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玄黄九衍 第四章 九天惊魂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善言262045 书名:玄黄劫
    那金眼怪蟒显然已经通灵,他被沈倨砍了一刀,此时竟然不管不顾那奔走的军士,径自向沈倨狂扑而来!

    “来得好!”

    沈倨刀而上,半空一个腾,刀尖疾刺,“嘶”巨大的漏风声中,金眼怪蟒大头猛昂,那左边的一只怪眼,淅淅沥沥淌下惨绿色的血液。

    娘的!你的皮不是硬吗?老子扎你的眼!

    沈倨还来不及得意,便感觉一股庞大之极的吸力,自那怪蟒口中传来,“叮”战刀入土半尺,沈倨试图稳住形,但是那巨大蟒口发出的吸引力,实在是不容抵抗!

    此时的战刀犹如犁地一般,一寸寸的向金眼怪蟒靠近,“嘶”那血红的信子猛然暴涨,一下锢住沈倨的腰,“当啷”战刀不堪重负从中折断,顿时,沈倨如同空中飞人一般,向怪蟒之口飞去!

    半年来的杀场浴血,使得沈倨此时的头脑十分清醒。死,那是必然的,即便此时不死,三年半之后也要死!

    但是,他绝不会没有奋争的死!此时即便是丧蟒口,这条怪蟒也要付出血淋淋的代价!

    形激间,金眼怪蟒那黢黑的大口,已然近在眼前,没有丝毫的犹豫,他运力于那半截断刃之上,一口气朝卷着自己子的信子,狂斩三刀!

    “哧”信子被截断的同时,他的体由于惯,也飞进蟒口之中,百忙之中,沈倨伸手抄住那狰狞獠牙,瞬间稳住躯。

    “啊!”

    难以形容的庞大压力,从沈倨头上脚下同时传来,“嘿!去死!”吐气开声,那半截断刃哧的,没入金眼怪蟒的上鄂之中。

    此时的沈倨,犹如一道人形楔子,硬生生的支在蟒口中,蟒口只要闭合,沈倨必死无疑,但是,此时血沸腾的沈倨,哪里容的这张大口,如此轻易的将自己吞下肚去?

    深入心脾的腐臭味道,犹如海浪般冲击着沈倨的嗅觉,正在被熏的懵懂间,一道白光从远方激而来。

    透过金眼怪蟒满口林立的獠牙,沈倨骤然发现,一只雪白的大雕,犹如一片巨大的白云,伸着一对布满金色鳞片的利爪,在恐怖的风啸中,击中金眼怪蟒的脖颈。

    刹那之间,在蟒口的沈倨,感觉犹如腾云驾雾,瞬间飙起不知多高,耳边传来剧烈的破风声,沈倨炸着胆子睁眼一看。

    我地娘!

    入眼星星点点,隐隐约约一条巨大山脉,快速后退,沈倨双手握住刀柄,脚踩着怪蟒獠牙,此时他彻底懵了!

    现在,那突兀出现的白雕,分明是将金眼怪蟒抓到高空……沈倨不由苦笑连连,按照雕类捕食的习惯,不定什么时候,这大雕就会将猎物从高空掷下摔死!

    瞬间,白毛汗出了一脊梁!

    嘿!先进蟒口再被摔死,这等死法不说绝后,但绝对是空前了!

    沈倨心念电转间,骤然,强烈的下坠感传来,至此千钧一发,沈倨哪里还有半点犹疑,双脚在蟒口獠牙一借力,顺势抽回半截战刀,形一纵间,已经进入金眼怪蟒的喉咙。

    “轰隆!”

    惊天撞击之下,即便在怪蟒腹中的沈倨,也一下子晕厥过去……

    “呲啦呲啦”的剧烈噪音,更加上浑的剧痛,使得沈倨幽幽醒来。

    “咦,这是哪里?”

    入眼全是雪白的断羽,动物的残骸,还有一股腥臊气,劈头盖脸的钻进他的鼻孔,“啊切!”

    喷嚏声还未结束,沈倨眼前,出现一个毛茸茸的雕头,“我靠!”

    沈倨惊叫出声,连滚带爬的列到一边,定睛一看,这雪白的大雕站在那里,足有一人高下,一对金黄色的雕眼,正好奇的凝视着他!

    这只雪雕绝不是那只击毙怪蟒的凶悍大雕!因为在体形上,两者之间差了太多。

    蓦然,沈倨激灵一下!老天,此时的我莫不是被掳进了雕巢?!

    此时的沈倨,那才叫一个哭无泪!一转眼的时间,自己从蟒腹之食变成雕巢之俘?

    娘诶!我到底是啥命呀??

    “呼”罡风刮过,沈倨感觉一阵大力袭来,便一骨碌滚了出去,此时,那小雪雕唧唧得意鸣叫两声,两只大翅膀用力向前扇扇。

    顿时,沈倨鼻子气歪,敢这小雪雕将自己当成玩物了!

    “呼”又一翅膀扇来,浑疼痛的沈倨哪里能够闪避,只能一次次的被抽成滚地葫芦!

    耻辱啊耻辱!

    沈家大少竟然沦落为鸟类的玩物,这要是传将出去,他沈倨只有一头撞死以明其志了!

    还好,这小雪雕还知道累,还知道歇息,此时的沈倨利用这难得的喘息机会,匍匐在洞一角,暗自调息,盘算着如何脱离这该死的雕巢!

    洞的出口,只在数十步开外,沈倨默默的等待那小雪雕早点睡死,他好脱

    在这古怪环境中,时间似乎凝结在一起,漫长的令人绝望!

    就在沈倨认为时机到了,刚想挣扎着站起来,只听一声清呖雕鸣传来,一只无比巨大的雪白影,徐徐落在洞出口的平台上。

    他娘!这该死的老雕一回来,万事休提!

    沈倨在内心咒骂着,但是表面上却不敢发出半点声息,谁知道这老雕吃饱没有?若是半饱的话,拿他来当夜宵的话,那就实在亏得流鼻血了!

    雕巢的夜晚,漫长的要死!

    沈倨在竭力屏息宁声中,不知不觉的沉沉睡去,蟒口的历险加上高空的惊吓,已然将他最后一点精力,压榨的干干净净。

    就在这当口,一点半黑不黄的气息,悄悄在他的心口泛出,急速的汇聚在一起,蓬蓬郁郁犹如釜上之气般,要脱离沈倨的体。

    骤然,一蓬玄黄交杂的清澈光芒,猛然从沈倨额头显现,光芒迅速曼延,顷刻遍及全。那口的黑黄气息,被这光芒一拢,顿时犹如烈下的雪狮子,那狂窜的势头,立即委顿下去。

    这蓬玄黄色光芒,犹如出色的牧羊人,驱赶着来自口的黑黄气息,缓缓的游遍沈倨的全

    此时的沈倨,犹如卧在一具黑黄相间的光茧之中,皮肤表面的擦伤,此时在那缕黑黄气息的游动下,竟然以眼可见的速度,高速愈合!

    这缕黑黄气息在玄黄光芒的驱使下,一共在沈倨体表面,游动四十九个来回,这才慢慢的消失在沈倨口之中。

    而那点玄黄光芒,则犹如百鸟归巢,刹那便回缩进沈倨的额头。此时,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正好照在沈倨的脸上。

    “啊!兄弟们起了,练开始!”

    沈倨猛的跳起,高声叫道……“啊哦!”如潮的记忆瞬间回流,本来朝气勃勃的沈倨,顿时死气沉沉!

    他第一眼先看向洞口,“靠啊!还好还好,那老雕起的倒早!”机不可失,他三步并做两步,窜到洞口之前,刚想纵而出,却被吓的大声惊叫起来!

    “我!好他妈的高啊!!”

    眼晕!绝对的眼晕!

    触目所及的参天大树,此时犹如小指头般,在山崖下矗立着……沈倨伸手擦把冷汗,暗道侥幸!要是真的跳下去了,这百丈高的山崖,自己岂不是要跌成画皮?

    “吓!”

    正在此时,那小雪雕醒来,一看自己的“玩具”此时正在洞口,不由兴奋的狂冲过来……他娘!倒血霉了!!

    至此紧要关头,哪里能半点犹豫。沈倨手疾眼快,一把扯住小雪雕张开的翅膀,硬是翻上雕,尖啸一声,便同小雪雕直直坠下山崖!

重要声明:小说《玄黄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