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玄黄九衍 第五十一章 穷搜天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善言262045 书名:玄黄劫
    着雷暴空间中的雷霆能量,实在是过于精粹,即便沈倨此时正处于,玄黄二衍地道之天雷淬体的境界,但在这雷暴空间中,只不过仅仅停留一瞬而已!

    没有不可能、只有不去做——沈倨说。

    他盘膝虚坐,按照天道、地道两个境界,快速在体内运行玄黄之气,逐渐,他的躯被一层厚厚的,玄黄两色相间的光茧包裹起来。

    浑的伤势,在那神奇的,已经和他体结为一体的玄黄石滋润下,体的伤痕快速愈合,就连那失去的左手,此时也以眼可见的速度,虽然缓慢但时刻不停的生长。

    转眼十年过去了,陡然,那覆盖沈倨的玄黄色光茧,猛烈的膨胀一下,瞬间回缩进他的体内。

    “哈,小爷我又来了!”

    沈倨兴奋的大喊着,体内两颗玄黄珠,按照他刚刚领悟出的,地道天雷淬体的更深的境界,在中丹田内犹如两颗流星一般,急速迅猛的划过一圈又一圈的玄妙轨迹。

    “来来来,雷暴空间,就让我再领教一番!”

    说着,沈倨的形出了玄天符,“轰咔……”沈倨出现在雷暴空间的刹那,便吸引了无计量的霹雳轰击,这时但见他的体表,出现无数条斑斓的能量线,这些能量线相互交织穿插,一次次的将暴闪的霹雳,绞杀在那迅疾的能量运行轨道中。

    此时的沈倨,犹如龙卷风暴中的一棵小树,在这能将他碾成齑粉的爆裂能量中,极为艰苦的支撑再支撑……咬牙再咬牙,他十年的苦修,就是为了现在这一刻,只要没死就必须坚持下去!

    无数道霹雳,犹如无数柄铁锤,也不管沈倨是否受得了,只是一个劲的猛烈夯击……无数的雷火,犹如巨大的洪炉,只要是处洪炉之中的异物,就是一个劲的狂烈焚烧,直至炼化!

    沈倨在这无数的夯击、和难以置信的瞬间高温中,竟然破天荒的坚持了三个呼吸!感觉着自己在这短短一刻,便几乎耗尽全部的精、气、神,沈倨内心叹口气,猛的将天雷淬体变为能量收摄,下一瞬他消失在雷暴空间。

    又是十年。

    沈倨低头看着自己,那微黑却泛着淡淡蓝光的躯体,心中感慨:那百忙之中吸收的一丝雷暴能量,自己居然花费了十年光景,才全部的炼化成玄黄之气!

    虽然辛苦,但自己现在这副躯体的强度,比之从前实在不知强悍了多少倍!

    猛的,沈倨突然兴奋的大叫:“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饿其体肤……”正嘟囔着,他苦笑,“小爷这算啥?大任不大任的咱不知道,就是这雷霆要锻咱,雷火要炼咱,一不留神就去见那降大任的老天爷去了!管他许多全当炼体好了!”

    呼啸一声,沈倨第三次进入雷暴空间……

    ……

    罗浮海位于黑坎大陆之北,浩淼连天、水波漾……在太古时期,便流传着一句话:海外有仙山,罗浮飘渺间。

    所以,据道藏记载:罗浮海实在是修真发祥之地。

    如今的罗浮海没有神仙,没有那些脍炙人口的神话传说,现在只要人们一提起罗浮海,就必然会联想到罗浮山。

    因为,罗浮山就是如今修真第一大宗,万剑门的宗门所在。

    罗浮山说来是山,其实就是漂浮在海洋之上的一座大型岛屿。说来神奇,这座岛屿如果从高空俯视,便会发现这岛屿的外形,酷似一把出鞘的长剑,狭长、犀利、冷酷而冰硬。

    万剑门的宗门,便在这柄长剑的护手中央,据有识之士私下透漏,万剑门的宗门,正处在罗浮山龙脉鼎盛之地。

    此时,三道剑光掠过万里海域,直直向万剑门,绵延千里的宗门深处,猛的,那璀璨剑光收敛处,显现出三位拔的形,他们服色一致,面目也很普通,但是他们流露出的那种气质,那种无坚不摧的气质,使得他们本来普通的面目,也变的犀利起来。

    这三人小心的整整刮舒展的袍服,同时深吸一口长气,利落的同时跪倒,向着他们面前那精致的小茅庐,小心的连叩三头,又同时说道:“启禀公孙宗主,天剑八组前来消差!”

    此时,一道飘渺但却饱含着威严的声音,自那茅庐中飘出,“看来你们仍然没有查到,究竟是谁杀死的小白?”

    天剑三组一行三人,此时略微颤抖的匍匐在地,冰凉的汗水,一滴滴的渗入他们眼前的黑色地面。

    “哼!”

    声音很轻,甚至很温柔……然而瞬间,天剑八组的三人,却同时躯猛震,下一瞬,竟然七窍流出洇红的血丝!

    “你们天剑十三组,作为本门的耳目,十多年间,竟然连谁是本门的对头,都查不出来。你们说,本宗主要你们何用?”

    声音依然温润,但那伏地的三人,躯再震的同时,猛的抬起头来,目光中满是哀求与恐惧,但是,这三人却无一人开口求饶,旋即,看着眼前那依旧雅致的茅庐,他们的眸子中顿时充满死灰色的绝望!

    “谢公孙宗主赐死!”

    话音刚落,但听“哧哧哧”的一阵暴响,转瞬之间,天剑八组自裁在那小茅庐之前,突然,一道骤烈辉煌的的白色剑气,刹那将他们仅余的尸骸,霎时蒸发!

    茅庐那紧闭的小门,无声洞开,一位满头白发的年轻人,着雪白色的华服,轻灵飘逸的迈出茅庐,轻叹一声抬眼望向天边。

    这一刹,这白发年轻人的眸子中,竟然是一片雪白!肃杀、犀利、锋锐,犹如无数把剑,在这雪白眸子中,纵横交击!

    天边此时、残阳西下,落的余辉融会在罗浮海中,深沉、压抑,天海一色之间、那不断涌动的、就象是血!

重要声明:小说《玄黄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