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玄黄九衍 第三十章 大事件(五)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善言262045 书名:玄黄劫
    雪岭极荒山腹之中。

    沈倨、沈万山、首阳真人坐在水榭之上,一柄几近透明的三尺弯刀,在三人之间来回呼啸盘旋。

    “小倨,这是用你盗自大元国的传国玉玺,一分三份炼制成的,只有你的这件法宝是兵器,我和你爹的都是聚元符。”

    沈倨招手收回弯刀,笑嘻嘻的说道:“这柄刀很好,就取名怒杀好了!”说着他将怒杀收回丹田温养,又说道:“首阳叔叔,何谓聚元符?”

    “诺!”沈万山从脖子上取下一枚精致的玉符,只因为此时的沈万山,还没有修成金丹,那所谓的法宝,只有戴在体外了。沈倨接过一看,这玉符三寸方圆,纹路精美,但见其中宝光莹润,不时有流光闪过,道道天地灵力,在这聚元符阵法的吸引下,快速向符中聚集。

    “噢,原来如此,这聚元符是用来修炼用的!”

    沈倨点着头,又听首阳真人说道:“在这俗世间,我们手中的物件,都被称为法宝,其实这是不正确的。事实上,道藏记载:修真界使用的器具,称为灵器。”

    “有没有比灵器更好的法宝?”

    首阳真人,流露出孺子可教的神,“你这问题问的好。事实上,据道藏记载……”

    “天呐!首阳叔叔,这些时你光道藏两字,就说了八百三十三回,你能不能简单些?”

    “呵呵,简单说来,修士一旦证的大道,就会飞升天界,那天界上使用的,自然就是天器喽!”

    沈倨撇撇嘴,说道:“天界?那太遥远了!要是等到……”

    突然,一阵踉跄的脚步声传来……众人急坐而起,来得分明就是沈倨的母亲沈柳氏。

    “娘!你的脸色怎么……”沈倨惊看到母亲泪眼迷离,精神憔悴,这哪里是平里雍容恬静的模样?

    “儿啊!”沈柳氏哭着抱住沈倨,却将手中的信笺,递给沈万山,“娘,你先坐下,有什么话慢慢说……”

    沈倨还未说完,便听见沈万山一声大叫,待的回头看时,一向刚毅过人的父亲,此时竟然昏了过去!

    “爹!”沈倨顿时乱了手脚,一手扶着娘,一手去扶爹,慌道:“爹、娘,到底是什么事啊!”

    首阳真人快步上前,一把将沈万山扶住,另一只手却将他手中信笺抽出,略扫数眼,顿时已经脸色煞白!

    此时沈倨已将母亲安置住,疾步上前一把抄过那信笺,触目一片血红,这这分明就是一封血书啊!

    “父亲母亲大人安好,并问小倨。我沈家八姐妹,被万剑门妖人掳去,至今未悉下落!只因那妖人现为大赵国供奉,皇帝已然对赵宣战。一定将我八姐妹安然借回!另:那妖人为元婴期修为,据说深不可测!两位大人以及小倨,不可呈一时血气,断了我沈家香火!君子报仇十年未晚,对此强敌,宜徐缓图之!此乃家门巨变,女儿昭娣不敢隐瞒,是以泣血禀告!”

    “姐!”

    沈倨嘶吼一声,牙根已咬的出血,此时他双眼赤红,犹如恶狼般狞视大赵国的方向,片刻,他一字一字的说道:“万剑门,我们不死不休!”

    玄黄光芒一闪,沈倨已飙至洞口,回头说道:“首阳叔叔,我父母你好生看着,我这便去大赵国!”

    “站住!”

    首阳真人怒喝:“那是万剑门的高手!元婴期的高手!以你现在不过金丹期的修为,难道是去送死吗?别忘了,沈家后代就你一个男人!”

    沈倨惨然一笑,“我们沈家即便全部死光,也决不容忍这等挑衅!”

    沈倨说着转便走,猛听一声,“你留下,我去!”蓦然回头,首阳真人目光凛然的看着他,“说的对,你留下,我和你首阳叔叔一起去!”

    沈万山毕竟达到先天级顶点,此时已然醒来,“哈哈哈哈,你们都错了!想我沈倨三年前就该死,如今活到现在,那都是赚的!我们沈家男儿宁愿站着死,也决不屈辱偷生!我走了!”

    瞬间,沈倨已经离开山腹,“沈公子,你到哪里去?”雨蛮和清夜两蛇妖采药归来,便看见沈倨面色不善。此时的雨蛮,在沈倨帮助之下,已经渡过了三九重劫,此时的两蛇妖,已经是妖丹初结了。

    “你们回去,好生照顾我的父母,我外出有事!”

    沈倨冷冰冰的说完,抬手一道,惊神指凝结的玄黄巨龙出现,利啸声中,沈倨踏着龙头,瞬间远去……方向赫然是大赵国。

    ……

    沈倨得到消息之时,距离大明国首都乾清宫一战,已经过去一月,大明国距离雪岭极荒,距离实在遥远,那上千万里的路程,即便是信鹰,没有一月也难以贯穿。

    大明与大赵之间的战争,于半个月前,便已经轰轰烈烈的展开,由于大明国连年与大元国,小规模交战,戊边部队更是常年调换,那骁勇百战的将士,哪里将大赵国,十年都没开过仗的老爷兵放在眼中。

    兵精将猛,加上后援充足,开战仅仅半个月,便已经下了大赵国的半壁江山。

    等到一开火,公孙白才明白,那动辄百万部队战斗的规模,他这修士再猛再狂,大不了也就是刺杀个把大将,要是让他挥剑去屠杀,总数五百万的大明军队,说句实话,他还真是心颤!

    毕竟他不是神!

    即便如此,有修士帮忙的大赵**队,虽然兵员素质,远远不如大明,但是修士关键时刻的刺杀,以及作法变幻天象气候,如此等等,使得现今两国之间的战争,呈现出胶着的对峙状态。

    氓峪关外,此时两军正在对峙,紧张肃杀的气氛中,突然一阵惊天利啸,从大明**队的后方,犹如滚滚猛雷,咆哮而来……

    两**队三百多万将士,惊抬头间,只见天际一点刺眼的玄黄色光芒,犹如急速升起的朝阳,飙近了……又近了!

    天!是龙啊!

    一条张牙舞爪的玄黄色巨龙,咆哮掠过大明军队,只听一声炸雷似的大吼:“犯我大明天威者——死!”

    “轰!”

    无数点玄黄色的光芒,犹如无数的利矢,瞬间轰击在大赵国密集的军阵之中……“怒杀——屠!”

    一柄雪亮几近透明的巨大弯刀,轰鸣着自天而落,犹如天外陨石一般,猛的掉落在一片血海之中,瞬间,无数的残肢断臂,无数的新鲜血液,犹如世间最为廉价的物事,呼啸着在半空盘旋良久,才徐徐落在狰狞杀场!

    待到那玄黄巨龙,倏忽而来又须臾远去……此时大明军队猛的沸腾起来,“大明皇帝真龙显威!弟兄们杀、杀、杀!”

    沈倨这一泄愤,虽然只在瞬间轰杀数万大赵军士,但是那片刻之间的天威,片刻之间天灾般的狂雷骤雨,已然将大赵军魂吓破!

    三军不可夺志!夺志就意味丧胆!

    两军相争,争的就是血勇,争的就是胆气!在沈倨信手施为下,大明军队再下氓峪关。

    ……

重要声明:小说《玄黄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