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十六章 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水月天音 书名:火影情刀
    又是一个清晨,当蒙蒙的朝阳发出它的第一缕光时,佐助却已经悄悄起,默默的整理着上的衣服,那小小年纪的脸庞上有着一种超越年龄的淡然,如此的早起并不是偶尔,而已经是一种习惯,从那个人开始训练自己开始,就无意中注定了的每陪伴自己醒来的是晨光。

    推开木门,佐助的目标是昨天的森林,嘴角有着一抹笑意,他知道——那个人,昨晚一夜未归!

    踩着森林里略带湿气的草皮,佐助的心中还在想着想了一晚的事,那就是爬树特训的成功。

    也许在别人眼里这是佐助自己天才的实力,但是事的真相却是对于这种训练佐助早有涉及!经过昨天的训练,佐助猛然间了解到,以前自己一直认为是无用功的一些东西,深层次里却隐藏着难以想象的力量!

    “那个笨蛋,现在应该可以了吧!”嘴里默默的嘀咕着,站在一棵树下,佐助的眼光却在四处张望!

    早晨的森林还显得有点暗,因为树叶的茂密,清早被遮拦的光亮并没有让四周的景色一览无遗。但是,就算只凭借这一点亮光,佐助也能大致看出附近的况。

    “看来干得还不错嘛,不过那个臭小子现在跑哪去了?”看着周围草地上布满的脚印和坑洼,以及一棵树干上磨得平滑的树皮,佐助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目光中寻找的意味却更浓了!

    “哼!”突然的,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佐助的子猛地一旋,上半的翻转下,手臂一甩,一只苦无已经激飞而出。

    “啊!佐助君!!”随着苦无激而出的破空声,忽然一阵尖叫,小樱慌张的影有点狼狈的从草丛中乱窜而出。

    “嗯?”看着小樱看向自己的委屈眼神,佐助的脸上也是一愣,已经扣在指间的另一只苦无不由的停了下来。

    皱了皱眉,佐助熟练的装好忍具包,冷冷走过瘫坐在地的小樱,随手拔下钉在树干的苦无,看向眼前女孩的眼神说不上讨厌也说不上喜欢:“你怎么会在这?”

    “嗯……”看着佐助冷冷的神,小樱的眼睛不由有点酸涩,已经想不起自己还坐在地上,并没有回答佐助的问话,她的心中只有着无限的委屈。

    因为昨天训练太累,又碰上不舒服的木板,天才刚刚亮,折腾了一夜的小樱就少有的早起。本来正在洗漱,但是无意间看到了正朝森林而来的佐助,因此,心中莫名的感觉,就不由的跟了上来。谁知道,看见佐助停下,小樱本想这就过去打个招呼,但子才动,一只苦无已经飞了过来!幸好经过这几天的任务,自己的体术已经提高了不少,否则,那异常快速的苦无肯定无法躲过。

    不过,即使幸运的躲过这莫名奇妙的来自自己“王子”的攻击,但是就地的一个翻滚,已经让忙了一早上的成果功亏一篑!

    满头的草屑,一的泥印,还有已经凌乱无比的发型,最后再加上佐助冷冷的眼神,小樱心里本应该最美丽的邂逅变成了最滑稽的闹剧,你说此时,她的心里如何能够不委屈?

    “…………”

    看着似乎快要哭出来的小樱,虽然脸上仍旧是那种冷漠,但佐助的心中也是无奈非常,谁会想到,跟在后的那个鬼鬼祟祟的人影竟然是小樱!

    暗自叹了一口气,佐助的脸色缓了一缓,心中已经打算着少有的贴近于道歉的措辞——

    不过,就在佐助刚要迈出脚步的时候,突然的,毫无预兆的,一个白色的影子划空而来!

    “嗯?”灵敏的一个翻,在让开白色物体的同时,佐助已经苦无在手,挡在了小樱的前。

    但是,又一次出人意料的,随着那个“暗器”击碎在佐助后的树干上,暗器的主人却已经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

    “臭佐助!你是不是欺负小樱了——小樱,不用怕,看我给你报仇!哈哈哈哈,这一次我看佐助你怎么嚣张,告诉你,我可知道你昨天耍的花招了!”听着这串臭的声音,毫无疑问,偷袭佐助的主角——鸣人登场了!

    “鸡蛋?”瞥了一眼树干上缓缓流下的黄色液体,佐助的眼中有一抹奇怪的神色,“你昨天练了?”

    “哼哼!我当然练了!”相对于小樱的摸不着头脑,鸣人却仿佛知道佐助在问什么,满脸不满的哼哼道,“我还以为你是怎么会的呢?其实还不是那么容易!”

    “是吗?这么说,你这个笨蛋终于知道了怎么爬树?”看着自信满满的鸣人,佐助冷冷的回应着,但是,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此时的眼中有着一种莫名的开心。

    “不就是爬树吗?臭佐助,我让你看看更厉害的——敢不敢在树上和我比一比踢球?”听见佐助的质疑,鸣人的大嘴一咧,闪之间竟然已经倒挂在了树枝之上,更夸张的是,随着口里的说话,不知怎样的,竟然拿出了一个鸡蛋!

    “哼!”对于鸣人的挑衅,佐助只是淡淡的哼了一声,之后,同样的形一闪,也同样的像着壁虎一样,反贴在了树干上。

    ×××××××××××××××××××××××××××××××××××××××××

    太阳已经渐渐升高,打着哈欠,卡卡西拿着小本书,悠哉的晃悠到了森林里,虽然昨晚并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自己也被“踢鸡蛋是种运动”搞得差点失眠,但是,就凭佐助昨晚离开时“你明早就知道了”的那句话,卡卡西就知道今天一定会得到真正的答案。

    果然,才来到昨天的训练场边缘,卡卡西就听到了远处树林间的毫不压抑的动作声——没有担心,只凭借那断断续续传来的鸣人的大叫,就知道这肯定那是什么额外的训练——

    于是,刚走到昨天训练的树林里,就看见了两棵大树上不断移动的鸣人和佐助,欣赏着两人在笔直的树干上如履平地的动作,卡卡西的心里并不惊奇,从昨天佐助的提醒看来,今天鸣人的成功并不是侥幸!

    不过,即使如此,但真正把全局尽收眼底时,卡卡西还是一阵惊愣,因为,那两人间不断相互投掷的白影,竟然是鸡蛋!

    “踢鸡蛋是一种运动!”

    终于的,现在的卡卡西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看着一碰即破的鸡蛋在两人举手抬足间安然无恙的快速疾飞;看着两人和鸡蛋接触的部位,那若隐若现的查克拉缓冲层;看着这类似于木叶小孩“接忍者镖”的“游戏”;卡卡西发现,自己的爬树训练似乎真的变成了小儿科!

    爬树只是训练了腿部对查克拉运用,但是这个奇怪的“踢鸡蛋”却是真正的训练了体各个部位对查克拉的纵,甚至是让这种纵逐渐变为一种本能。同时,更不能不说的是,这种玩乐一样的训练比枯燥的爬树有趣多了!

    看着佐助和鸣人时不时的“肩部部停球”和“足上头上颠球”,卡卡西的心中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一个比自己更懒的人的笑容。

    记得卡卡西曾经问过那个人,如果他能够修习查克拉,那么他认为修行查克拉最重要的是什么?又应该怎样修行?

    结果,现在依稀记得,那个人先是严肃的说出了前一个答案——控制!查克拉的控制!然后又嬉皮笑脸的说出了自己以为是玩笑的方法——控制查克拉的方法:

    “当然是玩!”

重要声明:小说《火影情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