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玄黄九衍 第四十章 深入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善言262045 书名:玄黄劫
    “哇噻!小爷我今天可是发了!”

    沈倨虚躺在玄天符百速空间中,望着悬在半空,令他眼花缭乱的两个妖婴能量体,以及那百十颗黑油油的妖丹。

    今天的战斗对于沈倨来说,简直就是大发战争财!

    只见他一张口,竟然一口将这两个妖婴,以及那百十颗妖丹,吞进下丹田的玄黄旋涡中,如此不要命的修炼之法,若是有别的修士看到,绝对会当场晕倒!

    可是,这些能量结晶体中蕴涵的玄黄之气,对于沈倨而言,实在是不多。要知道,直到现在沈倨那两颗玄黄珠中,绝大部分的能量皆来自于天劫能量。

    修士个人无论修为再恐怖,他体内凝结的能量,又怎么能和天劫相比呢?

    百速空间中,转眼二百天过去了,沈倨心满意足的睁开双眼,猛然,他脸色一变,因为他透过玄天符,竟然看到一个高手!绝对的高手!

    “一群废物,渣滓,垃圾!”

    旋风山无刹洞,森的大厅之中,一位面色黝黑的金甲中年,那满脸的怒火,使得他的脸色更加沉!

    他冷冷的看着,跪在面前的上百旋风山兽妖头目,沉吟片刻,决绝说道:“你们这些作裨将的,自己的将军都死了,你们已经没有必要再活下去了!”

    整个大厅之中,这上百位兽妖裨将,此时竟无一人求饶,径自向这金甲中年叩首后,“轰”的一声,上百颗的妖丹就这么,自他们自裂的顶门飞出!

    沈倨看到此,心中不由吃了一惊!这些修妖的野兽,竟然如此的令行止!杀伐决断只在上位者一念之间!如此的兽妖哪里还是普通的修炼者,这绝对是一支等级森严的军队!

    刹那,沈倨对于自己的未来,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来呀!”

    随着金甲中年一声大喝,大厅之外铿锵声中,走进两队同是满金甲的武士,这些武士与那金甲中年,唯一的区别,便是背后披风的颜色。

    武士们均是血红色的披风,而金甲中年则是黑色披风。

    沈倨一看到这些武士,顿时倒吸一口冷气!天,这金甲中年到底是谁?怎地他的手下竟然全是拥有妖婴的兽妖!

    “你们将这些废物的妖丹分了吧!”

    “刷!”在场两队三十位武士,同时单膝着地,“谢血狼元帅赏赐!”随即他们一招手,悬浮在空中的百十枚妖丹,同时消失。

    血狼元帅面色越发的深沉,缓缓开口道:“据悉,那叫沈倨的修士,竟然能在防范之下,同时击杀黄蜂和黑罡两位将军。由此判断,这叫沈倨的修士,自修为绝对是在元婴后期。现在,你们通报迥野荒渊,其他三大领域的妖王,请他们各自派出一位元帅,会同于我同时彻查此人!”

    “谨秉元帅令!”

    一大吼,这些武士肋下顿时生出血色羽翅,呼啸间,便飞出无刹洞。

    血狼元帅慢慢的坐在主将大椅上,沉思片刻,说道:“备好坐骑,本帅要去面见黑妖王陛下!”

    看着血狼元帅消失的影,沈倨锁眉陷入沉思。自己一时兴起,暗杀黄蜂、黑罡两将军,如今看来,自己显然招惹上了一股庞大的兽妖势力!

    甚至,按照那血狼元帅所言,大概过不了多久,自己又会变成整个迥野荒渊,所有势力的敌人!

    单以那血狼元帅而言,显然他已经达到妖婴期的顶点,仅仅一对一的搏杀,沈倨都没有任何的胜算!更何况在元帅上面还有妖王!还有那一票犷悍的、全部拥有妖婴的手下!

    嘿嘿,这回显然是在不知不觉中,生生的踢到一块一千里厚的铁板!可是,在此之前,谁又会想到,迥野荒渊的兽妖们,竟然是如此的有组织、有纪律呢?

    猛的,沈倨狠狠的啐了一口!娘的,小爷从来怕过谁?既然找了事、那就不怕事!想玩咱们就玩到底好了!

    心念一动,沈倨隐着形,尾随血狼元帅而去……

    ……

    血狼元帅乘着他巨大的黑狼坐骑,那小山般大小的黑狼,两只眸子一片血红色,此时正放开四蹄,在迥野荒渊黑色岩石地面,迅猛奔行。

    血狼元帅后半空,紧随一百位狼头飞天金甲武士,这一行风一般的前进速度,可把跟在后面的沈倨累的够戗!

    两天后。

    一座巍峨的黑色宫,出现在远方的薄雾之中,那恢弘雄霸的气息,犹如一头蹲踞的上古凶兽。

    从看见这座宫,待到的宫之前,竟然用了半天的脚程。

    站在这座宫之下,只有一个感觉,好象面前的是一座山,仰为观止的大山!

    “你等在这里等候,本帅自己去见黑妖王陛下!”

    血狼元帅黑色披风一甩,径自迈向面前那巨大而宽阔的台阶。

    黑暗无光的大之上,那巨大的宝座犹如擎天柱一般,顶着大的庐穹,血狼元帅面色恭谨,趴伏在空的大中心,说道:“血狼有要事求见黑妖王陛下!”

    陡然,一阵狂风陡起,片刻,那阵狂风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是再看那宝座之上,一位俊美的黑袍少年,头顶黑色王冠,自然而然的端坐在宝座之上,好象他在很久以前,就从来没有离开过这宝座一般。

    一阵若有若无的声线,如风一般的飘过,“血狼,有什么要紧的事?”

    此时的血狼元帅,匍匐在地头也不抬,就这么将事的来龙去脉,一一交代清楚……“呵呵呵呵……有意思!”

    黑妖王阳怪气的笑着,片刻说道:“准许你调动属地内,三百六十洞的所有将军。好了,还有什么事吗?”

    “血狼恭送黑妖王陛下!”

    轻笑声中,又是一阵狂风,须臾,那黑妖王踪迹全无,“呼”此时,血狼元帅才透出一股大气,但是他仍然万般小心的,躬倒行退至大门口,这才一甩披风,转离去……

    我靠!这黑妖王好大的阵势!沈倨此时也出上一口气,蹑手蹑脚的向后摸去……

    待他一进入后,顿时大失所望!与大一个吊样,空空的,毛都没有!

    带着报复的心理,享受着做贼的心虚,沈倨怀揣着滚烫的希望,一路穿堂过室,绕过九曲桥直入后花园。

    怎奈,这一路上全半个人影未见!娘的,也不知道那黑妖王,是如何当的陛下?凡间的皇宫内院,哪个不是裨女成群太监无数,怎地这等地方,却荒凉的如同坟墓?!

    蓦然,沈倨面带惊喜,猛的停在一扇流光异彩的小门之前!

重要声明:小说《玄黄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