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玄黄九衍 第五章 一线生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善言262045 书名:玄黄劫
    这小雪雕显然还在幼生期,从来没有飞翔过。偏是第一次翱翔九天,背上却多出一个累赘!

    小雪雕本能的张开翅膀,但是,高空湍急的气流,哪里是从未出过巢的小雕崽,所能够驾御的?

    小雪雕本能的意识到,不将背上的这累赘去掉,他将面临灭顶之灾。于是乎,他也顾不得许多,反过头来冲着沈倨就狂啄下去!

    沈倨顿时大惊!靠,这还没摔死,就要先丧在雕啄之下不成?刹那间,他狠劲上来,也不知怎么那么准,一把就抄住小雪雕的如铁似钢的大啄。

    “想死是吧?老子成全你!”

    沈倨一手死搂住雕头,一手死抓背上雕毛,两只腿犹如骑马一般,死死钳住小雪雕的翅膀根部。

    完了!小雪雕成了窝脖烧鸡,两只翅膀根部还被死死夹住,这动作要在平地之上,也就是别扭点。

    可是此时是在万仞高空啊!

    流星赶月一般,又是“轰隆”一声!他娘诶!老子两天连堕落两次,真是家门不幸啊!

    沈倨带着最后的意识,“咯”的昏迷过去……

    啥子东东,如此苦不啦叽的?

    迷糊着睁开眼睛,沈倨悲哀的发现自己还没有死!没死应该庆幸不是?可是,此时的沈倨,看着面前毛茸茸的猴头,恨不得再堕落一次!

    这快人高的白色毛猴,叽里咕噜的说着猴语,一边将手中的花花草草塞进嘴巴大嚼,如此还倒罢了,偏偏这毛猴将嚼剩下的渣滓,极其慷慨的、一股脑塞进沈倨的口中!

    这也难怪沈倨连自杀的心都有了!

    “小友何方人氏?怎么自那断云崖上摔了下来?”

    骤闻人语,沈倨再也顾不上浑的疼痛,一骨碌爬起来,凝眸一瞅,眼前的这人还没那毛猴长的帅气!

    一头白发脏兮兮的,遮头盖脸垂到地上,一不知是什么料子的衣服,怎么看怎么不象是人该穿的衣服!

    但是,无论如何,眼前这还是人不是!沈倨蹒跚着蹭到这人面前,有气无力的说道:“晚辈命苦呀!……!”在这开场白之下,事的前因后果说了清楚,“老前辈,你贵姓?”

    这老头呵呵笑了一声,“老朽姓什名谁早就忘记了,你姑且称我白头真人吧。”

    沈倨听父亲说过,这世间凡是称为真人的,那都是有上天入地、翻江倒海大神通的人!父亲的至交好友首阳真人,便是其中之一。

    想不到如今自己几经丧命之下,竟然有此大机缘,竟然能碰见传说中的真人!按照沈倨的脾气,那还犹豫个啥子?

    “真人师傅,救救晚辈呀!”

    此时的沈倨眼中,也不知是真是假,竟然挤出几滴晶莹液体来,这小子假装抹泪,那带着沙子的手,狠狠在眼角摩挲两下,顿时眼睛红肿泪如雨下,乍看上去,倒是有几分虔诚模样!

    “噢,救你?”

    白头真人蓬乱白发之后,蓦然出两道青光,片刻,光芒消敛,白头真人渭叹,“古语云:命渡有缘人。可惜你的缘分并不在我这里啊!你中盘旋不知何等罡气,以我百年修为,竟然看不出端倪!算来,你的阳寿应在三四年间。”

    沈倨一听,脸上的悲伤之色,顿时一扫而空,看起来比川剧变脸还迅捷!“哈,我还以为真人什么的,有多大的神通,想不到全是首阳叔叔一类货色!没关系啦,我早就知道还能活个三年半载,白头真人,你不必内疚,我都想得开你就更应该想开了!”

    “我内疚?我为何内疚?难道我内疚吗?”白头真人顿时懵了,片刻,他才捋顺思绪,说道:“既然如此,我就推推你的命造,看看你究竟有无生机!”

    沈倨一听,顿时拍手叫好,“就是嘛,这才是长者之心呀!白头真人,这里是什么地方呀?”

    “这里是雪岭极荒的边缘。”沈倨一听,顿时大吃一惊!《山海志》他还是读过的,雪岭极荒位于青震大陆极西,而大明国则在青震大陆极东,其间怕不要千万里!

    沈倨极其沮丧的垂下头来,完了!这辈子怕是不能再见爹娘面了!那该死的雪雕,飞的这么远做什么,害的小爷真要客死他乡,埋骨荒山野岭了!

    “走吧,我带你回洞府。这里野兽繁多,你一介凡人是没有任何生还之理的。”白头真人呼唤那白色毛猴一声,一把拽住沈倨的肩头,冉冉飞了起来。

    那猴头快如闪电,兀自在树梢飞窜,竟然与白头真人驾云之速不相上下。沈倨两次差点高空坠死,抵抗力倒是磨练出来,此刻,他笑嘻嘻的看着脚下风光,幻想着如果自己能够飞的起来,那该是多么超级爽快的事

    虽然他明知这般想不现实,但是少年追梦的心思,却未曾被厄运磨削半分!

    沈倨被白头真人拉着,在一座小山顶降下,白云绿水层澜叠翠,真是个神仙福地!

    白头真人双手交叉,摆了几个看不懂得姿势,一阵青光漾,在沈倨面前,出现一道门户。那猴头比谁都快“刺溜”已然不见影子,待的沈倨踏进门户,这才真正的大吃一惊!

    八面金光熠熠的旗门,在半空交相辉映,隐约可见数个金甲力士穿行其中,一座精巧的八卦炉,悬在半空兀自徐徐旋转,道道依稀的火焰,犹如在八卦炉下生了根,呼呼有声的灼烧着。

    苍翠滴的小山峰上,一座活竹编就的小庐,犹如这小山峰的点睛之笔,硬是将这本已出尘的仙境,装扮的更加飘逸。

    “娘的!小爷我要是能死在这里,也他妈的值了!”沈倨猛回头,看着白头真人,说道:“这里便是仙境吗?”

    白头真人还是披头盖脸的脏发,直到现在,沈倨还未见过他的真面容,“这里怎么算得上仙境呢,与仙境相比,实在是云泥之别呀!”

    白头真人招手收了天空的八道旗门,金光闪烁中,八面精美的小旗子出现在他的手中。

    沈倨好奇的伸手一摸,“喀嚓”一道电光飙出,硬是将沈倨扔出十丈开外,“我靠!白头真人,我不过是摸一下而已,你如此大的脾气作甚?”沈倨揉着**站起来,满脸怨色的怪道。

    “呵呵,不要误会。法宝认主,不是他的主人,谁个修道人敢碰?何况你凡夫俗子呢!”

    “切!臭啥?不就比我多活两年嘛?要是小爷也能活个数百岁,法宝?法宝算啥!”沈倨仰着脸作势走开,旋即,猛然回过来,涎着脸说道:“白头前辈,俺就摸一下成不?!”

    ……

    这猴头叫灵灵,确实灵,据白头真人说,灵灵的岁数比他还长。

    这百岁灵猴和沈倨耍的不亦乐乎!令沈倨沮丧的是,直到现在,他愣是没有搞清楚,灵灵到底是公的还是母的!

    转眼,沈倨已在这称做小涣天的地方,待了一月有余,每里和灵灵猎熊杀豹,玩的煞是尽兴。

    这里,沈倨被白头真人唤到竹庐之中,看着白头真人郑重其事的表,沈倨心底没了谱,“白头真人,有何要紧的事啊?”

    “你想活想死?”

    突兀的问话,使沈倨呆了,“这不是废话吗?人要是能活,干嘛去死!”

    白头真人点点头,“那好,待会你就走,出了小涣天一直向西,据你命造显示,你唯一的生机便在那里!”

    “哪里呀?一直向西那要走到何时?”

    白头真人沉默片刻,说道:“此乃我用衍算之法推出的痕迹,虽然不甚明朗,但溺于水者,就连稻草都不放过,更何况你现在还有一线生机呢!”

    “一线是多大?”沈倨不依不挠,“这个……说实话,你的前途一片模糊,我也不诓你,你能否把握这一线,全在造化,人力难及啊!”

    说着,白头真人从手腕上褪下一串青色珠子,说道:“此乃劫珠所穿,共有九颗,全名:萨提护腕轮。雪岭极荒乃凶险之地,这腕轮能替你挡九灾,至于你能否把握那一线,全在你的造化了!你我相聚到此,缘分已尽,你去吧!”

    白头真人挥手间,沈倨感觉眼前景色变幻,刹那他已经到了小涣天之外,这神奇的一幕,使得沈倨犹自在梦中,但是看看手腕上的萨提护腕轮,又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沈倨面色郑重,原地跪倒叩了九叩,“白头真人,你的大恩,想必今生难报,无论我沈倨能否得到那一线生机,即便是来世,自当前来报德!”

    站起来,认了认方向,沈倨大步向正西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玄黄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