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玄黄九衍 第一百四十一章 怒牛宫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善言262045 书名:玄黄劫
    “昊黄仙帝,事是这样的……”这番废话编的沈倨口干舌燥,一直到昊黄仙帝相信,那是因为沈倨掌握的火焰层次更高,蕴涵的火力更猛,才能够大幅度缩短炼丹的时间。

    “九衍,那你怎么能够施展,硬撼那七彩丹劫呢?”

    媚娘与昊黄仙帝关注的角度截然不同,这正是所谓的术业有专攻,沈倨猛然坐倒,苦着脸说道:“我说你们哪来的这么多问题?我强悍不行吗?!”

    说着,沈倨一闪便出了星船,一路跟着天梭连连施展摄月法,自从见识到鹏魔王那难以扑捉的恐怖速度,沈倨深感自己还欠缺许多!凭着自己目前区区的修为,不遇到天界万剑宗的人还好,若是一旦被他们发现,相信自己连如何死都不知道!

    “你为什么不坐上来?”媚娘神识传音。

    “不为什么!”沈倨沉着脸,连连暴闪。

    “为什么?”

    “我不敢再坐下去了!”

    “不敢?”媚娘万分奇怪,难道还有人放弃舒适,而选择不断折磨自己?

    “如果你知道为了现在片刻间的舒适,而付出的代价是生命的话,不知你会不会继续坐下来?”

    “享受舒适的歇息与生命有联系吗?”

    “有!”

    “是什么?”

    “因为我不时刻提高自己的话,可能下一刻就会死在仇敌手下!”

    “仇敌!你的仇敌是谁?!”

    “他们很强大,强大到我不敢说出他们的名字!”

    “哼!又是不敢!胆小鬼!”

    顿时沈倨苦笑,加速,瞬间远飙万里……

    ……

    平天大圣牛魔王在妖域之中,拥有十三个星系的巨大地盘,仅仅次于妖域至尊鹏魔王。

    他常居住之所便在第八星系,这星系中最大的一颗行星,居然被牛魔王改造成一只巨大的牛头造型。

    当这颗被称为牛星的奇怪星球,映入沈倨眼帘时,顿时他连连点头,“这牛魔王大哥,真是有个啊!”

    牛星之上,悬浮着无数的巨大飞行宫,这些宫的外型无一例外,全部是公牛母牛加小牛犊子的造型,乍一放眼望去,犹如进了牛群一般!

    这牛群之中,唯一一头公牛造型的宫,便是牛魔王的宫——怒牛宫。

    此时怒牛宫中,穿梭着无数的美姬俏婢,却硬生生的没有一个男人!

    行走在这些花枝招展的美妇人之中,就连自小出入皇宫犹如家常便饭的沈倨,此时也不由乍舌,世俗界的皇宫还有太监的存在,这怒牛宫却纯无阳,牛魔王大哥他受得了吗?

    “呵呵,这老牛还是不改妖怪本色啊,如此景观整个天界只怕独此一家、别无分号了!”

    昊黄仙帝话音刚落,便听见牛魔王哈哈大笑的声音传来,“老黄头,哪里是独此一家,在我十三大星系中,便有这么千家万家的!”

    “你们这些人都讲究清心寡,好早登神路,嘿嘿,我老牛就想不通了,在这天界称王称霸不好吗?为何偏偏跑到神界,再去做那龟孙般的神人!”

    极其粗犷的嗓门中,牛魔王大踏步出了怒牛宫,“哈哈,兄弟跟哥哥来!”他一把挽住沈倨的臂弯,另一只手却拍打着昊黄仙帝的肩头,“老黄头,你如此之久未来过我怒牛宫,今天说什么也要御上百女方能尽兴啊!”

    他不管羞的面泛桃花的媚娘,也不管跳脚叱骂的昊黄仙帝,径自拉着沈倨狂笑着进入怒牛宫

    “真是头浑牛!”

    昊黄仙帝笑骂着,与媚娘跟了进去……一进入大,顿时沈倨叫一个眼花缭乱,一个个穿行的宫女,居然全部都是用一点晶石,仅仅掩盖住紧要部位,白花花的浪中,恍惚之间,沈倨好象进入了青楼勾栏。

    “大哥,你也太夸张了吧?天界的衣料很昂贵吗?”

    牛魔王浑一抖,体表的那层黑色战铠便收进体内,他一**坐在地面足有尺厚的毛皮之上,顿时跑过来十来位几近**的宫女,近乎放的按摩起来,“哈哈,兄弟,哥哥从记事起就喜欢这调调,如今活了这大把的年纪,还是改不了啊!来来来,美妇人在侧不可无醇酒,所谓人生几何,对酒当歌,美人环卧,豪多多!哈哈哈哈,喝酒喝酒!”

    这放浪的场面,昊黄仙帝还好,毕竟一把岁数了,见多识广还应付的来。只是媚娘一个女儿家,强行坐在这她本不应该来的地方,此时却尴尬的不得了!

    沈倨斜瞟了她一眼,端起手中金瓯一饮而尽,笑道:“好酒好酒!心中有则常有、中无则常无,风秋雨冬时雪,色相罢了!”

    “好好好,九衍兄弟,你可是尽得作乐之道啊!”昊黄仙帝说着,也将眼前美酒干掉。

    媚娘面色怪异的看着沈倨,只见他美人在怀、左拥右抱上下其手,偏偏眼底一片澄净,偏偏还能说出一番道理来,这人怎恁地奇怪?

    “牛魔王,昊黄仙帝,小女子离家之前,曾学的一只曲子,便请你们鉴赏如何?”

    在众人拍手称道中,她翻手取出一支湛蓝色的笛子,一声激越的颤音后,那温润滑软、犹如天籁般的音线,旋转盘绕在怒牛宫中——

    月落大堤上、女涣垣乌起。

    细陆湿团红、寒香解夜醉。

    女牛渡天河、烟柳满城曲。

    帐依微蝉翼罗、横茵突金隐体花。

    帐前轻絮鹅毛起、心无所似。

    清雅的澹然,瞬间冲淡怒牛宫,那重口味的胭脂粉翠,余音绕梁之中,沈倨猛一拍案,大叫道:“好!”

    只见他手击金瓯,慷慨而歌——飞光飞光,权尔一杯酒。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惟见月寒暖,来催人寿。食熊则肥,食蛙则瘦。神君安在,太一安有?吾将斩龙足,嚼龙,使之朝不得回,夜不能休!

    唱罢他哈哈大笑,满饮三大瓯,“痛快痛快!他的,我这怒牛宫中竟然也能有此天音,三生,不!十生有幸啊!”牛魔王晃动着头顶大角,附庸风雅酸酸的喝道。

    昊黄仙帝凝视沈倨片刻,“好个神君安在,太一安有?好句,我自当浮一大白!”

    此时只有媚娘看见,沈倨眼底那隐约可见的泪光

    “牛魔王陛下,凤凰族凤灵女王求见!”

    沈倨一听进来的侍女这一说,顿时心中“咯噔”一下,这凤灵女王真是魂不散呐,竟然追踪到牛魔王的领地。

重要声明:小说《玄黄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