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玄黄九衍 第七十三章 诱惑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善言262045 书名:玄黄劫
    沈倨悬空站在火焰岛北方三百万里处,双目炯炯有神的看着脚下那古怪的景象。

    这里显然就象洪武说的,此处已然到了罗浮海的尽头。罗浮海那湛蓝的海水尽头,便是无边无际的黑色海洋,海水犹如墨汁,浓稠而压抑。

    “这里就是幽冥海吗?”

    看着下那湛蓝与墨黑两色海水,泾渭分明毫不相侵,如此怪异的自然境观,沈倨还是第一次见识。

    神识尽展,瞬间便飙出十万里,沈倨眉毛一挑,面露怪异之色,“老天!难道这幽冥海中,没有一片岛屿吗?这不知比落浮海大上多少倍的巨大海洋,难道全部都是这漆黑的海水吗?!”

    怀着对自然的敬畏,怀着对那神秘高人的憧憬,此时的沈倨恨不得现在便深入这幽冥海中!去寻找那似乎知道天命的莫测高人!

    然而,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等待着沈倨,屈指算来,还有半年万剑门那场,争夺进入灵晶宝洞的战斗就要开始。此事对于沈倨来说,事关重大!是否能报的沈家血仇的关键一步,就在这场争夺之上!

    胜了!他沈倨便拥有了与万剑门斗争下去的本钱!

    如若是败了!

    “靠!要是败了!小爷干脆抹脖子自杀好了!”

    沈倨目光如刀,直直刺进幽冥海的深处,视野之内皆是漆黑黯淡,就好象命运的深不可测一般!

    ……

    沈倨白天赶路,夜晚便进入玄天符继续领悟,玄黄三衍天道之境界的神妙,三个月后,罗浮海上那犹如巨剑般的罗浮山,出现在他的视线之内。

    沈倨悬停在半空,眸子中满是冰冷之色,猛的,他催动手中的那块玉配……片刻,一道辉煌的剑光,呼啸着离开罗浮山,沈倨猛的凌空下拜,满脸苦涩的说道:“师尊,若不是为宝怀家传法宝,这一次徒儿便有去无回了!”

    “怎么?难道……!”

    刹那,青剑十三的眉头便紧紧的锁在一处,“不错!师尊,正是那人吃里爬外,勾结外人,这一次便是布好的死局啊!”

    随后,沈倨将为木三人的动机、意图、目的清楚的诉说一遍,随后一声长叹:“还好啊师尊,若不是那火焰狮实在强大,一举将他们三人灭掉的话,弟子现在……唉!”

    青剑十三目光犹疑,片刻,沉声问道:“那你是靠着什么脱的呢?”

    沈倨没有说话,只是召唤玄天符顶在脑门上,这番说辞一路上沈倨早就考虑的滴水不露,“恩!好宝贝!”

    沈倨解除玄天符,随即收在体内,加重语气说道:“师尊,弟子修为不高,若不是此宝护的话,早在上次玄女宗,弟子就死无葬之地了!”

    一听沈倨如此说,青剑十三只好收回觊觎之意,“啪”的,他猛的一击掌,忿忿说道:“为旋者该死的!竟然勾结老十五的人!看我回去……”

    “师尊!”

    沈倨猛的出言打断他的话,义愤填膺的说道:“师尊您不知道啊!为木那三个混帐,一路上光说师姐什么妖媚啦!什么消魂啦!什么重冠一怒为红颜啦!更加可恨的是……哎呀!师尊您?”

    青剑十三铁青着老脸,狠狠挥手,声道:“继续说下去!”

    沈倨惶恐的一低头,呢喃着说道:“他们可能料知弟子已经是个死人,便毫无顾及的抨击师尊,说师尊老什么啃个嫩草……还说还说……师尊,我实在说不出口啊!”

    “孽障!畜生!该死!**的婊子!!”

    一时间,青剑十三哆嗦着嘴唇,口不择言的恶毒谩骂,片刻,他可能感觉自己的失态,便脸色一肃,强压着心头醋海滔天,毒说道:“你现在便去废了那人的修为!”

    沈倨眼底隐晦掠过一丝嘲讽,但是却更加惶恐说道:“师尊!您老消消气!我看着师姐不是那种……那种人的!肯定是那三个同门相残的畜生,觊觎师姐美色,故意陷害的!”

    “!你知道什么?没有风哪里来的浪?小人,亏我还一直抬举于她!去,现在就去!”

    沈倨满脸“无奈”低头领了法旨,猛然抬头又问道:“师尊,我真的去吗?”

    一看青剑十三突然恼怒的抬起手来,沈倨顿时掉头就跑,狂呼道:“谨尊师命!干掉那小人!”

    ……

    为木师兄去了小半年,按照他们的速度,早就该回来了啊!怎么现在还没有他们的消息呢?

    为旋独坐窗前,看着眼前那已然凋零的芍药花,眉头轻锁满腹心事……骤然,只听见大门“咣当”一声猛然洞开。

    “啊!怎么是你?你不是早就死了吗??!”

    为旋迅疾回头,入目处却是沈倨这本来该死去的小贼,心念电转之间,那艳的容貌,刹时犹如那凋零的落花,惨淡黯然!

    沈倨歪着嘴角,一脸的坏笑,他走到一张锦花杌子边,一**坐了下去,吊儿郎当的翘起脚,嘿嘿的说道:“这段子师姐看来花容清减呐!是不是因为思念为木师兄啊?”

    极其复杂的神色,刹那出现在为旋的眸子中,以为木他们三兄弟,都已经达到元婴期的修为,这沈倨还能安然无恙的回来,仅凭此点为旋已经知道,她绝对不是这小贼的对手!她沉吟片刻,幽幽说道:“为宝,看来你全都知道了!”

    沈倨满不在乎的靠在杌子上,懒散的说道:“女人呐女人,我沈倨早就告戒过你,不要和我争!也不要和我斗!因为你根本就不配做我的对手!”

    “唉!”

    为旋的叹息,深沉而幽怨,她抬起头来,怔怔的凝视沈倨片刻,在这一瞬她竟然发觉,沈倨原来如此的有男人味道!

    “我们罢手言和好吗?今后我愿辅佐于你!”

    沈倨嘴角蓦的上钩,目光漠然而冷酷,“我沈倨向来有怨必报!你也不用装什么可怜,在我的眼中,不分男女老幼,只论敌人朋友!”

    “难道真的没有任何斡旋余地了吗?”

    为旋俏眼迷离,清泪眩滴,一副梨花带雨的柔模样,她对于自己的魅力,还是极其自信的!

    可惜!她今天的对手,不是那些青皮小伙,而是胭脂丛中打滚出来的,昔大明国京城,首席大少沈倨!

    此时的沈倨也是满眼的**,这种**为旋理解的最是清楚不过……“嘿嘿,要说让我原谅你嘛,也可以!”

    “真的!”顿时,为旋的双眼,更是黏的如糖似蜜……“只有一个条件!”

    为旋挑逗的看着沈倨,嗲道:“还有什么条件嘛?以后人家整个人都是你的了!”

    沈倨慢慢蹭到为旋边,俏声说道:“我唯一的条件,就是……”

    “啊!”

    刹那,为旋面色煞白,万分惊恐的看着她的小腹上,此时赫然插着沈倨的中指!

    黑黄双色盘绕,纹路细致精密的一根中指!

重要声明:小说《玄黄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