桑,“他说,他要是此刻放松的话,说不定下一刻便会丧在仇敌手中!”

    “哦!”雾隐剑帝脸色有点难看,沉吟片刻说道:“若是如此的话,他这样的敌人最为可怕!因为长期处在压力之下的隐忍,当他爆发的那一刻,将会激发出惊天的后果!”随即,她抚摩着公孙蓝蓝的湛蓝秀发,“蓝蓝,忘掉他吧!这样的人是悲哀的,他绝对不会给你带来幸福!”

    公孙蓝蓝的目光投向沈倨消失的方向,象她这般从来没将任何男,放在眼中的女子,一旦那紧闭的心扉张开一道缝隙,那满园的光还能关的住吗?或许此时的她心中也不明白,她对于他而言,究竟是好奇欣赏多些,还是佩服怜惜多些,可惜这些愫,都很容易转化成恋……

    ……

    沈倨狂暴的施展摄月法,在无尽宇宙中大距离闪移,此时的他感到好笑,非但好笑,而且好笑的要死!

    自己真他妈的是猪头!没有一点脑浆的猪头!竟然跟着仇人之女,厮混一年多,竟然还不知道她姓公孙这两个可恶的字眼!

    更加好笑的是,自己险些什么底牌都交代给了她,而那公孙蓝蓝,也不知所谓的,竟然对自己产生好感!这等大户人家的无知少女,沈倨可谓见识太多,他岂能不知,公孙蓝蓝眼底,那时不时流露出的征服神色。

    征服,这两个字眼不仅仅属于男人,他同样属于女人。为了这两个字眼,多少男人女人受尽伤害还百折不挠!

    可惜现在的沈倨哪里有什么心思去玩恋游戏,剑皇宫这三个字所代表的全部意义,无时无刻不在折磨他的神经。如果说利用公孙蓝蓝的无知,近而去报复他的家庭,沈倨自问,这种卑鄙龌龊的下流行径,他还真的办不出来!虽然他算不上好人,但是即便是坏,也没有坏的如此彻底,“或许这就是我的缺点吧?”沈倨自嘲着向天空竖起中指,吼道:“老天呐!你是在玩我吧?”

    沈倨甩甩头,好象要将这些烦心事抛到脑后,他抬起手透出神识扫描一边,自昊黄仙帝那里复制过来的星图,发觉只要再有半天,便能够到达洪崖仙帝居住的洪崖星。

    这一路上,沈倨共耗费了一个月,虽然驾驶星船会快些,但是他还是谢绝了昊黄仙帝的好意,即便赶路慢些,但是他的随时都在成长,这种最能够依靠的自实力,才是沈倨最需要的!

    当一颗赤红色的,书卷模样的星球出现在眼前时,沈倨顿时一愣!因为他看见,这书卷的表面此时竟然显现出一行字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我靠!这洪崖仙帝可不是一般人呐!

    沈倨感慨着,慢慢降落在洪崖星表面,就在此时,几点金光飘过,瞬间组成一幅画,再瞬,一幅极其写意的淡墨山水画出现在他的面前,画中赫然一条石径,青苔遍布,曲曲折折向着画中迤俪延伸。

    沈倨拧着眉毛看着这幅山水画,琢磨片刻,便硬着头皮走上这条石径,画中只有黑白两色,但是就这黑白双色,却结合出无数的变化。

    此时的沈倨便在这黑白色彩的世界中,漫步行走着……转过一片山坳,经过一湾湖泊,一片散发着淡淡墨色的苦竹林出现在他的眼前,远方的石亭之中,似乎三五人正在讨论什么,沈倨当即加快步伐,向着石亭而去……

    待到的近前,沈倨却一下傻眼!

    那穿红袍的老头,骑马一般压住下的绿袍老头,那只手不知在那绿袍老头的嘴里抠着什么,只见他气嘟嘟的吼道:“快把我的车还给我!”

    此时那绿袍老头死死的捂住嘴巴,嘟囔道:“就不给你!若是给你的话,那我岂不是被将死!”

    旁边两位金袍老者,在那里起哄,“你个洪崖,原下总共让了你三百六十五步,你才能将死他,你就不能君子一点,让他一步何妨?”

    “不能让不能让,他的马就在那里盘着,若是我让了他,那我的老将岂不是凉了!”

    见此景,沈倨顿时摇头,敢这俩老头为了一盘棋在这里做生死搏?

    “世事如棋局局新,两位前辈再摆一盘又何妨?”

重要声明:小说《玄黄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